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七 擒获

章一一七 擒获

  千夜不断将感知扫向四面八方,一边向观澜城的方向走去。行出一段,荒野上的虚空原力忽然平静下来,千夜的感知瞬间延伸出去,发现了一片战场。

  战斗发生在数公里外,千夜收敛气息,不疾不徐地向战场潜行。此刻艾登或许也进入了荒野,不知道在哪里潜伏,千夜可不想随便给他伏击的机会。

  十几名佣兵被上百人团团包围,正在拼死抵抗,手雷和子弹如同不要钱一样拼命向四周倾泄着。他们能够借助的天然地形就只有一片乱石堆。这点掩护对于原力枪来说可谓微不足道,但是这些佣兵还在乱石间架起一道道半人高的金属胸墙,构成了简易但完备的防御工事,据此与近十倍的敌人激战,竟令对手久攻不下。

  那些看似简陋的金属胸墙,防御效果却是相当不错,三级原力枪才能勉强洞穿,二级枪要连轰数枪,才能轰破防御。荒野中的佣兵猎人大多用的就是二三级枪,四级枪就是一般的头目也负担不起。它们可以彼此连接,也可单独架在要害地带作为屏障。要不是有移动胸墙,这批佣兵早就被击溃了。

  被包围的佣兵中,一名头领装束的大汉纵声高叫:“黑鸟,暗火绝不会放过你们的。就是我们今天死在这里,也不过比你们先走一步而已!”

  进攻的猎人中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笑道:“你以为暗火还能活下去?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和南青城一起从地图上被抹去。老六,你要是识相,现在立刻投降,看在我们认识多年的份上,不光能留你一条活路,还可以带你去见我的新主人,前程可不是在暗火里能比的,你看如何?”

  老六一声长笑,吼道:“想让我背叛?门都没有!”

  “那就只有对不住了。我本来不想对你用这一招的。”

  未等老六说话,战场上突然响起一声极为尖锐的啸音,一颗原力弹喷吐着长长的原力火焰,瞬间跨过战场,洞穿了移动胸墙和老六的身体,又射穿了他后方的一名佣兵,飞向远方。

  老六的身体瞬间僵硬。那颗奇异的原力弹速度实在太快,直到这时,他的护体原力才开始溃散。移动胸墙也未能保住他的性命。

  黑鸟阴森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着:“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无数子弹从四面八方袭来,在弹雨中,一个又一个暗火佣兵倒下。这时千夜刚刚赶到战场边缘,看到这一幕,他脸色阴沉,一步跨入进攻佣兵的队伍,随着大海呼啸之音响起,周围数十名佣兵瞬息倒地。

  进攻火力忽然缺了一块,让黑鸟感觉不对,正待回头看时,肩上忽然多了一截黝黑剑锋。

  “不想死就让你的人住手。”千夜犹如寒冰一般的声音在黑鸟耳边响起。

  黑鸟也是个机灵的,立刻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住手,都住手!全部把枪放下!都他妈的给老子住手!”

  进攻佣兵错愕之际,看到首领被擒,再看看数十名倒地不起的同僚,都明白过来遇上了无可抗拒的强者,立刻乖乖地放下武器,高举双手。

  黑鸟悄悄松了口气,刚想求饶,千夜就已问道:“你的主人是谁?”

  “一个,一个魔裔,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见过他的样子。我只知道,他非常强大,另外给了我很多钱,让我来截从南青城出来的商队。”

  “你就知道这么多?”

  千夜淡淡的声音,听在黑鸟耳中却有如魔鬼的呢喃,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忙道:“小的看人还算细致,从一些细节上看,这个魔裔或许和城里的刘家有些关联。其它的就真的不知道了!大人,小的这么多年还小有积蓄,如若大人不嫌弃,小人愿意……”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东岳剑锋上光芒一闪,剑气已切开了他的脖颈。黑鸟满脸惊愕和恐惧,慢慢倒下,从嘴里吐出最后四个字:“……全部奉献。”

  千夜起身,对幸存的暗火佣兵道:“把这些人都带回去慢慢审问。”

  一名年长些的暗火佣兵大着胆子问道:“千夜大人,那您呢?”

  千夜拍拍他的肩,道了声“我自有安排”,并未多作停留,便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幸存的暗火佣兵强忍悲痛,将老六和同僚的尸体搬上弃在不远处的货车,再押着投降的佣兵返回南青城。

  他们离去不久,已经空无一人的荒野中忽然景物扭曲,浮现出两个高瘦的身影。他们都是一身黑袍裹身,犹如暗夜鬼魅,脸上戴着阴森可怖的面具,根本看不到容貌。他们如幽灵般行走,足下无声,却颇为迅速,片刻间已在战场上巡视一周。他们停留最久之处,一个是千夜施放大海漩涡领域之地,另一个就是黑鸟的尸骸处。

  暗火幸存的佣兵不到十人,投降的佣兵却还有近百,千夜又迅速离开,是以暗火佣兵害怕夜长梦多,草草打扫了战利品就离去,连黑鸟的尸体都没有带走。

  两个黑袍神秘人蹲下,将黑鸟尸体扶起,仔细检查着他身上的每一处痕迹,不仅仅是颈上的剑伤。他们双手虚招,黑鸟尸体就如牵了线的木偶相应动作。转眼之间,神秘人就将黑鸟摆着跪地姿势,和死前的姿势一模一样。

  他们互望一眼,一人道:“是千夜。他的战力似乎又进步了。”

  另一人则说:“仅从目前线索看,很难说他比浮陆时更厉害。”

  “不管怎么说,已经确认了千夜的存在,我们还是需要将这件事报告少主。确认千夜真实战力的任务,就交给艾登好了。”

  “很好的想法。是时候为艾登增加些新的任务,看看他究竟还隐瞒了什么。”

  “我们走吧。”

  两名黑袍神秘人缓缓升空,就欲向远方飞去。可是他们同时加力,一个瞬间飞出数十米,另一个却在原地纹丝不动!

  飞出去的黑袍人大吃一惊,回头一望,见千夜不知何时出现,紧紧抓住了另一名黑袍人的一只脚,任他如何挣扎,千夜的双脚就似钉进了大地,动也不动。

  被抓的黑袍人一声凄厉尖啸,身周猛然燃起深色魔火,整个人如炮弹般向高空射去。他本来应该瞬间冲上数百米的高空,甚至还可以带上数以吨计的重物,假如他的左脚没有被抓在千夜手中的话。

  但是现在,他只是带得千夜足跟微微离地,就再也无法飞高哪怕一分。在这场魔力和原力血气的较量中,黑袍人可谓完败。

  已经飞上高空的黑袍人见状,非但没有返回救援,反而加速高飞,瞬间冲入高空,就此消失。

  千夜并没有去追逃掉的那人,反正手中已经抓住了一个。

  被抓住的黑袍人几番挣扎,都毫无结果。他回首一望,见千夜静静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是讥讽。他右手忽然燃起魔火,化作一柄燃烧的魔剑,反手一剑斩落!

  千夜一怔,黑袍人这剑居然不是斩向千夜,而是斩向自己的左腿。一剑落下,他左腿即齐膝而断,顿时重获自由。黑袍人不顾伤势,催动魔力,向高空冲去。

  然而千夜出手如电,稍稍踮脚,左手一探,又把他右脚抓在手里。

  黑袍人极是硬气,回手一剑,又将自己右脚斩断!

  千夜见了,右手虚空一抓,东岳已是在手,剑锋平放,压在了黑袍人的肩膀上。

  黑袍人周身魔火如沸,如困于囚笼中之鸟,无论如何振翼,都逃不出千夜的牢笼。

  黑袍人忽然摘下面具,露出苍白而又俊美的面容。这是典型魔裔贵族的容貌,额间那繁复的纹路说明他也是出自名门。他狠狠盯了千夜一眼,眼中全是羞恼和怨毒,然后在绝望且疯狂的嘶吼中,他头一偏,竟自己撞上东岳的剑锋。

  看着那颗高高飞起的头颅,千夜也很是意外。一个出自名门的魔裔子爵,哪怕只是三等子爵,在永夜已经可以列入真正的上层。有着这样的前程,哪怕对自己再狠,千夜也以为他至少应该珍惜活着的机会,可是没想到在逃走无望的情况下,他居然会如此决绝。

  千夜将东岳插在地上,仔细搜查魔裔子爵的尸体。不出所料,这魔裔子爵身上除了必要的弹药物资,几乎找不到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信息,就连代表着家族的徽记都没有。他们携带的装备也相当简洁,只有一长一短两把战刀,一把原力短枪,若干原力实体弹,以及仅靠支持一天的食物。

  千夜微微皱眉,这些线索几乎没什么用处。达到子爵级别的魔裔,即使不吃不喝也可以支持相当长的时间。一天的食物,足够他们转战上千公里。这个范围就太大了,难以推断他们驻扎的基地。

  千夜抬头望向另一名魔裔子爵逃走的方向,眼中泛起蓝色。在真实视野中,逃走魔裔在空中留下一道淡淡的轨迹,直入云层。这名魔裔相当精通追踪猎杀,也知道该如何摆脱追杀。他冲入云层后,留下的痕迹很快就会被虚空乱流抹去,因此千夜就难以判断他是继续飞向高空,还是换了方向,遁向远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