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四 你就从了吧

章一三四 你就从了吧

  在另一片空域中,林嘉尔站在舷窗前,盯着眼前无尽虚空,面无表情。所有魔裔都噤若寒蝉,一点声音都不敢弄出来,惟恐惹来她的怒火。谁都知道,她沉默的时候,才是真正愤怒的时刻。

  舷窗外是无尽虚空,阵阵风暴的呼啸之间,屈指可数的几艘纤细战舰,在远方陆块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凄凉和单薄。谁都没有想到,出征时气势如虹的庞大舰队,征途刚刚开始就折损近半。而和战舰数相比,真正战力的损失远不止一半。林嘉尔座舰的战力,就足以抵得上其余所有战舰之和。

  这一场惨败仅仅是开始,无论在魔裔,还是梅斯菲尔德内部,林嘉尔的敌人都是既多且强。真正残酷的斗争,要在她回去后才会开始。

  而现在的问题是,她要何时回去,以及如何回去。也许在返航之前,得想办法弄点功绩,才不会那么难看。

  就在她准备考虑这最现实的问题时,前方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艘战舰,竟笔直向着林嘉尔的舰队冲了过来,舷侧上鲜血王座的徽记格外刺眼。

  魔裔们顿时起了一阵骚动,林嘉尔抬手轻按,立刻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她紧盯着冲来的战舰,目光极是锐利。

  鲜血王座,不光在血族中是个不能提起的名字,对魔裔来说某种程度也是禁忌。当初倒在破碎流年枪口前的,不光有一众声名显赫的血族大人物,同样也有魔裔的名字。那是两个名声不显,却是隐藏于幕后的关键人物。其中更有一名大学者,毕生致力于虚空领域的种种研究。他虽然实力平平,却是魔裔克服中立之地的恶劣环境,在此立足的希望所在。

  这位魔裔大学者的死,瞬间让魔裔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倒退了数十年,原本成功在即的环境改善设备也就此夭折。以致败退之后的十余年中,魔裔都没能完成相关研究,也就无法再次大举进入中立之地,眼睁睁地看着鲜血王座建立,并且稳固。

  时至今日,鲜血王座已经彻底坐大,当年还略显稚嫩的年轻血族,如今也成为完全能和破碎流年匹配的大人物。无论魔裔还是血族早就承认了现实,但是对于林嘉尔这样的后起之秀来说,任何历史都可以打破,任何现实都可以改变。先辈的英雄,就是通向权势王座的踏脚石。

  因此此次前来中立之地,她未尝没有和鲜血王座上的那一位接触的想法,毕竟她身后那支精锐舰队不是摆设。只是没想到中立之地如此凶险,竟会有英灵殿这种前所未见的东西,几乎是瞬间就葬送了她大半支的舰队。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弄明白英灵殿究竟是战舰还是虚空巨兽,又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那艘战舰来得极快,笔直冲向林嘉尔舰队的中心,眼见就要撞到一起,这才开始减速。等它停下时,距离最前方的战舰已经不过数十米。对动辄上百米的浮空战舰而言,这点距离完全说不上安全,恐怕掉个头都有可能撞到一起。

  林嘉尔面沉如水,目光犀利,这艘战舰行事如此嚣张,可以想见,待会的见面定然难称友好。

  血族战舰舱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面色苍白、双眼阴沉的老者。他大步走到舰首,朗声道:“我家主人听说林嘉尔副公爵大驾光临中立之地,特地派我前来问候。不知道副公爵阁下是否就在舰队中?”

  这血族老者话里话外,死扣着副公爵不放,可谓极不恭敬。平日里众人称呼林嘉尔都是用的公爵阁下,至于三个公爵级别间的差异,都被有意忽略。林嘉尔也早早就展示了过人天赋,晋阶公爵只是时间问题,这个称呼也算不上太过夸张。

  林嘉尔示意战舰上前,自己则飞出舱外,凝停在舰首处,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血族老者,冷冷地道:“你家主人就是派你这种货色来羞辱我的吗?”

  老者夸张地行了一礼,道:“小人哪敢羞辱副公爵阁下?您可是出自名门梅斯菲尔德,随便伸根手指头,也能把中立之地给碾碎了。”

  林嘉尔脸色铁青,冷道:“少说废话,你家主人有带话来吗,如果没有的话就给我滚!否则的话,你可就回不去了。”

  血族老者却不畏惧,阴沉一笑,道:“我家主人确实有话要对副公爵阁下说。主人的意思是,中立之地浪高水深,凶险重重,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既然您已经来了,那就可以走了,否则的话会发生什么,可很难说。”

  林嘉尔气得微微颤抖,偏又说不出话来。鲜血王座的警告其实很正常,无论永夜还是帝国,正规舰队进入中立之地都会受到警告,除非是事先打过招呼。而若不听警告,后果就有可能是挨上破碎流年的一击。这也是老者话中凶险重重之意,鲜血王座自己,就是中立之地最大的凶险。

  只是鲜血王座还未出手,林嘉尔就折了大半舰队,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说话之时,血族老者也一直在暗暗观察林嘉尔的舰队,舰队中都是魔裔最新锐的战舰,看得他也暗暗心惊,只是战舰普通规格偏低,基本都是护卫舰,只有一艘是驱逐舰级别,而且数量也少,连个分舰队标准都差得远。这和林嘉尔的地位十分不符。

  血族老者双眼一转,道:“副公爵阁下,您此次出行难道就只带了这点战舰吗?不知您的座舰此刻在何处?我家主人可不喜欢把话说两遍。”

  血族老者明显是在试探,可却偏偏戳中了林嘉尔的痛处。座舰被毁的丑事,怎么能说出来?她脸色当即一沉,喝道:“你废话太多了,今天就给你个教训,让你好好记一段时间!”

  说话间,林嘉尔突然挥手,一道若有若无的魔气跨空而至,啪的一声抽在血族老者的脸上,将他抽得倒飞出去,直撞进船舱中,轰轰隆隆的撞毁了好几道舱壁,这才停下。

  林嘉尔哼了一声,道:“这记耳光就给你留个教训。下次让你家主人派人捎话的时候,换个会说话的人来。”

  说罢,林嘉尔即返身入舱,头也不回。整个魔裔舰队随即徐徐转向,归航永夜。

  血族老者又飞出舱门,看着逐渐远去的魔裔舰队,又羞又怒,放声道:“这一记耳光,我家主人定会返还!”

  魔裔舰队毫无反应,既不加速,也不折返,保持既定航速,逐渐远去。

  血族老者哼了一声,说了声:“返航!”,就回到船舱,再也不出来了。他也是侯爵,一向自忖实力,可没想到在林嘉尔面前竟然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林嘉尔那记耳光,如果出手重点,完全可以将他的脑袋抽碎。

  此际英灵殿也在虚空中航行。此次归航,首先要去北陆,将一些装备物资卸下,同时得自魔裔战舰的材料也要在此加工。这批材料颇为敏感,南青城人多眼杂,被人看到了可不是好事。处理完这些之后,千夜才会返回南青城。

  这趟航程足有十余天,途中无事,千夜日日坐在地黾头顶,吸纳凝炼虚空原力。中立之地形势波澜诡鹬,千夜也隐隐感觉到了压力。

  航程途中,英灵殿内的舰员都没有闲着,特别是两艘货船上的船员们干活格外卖力,以求戴罪立功。十余日中,英灵殿的设备就安装了大半,林嘉尔座舰的主炮也拆了下来,挪到了地黾口中。不过现在这门主炮只能看看,根本没有能源驱动,要等到了南青城,再去找宋子宁想办法解决。

  半月很快过去,千夜又回到东海。他将英灵殿停于虚空,自己则只身前往南青城。

  一段时间没来,南青城又不大不小地变了样子,城内新建了几栋颇为宏伟的建筑,都是各大工坊的厂房。城外的土地一部分已经完成了平整,开始修建地基,另一部分则刚刚开始圈地。圈地范围又比千夜当日所见大了不少。

  当他走进南青城内时,几座新建成没有几日的工坊正冒出滚滚浓烟,已然开工。城市中通向浮空艇起降场的几条道路上则充塞着载重卡车,有的道路已经堵得水泄不通。南青城当年规划中可没有想到城中会有这么多的大工坊,大多道路只能勉强并行两辆载重卡车。

  千夜信步从一座工坊大门前走过,正看到几个人身着工装,正围坐在空地上吃饭休息。这几人千夜倒都认得,曾经都是佣兵,有两人还是暗火的小头目。此刻他们却摇身一变,变成工坊中的工匠。

  不过他们此刻谈笑风声,脸上全是满足。几人吃得很快,随即起身,又回去干活去了。

  千夜摇了摇头,径自返回暗火总部,去找宋子宁。

  暗火总部依旧戒备森严,门口几名哨卫目光精亮,扫视着过往行人,极是尽责。千夜看得暗自满意,正想过去,心念一动,收起了打招呼的想法,径自向大门走去。

  他身影微微闪烁,几步已穿过大门,进入暗火总部,那些哨卫却都一无所觉。这一结果,千夜自己也微觉诧异。他刚刚每一步都是踏在几名哨卫的目光死角,分毫不差,才会有这等效果。这并不是以速度取胜,所以才难得,就连千夜自己都没想到会如此行云流水。

  直到此时,千夜才知道,和林嘉尔一战给自己的收获有多大。他的战技,已经晋入一个新的境界。

  千夜走进总部大楼,一路上楼。楼内来来回回的佣兵都对他视而不见。

  转眼间千夜就上到顶楼,不出意外的话,宋子宁就应该在这里。他来到宋子宁的办公室前,已经感知到七少就在房内,里面还有一个其他人的气息。

  千夜正待推门而入,忽然听到里面传来阵阵急促的呼吸,一个娇柔的声音急道:“七少,不要这样,求你了……不,那里不能动,快拿出来!”

  紧接着宋子宁的声音响起,“怕什么!跟了本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什么可愁的?你就从了吧!”

  “不,不行!你再不住手,我可要叫了!”

  “叫吧,这里上上下下都是本少的人,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屋内传来深深吸气的声音,显然那女子并不打算妥协,要来一声穿金裂石的尖叫。只是气才吸了一半,她的嘴就被捂住,然后传出宋子宁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该死的,今日本少就不信了,非要拿下你这小妖精不可!等本少吃到了嘴里,看你还能飞上天去!”

  到了这时,千夜实在有些听不下去,咳嗽一声,推门而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