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六 心事

章一三六 心事

  “大漩涡?”在千夜印象中,帝国的事似乎都已经是久远的记忆。大漩涡留下的印象仅仅是当日不坠之城的决战。其后所有的意外,都是源自这一时刻。

  不过千夜还记得,大漩涡的入口不在中立之地,而且开启时间相当有限。正是为了争夺进入大漩涡的名额,帝国和永夜的年轻一代才在不坠之城大打出手。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按照道理来说大漩涡入口早就关闭,等待下一次开启。怎么突然变成中立之地的战争源头?

  宋子宁知道千夜心中疑惑,当下在纸上画下各大陆及中立之地的分布图,然后缓缓旋转,道:“你知道,我们所处的世界并非静止不动,而是不断旋转的。”

  这是世界常识,千夜在黄泉训练营时曾学习过,只不过并不是很懂。

  子宁继道:“大漩涡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定论,只知里面与我们的世界差别极大,因此有众多珍稀资源出产。能够前往大漩涡的只有两条通道,一条时隐时现,就是我们和永夜争夺名额的那条。另一条则在中立之地,只不过根本无法使用。”

  他将大陆分布图旋转一周,继续解释说:“当整个世界旋转一周时,第一条大漩涡的通道就有可能出现。虽然不是绝对,但机率会大得多。而中立之地的这条通道在过往无法使用,只有极个别人成功从里面出来,但是他们也说不清自己为何能够出来。基本上进入通道都是有去无回,所以无论帝国还是永夜,都当这条通道不存在。”

  顿了一顿,宋子宁神色转为凝重,道:“但是自我到了中立之地,就感觉这里的原力涌动有些不合常规。经过这段时间的推算,我感觉,百年难遇的原力潮汐即将到来。”

  宋子宁边说,边在纸上刷刷写下大片数字公式以作佐证。

  千夜听得懵懵懂懂,那大片公式数字更是有看没有懂。这些学问太过高深,不要说研习,就是光听也没有几人能够听懂。难怪历代以来,精于天机推衍的人寥寥无几。原来在背后还要修习如此艰深晦涩的知识。既要有修炼天赋,又要聪明,能够将二者兼于一身的人,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也难怪精于天机推衍之人,往往都擅军略,纵使不独当一方,也是大人物的军师幕僚。

  宋子宁知道千夜不懂,大略解释了一下原力潮汐。即是每隔数百年时光,整个世界的原力涌动就会经历由高到低,再由低到高的一个轮回,就如大海潮汐一般。这种情况因何发生,无论帝国永夜都是争议纷芸,没有定论。

  帝国立国时间尚短,开国以来也没经历过几次原力潮汐,缺乏数据,也就难以研究。而永夜一方虽历史悠长,却因各大种族大都只是依靠本能和血脉力量,对于探索世界反而不如帝国这般成系统,有体系。

  就如据林熙棠推断,原力潮汐生成的原因,或是因为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某个不知名的目标旋转,旋转一周就是一个完整的原力潮汐。

  这一论断太过惊人,以致于帝国内部都没有几人相信。强者早就开始了探索虚空的过程,但是在飞越边缘大陆之后,面对的都是无穷无尽的虚空,不要说没有尽头,就连可以中途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而前方茫茫黑暗中是否还有能够立足之地,谁也说不清楚,就连永夜圣山至尊也无法看透这无尽的黑暗。

  夜空中漫漫群星,看起来是如此的近,实际上却是如此遥远,遥远得令人心悸,令人绝望。

  帝国朝堂上下,对林熙棠的假说并不在意。无论皇帝还是重臣眼中,这不过是个猜想而已。就算是真的,也没有林帅在西陆对叛军的战绩重要。更何况帝国和永夜连年征战,有许多大战都关乎国运。若是帝国亡了,就是证明脚下的大地是圆的,又有何用?

  对千夜来说,宋子宁所说的这些都太过艰深晦涩,比之鲜血长河的传承还要难以理解。相比之下,杀个侯爵或许要容易得多。

  宋子宁也不奢望千夜能够明白,大略解释完原力潮汐的原理,就回归正题。

  目前是原力潮汐的低谷期,用不了多久虚空原力就会迎来数百年中最为平静的一段时间。这段时期中,通向大漩涡通道中的原力风暴也会变得平静许多,至少不再是以前绝对无法活着穿越的状态。若真是如此,那么就会出现一条通向大漩涡的稳定通道。

  虽然相对平静,但原力风暴依旧存在。可是一条能够通行的通道价值,已无须多说。为了这条通道,永夜和帝国完全可以掀起一场新的战争。而这场战争无可避免地会将中立之地诸多势力卷入,混乱无比。

  来到中立之地没有多久,宋子宁就招来了姬天晴和李狂澜,一方面是为千夜助阵,另一方面也是提前埋下伏笔,万一通道之事是真的,那么在与永夜的争夺中就占了先机。这也是宋子宁一反常态,没有扎根北陆默默发展,而是选择在南青城这四战之地立足的原因。

  千夜默默听完,片刻后方道:“你觉得,我还适合为帝国战斗吗?”

  “你总不能站到永夜那边去吧?”宋子宁笑道。

  千夜静立不语,宋子宁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勉强,最后终于收了笑,长叹一声。

  千夜终于开口,“为什么不能?刚刚那一下,你应该也感觉到了,我的血气已经远远超过了黎明原力。以血族标准,我已经是侯爵了。现在我越来越难控制血气的发展,或许有那么一天,血气会完全压倒黎明原力,那时的我,就是一个血族了。”

  “还有呢?”

  千夜犹豫一下,道:“还有,如果……她最终回归永夜,也要我过去的话,我也会去的。”

  “你会吗?”

  “当然……会。”

  “算了吧。”宋子宁毫不客气,拍拍千夜的肩,又道:“她回永夜,真的是好事?这事你应该比我清楚。”

  “帝国……”千夜苦笑,摇了摇头。

  “我明白,你不想为这样的帝国而战。”

  千夜长出一口气,道:“确实。”

  “我也一样,可是没有办法。真到战争时刻,又哪能坐视不管?”宋子宁也是苦笑。

  “这只会让现在的帝国延续下去,这样真的有意义?”

  “有没有意义那是以后的事,可是眼前只有做了再说。不打这场战争,难道还躲得过去吗?我们都躲到中立之地来了。”

  见千夜仍是一脸抑郁,宋子宁哈哈一笑,道:“反正我们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谁让这条通道偏偏出现在中立之地呢。”

  千夜哼了一声,道:“我可没兴趣,大不了去北陆躲躲。”

  “真的不想打?大漩涡里有海上莲生哦!”宋子宁笑得一脸奸诈。

  “……”千夜惟有重重哼上一声,以示不满。

  等千夜推门而去,这里旁边响起姬天晴的声音,“你就这么有把握?”

  这位大小姐原来一直藏在里间,以她的本事,自然能让千夜毫无所觉。

  宋子宁轻叹一声,说:“别看他那么说,等真的打起来,他知道我们也上了战场,自然会来。”

  “不是我们,是你。”姬天晴道。

  “不,是我们。即使只有你,他也一样会来。”

  姬天晴眼中似有什么一闪而过,忽然重重一拍宋子宁的肩,差点将他拍到地板上,道:“下次干坏事的时候,声音再大一点,免得本小姐听不清楚!”

  说罢,也不等宋子宁站稳,她已自原地消失。

  宋子宁痛得连吸冷气,好不容易才站稳,哼了一声,自语道:“死丫头,下这么重的手,以为本少看不出你的心事?”

  接下来的一月,风平浪静。

  看似平静的局势下,也有许多不寻常之处。南青城内,人流货流陡然增加,原本就很拥堵的街道,现在时常会变得水泄不通。人们一边咒骂着拥塞的交通,一边却又欣喜于日益沉重的钱袋。

  随着物资源源不绝地涌入城中,各个工坊的建造速度大为提升,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工坊落成。对商人们来说,时间就是金币。工坊一旦落成,空置一天就会损失一天,因此几乎每个商行都在大举招募工匠,以为行将落成的工坊做足准备。

  南青城的产业体系已经初具雏型,在这里,几乎可以造出一整艘的浮空战舰。只要不是蠢到家的人都看出了接下来的巨大商机,因此再度加大了投入。新的投入意味着更多的人和更多的物资,于是更加加快了这一循环。

  随着海量财富向南青城汇聚,如何保障这些财富的安全就成了重要议题。在实实在在的金币面前,无论观澜还是听潮城的势力都变得不再重要,甚至张天王的威慑也无形中冲淡了许多。当宋子宁提出扩军备战,修建要塞炮塔时,所有商行都大力支持,纷纷出钱出力,丝毫不觉得宋子宁提出的计划有何不妥。在他们看来,军队自是越多越好,哪怕部队规模已经威胁到了听潮和观澜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