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三 深暗之瞳

章一六三 深暗之瞳

  光羽直射剑锋,将骆冰峰凝聚的剑意一举击溃,随即继续向前,直射骆冰峰的心口。

  骆冰峰没有闪避,也没有抵挡,就那样看着那根黑色勾勒的光羽没入自己心口,再自后背透出。他的脸上,有回味,有遐思,也有解脱。

  他手中长剑缓缓下落,黯然望着面前的千夜,缓缓地道:“原来是安度亚的传人。能够见识到黑翼君王的神技,骆某这最后一程,走得也算精彩。”

  千夜静立不动,依旧把宋子宁挡在身后。骆冰峰太过强大,随手一击都能置众人于死地,若不是开战以来他屡有放手,其后宋子宁安排的后手又招招致命,再加上无法忽略的运气,才打到这种程度。

  虽然感觉骆冰峰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千夜仍不敢轻忽。此刻的宋子宁也同样不堪一击,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到小院来看看。现在的宋子宁,可以说一根手指就能碾杀。

  骆冰峰却丝毫不理严阵以待的千夜,径自走向端坐不动的女人,伸手去扶。在指尖触到她衣衫的刹那,她忽然化作无数流光,随风而去。

  千夜至此方有明悟,当骆冰峰手中幻剑破碎之时,女人已经走了,走得无比彻底,整个形体都自这个世界消散。或许她根本就没有形体,那把剑才是真正的她。只是小院原本的布置竟似有锁住时光之能,这才让那一刻一直维持,直到整个圣山的大阵被帝国众多强者打破,时光这才得以向前。

  是以当骆冰峰走入小院时,看到的是瑞翔刺杀楠楠的那一刻。

  此刻骆冰峰似是仍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伸手连抓,可是每点流光都如风般穿透他的手掌,飞向高处,然后消失。直到最后一点流光也消失在天际,他才放手,怅然有失。

  不知过了多久,骆冰峰忽如从梦中醒来,神色黯然地望向手中长剑。这把剑色分黑白,正是瑞翔以之破开小院防御,并击杀楠楠的那把剑。这把剑本身并没有如此威能,张不周为之附加力量后,方能无坚不摧。这把剑既然能够破开骆冰峰亲手封印的小院,也就必能重创他。

  想来,当利剑穿心的瞬间,她应是满心欢喜,欣然接受的。因为这一剑,并没有落在骆冰峰身上。

  或许骆冰峰也想到了,也许没有想到。他伸指一弹剑锋,空中即浮现出威严中年男子的影像,一双深邃的眼睛冷漠地注视着骆冰峰,毫无表情。中年男子一出现,庭院中即隐隐有着令人窒息的感觉。显然,借助最后残存的一丝力量,张不周的意识已经驾临此地,那再非是没有生命的虚影。

  骆冰峰与张不周对视,目光如欲激出烈火雷电。

  骆冰峰一声长啸,道:“大哥,你当日将圣山和通道托付给我,我曾说当以性命护得它周全。今时今日,我想我做到了。”

  张不周微微动容,旋即又转为平静。

  骆冰峰举剑齐眉,道:“这剑上有你的力量,形如你的化身。所以这一剑,就还了当日的救命之恩,也了断你我的兄弟之情。”

  说罢,骆冰峰掉转剑锋,竟一剑反刺自身,洞穿心脏!

  张不周遽然动容,伸手似欲阻拦,可是手伸到半途,就停在那里,终是没有阻这一剑。

  骆冰峰眼中神采渐渐暗淡,缓道:“前情已断,若有来生,当与你决一死战!”

  扑通一声,骆冰峰终于倒下,一代强者,陨落尘埃。

  张不周似是暗自一声叹息,随即目光望向宋子宁和千夜。当他看到千夜时,神情似是一动,在沉思着什么,右手微抬。

  宋子宁见状,忽然弹出一片飘叶,击在那柄黑白长剑上。飘叶一附上剑锋,立刻给剑身染上一层新绿,切断了张不周力量来源。

  “你敢!”张不周勃然大怒,就欲出手,可是影像却开始模糊扭曲,哪还有余力隔空出手?

  宋子宁哈哈大笑,道:“本少不敢做的事情确实有,可惜,里面没有不能得罪你张天王这一项!您安心隐居修炼吧,走好,不送!”

  张不周怒意勃发,嘴唇不断开合,似是在喝骂什么,只是他影像已极为淡薄,说的话都送不过来了。

  千夜向骆冰峰的尸体走去,想要扶他起来。骆冰峰毕竟一代天骄,却为张不周所害,落得如此下场,实在令人惋惜。

  但就在此时,整个圣山突然开始颤动,转眼间就是地动山摇,连带着整个听潮城都在晃动。

  波涛声忽然变得大了,深沉无尽的东海掀起一波又一波滔天震地的巨浪,狠狠拍击在悬崖海岸上。巨浪一道比一道高,直似连天接地,似欲将整个海崖一举击碎。

  在东海深处,有一个神秘且巨大的意志缓缓苏醒,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圣山上的佣兵一个个东倒西歪,战将以下,几乎都无法站立,纷纷从山上滚到山脚。这时进攻的战号一缓,转为撤退号角,佣兵们即刻如潮水般退后。

  他们隐隐感觉到,在圣山深处,似有什么极为恐怖的存在正在苏醒,即使是最凶悍嗜血的佣兵也能感到发自本能的战栗,几乎不能站立,更不用说进攻了。双方根本不是处于同一个层级的存在,巨大的鸿沟,已不是意志所能弥补。

  不仅仅是佣兵,帝国幸存强者也有人承受不住,开始颤抖起来。但是李长老、帝宫老者却变得极为兴奋,死死地盯着圣山峰顶,眼睛都不肯眨一眨。

  圣山摇动越来越厉害,忽然一声霹雳巨响,山顶小院竟缓缓下沉,带着骆冰峰的尸体,沉向圣山深处。

  千夜一把抓起宋子宁,飞上天空,俯视着圣山中出现的深不见底的巨坑,面色凝重。

  载有骆冰峰尸体的小院,就这样沉入巨坑,就此消失。

  虽然有不少人觊觎骆冰峰随身宝物,可是谁都不敢以身犯险,接近圣山腹心的巨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院消失,暗自可惜。

  千夜倒是欣慰,惟有如此,方是对骆冰峰的尊重,方能让这一代强者得到安宁。

  圣山开始崩塌,从巨坑中升起一颗巨大的暗色光球,只见它缓缓旋转着,周身透着一股灰暗色的光晕,外浅内深的球体,似是蕴含着难以想象的极大能量。它一出现,所有强者都心生警兆,似乎被什么远古巨兽盯上了一般,下意识地就向四面飞退。

  暗色光球中随即裂开一道深黑缝隙,如同某种巨大存在的瞳孔。

  一看到瞳孔张开,宋子宁忽然发力一推,叫道:“进去!”

  千夜措不及防,被他直接抛入那道瞳孔。在穿过瞳孔的瞬间,他隐隐听到帝国强者们恼羞成怒的叫骂,却已听不清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