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七 生死恶战

章一五七 生死恶战

  姬天晴忽然遥击一拳,挡下了一道扫向李狂澜的光练,然后悠然道:“小心点,这可是战场。你若是死了,那所有东西可都是我的了。”

  李狂澜怒视姬天晴,道:“想要本公子的命,可不那么容易!”

  “大言不惭!就你这小身板,随便挨上一下就完蛋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各不相让,火药味十足,反倒将骆冰峰晾在了一旁。

  自开战以来,听潮城主还第一次不是战场的主角,颇有些不适应。他怔了一怔,才想起还有正事未办,于是五指如花瓣般逐一绽放,弹射出无穷剑气,纷射千夜。看来在他心目中,依旧把千夜当成了最有威胁的目标,连宋子宁都要排到后面。

  千夜刚刚稍许得到一点喘息之机,体力血气即刻飞速恢复,短短时刻就已恢复小半。此番虽然被骆冰峰的剑气杀得狼狈万分,却还能支撑着不露败像。

  骆冰峰此刻已是十分惊讶,千夜除了虚空闪烁之外,并未用什么特别的秘法战技,就是够快、够重,守得滴水不漏。但能够让骆冰峰都觉得够快够重,实是惊世骇俗,远远超过了千夜这个等级应有的战力。

  至少刻下纯以剑气想要拿下千夜,还得颇费一番手脚。有此计较,骆冰峰当即再度骈指成剑,向着千夜连刺三剑!

  这三剑快得直是鬼惊神泣,即使严定之流也只是感到眼前一花,根本看不出骆冰峰出了几剑,更不用说抵抗闪避了。强如李长老和帝室老者,也看得通体生寒,自忖若不是在骆冰峰还未出剑时就闪避的话,根本挡不下这三剑。等到骆冰峰出剑,再想闪避就已晚了。

  生死刹那,千夜根本不及思虑,全凭本能,勉强移动数米,避开了头两剑,却再也躲不过第三剑,剑光直入腹部,再从后背透出。

  剑光及体的瞬间,千夜身后忽然展开一双光翼,以指为枪,指向骆冰峰眉心。

  骆冰峰双眉一轩,不得不后退,剑光中断,未能将伤口扩大。飞退之后,骆冰峰才发现,千夜没有丝毫后续动作,竟是被他给骗了。

  不过这一剑洞穿千夜腹部,伤得也是极重,而且伤处还有残留剑光,在不断撕扯着千夜血肉。在骆冰峰眼中,千夜已是死人。

  三剑一出,顿时震慑全场,帝国强者虽多,却都被这三剑之威所慑,一时寂静!刹时之间,每个人想的都是,若是这三剑对着自己而来,那又当如何?一念及此,众人心中即满是对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骆冰峰这三剑快到了极处,强到了极处,可说谁挡谁死。众人再是武勇,又有几人有直面必死结局的勇气?

  寂静之际,一道身影无声向前,好似追风逐电,越过丛丛人群,银枪如龙,直奔骆冰峰后脑。

  当此时刻,这简直是自寻死路。骆冰峰可非是心慈手软之辈,扬手就是一道光练,直刺宋子宁眉心。

  宋子宁不闪不避,枪势更盛,枪锋处更是亮起一点耀眼之极的光芒!这一枪之威,已是他平生巅峰,那点光芒,形如烈火,燃烧得正是他自己。

  这一刻,无人知道在那张面具之下,隐藏着怎样的神情。能看到的,就是他一往无前向着骆冰峰冲去,仅此而已。

  但这一枪,最多只能在骆冰峰身上留下一点小伤,宋子宁的眉心就会被光练射穿。或许他要的,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在骆冰峰身上刺上一枪。

  骆冰峰忽然一声轻叹,道:“本是英雄,奈何早亡。就让你刺上一枪,走得安心些吧。”

  他手中光练就慢了一刹。这一刹那,刚好可让银枪先行命中,然后光练才会穿脑而过。

  然而这一瞬间的迟缓,骤生变数。姬天晴忽然出现在他身侧,双手托住他的手臂,用力往上一抬。骆冰峰措不及防,手臂竟被她推得抬了一抬,光练转折向上,擦着宋子宁头顶飞逝而过。

  从姬天晴身后又腾起一道水蓝剑光,斩向骆冰峰颈侧。这一斩来得极妙,骆冰峰无瑕反击姬天晴,反手挡开剑光。寒月笼沙的威力,即使骆冰峰也无法忽视。

  李狂澜即刻拉着姬天晴飞退,拉开了与骆冰峰的距离。二人此次配合,却是妙到豪巅。

  扑的一声轻响,宋子宁银枪终至,端端正正刺在骆冰峰心口。但枪锋之前,忽然出现一片由无数流转符文凝成的光幕,将枪锋挡了下来。

  宋子宁暴喝一声,枪锋处一点光芒猛地炸开,化为至精至纯的原力火焰,将光幕炸得零落融化,但这一枪的力道也就此耗尽。

  宋子宁倾尽全力的一枪,不过消掉了骆冰峰的一道防护。

  这道防护一去,骆冰峰却是怔了一怔,竟有刹那失神。宋子宁则收枪后退,闪烁到数十米外。

  骆冰峰忽然抬头,神情冷峻,眼中赫然是森森杀意,盯上了宋子宁。他右手缓缓提起,指尖电光缭绕,有潮鸣电掣之势,一击未出,百米之内万物都开始缓缓飘浮,连近些的帝国强者身体都有些不由自主的晃动起来。

  旁观众人都是惊讶,明明骆冰峰还对宋子宁有些惺惺之意,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杀意十足?不过宋子宁神情都隐藏在面具下,让人无从猜测他心中所想。

  只有少数几人看出,骆冰峰那道防护或许和天机术有关,刚刚那一枪,宋子宁实则赢在了天机术上。

  眼见骆冰峰杀招将出,宋子宁自知必无幸理,正欲后退,身周突然出现道道符文组成的锁链,将他牢牢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姬天晴和李狂澜大惊,纷纷出手攻击,但那些符文锁链出人意料的坚韧,连挨数击,就是不断。

  “还不过来帮忙?”姬天晴回头叫着。无论帝室还是世家强者,都流露些许犹豫。他们都知道,此刻谁被骆冰峰盯上谁就先死,只要活着,哪怕回头要冒着得罪姬天晴的风险,也是值得。何况那么多人,姬天晴也不见得就找到自己头上。

  “再不过来,我现在就杀了你们!”姬天晴已是在尖叫了,帝室强者互望一眼,终于动了。李长老用力挥手,甩开拉住自己的两名老者,怒道:“狂澜公子要是有事,你等都要灭门!”

  众强者的攻击如流星火雨般落在符文锁链上,却依然砸不开这些锁链。他们不会天机术,攻起来事倍功半,格外吃力。

  眼见骆冰峰指间剑气已将成型,忽然砰的一声闷响,骆冰峰竟是一个踉跄,站立不稳。他回头望去,却见千夜不知何时又回到空中,再次撞在骆冰峰身上。第二下仍然没能将骆冰峰撞动,但千夜一把抓住骆冰峰的腿,用力一拖,终于把骆冰峰拖离原处,他指尖缭绕的电火猛然变亮,然后炸散。这威力绝大的一招,终是没有用出来,被千夜破掉。

  绝招被破,骆冰峰脸色顿时一阵苍白,显然受损不小。

  骆冰峰回头,望向还在死命拖着自己的千夜,看到他腹部伤口已经愈合大半时,冷笑道:“帝国的复甦药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不过你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小命,却还要回来送死,实是愚蠢。”

  骆冰峰右腿一震,将千夜震开,随即一脚踢在千夜的胸口!千夜身体虽然强悍,但胸口仍是喀喀嚓嚓,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

  然而千夜并未松手,仍死死抓住骆冰峰的腿,整个人吊在他的腿上。

  骆冰峰脸上闪过杀气,道:“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他就欲再起一脚,置千夜于死地。然而千夜以指代枪,直指骆冰峰,喝道:“你还没有天下无敌!”

  骆冰峰眼前,巨大光翼徐徐展开,璀璨光芒竟然刺得他眼睛有些生痛。一根光羽自光芒中飞出,一闪而逝,没入自己胸腹。

  危险直觉已经充斥骆冰峰全身,可是光羽距离实在太近,刚刚出现就已入腹,全无闪避或抵抗余地,骆冰峰甚至连原力护盾都来不及运转。

  骆冰峰一声大叫,一脚踢飞千夜,低头望向自己胸腹。那里看上去全无异样,甚至连伤口都没有。然而在感知中,胸腹之间如同开了一个无形的巨大空洞,海量生命力如覆水般从空洞中快速流失。以骆冰峰的实力,都感到阵阵虚弱,不由得心中震惊。

  直到身中原初之枪,骆冰峰才明白,不是狼王实力差,而是原初之枪的威力实在太强,连神将都难以承受。千夜以身犯险,死抱着他的腿不放,就是为了让他躲不开这一记原初之枪!

  骆冰峰望着已是重伤的千夜,眼中未见杀意,反而有着深深惋惜,自语道:“若我成天王,你必是最好的对手,唉!”

  骆冰峰伸手入怀,缓缓拔出一把通体透明、有若无物的软剑,剑透玄光,迎风一抖,抖得笔直。

  大战至今,骆冰峰还是第一次动用武器。

  他以手轻拭剑锋,脸上尽是炽热与虔诚,显然这是一把意义非凡的长剑。骆冰峰要以这把特殊的剑,送千夜上路。

  这是强者间的尊敬。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