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四 序幕

章一五四 序幕

  李长老沉吟道:“如果真能把这山给炸塌了呢?”

  边上一名老者闻言哈哈大笑,“这样就想炸塌一座山?”

  另一人若有所思,“或许这山是中空的,不然通道在哪里?”

  前一名老者不以为然,“就算山是空的,也不是区区重炮能够轰得倒的。集中一处,炸个小口都很困难,别说是现在这种漫山烂炸了。”

  那人也不服气,道:“若真是无用,七少干嘛费这么大力气,弄这么多重炮过来?只为好玩?”

  老者哑然。他倒也不是不想反驳,只是宋子宁现在名声越来越响,早就无人敢看他笑话。名声这东西的好处,就是普通人重炮轰山,会被围观嘲笑,而七少重炮轰山,却定是别有深意。

  圣山之顶,那座幽静院落依然静立在那里,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如雨般落下的炮弹,以及震天的爆炸根本不存在一样。连庭院中那棵古树都一如既往地微微摇曳,好似微风扶疏,叶子都没有多落一片。

  骆冰峰独坐在书房里,手中捧着一卷古书,正在专心诵读。他面前的书桌上,摆着一杯清茶,茶水晶莹剔透,内中有一抹新绿,如同春日新发的枝芽。热气袅袅婷婷地升腾着,将若有若无的茶香送到整个书房。

  窗外是末日般的景象,如同烈火流星般的炮弹一一落下,再炸起漫天尘土。不过纷飞的碎石烟尘一点都没有进入小院,甚至距离院墙还有相当距离就已消失湮灭。而震耳欲聋的爆炸轰鸣也没有越雷池一步。

  整个圣山都在震动,可小院似是暴风雨中心的孤岛,享受着与世隔绝的宁静。

  骆冰峰手指修长,轻抚书页,又翻过新的一篇。就在这时,他双眉一轩,终于从古井不波的境界中走了出来。

  在院外,杜远脚步蹒跚,挣扎着走来。旁边重炮爆炸的气浪时时把他掀翻在地。对于这等强者而言,重炮完全就是一件玩具,哪怕被炮弹直接砸中都不会有什么事,更不用说爆炸的余波气浪了。

  杜远如此狼狈,显然是原力耗尽,油尽灯枯。

  骆冰峰并未起身,而是问:“何以如此狼狈?”他的声音清亮悦耳,穿透了所有的爆炸轰鸣,直送到杜远耳边。

  骆冰峰并无多少担忧,在他看来,哪怕杜远原力消耗再大,身体修炼底子也在那里,不是区区没有原力附加的重炮能够炸伤的。

  杜远却不是这样从容,一听到骆冰峰的声音,立刻嘶声叫道:“城主,快,快去夫人那!”

  啪的一声,骆冰峰手中古卷落地。他腾地站起,瞬间自房中消失。

  书桌上,那杯清茶晃了晃,终于还是翻倒,滚烫的茶水洒了一桌。

  骆冰峰身影闪烁,连续数次才穿过看似不大的院落,来到侧方的房间外,伸手推门,居然没有推开。

  骆冰峰一怔,随即觉察到房门实际上被多道无形原力阵列重重封锁,目的就是阻止他进入。他心中骤然升起不详感觉,运起原力,伸手一推,道道原力阵列应手而溃,房门呀的一声打开。他举步而入,忽然怔住。

  听潮城外,宋子宁站在前甲板上,遥遥望着笼罩在硝烟和烈火中的圣山。听潮城外墙也成一片火海,处处燃烧,浓烟滚滚。空中的战舰不断将炽热的钢铁洪流倾泄到城头,将守军牢牢压制。城下的佣兵已经接近城墙,按照帝国正规战法,此时依然要徐徐压进,依靠火力优势杀伤对手和摧毁工事,并等待双方强者接战。

  不过中立之地的佣兵闲散惯了,能够把阵型战术维持到这个时候已经是极限。当下就有些佣兵被硝烟烈火一激,按捺不住,脱离大队,咆哮着冲上城头,和守军狠狠厮杀在一处。

  有人带头,更多的人就忍耐不住,如浪潮般涌向听潮城。整个进攻阵型转眼间就面临溃散。宋子宁苦笑摇头,向着听潮城一指,道:“全面出击!”

  旗舰上徐徐升起猩红的战旗,随即地面阵地上响起阵阵激昂号声,全副武装的佣兵们瞬间都两眼通红,奋勇冲杀。

  原本压制城墙的战舰火力不得不向城内延伸,以避免轰到自己人。

  战斗打到这个时候,听潮城的防御体系已经被打得支离破碎,守军被各自分割,已经难以有效抵抗。先头佣兵们已经登上城墙,与城防军狠狠杀在一处,后方的佣兵还在源源不断的到来。更重要的是,现在佣兵的装备已经完全压制了城防军,伤亡要远远小于城防军。

  眼见这样打下去,听潮城守军的崩溃是迟早之事。城中那些本来可以成为抵抗力量的居民,在空中虎视耽耽的战舰震慑下,也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战局只是开始,就算占领了整个听潮城,也无法决定此战的胜负。

  战火炽烈之际,所有人心头忽然莫名的一紧,仿佛心脏被无形大手握住,漏跳了一拍。

  “哼!”

  略显怒意的冰冷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圣山之上,无尽虚空中,若有一双眼睛徐徐睁开,望向下方蝼蚁。

  正杀得惨烈的战场,在此刻竟寂静了一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望向天空,望向那双本不存在的眼睛。

  “杀!”听潮城一名城防军率先恢复,怒吼着将战刀刺入对手的腹部。这个对手已经连斩数人,战技高强,却在这关键时刻陷入迷茫,结果被一刀入腹。

  听潮城的战士恢复速度要快一线,白刃相见的战场上,这一线就是生死。刹那之间,冲上城头的佣兵就伤亡惨重。

  宋子宁只有刹那迷茫,转眼就清醒过来。他见势不妙,飞身跃上舰顶,用力扳动开关。大量蒸汽顺着管道喷出,穿过汽笛端口,发出沉郁如雷的鸣音。

  这是强攻的讯号,后方营地中战鼓声、号角声瞬间增大,阵阵震荡人心的音浪如倾泄的洪水一般涌向前方,将沉溺的佣兵们唤醒。

  宋子宁又连发数道军令,听潮城上空的战舰纷纷提升高度,正面的战舰徐徐后撤,而三艘旗舰则同时压前。进退之间,听潮城上空和城前,就空出一大片区域。

  这是供强者战斗的战场,宋子宁几道军令一下,众人就知道,骆冰峰要出来了。

  战场上忽有蓝光闪动,只有实力最高的几位强者才勉强看到空中出现了一个身影,抬手遥遥向着前方的一艘战舰按下。

  那艘战舰应变极快,几乎是宋子宁军令下达的瞬间就掉头加速,更是直接把引擎功率开到了最大。但是它依旧没有逃过厄运,舰尾突然出现十字裂纹,裂纹转眼间扩大,变成恐怖断口,旋即火焰、蒸汽以及油雾一起从裂口中喷出,转眼间舰尾就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

  这艘战舰失去了控制,打着转坠落,一头扎在城墙上,随后是猛烈爆炸,数十米内,无论敌我,都无活路。

  这时空中人影才缓缓清晰,现出一个面容清隽的男子,只见他衣着素雅,身姿凛凛,双眼隐隐燃着怒意,遥望着宋子宁,冷道:“小辈也敢猖狂!”

  这六个字说得铿锵有力,声如金石。每出一字,宋子宁脸色就会苍白一分,到得最后一字时,宋子宁更是连退三步,手中折扇吱呀一声,立刻弯折,再度损毁。

  宋子宁脸色一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显得有些萎靡。

  帝国一方,众强者皆是大惊。宋子宁虽然年轻,素以谋略著称,可是真正上位者谁都知道,这位七少在修炼上的天赋一点也不差。从早年出道直到现在,数年过去,他一直牢牢跟在赵四和千夜身后,从未被落下过。别的不说,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傲视帝国同辈那些所谓天才。

  真要跟宋子宁交手,神将之下,敢说稳胜他的也没有几个。

  如此全才,却被逼得从宋阀破门而出,以致宋阀都成了帝国一大笑柄。能以一已之力令一阀被嘲笑,这是何等天才?

  然而骆冰峰甫一登场,还未真正出手,只是隔空斥责,就令宋子宁受伤不轻。帝国强者虽多,却都自知压根没有这样的本事。

  眼见骆冰峰左手缓缓抬起,不知又在酝酿什么大招之际,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两个面面团团的白净身影,齐声道:“还请骆城主赐教。”

  这两人正是云天云海,看到宋子宁受伤,立刻挺身而出,接过了这一阵,也拉开了真正大战的序幕。

  骆冰峰正眼也不看他们一眼,左手依旧缓提,如带万钧重物,右手则对着云中云海凌空点了两下。

  云中云海脸色大变,笑容瞬间消失,全身衣袍无风自动,鼓成一团,随即炸成无数碎片。他们身周光影变幻,瞬间布下十余道原力防护。

  然而他们的原力防护几乎是布下一道就炸碎一道,噼噼啪啪声中,瞬间就炸得干干净净。两兄弟就如剥了壳的鸡蛋,再无丝毫防护能力。

  危机时刻,两兄弟同时大喝一声,瞬间背靠背站到一起,紧紧贴着,如同一体。他们双手齐动,掐出无数印诀手印。当二人站在一处时,无论布设原力护盾的速度还是原力恢复能力,居然提升了一倍,终是防住了骆冰峰出手一击。

  骆冰峰双眉一轩,微觉意外。他终于用正眼看了两兄弟一眼,右手两指并拢如剑,准备一举解决这两个意外的麻烦。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