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五 狭路相逢

章一二五 狭路相逢

  在虚空中穿行时,英灵殿外的那层防护可以隔绝严酷的虚空环境,但是对于虚空原力却毫无防护,也没有抵御外空的严寒。

  作为虚空巨兽,无处不在的虚空原力就如它们呼吸的空气,自然不需要防御。而酷寒,对于体形庞大至极,天然强横的它们而言可说毫无感觉。

  但是普通人族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就需要时时刻刻运转原力保护自己。只要不到战将,坚持的时间就很有限。即使成为战将,也不过能是待得更久些而已。

  千夜看了看航路图,除了负责引擎的船员外,其余人都让他们去休息,然后轮流负责两个引擎。

  两具足以推动驱逐舰的大功率引擎,放在英灵殿上所起到的作用却是微乎其微,仅仅让英灵殿的时速增加十几公里,还需要一个加速过程。相比之下,已经建好的那面动力帆效果还要更好一些。

  见大部分船员都回到了保护舱室,若大的英灵殿内,就只余千夜自己还在游荡。他索性飞上地黾头顶,静默地站在那里,久久凝望着瑰丽无边的虚空盛景,心中思绪万千。

  虚空航行没有日月,转眼间两天已经过去。

  在虚空深处,一支船队正快速航行。这支船队主要由两艘高速运输舰构成,另由一艘高速战舰护航。无论运输船还是战舰,上面的标识都被涂掉,亮色反光的部件也都被漆成了哑光。所有舷窗都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不令灯光外露。整个船队,只有引擎偶尔喷出些火光。

  远远望去,这支船队就如同融入了虚空一般,无影无形,在一片茫茫黑暗中,迅速远去。

  在为首的高速战舰指挥舱内,蓄有一脸大胡子的舰长正拿着望远镜,来回在虚空中扫视。旁边的大副此时放下望远镜,道:“老马,你这一天到晚看来看去,能看到些什么?我们此行如此隐密,连我都是登舰后才知道目的地,能有什么问题?”

  大胡子船长声音低沉,道:“这种地方,发生什么都有可能。”

  大副笑道:“我们又不会那么倒霉……”

  他话音未落,忽然打了个寒战,一缕冰寒之极的感觉如同寒潮一般,掠过了整个指挥舱!

  指挥舱内顿时炸开,大胡子舰长立刻叫道:“是魔裔!我们被发现了,发讯号给后方的运输舰,让它们原路返回。拉警报,全舰准备战斗!”

  舰员立刻分头执行命令,忙而不乱,在联络灯光点亮,连续闪烁之后,后方的两艘高速运输船即开始提速、转向,划出一个大弧线,脱离了路线。

  大副在舷窗中看着那两艘运输舰逐渐远去,忽然叹了口气,说:“他们逃不掉的,魔裔的船太快了。真是见鬼了,不是说中立之地不适合魔裔吗,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舰长打开抽屉,取出里面的两支短枪,递给了大副一把,说:“拿着,一会用得着。”

  大副苦笑,“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用得上这东西?”

  舰长脸色沉郁,眼中却是战意昂扬,道:“打死一个算一个。”

  “希望如此。”大副却不乐观。

  其实两人都明白,还没有看到对方的舰队,就被对手感知扫描发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公爵级别的强者。这次的对手,已经强大得让人绝望了。

  战舰表面的伪装一一撤除,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前甲板上的弩炮快速抬起,巨弩箭头闪着阴冷寒光,直直指向虚空。全舰战意昂扬,都知道虚空舰战,败就是死。只是这些普通的舰员却不知道这次的敌人有多强大。

  大胡子舰长一言不发,死死盯着前方。

  终于,一艘修长的魔裔战舰从虚空深处跃出,如游鱼般迅速接近。它通体黑色,以暗金勾勒出流畅得似乎在跃动的线条。每当人们看到魔裔战舰,都会为它的优雅和华丽所折服。然而在帝国军人眼中,这种优雅却是不折不扣的死亡代名词。

  随着第一艘魔裔战舰的出现,越来越多的战舰接二连三地从虚空中跃出,直是无穷无尽。

  “这么多!”大副即使经历过多次战争,此刻也禁不住抽了口冷气。

  大大小小的魔裔战舰一共出现了十余艘,这才告一段落。但是指挥舱内并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死盯着似是空无一物的深黑,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经过一段难以忍受的死寂之后,终于,一艘巨舰缓缓自虚空中滑出,在众多魔裔战舰的簇拥下,冰冷而傲然地俯视着面前这艘弱小如蚁的帝国战舰。

  看着这艘足有三百米的巨舰,指挥舱内的气氛彻底变成了绝望。能够坐在这艘巨舰内的,至少也会是副公爵。魔裔副公爵,以其天生的诡异和高速,纵使不依靠座舰,在虚空中也能够打爆这艘帝国战舰。毕竟这仅仅是一艘护卫舰,高速和灵活是最大的优点。当这一点也被碾压时,就再无还手之力。

  所有的魔裔战舰都一动不动,只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指挥舱内响起:“我是梅斯菲尔德家族的林嘉尔,放弃抵抗,不要让我费事。”

  大副和舰长互望一眼,都是苦笑。

  出自梅斯菲尔德家族的林嘉尔,号称永不凋零之花,算是前两代的天才,近年来已经跨过最大关口,成长为副公爵。然而出自魔裔名门的她,尽管新晋不久,但在帝国评价中,她的战力在所有永夜副公爵中已经可以列入中游。

  这其实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能够突破到公爵,难度不比人族突破神将低,跨过这道天关的无不是一时英杰。突破之后,许多人到此耗尽了天资,战力的提升往往要靠漫长岁月的积累。林嘉尔能够在众多天才中脱颖而出,说明前程并不止于副公爵,甚至公爵也未必是尽头。

  在过往岁月中,永不凋零之花战绩辉煌,罕有败绩,让帝国吃尽了苦头。生平之中,她也就是在林熙棠手下连败数次,只是林熙棠始终未能抓住机会彻底击杀她,由此可见她的难缠。

  舰长面色凝重,道:“林嘉尔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率领着如此规模的舰队。不行,此事事关重大,一定要想办法通知七少和帝国。”

  大副却是苦笑,“你看我们现在还有通知七少的可能吗?”

  此刻远方一幕却让舰长勃然大怒,重重一拳击在了操控台上,将钢铸的台面都砸出一个深坑。

  两艘已经完成转向,可以加速逃离的高速运输船非但没有加速,反而停了下来,明显准备束手就擒。

  舰长大怒:“这帮混蛋!”

  大副却道,“逃又能逃得掉吗?”

  舰长心知这话倒也是实话,运输船再怎么快,也跑不过魔裔的战舰。别说它们了,就是这艘高速护卫舰也跑不过林嘉尔的座舰,所以舰长才打算拼死一战。

  但即使知道是实话,舰长仍是极为恼怒,怒道:“那两艘船上都是七少的心血,就算是逃不掉,又怎能落入敌手?为何不炸船?”

  大副轻叹一声,道:“老马啊,你还是这个脾气。你不怕死,可是人家想活啊,我们能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看着货物落到魔裔手中不成?”舰长眼中闪过怒意,忽然喝道:“全舰掉头,瞄准那帮混蛋,给我轰沉他们!”

  大副急忙抓住舰长,叫道:“万万不可!那两艘船上可都是跟了七少多年的兄弟啊!”

  “兄弟?兄弟会在这个时候投降?”

  大副却不放手,道:“要打先打魔裔!”

  “也好!”舰长仍是恨恨不已。

  此时指挥舱内,林嘉尔冰冷至极的声音再度响起:“前面的小家伙,你们不打算投降吗?”

  随着她的话声,数艘魔裔战舰的主炮都开始绽放光芒,显示能量补充完毕,随时可以轰击。另有两艘战舰则加速前出,包抄后路。

  舰长向侧前方的魔裔战舰一指,喝道:“就是那艘!兄弟们,不怕死的话就给轰他的,就算是死,我们也要给这些魔崽子来下狠的!”

  战舰弩炮应令转向,显然舰上的战士也都是不怕死的。

  舰长右手高高举起,正待斩落,发出开火指令,只见远方虚空中忽然飞出一根巨弩,洞穿了最外侧一艘魔裔战舰的舰尾。魔裔战舰后部顿时燃起一团耀眼的火球,烈火迅速蔓延,片刻之间就吞噬了半个舰体。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震惊了双方。燃烧的魔裔战舰光芒太强,反而令周围更加幽暗,让人一时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帝国的战舰因为位置因素,反而有更佳角度。大副指着远方,结结巴巴地道:“那,那是什么!”

  同一时刻,在魔裔巨舰中,一袭高领华丽军服的林嘉尔腾地站起,凝望着远方虚空中徐徐浮现的巨兽,亦是难掩震惊:“虚空巨兽?不对,战舰?不可能!这,这是什么?”

  远方虚空中,一头虚空巨兽正无声无息地跃出,它从头至尾长逾千米,光是头颅就超过百米。这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与之相比,林嘉尔的座舰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它看上去不是活物,明显是具骸骨,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可是偏偏活动自如,宛如仍有生命。

  直到从它口中射出一发弩炮,轰中了又一艘魔裔战舰时,林嘉尔终于确定,它就是一艘战舰。

  “全舰队反击!”林嘉尔冰冷的声音响彻虚空,所有魔裔战舰都出动了,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群,迫不及待地扑向这头来历不明的奇特巨兽。

  千夜此刻站在地黾口中,透过那一颗颗林立如峰的牙齿,盯住了冲在最前方的一艘魔裔战舰。他牢牢锁定着目标,用力一踏,身下那具庞大的弩炮通体巨震,长达四米的巨弩呼啸而出,向着迎面而来的魔裔战舰轰去。

  几乎在同一时刻,那艘魔裔战舰舰首也绽放原力光芒,两发巨弩同样射来,主炮射击后,它立刻开始转向,竭力想要规避轰来的弩箭。

  这艘魔裔战舰训练有素,速度极快,火力也十分凶猛。它射出的弩炮虽然比千夜射出的略短,却一次齐射两发。以火力论,它已经超过了帝国主力驱逐舰。和血族战舰的全面均衡不同,魔裔战舰历来以高速、强大火力和众多诡异能力著称。

  此刻这艘魔裔战舰通体变得若隐若现,如同笼罩了一层迷雾,就连飞行轨迹也变得飘忽不定。这是魔裔战舰最为闻名的“雾隐”,一旦发动,就会让锁定的弩炮失去目标。魔裔战舰不知道多少次凭借这一能力避过了致命一击。这亦是帝国舰长们最为痛恨的能力之一。

  雾隐一出,飞行中的巨弩顿时失去了目标,轨迹明显偏离。然而雾隐或许对其他人有效,但在千夜的真实视野中,所有迷雾都被看穿,魔裔战舰的轨迹清晰可见。

  千夜感知始终和射出的追踪巨弩联在一起,当下心念转动,巨弩通体原力阵列光芒流转,忽然掉了个头,全速向魔裔战舰的舰尾轰去!

  那艘魔裔战舰本以为已经避过了这一击,没想到灾祸忽至,再也不及闪避,脆弱的舰尾被结结实实地击中!

  巨弩直接射进排气通道里,深深刺入引擎,然后猛然爆炸。强烈的冲击同样引爆了战舰主引擎,在一连串惊天动地爆炸中,这艘魔裔战舰整个后半部全被炸飞,前半段残留舰身则在冲击下翻滚着飘向虚空。

  在魔裔战舰爆炸的同时,两枚巨弩也同样击中了英灵殿。但它们轰在地黾牙齿了,就此爆炸。

  千夜以手臂护住头脸,轻松顶住了爆炸的冲击余波,然后开始查看受损状况。

  地黾牙齿外侧只留下一片焦黑,千夜挥出一道无形的原力之刃,将焦黑炭迹刮掉,发现整颗牙齿竟是毫发无伤,连最细小的裂纹都没有。魔裔战舰的倾力一击,对地黾遗骸却是毫无作用。

  千夜顿时放下心来,又瞄准了另一艘魔裔战舰。这艘战舰却聪明了许多,不与千夜对轰,而是立刻跃升,飞到了弩炮的射界死角处。其它魔裔战舰也有样学样,如同群鲨,围着庞大的英灵殿不断展开,各式各样的弩炮如同飞蝗般射来。

  一时之间,英灵殿庞大的舰身上不断爆出火球,震颤不已。

  千夜竭力操控英灵殿闪避,可是英灵殿太过庞大,动力系统现在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安装完成,只能依靠心脏提供的能量以及遗骸本身残留的本能飞行。它就如一头真正的巨兽,蹒跚而又有些笨拙地与群鲨周旋。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