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二 碎心

章一六二 碎心

  骆冰峰沉声道:“大哥若要骆某这条性命,为何不直接来取,却要对一个女人下手?大哥一世英名,都是毁于你等小人之手!”

  骆冰峰一怒,瑞翔顿时吓得一颤,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连忙推脱道:“这可不关我的事!天王和七少都点名要她的命,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骆冰峰咬牙,道:“帝国究竟给了什么好处,他要这样做?”

  “这个……”瑞翔被骆冰峰目光一扫,又是一颤,只得实话实说:“我听说,是开启天王之境的钥匙。”

  骆冰峰怔了怔,忽然大笑,“天王之路只在脚下,何尝听说能够假手外人?这么简单的谎话,大哥也信?”

  瑞翔却道:“天王当然要修心,外力之助也不可少。城主你不也有楠楠小姐相助吗?”

  骆冰峰一声长叹,道:“骆某一世英雄,却没想到折于一帮毫无见识的小辈之手。把剑拿来!”

  瑞翔吓得又退一步,然后赶紧上前,将剑架在女人脖子上,颤声道:“你别过来!否则我立刻杀了她!”

  骆冰峰脸色一沉,右手一探,就已搭在瑞翔的手腕上,劈手就要夺剑。他这一击快得无以复加,瑞翔甚至没有反应,剑已易手。

  就在这时,瑞翔身后忽然出现一名面容清隽威严的中年男子,咳嗽一声,右手五指张开,如山般向骆冰峰当头压下!

  骆冰峰看到这中年男子,竟怔了一刹,直到五指临头,这才以指为剑,以这一掌硬拼一记。

  房间内所有原力阵列突然点亮,随即燃烧,刹那间烧得干干净净。整间院落里,所有物事都在一瞬间失去了原力属性。

  骆冰峰一声闷哼,踉跄后退,退到了房外。

  瑞翔大喜,叫道:“果然如七少所说,只要杀了这女人,没了她的天机术加持,你就不再是那个全无破绽的战神!”

  “宋子宁?”

  “正是。”

  “他又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做这些?”

  不等瑞翔回答,门外就传来宋子宁的声音:“我给了他一条出路,仅此而已。”

  骆冰峰并未回头,冷道:“在中立之地自由自在不好吗,非要到帝国去当一条听命于人的狗?”

  这句话却是刺到了瑞翔,他恼羞成怒,多年积怨一举涌上心头,恨恨道:“除了你骆城主,谁还不是要听命于人,左右都是奉命,中立之地和帝国又有何两样?帝国这边,起码有七少这样的明主肯给我指点一条跨越神将天关的明路。哪怕机率再低,总也是有了希望。你呢?你骆城主是英雄无敌,可是你宁可拿《浊世洞明》去换一堆没用的东西,也不肯透露分毫给我。哼,我瑞翔就是在帝国当狗,那也是一条有前途的狗,好过与你共事!”

  骆冰峰也没想到会等来这样说辞,只说了句“浊世洞明并不适合你”,就没再说下去。说到底,如他和张不周这样的独行强者再是厉害,底蕴终究有限,无法和宋阀这等庞然大物相提并论。宋子宁随便在书库翻翻,就能找到几部适合瑞翔修炼的功法,张不周和骆冰峰可拿不出来。

  宋子宁走进小院,打量了一下院内布置,淡道:“果然是明月琴心流的余孽。骆城主,没想到你一世英名,也会栽在她们手里。你难道不知,这一派修到最后,心如金铁,实际已是物而非人吗?”

  骆冰峰脸色一沉,道:“楠楠修炼的是什么,我自然知晓。她的心意我也同样知道,你又懂得什么?当年若不是你们几家想要垄断在天机术上的地位,发动清洗,又怎会有明月琴心派逃出帝国之事?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权位!”

  宋子宁摇头,道:“当年之事,岂是如此简单?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修炼的功法有误,最后会变得心如铁石。更有甚者,为了能够更进一步,想出凝聚琴心的法门。所谓琴心,已经根本不再是血肉之物。这一派历代强者,都在暗中谋划推翻帝国,乃至灭绝人族。因为说到底,只有一个没有生灵/的/世界,才真正适合他们生存。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用在这里倒也贴切。本少也有修炼天机术,是以追杀这一派余孽,正是份内之事。”

  骆冰峰道:“仅仅是你等猜测,就能定人死罪,好,很好!果然是帝国做派!”

  宋子宁也不着恼,只是道:“骆城主还不去看看她吗?法阵已破,凝聚时光的效果早已不在,纵是她心已变金石,但再耽搁的话,怕是连最后一句话也来不及说了。”

  骆冰峰也不多说,大手一挥,侧房面向院内的这一面墙悉数化为飞灰,露出屋内影像。

  她就那样静静坐在中央,双手无力地落在两侧,指尖冰冷犹如寒冰,头微微低垂着,几缕乌黑的发丝轻轻落在胸前,苍白的脸上残存着一丝解脱般的笑意,若不是身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就如睡着了一样安宁。

  看到那滩鲜血,宋子宁全身一震,僵在当场。

  骆冰峰声音低沉,说:“在圣山被打破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走了。我太清楚大哥的手段,中了他的一剑,没有人能够幸存。可是,这血,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说的心为铁石?”

  宋子宁亦是没想到会是如此结果,叹道:“若早知如此,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只是她为何要让我以为,她仍是按照明月琴心流的老路在走,并且修成了琴心?”

  宋子宁看到了旁边的瑞翔,若有所思,答案渐渐浮出水面。

  骆冰峰亦是绝顶聪明,看到宋子宁的目光所至,刹那间也明白过来。她害怕的不是帝国,也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张不周留下的暗手。帝国强者虽多,却拿不下全无破绽的骆冰峰。可是张不周的暗手却能。

  是以她主动透露自己的传承,透露了骆冰峰完美无瑕状态的秘密,甚至不惜暴露自己对于骆冰峰成就天王之路的作用,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帝国和张不周把目标从骆冰峰身上移开,瞄准她。

  或许她也没有想到,在宋子宁的运筹下,帝国和张不周会暗地联合,在最致命的时候,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或许她已经想到了,却甘心接受这样的结局,为的只是张不周那一剑没有落在骆冰峰身上。

  聪明的人不止骆冰峰一个,只听扑通一声,瑞翔双膝落地,连声叫道:“城主饶命!小人只是奉命行事,您大人大量,就放了小人吧!杀了小人,也只是脏了您的手而已。杀小姐的,其实是张天王啊!”

  此刻骆冰峰看上去除了气息弱了一点,和平时并无两样。瑞翔最为倚仗的后手,那把附有张不周力量的长剑也在骆冰峰手上。以骆冰峰追光逐电的速度,就是让瑞翔先跑一刻,也能自后追上将他斩杀。

  帝国一方宋子宁虽然现身,却显得虚浮无力,且看似没有其它强者坐镇。瑞翔权衡之下,立刻跪地求饶,只求骆冰峰放过自己。

  骆冰峰一声长叹,黯然道:“楠楠怎么就伤在尔等手中?虽觉杀你污了骆某手中之剑,但事已至此,骆某还有何顾忌?”

  瑞翔大惊,一跃而起,拼命飞向远方。

  骆冰峰一剑挥出,剑气如虹,遥遥扫过瑞翔,将他拦腰斩成两截。

  斩罢瑞翔,骆冰峰望向宋子宁,目光黯然,似是全无波澜,只是淡道:“你于此时出现,也是来为楠楠陪葬的吗?”

  宋子宁却是不惧,反问道:“城主应该知道,帝国此来只是为了进入大漩涡的通道。我们甚至不求控制,只要能过能回即可。等原力潮汐一过,自会离开。我此前筹资备战,少说也有数日之久。城主何必非要死守此处,哪怕通过也不允许?恕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小姐之死,城主难道就没有责任?”

  骆冰峰嘿的一声,道:“骆某受人所托,镇守此地,岂能因为你等势大就退让。不必多说,想要骆某让出通道也容易,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即可。”

  宋子宁双眉一轩,连问道:“城主何必如此?托你守护此地之人不外是张不周,他如何对你,你现在也知道了,又何必如此愚忠?小姐虽然去了,可是经此一战,她为你加持的完美无瑕想必已刻印在心。对城主而言,天王之境已有迹可寻。再苦修数十载,未必不能晋阶天王。如此远大前程,你就甘心放弃?”

  骆冰峰不答反问:“刚刚骆某碎掉的那一把剑,你知道是什么?”

  宋子宁一怔,道:“不知。”

  骆冰峰缓道:“你一直说楠楠是明月琴心流的余孽,那把剑,就是她的琴心。”

  宋子宁这才真的吃惊,道:“那她身内修的是什么?”

  “等你到了那边,自己去问吧!”骆冰峰一声喝罢,双手持剑,一剑向宋子宁眉心刺去!

  这一剑快到极处,也锋锐到了极处,此剑本就是出自张不周,还有他力量残留,又有骆冰峰全力运使,别说宋子宁此刻已是油尽灯枯,就算他状态完好,也绝接不下这一剑。

  此剑一出,宋子宁即知骆冰峰全副心神都已锁在自己身上,无论躲到哪里,这一剑都将命中。

  直到这一剑,宋子宁才知骆冰峰对自己的恨意有多深。他索性也不躲了,闭目等死。

  就在这时,宋子宁后颈一紧,被人一把提起,放到一旁。随即一根光羽贴着宋子宁的脸颊飞出,直射骆冰峰的剑尖。

  生死一瞬,宋子宁看到这根金色光羽的外缘,竟隐隐勾勒着黑色边缘。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