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八 我的规矩

章九八 我的规矩

  南青城城门大开,一支由数辆卡车组成的商队从城内驶出。这支商队车辆并不多,只有三辆载重货车和四辆武装运兵车。然而令人瞩目的是车身上那醒目的暗火标志。

  在宋子宁兵败被擒后,暗火就成了众矢之的,一时之间无论是凶名昭著的大佣兵团,还是只能见缝插针捞便宜的猎人小队,都想从暗火身上咬块肉下来。所以只要是挂了暗火标记的商队,一路上往往会遭遇多次攻击。

  这种情况直到千夜发威,在听潮城外接连重创对手,才有所收敛。大佣兵团畏惧千夜可能的追杀,少有出手,可是那些孤狼却不管那么多,行事依旧肆无忌惮。即使宋子宁回归,暗火重建,这种情况也没有太过好转。许多猎人和孤狼都是不错的狙击手,在不断的袭扰下,一支商队哪怕最终抵达目的地,护卫和人员也会有损伤,积累下来不少抚恤赔偿。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大商行改为雇佣其它的佣兵团,同时加大护卫力量,以策万全。但这同样显著增加了成本,令一些商队变得无利可图。

  千夜站在头车的车顶,放眼四顾,扫视着茫茫荒野。一段时间没有跟过商队了,千夜也未料到形势变得如此恶劣。和听潮城主的交易,刘公公的出现和离开都显得太过高端,只有上位者才会清楚,这些生活在荒野底层的孤狼还没有得到这些消息的资格。

  负责商队的执事凑了上来,谄笑道:“这次有千夜大人亲自出马,定会万无一失……”

  这执事马屁还没拍完,千夜忽然伸手在他头上一按,猛地将他按倒在车厢里。只听咻的一声锐响,一颗原力实体弹从执事头顶飞过。如果稍迟一步,这名执事身体上就会多出一个透明窟窿。

  执事吓得面如土色,全身上下狂摸,想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这时千夜手中瞬时多了一把原力枪,指向原力弹飞来的方向。

  数百米外的一丛灌木后,隐藏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猎人。他本来已经向同伴打出胜利的手势,可是手突然就僵在半空。透过原力枪上的远程瞄准镜,他愕然看到就在原力弹行将命中的瞬间,商行执事身边的年轻人突然伸手,将执事按倒。原本志在必得的狙杀就此落空。

  猎人出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他过于震惊,以致于当千夜有条不紊地取出原力枪,并且瞄向这边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猎人突然间寒毛倒竖,猛地省悟过来自己已经暴露了位置。他并不相信那年轻人的一枪能够击中自己。毕竟相隔数百米,而这个狙击位置他是精心选择,并且瞄准了很久,直到最佳距离方才一枪射出。

  但是暴露了方位,就得迅速转移。作为资深的狙击手,他一向认为近战是底层佣兵们才会干的脏活累活。

  大胡子一跃而起,正待逃走,视野中忽有一点光芒闪动,一颗原力弹竟已出现在他面前!

  他愣在当场,思维都不及转动,整个上半身就炸成一团血雾。

  几个身影同时从藏身之处跃起,拼命向远方逃走。看衣饰服色,应该都是和那大胡子狙击手同处一个团队。这个小团队精干而老辣,选择的伏击地点时机无懈可击。他们唯一的错误,就是不知道这支商队中有千夜。

  荒野上枪声不断响起,每声枪响,都会有一个猎人倒下。当最后一名猎人应声而倒时,她已经逃到千米之外,却依然逃不脱死亡的召唤。

  千夜放下狙击枪,将执事拉了起来,平静地道:“走吧。”

  执事仍在颤抖,连声道:“是,是!”

  他勉强向后车做了个继续出发的手势,然后就瘫在了车厢里。即使是中立之地,也不是人人悍不畏死,刚刚死里逃生的经历,让他喘不过气来。

  车队又行进一段时间,千夜忽然架起狙击枪,连射数枪,每一枪都有一个佣兵或猎人应声而起,痛苦地在空中挣扎,然后无助坠地。无论距离是三百米还是一千米,千夜都从未失手。

  这一轮射击,至少有两个猎人小队覆灭。而有些规模的佣兵团已经不敢在这条线路上继续活动了。千夜放眼四顾,直到目力范围内再也看不到有人潜藏,这才示意车队继续前进。

  一路上,千夜时而据车狙杀,时而会突然消失,当他回来时,许多年长的佣兵原本紧张的心情就会突然松驰下来。久经沙场的他们自然明白,这是危险消失的迹象。说明有隐藏在暗处的强者被干掉或是惊走了。鉴于千夜亲自出马,他们更加倾向于潜藏者是被干掉了。

  商队执事此刻惊魂已定,瞅个空凑到千夜身边,道:“大人,有些小贼让下面的人去处理就好,何必劳您亲自动手?”

  千夜微微一笑,道:“不必,让他们去的话,总会有人跑掉的。”

  执事倒吸一口冷气,道:“大人这是要赶尽杀绝?”

  “正是。”千夜点头,淡道:“我不可能次次护卫你们,所以就要趁着这一次把所有敢来打麻烦的人杀光,顺便也给后来者立个规矩。”

  执事小心翼翼地道:“大人,这似乎有些不妥。中立之地的老规矩,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为了求财,佣兵猎人们则是要有条活路。双方一般不会彼此赶尽杀绝。商队被劫了,他们往往会留下车辆,也不会动投降人员的性命。而劫车失败,护卫佣兵们也不会追得太远,逃掉的逃掉了。这些佣兵都是把脑袋别在腰袋上的人,赶尽杀绝,会激起其他佣兵的仇恨,后患不轻啊!”

  千夜淡道:“这是别人的规矩。今后但凡是暗火所到之处,都按我的规矩来。谁若不服,尽管来战。”

  执事打了个哆嗦,这时才想起千夜过往事迹,心中更是一寒,忙赔笑道:“是是,大人想要立下规矩,那自然是可以的。”

  不过他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却是愁眉苦脸,透出了担心。千夜看了他一眼,道:“你应该有渠道,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吧。谁想要报复,尽管来。只不过来的人就别想走了,中立之地再大,我也会追杀到底。”

  执事又是一颤,忙道:“是,是!等到了观澜城,小人就放消息出去。让那些不开眼的混蛋都滚得远远的。”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发现千夜已然消失,而在千米之外,骤然响起数声凄厉惨叫。执事悄悄抹了把冷汗,不觉有些后悔刚才说得太多。

  千夜站在荒野上,望着面前缓缓倒下去的尸体,微觉意外。这几个人格外的凶悍,实力虽然并不出众,却异常顽强,即使被千夜以吸血刃洞穿要害,瞬间被掠去全部精血,也拼着生命余火,发出惨叫示警。

  在数百米外,三人正在迅速逃离,两个实力强些的似是护卫,护着中间的年轻人逃走。

  这点距离,在千夜眼中形同于无,他也不用虚空闪烁,只是脚下发力,荒野上瞬间出现一个个大坑,在尘土飞扬中,一路远去。千夜一步数十米,转眼间追近三人,然后一跃百米,拦住他们的去路。

  那年轻人吓得面如土色,原力紊乱,几乎无法站立。两名护卫则是如临大敌,眼中都满是绝望。他们两个实力不弱,仅差一步就是战将。但正因实力不弱,经验丰富,才更清楚和千夜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才会更加绝望。

  千夜身旁忽然出现一位老者,手抚长须,目透精光,老神在在地道:“年轻人,何必非要赶尽杀绝?看在老夫薄面上,此事不妨揭过,如何?”

  千夜缓缓转头,漠然望着老者,道:“你以为我没有发现你?”

  老者抚着长须的手不由自主地一震,随即恢复从容,道:“小少爷只是贪玩,并无恶意。须知我等诸家在观澜城内都有数百年历史,底蕴之深,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所能想象的。想老夫当年……”

  老者话说到一半,忽然脸色大变,凭空有大力临身,双脚瞬间没入地面,直到齐膝!紧接着,他双膝承受不住如此大力,连续发出喀喀脆响。老者拼死抵御断腿之时,眼前红光一闪,吸血刃已没入胸膛。

  千夜等了数秒,才慢慢拔出吸血刃,淡漠道:“我对你是何身份,毫无兴趣。”

  老者挣扎了几下,眼中光芒渐渐黯淡。他现在才明白,千夜有一击瞬杀自己的实力,何须废话?只可惜,明白得有些太晚了。

  千夜回身,望向了那面如土色的小公子。千夜露出一口雪白的牙,灿烂一笑,对年轻人道:“我对你是什么人,也全无兴趣。”

  年轻人吓得魂飞天外,差点瘫在地上,连声叫道:“不,不,你不能杀我!我是田家的少主,祖爷爷最疼爱的就是我!你若是杀了我,我田家一定和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这个我喜欢。”千夜的笑容异常魅惑,看在年轻人眼中,却有如死神的笑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