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四 颓势

章九四 颓势

  v8m906

  宋子宁准备离开,千夜却再也忍不住,一把拉住他,问:“把话说清楚再走。”

  宋子宁拍掉千夜的手,道:“这是说不清楚。反正真到了那时候,躲是躲不掉的。愿不愿意救我就看你了。”

  “你又惹什么事了?”

  “我能惹什么事?如果不是因为你那登临圣山的梦想,我会来这?”

  千夜一时语塞,问不下去。

  宋子宁拍拍千夜的肩,道:“你先安心修炼,你的战力越强,将来就越是能帮我。”

  千夜无奈,知道从宋子宁这里问不出什么,便再度向门外指了指。宋子宁半只脚跨出门外,忽然想起一事,说:“狂澜让我跟你说一声,那本浊世洞明他要先研究几天,等弄清楚了就来教你。”

  千夜皱眉,“我学那个干什么?”

  “等你习惯了推衍天机,就知道用处了。不过我也没看过,不清楚究竟对你有没有用处。”

  等宋子宁走后,千夜平复心情,继续修炼曜篇,打磨原力。这是水磨功夫,躁进不得。反正看宋子宁的样子是不打算说清楚了,倒不如索性不问。

  转眼间数日过去,千夜就在日夜不停的修炼中度过,浑然忘了时间。直到体内积蓄的原力尽数凝炼完毕,千夜才徐徐收了功诀,起身活动。前段时间连番战斗不曾停歇,此次纵情修炼,他只觉内外一片通明,格外舒适。

  千夜推门而出,看着扑面而来的灿烂阳光,先是一怔,然后才意识到这几天似乎异常平静,整个南青城中连警报都没有响过一次。看来确实如刘公公所说,和周围几大势力都打过’招呼’,一时之间,想必无人敢以身犯险,进犯南青城。

  千夜感知扫过,发现宋子宁和李狂澜都没在居处,不知去向。此刻他修炼已足,一时之间不宜再加修炼,于是出了暗火总部,在城中四处走走看看。

  南青城内现在已是变了个样子,暗火佣兵虽然伤亡惨重,但这几日中已经完成了抚恤。大大小小的佣兵团都有一定积蓄,以作抚恤之用。在兼并这些大小佣兵团时,姬天晴自然也把他们的财富都抄了回来。是以此次抚恤虽重,但也远没到把暗火拖垮的程度。

  现在各个工地基本都恢复了正常运作,许多设施其实已经修建完毕,剩下的距离完工也不遥远。不过暗火佣兵的设施虽然大多完工,但是各大商行新建的店铺工坊才刚刚开始,因此整个南青城依旧如同一个大工地,到处是飞扬尘土和嘈杂噪音。

  这种景象对纪瑞来说,就是最美妙的图画和最动听的声音。任何一个工地,都意味着已经给他的口袋贡献了大量的金币,而在将来,等这些项目建成,就更是一座座财富之泉,会源源不断地喷涌金币。

  千夜也能够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日益繁华和欣欣向荣,不觉在心中暗赞纪瑞的能力。不过千夜却是不知,他为了营救宋子宁而对听潮城穷追猛打,牵制了听潮城和远古图腾战堡几乎全部的机动兵力。这才是南青城安定的原因。

  没有正规军团的支持,普通小佣兵团根本不是纪瑞训练出的精锐城卫军的对手,狼王的主力军团又被宋子宁击溃,是以虽然暗火伤亡惨重,但是南青城本身却没受到战火波及。至于佣兵,只要有钱有酒,在中立之地要多少就有多少。暗火的损失想要补回来不需要花太多时间。

  在校场上,千夜找到了宋子宁。七少正在忙着编组和训练新加入的佣兵,指挥人将成套的军服发下去。整个校场上乱哄哄的,少说也有几百人。看服色大约有六七个小佣兵团拼凑而成。只是不知道这些佣兵团是慕名而来,还是像过往一样,是被姬天晴逼过来的。

  看到这里,千夜忽然想到,好像很久没有看到姬天晴了。

  不过这个副官一向行踪神秘,谁都掌握不了她的动向。千夜在心中记挂了一下,也就放到了一边,不再去想。在城里转了一圈,见一切太平,没什么大事发生,千夜就回到居处,继续凝炼积存的血气。接连在生死关头战斗,也令千夜黎明原力修为进展神速,现在第五处原力漩涡已经隐隐有所感应,将来突破只是顺理成章。有了黎明原力作为根基,永夜一侧的实力终于可以稍稍向前推进一点。

  南青城蒸蒸日上之时,远古图腾战堡却是一片阴霾。

  狼王坐在宝座上,双眉深锁,面沉如水。远远看去,竟有些衰败之相,不复往日的霸道凌厉。下方一众狼人大将的眼中也少了许多尊敬和畏惧。

  前不久听潮城主骆冰峰强势施压,强令狼王交出了宋子宁。虽然骆冰峰事后有所补偿,另外也从吞掉宋子安预交的款项中赚了一大笔,整体说起来还是有所进益,然而此事对狼王的威望却有极大损害,而且不可逆转。

  在此之前,狼王因为曾经直接挑战过张不周,一直被人们视为张天王之下第一强者,并且远超同侪。而狼王也不断扩张,所到之处人人退让。除了骆冰峰之外,哪怕同是神将,也不敢正面摄其锋芒,更无人敢跟狼王直接交手。

  骆冰峰过往名气虽大,但已蛰伏多年,渐渐从人们视野中淡出。另外他据守听潮,不出城门一步,也没有和狼王正面冲突的可能。在世人眼中,就把这视为骆冰峰对狼王的退让。

  谁都没有想到,听潮城主和狼王十余年来第一次正面交锋,竟会如此强势,不留分毫余地。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狼王居然是最终让步的那一个。虽然骆冰峰抓住狼王身受重伤之机发难,但是单从他丝毫不惧狼王事后报复这点来看,就可知听潮城主实力不在狼王之下。

  如此一来,许许多多在狼王多年压制下蛰伏的人,就开始有了活络心思。

  这一切,不光狼王知道,下面狼人大将也都心中明白。因此议事大厅中的气氛变得不仅压抑,而且诡异。狼人突破神将天关,说难也难,说容易却也容易。借助先祖之力,会令突破变得容易许多,基本上有天赋的狼人都有突破可能,瓶颈不在天赋,而在于先祖之力的稀少。

  对于时时处处依靠先祖之力的狼人们来说,有多少先祖之力都不够用。正因如此,能够沟通先祖,并且分配先祖之力的大祭祀在部落中地位极高,往往还在大酋长之上。而大祭祀本人也常是部落中的第一强者,至少也能排进前三。

  正因为先祖之力的珍稀,因此前段时间狼王依靠大量消耗先祖之力强行加速伤势恢复速度的做法,就引起了众多狼人大将的不满。狼王消耗的先祖之力越多,也就意味着下方一众狼人大将能够分配的份额越少,也就意味着晋阶的希望更加渺茫。要不是狼王战力远超众将,还有过往的余威在,这些狼人大将说不定已经爆发,将狼王掀下大酋长的宝座了。

  狼王也深知在表面平静的水面下,实是暗流汹涌。沉寂许久,他才抬起双眼,扫了众将一眼,沉声道:“我听说,最近有匍匐者在我的地盘上活动,有这件事吗?”

  下方一众狼人大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答。

  狼王等得有些不耐烦,随手向一名狼人将军一指,道:“踏风,你来回答。”

  那名狼人将军不似其它狼人那样雄健,但是身上棱角分明,根根肌肉如同钢丝绞成,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踏前一步,道:“大酋长,最近是有这样的传言,据说还会有一名使者来到我们的领地。不过近来我已经把可疑的人都抓了起来,正在逐一拷问,还没有全部审问完毕。根据已经交待的内容,那些匍匐者只是在领地边缘有所活动。这些人曾经听过他们的布道蛊惑,仅此而已。”

  狼王脸色好看了许多,点头道:“这件事办得很好。继续给我抓,凡是有匍匐者嫌疑的,都抓起来,问清楚了再放。在我的领地上,绝不允许有匍匐者出现!”

  踏风微微躬身,道:“遵命,大酋长。”

  狼王双眼微眯,隐隐有杀气掠过。刚刚踏风的回答无懈可击,可是躬身行礼的角度却不如往日那样深。此刻狼王格外敏感,从这微小的细节中,已经发现踏风对自己不是那么尊重了。

  狼王并未当场发作,而是把这件事压到心底。他望向另一名将军,问道:“蛛帝那边有消息了没有?”

  那名将军道:“大酋长,使者刚刚返回,没有带来好消息。蛛帝的领地近来似乎有不小的麻烦,他说没有多余的兵力可以出借。”

  狼王双眉紧皱,不悦道:“蛛帝有那么多部队,连攻打苏定乾都能派出战争巨兽,现在有什么麻烦,能让他一点兵力都派不出?”

  “据使者探听,最近在蛛帝的领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她不知为什么盯上了蛛帝,始终在周围活动,拦截过往商队车辆。只要她出现之地,就没有一个商队能够通行。蛛帝派了好几支部队前去围剿,却都有去无回。现在蛛帝损失惨重,领地上人心惶惶,怕是无心援助我们了。”

  听到这里,狼王不知为何想起来那个总是提着把大刀的白衣少女,心中顿时一颤。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