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一 孤行路尽

章一六一 孤行路尽

  有两击警告在先,佣兵们都有了犹豫,俱都迟疑不前。数以百计的尸体早已表明,这根本就不是属于他们的战争。从哪个角度看,他们都和骆冰峰没有交集。就算所有人都悍不畏死,强行攻山,那也不过是消耗一些骆冰峰的原力而已。

  然而宋子宁高举右手,握拳,再度指向圣山山顶!

  旗舰的舰员一直在观察宋子宁的动向,此刻得了命令,再度奏响战斗号角。佣兵们刹时间热血沸腾,因为从号角中传递的信息表明,主帅依旧冲锋在第一线。

  数以千计的佣兵士气爆发,再度向圣山攀登,后续部队不断凿穿听潮城守军的防线,加入到攻山的行列。此刻听潮城守军被帝国战舰、重炮甚至还有强者连续打击,士气已经降到最低点,杜远又下落不明。那些普通战士没有主心骨,有不少已经在悄悄逃离阵地。

  佣兵的动向让骆冰峰也是一怔,他没有想到在如此激烈的手段下,帝国一方竟然还要驱兵攻山。这简直就是拿佣兵性命往他手里填。

  然而骆冰峰不是迂腐之人,诧异之后,怒火再生,双眉竖立,弹出数十道圆环剑气,翻滚缠绕,在面前犁出一条数十米上的通道。在这条死亡通道内,佣兵们甚至连留下全尸都是奢望,被剑气切割成无数碎块。在骆冰峰剑气之前,宋子宁给佣兵的装备多么豪华,都是不堪一击。

  再度有近百佣兵战死,宋子宁却毫不犹豫,指向圣山之顶的手绝无动摇。

  战号一声接一声,震得佣兵们战意沸腾,一波又一波向着圣山攻去。

  骆冰峰连出数剑,斩杀数百人,却仍无法吓阻帝国佣兵。他本无意斩杀弱者,可是这些蝼蚁现在的表现,却已开始冒犯他的尊严。

  骆冰峰杀气凛然,一声断喝:“以为骆某杀不尽尔等?”

  骆冰峰以手指天,指尖处一点剑气开始凝聚。这一剑和此前数剑一样威力巨大,显然他已动了真怒。他忽然目光一转,看到佣兵中一个军官正在跳着脚地咆哮,指挥佣兵向圣山攀登。这军官神情狰狞,随着咆哮,脸上的横肉都在颤抖。

  不知怎地,骆冰峰就对这个格外嚣张的家伙异常厌恶。他也不屑多想,身影一动,就出现在那军官面前,伸指凌空一划,那军官的头颅就已飞上天空。

  这一击格外容易,也理应容易。可是骆冰峰心底,却突然涌上一阵不舒服。

  他蓦然回头,看到千夜就站在十米之外,立于一群佣兵之中,以指为枪,一片光羽正徐徐飞来。

  时间忽然变得缓慢,骆冰峰低头,看着那根光羽没入身体。他再抬头,一声长笑,向周围佣兵一指,道:“你就是以他们,以千人性命为饵,来诱骆某上勾吗?枉我还以为你也是英雄!”

  最后这一句字字铿锵,掷地有声。千夜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有轻叹一声,隐入一众佣兵当中。

  骆冰峰再中一记原初之枪,却如没事人一样,再度飞上天空,朗声道:“想杀骆某尽管放马过来,何需用这等花招?”

  说罢,他提剑在手,以剑正眼,忽然数个闪烁,剑光如龙,刹那间连斩数名帝国强者。这几剑如天外飞来,无迹可寻,那几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抗,已命丧剑下。

  李狂澜本在高空寻觅战机,忽然脸色大变,骆冰峰不知如何已出现在他面前,连斩三剑!李狂澜亦是行动如电,手中寒月笼沙化作光雾,间不容发之际将三剑悉数挡下,但脸色也变得惨白。

  骆冰峰脸露冷笑,长剑一引,正欲再出一剑,就此将李狂澜了结了,忽然听见卡的一声轻响,剑锋上竟又多了一道裂痕。

  他怔了怔,转头望去,只见宋子宁双手持着折扇,正用力插进圣山,并狠狠搅动。

  “你敢!”骆冰峰一声怒吼,身影闪烁,已出现在宋子宁面前。此时姬天晴突然自旁冲过,一把捞起宋子宁,逃到远处。

  骆冰峰如何肯放过,正待追杀,突然看到剑锋上又多了一道细细裂痕。

  他抬头望去,见远处一名帝国强者手持战斧,狠狠一斧向圣山斩去。圣山终究不过土石,哪当得住强者一击?

  乱石飞溅中,飞起数点银星。那人一怔,本能地抄在手里,摊开一看,见是数个非金非石,似是符文一类的东西,却是看不出什么用途。他也没多想,随手捏成一团,就扔到一旁。

  卡的一声,骆冰峰剑上又多了一道裂痕。

  骆冰峰举目四顾,只见帝国幸存强者都远远分散在圣山各处,各施手段,疯狂掘山。

  他气得脸色铁青,忽然脸上泛起潮红,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帝国众强者或许实力一般,但都是经验老道,看了骆冰峰前后表现,哪还能不知道圣山就是这一代强者的命脉?虽然不明白内中原因,但人人都下了死力掘山,只怕挖不断绝。

  骆冰峰提气振剑,飞射一名持重兵器的强者。这老者出手格外沉重,一锤下去,就是一个大坑。

  追袭之际,骆冰峰身后出现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一拳砸落。骆冰峰似无所觉,生生受了这一拳。这一拳格外沉重,击得骆冰峰身体也往下一沉,但他也接近了老者,凌空一剑,将老者斩为两半。

  然而那道身影如影随形,又是一拳击在骆冰峰背上,击得他一个踉跄,然后闪移到百米之外。姬天晴看看自己双手,似是难以相信竟然两击全都得手。

  姬天晴秘法通天,出手何等沉重,就是骆冰峰也受不大起,脸色愈发苍白,嘴角开始渗出鲜血。他擦去血迹,又扑向下一个强者。

  帝国强者无须提醒,早就四下散开,拼命掘山。骆冰峰接近,就四处逃离,骆冰峰一走就继续掘山。更有人看出便宜,时时向骆冰峰出手攻击。

  骆冰峰四处救火,根本不顾自身安危,一时之间,也不知受了多少攻击。

  可是实在是众寡悬殊,以一已之力,或许骆冰峰可以纵横无敌,却无法拦下所有对圣山的攻击。

  此刻的他,就象孤行万里的剑客,不屈而又绝望。

  他手路长剑的裂痕越来越多,终于啪的一声,碎成无数,随风而去。

  圣山之顶,一座幽静小院缓缓浮现。

  骆冰峰则怔怔望着那座小院,不说不动,一时似是忘了一切。

  一道水蓝剑光划过,在骆冰峰肋下开了一个大口子,同时数把几近透明的短刀飞射而至,齐齐钉在骆冰峰后背,他却浑然不觉。

  千夜双手持枪,早已瞄准骆冰峰,身后光翼时隐时现。就在这时,宋子宁出现在千夜身后,疾道:“射!”

  也只有宋子宁能够悄无声息地接近千夜。不过平时对宋子宁言听计从的千夜,这一次却怎么都扣不下扳机,射出这绝杀一枪。

  骆冰峰失神只有瞬间,他一步迈出,就到了圣山之顶,小院门前,推门而入。

  这一步,已近乎千夜的虚空闪烁。那些原本准备捡便宜的帝国强者,看到这一步,遽然心惊,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以这一步配上强绝杀招,骆冰峰依旧有瞬杀在场强者的能力。

  一进入小院,骆冰峰就出现在侧房前。房门半掩,依稀可以看到房内布设。

  这是一间空旷房间,地面、四壁甚至天花板上都刻满了原力阵列,一层一层嵌套在一起,让人看得头晕眼花。

  女人跪坐在房间中央,低垂着头,看着胸口一截突出的剑锋,眼中有了然,也有解脱。

  瑞翔站在她身后,手持长剑,轻声道:“张天王请您上路。”

  “果然是他,可惜,冰峰就在这件事情上不肯听我的。”女人轻叹一声,以手轻抚剑锋,滚热的鲜血顺着剑锋滴落,也不知是来自胸膛还是她的手。

  骆冰峰再也忍不住,一脚踢开房门,不怒而威,森然道:“瑞翔!你好大胆子,以为骆某没有手段泡制你吗?”

  瑞翔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但他举目四顾,发现已无路可逃。他也是阴狠之人,索性把心一横,道:“城主手段再厉害,也救不回她,而且用不了多久也要一起上路。瑞某有二位相陪,死有何惧?”

  骆冰峰即惊且怒,问道:“这道门户由我亲手封印,你是如何进来的?”

  瑞翔将长剑猛地拔出,女人一声痛哼,以手撑地,方没有倒下。但是胸前背后伤口却如疯了一样涌出鲜血。骆冰峰大惊,想要扑上,却见瑞翔剑锋再度指向女人后心,只得站住。

  瑞翔将长剑一横,以指抚剑,悠然道:“这把剑上附有天王之力,城主追随天王多年,不会认不出来吧?”

  骆冰峰脸色灰败,忽然一声凄厉长啸,道:“我自问没有丝毫对不起大哥的地方,他何以如此待我?”

  瑞翔冷冷地道:“自从有了这个女人,你修为就突飞猛进,更有望先行一步,踏足天王至境。如狼子野心,以为天王不知道吗?”

  骆冰峰脸色阵青阵白,缓道:“就因为这个,就因为这个?大哥与我有恩,就算我成就天王,他也永远是我大哥。这又何必?”

  瑞翔心中似有所感,语气放缓,道:“真到那时,世人眼中必然只有你骆天王,谁还会记得张天王?”

  骆冰峰深吸一口气,道:“是骆某天真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