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一 偶遇

章一二一 偶遇

  当年轻的魔裔安文出现在距离山谷数十公里外的峰顶时,周围赫然光影流转,无数黑线构成数个繁复网络,四名魔裔老者同时出现,为首的正是魔裔老侯爵,此刻他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安文。

  安文举起双手,无奈道:“你们不会觉得这样也有危险吧?”

  “那个女孩本来就很危险,你又把我族的宝物和秘法交给她,这恐怕不太妥当吧?”一名魔裔老者冷冷道。

  安文道:“不过是本普通的秘法,那个戒指也只能使用一次。这样的东西,我族多的是,用不着心疼吧?”

  “可是,少主,那毕竟是我族之宝,交给一个卑贱人族……”

  安文脸色一沉,阳光般的笑容尽去,顿时语气转冷:“你们几个的职责是保护我,不是让你们来教训我的。我安文要怎样做事,还用不着你们来说三道四!”

  安文此刻一怒,温文尽去,隐隐有种莫名的威势散发出来。几名魔裔老者被这气息一侵,竟难以在原地立足,除了老侯爵之外,余者尽皆身不由已地退后,少则一两步,多者甚至退了五六步。

  众老者顿时一凛,这才想起安文能够被至尊看重,扶为少主,地位甚至不在魔女之下,岂是寻常?只是他一向态度温和,甚至显得有些懦弱,加之护卫之责实在重大,这才让周围人的态度逐渐有所逾越。

  老侯爵反而上前一步,也同样放出气势,抵住了安文那莫名的气息,方才让周围的魔裔好过一些。只是老侯爵须发皆张,气势升腾如虎,这才抵住安文那有着远古味道的神秘气息,而安文仍是闲适站着,不费丝毫气力一般,已是高下分明。

  老侯爵缓道:“少主,我等也是职责在身,不得不如此,还请少主见谅。另外少主你的血脉实在太过卓异,根本无须冒险,只要安稳成长,就会毫无阻碍地晋阶亲王,坐望大君。既是如此,您又何必冒险呢?”

  安文仰望天空,默然许久,方道:“我心尽处,可不是仅到大君。”

  老侯爵和一众年老魔裔默然片刻,老侯爵方道:“难得少主能有此心,倒是我等多事了。少主现在意欲何往?”

  安文一摆手,淡然道:“好不容易到了中立之地,岂有不好好游览见识一番的道理。我随意走走,顺便看看那女孩事情办得如何。你们放心,在这里我没什么危险,只要一天时间即可。明日此刻,我在这里与你们会合就是。”

  老侯爵行了一礼,道:“既是如此,那我等在此恭祝少主诸事顺利。明日此刻,我等将率座舰在此等候。不过即使此舰没有刻意强化武力,在此久留也容易引起鲜血王座那位的敌意。因此,还请少主准时。”

  安文微笑道:“放心,我何时失信过?”

  老侯爵点头,双手挥动,重重黑色魔线织成数个多面格栅,将一众魔裔罩在其中,就此消失。

  等众魔裔走后,安文嘴角一抹笑容越来越明显,到最后仰天一声长笑,尽是欢愉轻松,纵身远去。

  转眼之间,安文又出现在无名山谷。谷地中还是那些佣兵,都在做着各自的事,并且彼此警惕着。安文的身影若隐若现,从一众中佣兵中间穿过。所有佣兵竟然对他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说笑着,吃肉喝酒。

  安文来到那堆篝火前,忽然一怔。篝火还在,架上的烤肉已不翼而飞,而少女则不知去向。

  安文略带傲然地一笑,若是这点小事也能难得住他,那他也不配做魔裔的少主了。安文以手指点住眉心,双眼深处忽然浮上两个多面晶体,缓缓旋转。而他的视线如同有形之物,透过多面晶体,射向四面八方。

  不过片刻功夫,安文就感知到了那枚戒指的方向。在戒指上布下一些追踪手段,对安文来说毫不为难,难的是如何瞒得过别人,这才是他的得意之处。安文其实没有在戒指上布下任何特殊手段,只是凭借自己的天赋能力来追踪戒指的气息。如此诡秘能力,在魔族同辈中可说不做第二人想,纵使是魔女,也没有类似能力。

  没过多久,安文就追踪到了戒指的大致方位,顿时十分错愕。不过这片刻功夫,少女居然已是在数十公里之外,纵使她是全速奔行,这速度也是十分惊人了。看来安文一走,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远遁。这分明就是拿了好处,却不打算认账的表现。

  安文面露微笑,大感有趣,身影一晃,已从山谷中消失,向着少女的方向疾追下去。少女的速度或许在别人眼中已是惊世骇俗,然而在安文眼中却不过得个还算不错的评价罢了。以安文自己的估算,最多用去半个小时,就能追上她。

  安文贴地飞掠,身影时隐时现,每次闪现都会出现在百米之外,如风如影,迅速远去。

  少女似乎完全不知道安文就追在身后,跑到百公里之外,就放缓了速度,并且在一小片地方移动,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安文脸上的微笑更加明显,他有种预感,这个少女会带给他不少的惊喜。看来这次中立之地,确实是来对了。千夜如何,安文并不放在心上,就如雄鹰从来不会多看麻雀一眼,安文也从来不认为,有朝一日千夜会有与自己并称的资格。

  转眼间距离少女已经不到十公里了,此时少女似乎停止了移动,不知在做些什么。安文放缓了速度,身影变得若有若无,一点一点向少女的位置接近。他现在越来越觉得有趣了,全部心神都放在少女身上,惟恐被她发现。这个还不明白跟男人睡觉是何物的小家伙,安文此生还是第一次遇到,偏偏她杀戮时心狠手辣,几非冷血可以形容。

  他第一次发现,偷窥是如此好玩。

  此刻距离少女尚远,安文没有刻意选择路线,只是缓速接近。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就在千米之外的一棵枯树上,还斜躺着一个人。而在安文的感知中,这棵树上却空无一物。

  “嗯?什么东西鬼鬼祟祟?”树上的千夜忽然睁开眼睛,望向空无一物的荒野。

  ps:近期身体状况不佳,影响了更新,目前已经恢复,终于可以码字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