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八 破碎

章一五八 破碎

  骆冰峰一剑将出,已然牵动全场。

  李狂澜和姬天晴左右夹击,而在姬天晴毫不留情面的威胁下,帝室与世家众强者也加入围攻之列。只是他们出手多少有些保留,这就是难以左右的了。

  骆冰峰依旧在凝聚剑意,只是左手随意挥洒,就将众强者一一击退。举手投足,皆是妙到毫巅,所谓武道至境,不外如是。他眼中一点至纯剑意,由始至终都在千夜身上,余人在他眼中,皆属蝼蚁。

  千夜并未坠落于地,而是凝停于空,手捂着胸口,毫不退让地与骆冰峰对视着,身影忽明忽灭,闪烁不定。显然,千夜要以虚空闪烁对决骆冰峰这无解一剑。

  宋子宁此际已是油尽灯枯,心急叫道:“千夜,快逃!不要管我们!”

  千夜并未看宋子宁,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李狂澜和姬天晴此时也明白过来,在特殊药剂支持下,千夜伤势恢复得极快,只要能够发动虚空闪烁,并不是没有机会逃走。然而千夜一走,骆冰峰终极杀招无处可去,必然会另选一人。无论以何种标准看,他这一剑的目标,只能是宋子宁、李狂澜和姬天睛其中一人。

  那时就算骆冰峰再强,杀招已经消耗,又中了一记原初之枪,集三人之力,至少保命是有希望的。

  宋子宁却不愿这样,他双眼布满血丝,忽然一声怒吼:“瑞翔!你还不动手,更待何时?再敢迟疑,我必让张不周所思所想,尽数落空!”

  骆冰峰听了,忽然心底升起莫名寒意,猛地向圣山方向望去。然而就在此刻,他耳边隐隐传来一记清脆声音,似是什么东西忽然碎了。

  一瞬间,似有蛛网从天而降,落在骆冰峰身上,让他一切动作、机能,甚至思绪,都有了微不可察的迟缓。

  骆冰峰目光落在剑上,那把原本无瑕的长剑,剑锋上却多了许多微不可察的裂痕。

  剑锋忽然开始抖动,骆冰峰似是一怔,然后才发现,并不是剑在动,而是他持剑的手在抖。

  “楠楠,楠楠……”骆冰峰轻声自语,最后轻语化成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

  他蓦地转头,望着宋子宁,一字一句地道:“我本以为你们也是英雄,却没想到尽是阴险小人!”

  宋子宁轻叹一声,道:“战场上各凭手段,只说胜负。”

  “好,好!”骆冰峰一声长啸,手指千夜,咬牙道:“现在骆某无牵无挂,我倒要看看,谁能救得了他,救得了你们!”

  骆冰峰剑意重新凝聚,出乎意料的是,云中云海兄弟忽然挡在千夜身前,齐声道:“想动千夜,先要从我兄弟的尸体上迈过去!”

  众人皆是意外,这两兄弟明明一开战就被打得心胆俱寒,此后一直出工不出力。怎么这一刻却突然变得英勇无畏了?云中云海亦是真正强者,自然看出得此刻的骆冰峰依然极度危险,至少也有斩杀他们的能力。

  骆冰峰一声冷笑,“什么魑魅魍魉都敢跳出来,欺骆某不会杀人吗?”

  骆冰峰眼中光芒骤亮,一点剑意迎风而涨,将云中云海和千夜都笼罩在内。他这一剑,竟欲将三人一同斩杀。

  千夜身影原本明灭不定,但云中云海突然挡在前方,他却不好一闪了之。以千夜眼力,自然看得出云中云海接不下这一剑,必须三人合力,方有希望。所以千夜脱离了闪烁状态,持剑在手,准备硬抗骆冰峰绝杀之剑。

  一片玉色剑芒如瀑,洒向三人。

  云中云海兄弟原本站得很近,剑光袭来之际,两人忽然对冲,狠狠撞在一起,然后以更快速度弹飞,瞬间就相距百米。

  撞击之际,两人原力混在一起,骤然产生如同爆炸般的强烈反应,不光将两兄弟各自炸飞,也同时炸开了锁定他们的剑光。这是相当高明的保命秘技,两兄弟虽然被炸成重伤,但也摆脱了致命的剑芒,捡回了一条性命。

  只是这样一来,就把后面的千夜给让了出来。分斩云中云海的剑芒突然失去目标,如有灵性般,掉头盯上了千夜。

  三道剑芒合一,迎头斩向千夜!

  这一剑的神威,已令任何想要救千夜的人怔在当场,通体冰寒。

  如此结果,令骆冰峰都感到意外。他这一剑,原意是要连斩三人,从未想到会三剑合一,此剑之威,已是平生之极。对付重伤在身的千夜,根本不需要出此大力。

  “也罢,这一剑方才配得上你。”电光流火的刹那,这句话自骆冰峰心中流过。

  千夜已不及思想,也来不及再使用虚空闪烁,此时此刻,他惟一能做的,就是倾尽全力,斩向袭来的剑光。

  剑光如洪,而千夜不过是洪流中的一粒石子,连沉底都做不到。

  虚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叹息,苍老而又沉重,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沧桑和疲惫。随着叹息,一只手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它并不起眼,平平无奇,上面有些岁月痕迹,看得出是一个老人的手,仅此而已。

  然而就是这只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管身处哪里,不管有无阻隔,它就这样凭空出现,出现在所有人的心中。

  它不过是一个老人的手,并不比其他人的更大,甚至还显得有些纤细和白晰,带着上了年纪老人特有的松驰。

  但这只老人的手,居然握向了剑光,那如洪流般滚滚而来的剑光!

  剑光如洪,却在接近老人的手时急速缩小,最终化为一颗光球,被握在手心。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到说不出的难受,世界在这一刻变得强烈的不真实,说不清是剑光变小了,还是老人的手变大了。

  剑光如洪,化为光球,被轻轻一握,就熄灭在老人手中,只余一缕清烟,徐徐飘散。

  直到剑光熄灭,才出现一个老人,眉宇间颇为详和,身姿也稍显矍铄,除此之外,看不到有何特异之处。可是他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不可思议。

  一众强者突然感觉气血翻涌,说不出的难受,实力最弱的几人甚至头痛欲裂,直接开始大吐特吐。

  骆冰峰看着老人,面若寒霜,眼中燃起惊人的战意,以指抚剑,冷声道:“刘道基,真没想到你也来了。我就在想,帝国怎么无能至此,凭这些小家伙也想来杀我。”

  老人呵呵一笑,道:“当年时候,你不一样是小家伙?呵呵,可别小看这些小家伙,若不是总有人分不清大局,心存二念,你说不定已经栽在这些小家伙手里了。你腹部的伤,快压不住了吧?那个女人,也救不活了。”

  骆冰峰双眉缓缓竖起,寒声道:“你们从来都是这样,阴险毒辣,不择手段!骆某当年不屑与你等为伍,现今更是这样。

  老人叹一口气,道:“当年我就说过,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没想到今时今日,却是她代你受了此劫。”

  骆冰峰掌中长剑忽然嗡嗡鸣叫,他深吸一口气,方才平复双手的颤抖,厉声喝道:“他们用诡计害死楠楠,那就都不用走了,全都要给楠楠陪葬!少了这些人,至少折你大秦五十年气运!尔等算计一生,不妨算算,究竟是赚是亏!刘道基,我知你厉害,但想阻我杀人,十年前或许可以。现在的你,却是休想!”

  老人却是摇了摇头,向千夜一指,道:“你这就不对了,咱家此来,不是想阻你,只是为保他一命而已,他现在还不能死。不过咱家也老了,也不过能保他一次而已。接了你一招,咱家也算对得起那一位,交待得过去了。能够交待,何必多留,我这就走了。”

  虚空高处此时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你不走也没有第二次机会。”

  高处出现了一个隐约的身影,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一个身着深色华服的男人,身姿凛然,面色白皙,有着淡金色的头发和淡金色的眉毛,与同样淡色的眼睛构成一副让人无法忘记的面容。

  他双手负在身后,腰间挂着一把单管长柄,介于手枪与步枪之间的奇异原力枪。

  他俯视着老人,冷冷地道:“你放着好好的帝宫第一高手不当,不去服侍那一大堆的主子,跑到中立之地来作威作福干什么?”

  老人并未动怒,向帝国方向拱了拱手,道:“咱家受人所托,还个人情而已。现在人情还了,自然也该走了。”

  淡眉男子道:“你确实该走了。要我送你一程吗?”

  老人笑了笑,道:“一把老骨头了,怎需劳动殿下大驾。不过在离开之前,倒还有件小事要办了。”

  男子双眉微扬,道:“什么事?”

  “处理两个下人而已。”老人显得轻描淡写。

  男子点头,“我最喜欢看你们自相残杀,请便。”

  云中云海兄弟突然脸现惊慌,惊叫:“刘总管饶命!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下令的人是……”

  老人忽然咳了两声,云中云海听了咳声,骤然显得极为痛苦,死死扼住自己的喉咙,却阻止不了鲜血从口中涌出。他们气息迅速低落,一头栽倒在地,还在不断挣扎,一时却不得就死。

  帝室老者飞到老人身边,轻声问道:“总管大人,为什么不让他们说完?日后若那位问起来,也好有个交待。”

  老人看了他一眼,道:“我老了,不想知道那么多的事,听到了也记不住。我看你也不年轻了,若是这次能活着回去,就把担子卸了吧,谋个清闲点的位置,享享清福吧。”

  帝室老者神色一凛,道:“多谢总管提点。”

  老人点点头,也不向众人看上一眼,就此消失。空中那淡眉男子也随之消失。

  战场上,帝国众强者如梦初醒,却是一惊。刘总管走了,可骆冰峰还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