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三 故人来访

章一一三 故人来访

  此刻屋顶彻底塌陷,中央却被剑气撕出一个恐怖空洞,千夜立在中央,剑指苍穹,脸色却是有异。

  “怎么是你们?”

  “我们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来接应一下。”姬天晴抢着道。

  千夜不疑有它,点头说:“东西已经到手了,我们走吧。”

  千夜一跃升空,当先向城外飞去。姬天晴和李狂澜互望一眼,随后跟上。

  两人有意落后了一段距离,李狂澜将原力束成一线,对姬天晴悄声道:“你不是说这门秘法可以轻易瞒过最菜的神将吗?你看他哪里长得象神将了,哪根毛有神将样子?”

  “你还说!我们被发现,都是因为你。”姬天晴道。

  “关我什么事?你是觉得,我打不过你?”

  “你还真打不过我。”

  “很好,回去之后,找个地方打上一场就是。”

  千夜似是不知后方渐起的火药味,速度越来越快,全速向城外飞去。他并未刻意隐藏自己,在无数或惊讶,或阴沉的目光注视下,快速接近城墙。只要越过最后一道炮塔,就是无边无际的荒野。

  而姬天晴早就重启秘法,将自己和李狂澜隐藏起来,在众人眼中,千夜后方就是空无一物,仅仅是天空偶有扭曲。

  将过城墙时,千夜忽然须发倒竖,难以形容的危险感觉瞬间攫住身心!在视野的角落,一颗若有若无的原力弹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袭来!

  这一枪来得太准太快,千夜也不及闪避,危急时刻东岳倒竖,一手握柄,一手平按剑脊,以剑为盾,挡在身前。

  东岳上蓦然绽放一团黑火,火焰升腾,化为一朵黑色蔷薇。在黑火变幻的过程中,千夜已自空坠地,落在城墙上,单膝跪地,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枪之威,竟至于此!

  千夜伸指在东岳剑锋上一抹,沾上一点黑色火焰,任它在指尖燃烧。看到如此纯正的黑暗原力,千夜就猜到了狙杀者的身份,艾登。这是老熟人了,没想到他也来到中立之地,许久不见,实力更是突飞猛进。这一枪,论威力已有侯爵水准。

  千夜抬头,望向狙击弹飞来的方向,眼中燃起熊熊火焰,仿佛又回到了迷雾森林中与艾登反复追猎的岁月。

  在原本空无一物的荒野上,忽有一道身影跃起,迅若闪电,就欲向远方遁走。

  艾登的决断仍和以往一样犀利,一发现没能重创千夜,立刻遁走,毫不拖泥带水。在迷雾森林中他就知道,一旦被千夜缠上近身搏斗,那就凶险之极。

  千夜看到艾登腾空而起,就知道自己追不上了。许久未见,艾登还和以前一样难缠。

  艾登在腾空转身之际,还不忘向千夜挥了挥手,算是打过了招呼。战力提升,他的自傲和张扬却还是未变。

  然而就在他行将远遁之际,忽然间一道无形的原力束带破空而至,缠在他身上,顿时令他身形为之一滞。原力束带随即迸发恐怖力量,如巨蟒般将艾登死死缠住,要将他骨骼绞断。

  这记袭击突如其来,艾登大惊,瞬间骨骼被绞得喀喀作响。他大喝一声,周身黑火熊熊燃起,瞬间将原力束带烧尽。承继自深黯之渊的魔力在整个永夜都属顶级之列,于这一刻终显现出强大威力。

  然而祸不单行,原力束带还未燃尽,就又有一道冰蓝剑光破空而击,遥击艾登。艾登拔出短刀,勉强挡下剑气,自己却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他忍不住怒吼一声:“千夜,你够卑鄙!”转身远遁,身影时隐时现,转瞬间消失在荒野深处。

  千夜站了起来,望向姬天晴和李狂澜。艾登出手狙杀千夜,时机可谓把握得完美无瑕,一击未果迅速远遁,也做得毫无瑕疵,丝毫不给千夜机会。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千夜身后还隐藏着姬天晴和李狂澜,位置暴露后所面对的反击也都是来自他们。

  虽是出手遥击,然而李狂澜和姬天晴的实力岂是寻常人可比?姬天晴伤人同时困敌,令艾登无法闪避李狂澜接踵而至的一击,只能硬抗。连续与二人硬拼,艾登也支持不住,只能负伤远遁。这样一来,他伤得反而比千夜还重。

  望着艾登远遁的方向,千夜双眉紧锁。就连面对狼王时,也未有此刻的压力。狼王毕竟只有自己,其余属下虽多,都不是千夜对手。可艾登却不同,他出自魔裔名门,家族中强者如云。以他的天赋和如今战力,必然不会孤身出战中立之地,家族定有后援。

  姬天晴和李狂澜来到千夜身边,见他气息正在迅速攀升,这才放心。姬天晴即道:“这个魔裔好强,究竟是谁?”

  “艾登,此前在浮陆迷雾森林活动。”

  “艾登?就是差点把李家打残废的那个魔裔?”姬天晴话一出口,李狂澜脸色就异常难看。这是李家的耻辱,堂堂上品世家,有心竞逐门阀的李家,还有众多世家战队相助,居然被一个魔裔后辈打得落花流水,各世家的战队也都是死伤惨重,不少嫡系子弟都战死在迷雾森林。

  虽说这些战队都是自愿前来,且是为天风云烟珠而战,但是这些世家子弟可不是能随意牺牲的,又是在李家的主场被大量杀戮,再怎么说,李家都要背个保护不力的罪名。

  在一众世家兴师问罪之时,当时李家长老逼走千夜一事就再也隐瞒不下去,为众人所知。作为惟一能够在迷雾森林中压制艾登的人,千夜反而被逼走,自然使得众世家矛头全都指向了李家。

  因为李后的缘故,这些世家自然不好公然和李家翻脸,但是背后的议论,以及今后在许多领域合作的推迟,甚至是取消,依旧会让李家损失惨重。

  是以艾登这个名字,为李家深恶痛绝,犹在千夜之上。

  李狂澜手按剑柄,脸色铁青,就欲追杀艾登。不过千夜东岳一横,拦住了他,摇头道:“现在已经追不上了。而且他多半不是一个人来,你现在追下去,说不定会有埋伏。”

  李狂澜双眉一轩,道:“我李狂澜怕过谁?”

  千夜还没来得及劝,旁边姬天晴就插口道:“李后!”

  听到这个名字,李狂澜气势瞬间矮了三分,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姬天晴早就笑得直不起腰。

  李狂澜眼中杀气一闪,就欲拔剑,但看到千夜在旁边若有所思的样子,又慢慢把手放下。姬天晴也没有太过份,收了笑声,免得他恼羞成怒,真的动手。

  千夜深感头痛,忙道:“先回南青吧,和子宁商议一下。艾登来了,不知道永夜那边还来了什么人。”

  姬天晴和李狂澜自无意见,随着千夜返回南青。

  观澜城内,那座已化成废墟的小院中,瓦砾突然炸开,老猫从里面一跃而出,一点也不像重伤的样子。他挑开瓦砾,查看手下的情况。那四名壮汉实力只能算普通,欺负欺负平常佣兵还可以,哪里抵得住千夜领域之力?此刻都是奄奄一息,离死不远。

  老猫皱了皱眉,已然看出四人全身骨头不知断了多少,伤势已经重得难以挽回,就是救回来也是伤了根基,必然实力大减。看到这里,老猫哼了一声,伸脚在一名手下的胸口一踏,顿时震碎了他的心脏。另外三人看了,心中大骇,拼命求饶,可是老猫毫不容情,一脚一个,全都踩死。

  作完这一切,他长出一口气,自语道:“我不养废物。”

  老猫抬起头,望向千夜离去的方向,忽然冷笑:“以为自己多聪明,还不是上了钩?”

  南青城内,暗火新总部已经基本建成,在总部一角建有几座独立小院,是为几位高层准备的居处。这几座小院基本都还是一片黄土,有的花园刚刚有个雏形,有的则还是一片白地。

  在这些小院中,有一座明显与众不同,庭院里居然是一片柔媚的水乡风光。这在气候严苛的东海,可是相当罕见。在如镜的池畔,宋子宁斜靠在躺椅上,不住轻轻摇晃,半闭着眼睛,折扇轻挥,说不出的写意,就差哼上几句小曲了。

  院门开处,千夜走了进来。他所过之处,如画美景顿时起了阵阵波动,现出一片片横土泥墙来。原来这片美景不是真实,而是宋子宁用领域之力弄出来的幻境,只是真实到了难分真幻的程度。

  千夜微微皱眉,走在这样的幻境领域中总是有种不自在的感觉。他跟宋子宁当然不会客气,身上暗金火焰一闪,顿时身周幻境如雪遇骄阳,转眼消融。

  面对黎明原力凝成的领域,千夜暗金血气的效果格外明显,连晨曦启明都要差些。因此暗金血焰一出,连三千飘叶的领域都被摧毁。

  千夜走到躺椅旁,一把将宋了宁拎了起来,道:“你倒是会享受。”

  宋子宁用折扇拍开千夜的手,道:“你懂什么,我这也是修炼领域之力。只有时时使用,方能作到以假乱真。”

  “我不和你争这个。黑暗种族也到中立之地了。”

  “黑暗种族?这中立之地黑暗种族可不比人族少,这有什么奇怪的。”

  “我不是说本地的,来的是永夜的强者。你还记得艾登吗?我在观澜城遇到他了。”

  “永夜的魔裔名门?”宋子宁脸上也有了凝重。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