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一 听话

章一一一 听话

  v8m910

  薛长老道:“能否先容我等考虑一二?”

  “可以。”

  “那可否先放了渡云兄?他只是脾气火爆了些,并无恶意。”

  “没问题。”千夜收了东岳,红脸老者却是站不起来,直到薛武和另一名老者过去搀扶,才挣扎着爬了起来,勉强回到座位,惟有喘息之力。

  刚刚相持的短短瞬间,红脸老者的原力就消耗得七七八八。东岳的压力太过恐怖,他根本无从抵抗,惟有拼命消耗原力支持,稍有不济,双膝就已承受不住,被压得重伤。是以短短三秒,他已是油尽灯枯。

  然而说是考虑一二,但连同薛武在内,所有人相对无言,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千夜所拿出的东西实在太过惊人,在座都是见多识广之人,稍稍想想就能想出这种合金有无数用途。而且越往深处想,众人就越是心惊。

  有这种配方,再有成熟的加工工艺,以宁远重工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卡死观澜城的产业根基。不管从哪个角度,观澜城都没有同暗火竞争的能力。可想而知,未来只要是暗火涉足的领域,就不会有观澜城什么事。观澜城诸家族,今后只能干些暗火不愿意干的苦活累活。

  这才是令诸人畏惧之处。千夜过往鏖战杀人,只是摧毁家族枝叶,而宋子宁此举,却是掘根。

  最要命的是,观澜城距离南青不远,中间没有什么大的势力作缓冲。未来暗火以财势相诱,观澜城内各个家族又有几个能够拒绝?最能顽抗到底的反而是薛家,薛家现在名义上还是观澜城第一家族,正是被这第一的虚名给害了。

  此刻反而是薛武最先决断,向薛长老缓缓点了点头。薛长老环顾一周,见众人或是无奈,或是无所谓,就连红脸老者也静默不语,不由得一声长叹。

  薛长老向千夜一拱手,道:“千夜大人,既然是大势所趋,那我等诸家也不会不自量力,螳臂当车。不过还请千夜大人明示,究竟要我等做些什么?”

  千夜点了点头,道:“各位能够合作,那就最好不过。否则的话,我还需得拜访城内各商行的主事,那又多了一道事情。”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暗自庆幸好在没有撕破面皮,否则的话暗火的合作对象变成各个商行,这观澜城内恐怕要见证一场旧家族衰落,新家族崛起的大戏。

  千夜手中又多了一个提箱,放在桌上,然后打开,道:“合作的内容都在这里了。”

  众人见提箱内摆放着数个零件,与刚刚传看的那些零件形状相同,但是表面颇为粗糙,显然是刚刚铸造成型的中间产品。见到这些,众人就有所猜测。只是箱子中央还放着一个形状极为复杂,功用不明的零件,是刚刚没有见过的,就不知道用途如何。

  千夜向周边的零件一指,道:“这些是半成品,还差最后几道加工程序。各位需要做的就是按照我们的要求建立起相应的工坊,这些零件的中后期加工就会在这些工坊中进行。”

  诸老者听了,喜忧各半。可想而知,这些零部件的需求几乎没有止尽,就是卖回到帝国,甚至永夜都没有问题,今后财源将滚滚而来。忧的却是这样赚大钱的生意,恐怕没那么容易入手。

  果然,千夜微笑道:“新建的工坊,我们暗火要占六成权益。”

  屋内一阵骚动,薛武却道:“我们薛家答应了。”

  薛长老一怔,仔细想想,却没有反对。其余老者稍一转念,也都明白过来,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得选择。要是赶不上这趟车,今后在观澜城就是出局命运。

  千夜又指着提箱中央那极复杂的零件,道:“这种零件的制造,想必各位都很熟悉,是必须强者运用原力加工的。我们希望能够从各位这里得到稳定的供应,这也是我们双方合作的基础。”

  这样一来,除了薛家之外,其余各家都是面露苦笑。这种零件的制造极为消耗原力,如果暗火要求的数量多,那各家大多数的强者也不用干别的了,天天出苦力就是。如此一来,就形同将各家的强者限制在观澜城内,再难影响周围局势。小家族强者有限,受的影响格外地大。相反如薛家这样家大业大,强者众多的大家族,总能调转得过来,日子还好过些。

  所以薛武立刻道:“这个也可答应,只是既然动用强者,那么希望千夜大人能够给个合理的价格,另外数量也要我们能够承受得起。”

  “这个自然。”

  两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此谈妥,接下来的事情就推进得顺利了。千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方案,放在众人面前。一看到这个方案,就连薛长老都倒吸一口冷气。方案中要求各家首批就要修建二十座工坊,十座在观澜城,十座要放到南青。这是一批极为巨大的投入,基本上要用去各家族过去十年的积蓄。看到这个方案,诸人才明白暗火的野心有多大。

  千夜语气缓和了许多,道:“从工坊建成的一刻起,我们与各位就是一家人了。这份方案只是布局的一部分。用不了多久,各位就能够看到,东海的天空终将属于我们。”

  至于二十座工坊如何划分,就是各家族内部的事,千夜也不干预。他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薛武追了上来,低声道:“千夜大人,城内要小心。”

  千夜拍拍他的肩,说:“小心的不应该是我。”

  孤身离开茶楼,千夜似是在城中漫步,随意看些风景。走着走着,他就来到一个颇为幽静的巷口。巷口的墙壁上画着一个血色的x,看上去触目惊心。从巷口望进去,可以看到一些申请狰狞彪悍的人三三两两的坐着,有的手中玩着匕首。

  这条小巷一看就不是善地,千夜却不以为意,信步向向内走去。刚进巷口,一把短刀忽然凭空出现,几乎是贴着千夜咽喉飞过,钉进旁边的墙壁内。

  千夜停步,淡淡地道:“我要是你,就不会玩这么无聊的把戏。”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另一侧的墙壁中走出,冷笑道:“你差点死在我手里,口气还敢这么大!”

  她露了这么一手,千夜却视而不见,只是道:“你要以为刚才差点死的是我而不是你,那就这样以为吧。我没时间和你多说。”

  女人眼中似欲喷出火来,片刻后方咬牙道:“要不是看在你们出价不错的份上,刚才我的刀就不会偏了。”

  “你们还准备做这笔交易吗?不想的话我就走了。”

  女人向小巷内一指,道:“跟我来,一会就怕你没胆子。“

  千夜也不多话,跟着她向小巷深处走去。一路上有不少凶狠之人,或是卖弄纹身,或是展示肌肉,或是向千夜怒目而视,极尽威胁恐吓之能事。然而千夜是经历过血战和浮陆之战之人,哪会把这些地痞混混的门道放在眼里?他连正眼都懒得看这些人,只是跟着女人向前。

  女人侧头,向千夜望了一眼,道:“想不到你还有些胆子。我叫黑百合,记住我的名字,否则我会不高兴的。我要很少愿意告诉别人名字。”

  黑百合身量高挑,和千夜等高,身体则是曲线妖娆,黑色劲装几乎包裹不住她的肉体。她行走之际有如雌豹,悄无声息,却又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随时可以暴起伤人。对于征服欲强的男人来说,她就是最好的目标。

  不过千夜对她惹火之极的身体视而不见,即不会有意看,也不刻意回避,目光即使掠过她的臀或是胸,也只是一带而过,就如看的是石头和木头。

  黑百合暗暗咬牙,走得更加婀娜多姿,每走一步,胸和臀都会起伏波动。这个时候,那身黑色劲装变得更加贴身了,若是只看线条,说不定会以为她根本没穿衣服。

  只是这些对千夜而言全无用处,千夜默默地跟着她,走到小巷深处,然后进了一间小院。

  当院门在千夜身后关上后,小巷巷口就出现了两个隐隐约约的身影,竟是李狂澜和姬天晴。姬天晴依旧是一身佣兵猎人常见的轻甲,而李狂澜则是宽袍大袖的武者服饰。

  “那个骚/女人真讨厌,你不觉得吗?”姬天晴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是在盯着李狂澜。

  “这种人到处都是,杀不胜杀,理她干什么?”李狂澜答得波澜不惊。

  姬天晴眼睛一转,道:“万一她和千夜睡了呢?这种事她可不是干不出来,你看看她刚才那屁股扭的。”

  李狂澜神情木然,道:“你要是看不惯她,直接杀了就是,何必在我这里浪费唇舌?”

  姬天晴伸了个懒腰,道:“我干嘛要动手?她要睡的是你的人,与我无关。”

  李狂澜哼了一声,道:“与你无关?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又在这里干什么?”姬天晴反问。

  李狂澜负手而立,从容道:“我受宋七所托,前来保护千夜,并要护得那两件货物周全,所以自然应该在此,有何奇怪?”

  姬天晴自不肯示弱,道:“我可是他的副官,来也是理所当然。”

  一句话没有说完,她就住口,上上下下打量着李狂澜,口中啧啧有声:“你什么时候这么听宋七的话了?难道是因为和他有关,你才这么听话?有问题啊!”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