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七 乖,不要反抗

章一六七 乖,不要反抗

  ,。

  帝宫深处,涵露园中,正是翠竹掩映花红,微风轻抚弱柳。李后凭栏独坐,抚着怀中毛白如雪的猫儿,正自神思。此时此刻,人美,景美,猫也美,本是至美的一幅画卷,却有一点不和谐之处。

  在李后手中,那只白猫正不断挣扎,眼中充满恐惧,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物。它张嘴号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而且无论它怎样挣扎,都站不起来,也逃不出李后的怀抱和温柔如水的抚摸。

  一名侍女迈着细碎步伐走来,宛如踏水飘行般来到李后面前,轻声道:“娘娘,刘总管到了,说带来了您要的东西。”

  李后黛眉微动,道:“带他进来。”

  “是。”侍女退下,由始至终,她都垂着头,没有向李后手中的白猫望上一眼。

  等侍女离开,那只白猫似是绝望,不再挣扎号叫,任由李后抚摸。

  片刻之后,刘总管缓步而来,只见他步态稍许龙钟,神情略显沧桑,一只手搭在身旁的小内侍手臂上。看上去,他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丝毫没有强者气质。

  见刘总管到来,李后起身,右手轻摆,道了声“看座。”当下就有侍女搬过来一张锦缎织面的座椅,摆在了侧下方。

  刘总管也不推辞,在椅上坐了。看他坐下,李后方才落座,挥手屏退了下人。

  等只剩两人,李后方露出一丝紧张和期待,问:“怎样?”

  刘总管徐徐道:“有些波折,但还算顺利。那骆冰峰实力大出预料,在圣山之上,与咱家也差不了多少。好在此人为人过于端方大气,最后还是栽在七少和张不周的合谋之下。通道拿到了,狂澜公子也顺利进入大漩涡,咱家算是能对娘娘有个交待了。”

  李后眉宇间隐有忧色,道:“此次多亏有刘公公在。您说,狂澜在大漩涡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刘总管道:“大漩涡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过狂澜公子剑技通神,又有大运在身,应该不会有事。至于具体的情形,咱家也看不到大漩涡之内,怕是要让娘娘失望了。”

  李后道:“若非有公公牵制鲜血王座那一位,帝国也不会这么顺利就拿到通道。唉,从那条通道进去就是大漩涡深处,谁都没有去过,希望狂澜能够平安无事。不过本宫听说,此次还生了些波折,不知详情如何?”

  刘总管大略说了云中云海兄弟临阵陷害千夜之事,最后道:“那两个逆贼已经被咱家下手除去了。”

  李后双眉微颦,道:“他们是何来历,为何要这么做?”

  刘总管缓缓道:“此事似乎十分复杂,咱家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能否查得出,就不知道了。”

  李后双眉皱了皱,听出刘总管言外之意,不疾不徐地道:“还有公公查不出的事吗?若是有什么不方便,本宫的手令可以交给公公使用。”

  刘总管却摇头道:“咱家老了,难免有些糊涂,就是拿了娘娘的令牌,怕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

  听了这话,李后双眉舒展,绽放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道:“即是如此,那本宫就不勉强了。公公不妨说说,那人的表现如何?”

  刘总管脸上微现凝重,道:“娘娘要听实话还是客套话?”

  “当然是实话。这里没有其他人,公公无须顾忌,尽管直言。”

  刘总管道:“是没有人,可还有一只猫。”

  李后淡笑道:“一只畜生而已,掀不起风浪。”

  “可是畜生急了,也会挠人,娘娘凤体尊贵,被抓上一道可也不大好。”

  李后嫣然一笑,道:“些许小伤,不算什么。却正好让那些畜生看看本宫的手段,免得它们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是想些有的没的。”

  刘总管点头,道:“娘娘这样想,那咱家就没什么隐瞒的了。不知道娘娘想要知道什么?”

  “公公想要告诉我什么?”

  刘总管沉吟片刻,道:“咱家被鲜血王座那位盯着,没有看到最后。不过咱家听说,他那最后一击,威力可怖可泣!”

  李后双眉一扬,笑容顿时又靓丽几分,道:“这些日子以来,这倒是惟一的好消息。”

  刘总管却道:“这消息或许只能说是半好半坏。我这有样东西,要给娘娘过目。”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卷轴,递了过来。李后伸手接了,欣长的尾指却在刘总管手上轻轻一敲。

  刘总管恍若未觉,躬身道:“咱家先告退了,这个东西,娘娘不妨等咱家走了再看。”

  李后点头,起身相送,道:“公公自便。”

  待得刘总管离去,李后方拆开画卷封带,慢慢展开。这幅小小画卷上,绘着一双黑色羽翼,笔法传神,如欲破纸而出!

  李后凝神屏息,看了许久,眼中亦喜亦忧。她忽地轻叹一声,将画卷一点一点撕碎,连画轴一起团成一团,投入池塘中。

  池中浮上无数锦鲤,你争我抢,转眼间将碎片吞得干干净净,连画轴都被撕碎吞了。

  李后忽然低头,见怀中那只锦猫正瞪大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池塘,禁不住嘴角微露冷笑。那只锦猫还在出神,骤然感觉不对,抬头看到李后眼神,立刻拼命挣扎哀鸣。

  李后叫来一名侍女,将锦猫交到她手上,淡淡吩咐道:“带下去,把它眼睛挖了,然后扔到离宫养起来。若是它中途死了,你们就都自己投井吧。”

  侍女一颤,连忙接过锦猫,死死抓住,快步而去。

  李后回到座位上坐定,神游片刻,忽然冷笑,轻声道:“大不了本宫亲自出手,倒要看看,尔等还能翻出什么花样!”

  中立之地,听潮城外,宋子宁的旗舰凝停半空,已有数日未动。此刻宋子宁正在甲板上练枪,一柄银枪神出鬼没,枪势如龙。

  片刻后一路枪法演罢,旁边即有人拍掌笑道:“好枪法!这路烽火传薪枪到了七少手中,竟有如此威势变化,看来已近大成之境。单以枪法而论,宋阀上下除了老祖宗外,恐怕已无人及得上七少。”

  宋子宁回头一看,便堆起笑容,道:“张公公是宫中有数高手,我这点微末道行哪能入您法眼。”

  张公公笑道:“七少少年英杰,此刻已如此了得,未来怕是天王有望。咱家已经老了,这辈子能再爬个一阶两阶已经心满意足,哪能和七少相比。”

  宋子宁道:“张公公再进一阶,可就迈过了神将天关,那时一个大总管的位置是逃不掉的。宫中之事,以后还得张公公多提携。”

  张公公道:“好说,好说!咱家此来,倒是有些事情想和七少商议商议。”

  宋子宁微笑道:“公公客气了,来,咱们里面说。”

  两人并肩进了船舱,在密室坐定,等下人送上茶水点心,张公公身体便微微前倾,放低了声音,道:“咱家想要句准话,七少在宫中的靠山,究竟是哪一位?”

  宋子宁从容一笑,道:“既然公公问得这样直接,那我也就不瞒着了。眼下这段时日,我替皇后娘娘办点杂事。”

  张公公听了,脸上笑容顿时真挚许多,道:“那咱家就放心了。不过咱家心里还有一个疑问,七少对这东海,究竟看得有多重?”

  宋子宁似笑非笑,道:“我几乎把整个宁远重工都搬过来了,公公以为呢?”

  张公公一咬牙,道:“明白了!咱家虽然老了,自问三年内还有望跨越天关,宫内大小事也能说上几句话,对七少您还能有些用处。咱家入宫三十年,也有些小小积蓄,想要跟着七少下一注,不知如何?”

  宋子宁轻笑道:“东海这块肥肉,可不是我一人能够吃得下的。公公肯来,自然再好不过。”

  张公公和宋子宁相视而笑,越来越是欢畅。

  听潮城外帝国大营中,几名世家长老聚在一起,也在密议。卢长老阴着脸道:“我们议来议去,也没议个章程出来。依老夫看,这事不能再拖,须得快刀斩乱麻!就下重注,争取张公公支持。没有张公公,我们恐怕从宋子宁手中扣不出半个子来。”

  众人自是一片附和,但下什么样的重注,各家怎么分配,却又争了起来,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宋子宁站在旗舰甲板上,俯瞰着下方的听潮城和帝国大营,自语道:“一群跳梁小丑,也学人争权夺利,也不怕烫了你们的嘴!”

  他走到甲板另一侧,遥遥看到圣山之上,那暗色的巨大光球又有了轮廓,比数日前清晰了不少。宋子宁露出玩味笑容,道:“嘿嘿,我看你怎么过这一关。认识这么多年了,本少难道还收拾不了你了?”

  他越想越是兴奋,索性摸出算筹,置于眉心,轻声道:“小千夜,乖,不要反击啊!让我看看,你究竟干成几件坏事了。”

  这段话其实对天机推衍全无用处,亦非如咒文流天机术的符咒那样能够启动整个天机术的运转。这段自言自语,纯粹就是宋子宁的恶趣味而已。

  然而话音刚落,天机术还未完全启动之际,宋子宁忽然感到眼前一黑,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

  于一片茫茫黑暗之中,似有一双无法形容的眼睛缓缓张开,盯住了宋子宁。

  “哼!”

  宋子宁耳中响起一个略显愠怒的声音,然后那根算筹居中而断,上半段狠狠弹在宋子宁的眉心处,把他砸晕过去。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