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九 炎之日

章一六九 炎之日

  内甲之下,还有一层贴身的紧身胸衣。这件深灰色的胸衣朴素得过分,而且看起来束得极紧,隔着衣服就能看到肋侧有不自然的突起,显是一截断骨。

  千夜只是稍稍犹豫,就将手伸入胸衣,拉起一点,然后一剑划开。这件紧身胸衣的存在,已经令李狂澜断掉的胸骨出现错位,不解除的话无法治疗伤势。

  胸衣一开,里面两团雪白温软破衣而出,狠狠弹在千夜手上,还蹭了几下。

  千夜顿时小吃一惊,定神望去,只见两座小山傲然挺立,峰峦处两朵桃花微微摇摆。那份雪白丰腴,那妖娆桃花,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千夜怔怔地看了一刻,才想起一些早已遗忘的尘封往事。宋子宁曾经说过,李狂澜实是当朝李后的幼妹,只是自少习剑,即被惊为天人。此后她一心习剑,始终以男装示人,知道她真正身份的实是没有多少。千夜与她接触,基本都是在战场上,她的气质又锋锐如剑,久而久之,千夜也就忘了她实是女人,始终将她当成男人对待。

  此刻解衣相对,千夜才知道,她实是女人中的女人。

  凭心而论,李狂澜身材还没到南宫小鸟那狂暴到突破天际的程度,但借助年轻一代顶级强者的身体优势,形状却是完美无瑕,即使在高重力环境下,也能巍巍挺立,傲视天地。

  千夜收束心神,将一丝绮念全都排除,平心静气,开始修复她的胸骨。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活,李狂澜肋骨断了七八根,余下的也大多通体裂纹。在胸腔内,还有不少细碎的游离骨片,千夜要以原力牵引,慢慢引导到原本所在位置固定,过程中还不能伤到内脏。过程的艰难,实是不亚于与骆冰峰对阵,稍有大意就有可能送了李狂澜的性命。

  千夜双瞳泛着深沉的蓝,竭力将瞳力透入李狂澜身体,以掌控之瞳配合原力为她正骨。只是困难并不仅仅来自沉重伤势,她那傲人身材同样是个大麻烦。牵引碎骨过程中,千夜双手免不了要从两座山峰经过。但是想要将它们压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还要仔细控制力道,既不能太轻,这样距离碎骨太远,原力难以控制;又不能太重,完全按下去,可是会伤到其它断骨的。

  好不容易才把她整个胸骨梳理完毕,千夜已是出了一身大汗,不亚于和强敌血战一场。之所以如此艰难,倒有三四成是因为那对麻烦。千夜恨恨地盯了一眼,有种把它们拍飞的冲动。

  但这一眼看过,千夜的目光就有些挪不开了。不知道是因为本能,还是因为恨,千夜莫名地伸手,狠狠在那对麻烦上抓了一把。

  刹那间,那种温软柔腻就溢了满手。

  千夜遽然而惊,赶紧收束心神,继续救治。他在李狂澜肋下点了两指,剑气刺出两个小洞,淤血汩汩流出。等到紫黑血块流得差不多了,千夜再以原力封住伤口。

  做完这些,千夜才有喘口气的空。回想刚刚的事,他也感觉奇怪,不知为什么就那么控制不住,居然会去抓她的胸。

  此前的碰触虽多,甚至不乏整个握在手里,但那都是为了救命治伤。在战场上,这一类的生死重伤千夜见得多了,即使李狂澜真实容貌得了李后七八分神韵,千夜也绝不会把持不住。如果这点定力都没有,他哪可能达到今日成就。

  可是最后那一抓,却怎么都解释不通,根本和疗治伤势全无关系。惟一的理由,就是千夜冲动了。

  在平常情况下这绝无可能,可是现在偏偏就发生了。这才是让人困惑之处。

  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李狂澜下身依然还有多处断骨,需要一一修补矫正。而她仅存的衣甲依旧是个障碍。这就更加尴尬了。

  不过反正已经把她看得、摸得差不多了,也不差最后这一小块地,虽然这块地才是最重要的。千夜一咬牙,再无顾忌,运指成剑,将她余下衣甲悉数切碎剥除,就留下一具雪白的肉体躺在山洞中央。

  千夜自上而下,缓而不慢,一点一点将她全部断骨接续,碎骨移回原处,连裂缝也都附上一道原力,激活生机。做完这些,千夜已是汗出如雨,一身浑厚无匹的晨曦启明原力所余无几。

  真正的艰难,已经不再是沉重伤势,而是她的诱惑。

  那双雪白且笔直的长腿,光是看着就能够感觉到它惊人的弹性和力量。若在正常状态下,这双腿可以轻易绞杀一头小山般的凶兽。

  柔和且刚烈的线条自足尖起,一路向上,直到腰际,才被那对曾给千夜造成巨大麻烦的峰峦截断。每一处转折,都是如此的惊心动魄,特别是腿与身体的交汇处,有若大江入海,足以冲刷去人们所有的理智。

  千夜有一半仍是人族,最后的理智岌岌可危。

  不知不觉,他的手已放在李狂澜的腿上,然后一路向上。

  远方传来一声野兽嘶吼,才令千夜蓦然惊觉,发现自己正在干着什么。他急忙站起,运转晨曦启明,压制血脉本能的原始冲动。

  古老血族的另一半,在此时此刻,就是隶属于本能的魔鬼,推动着千夜去完成生物最本能的繁衍。

  千夜发觉,血族的血脉本能正变得越来越强,冲动也越来越猛烈,几乎要淹没他的理智。而眼前那极度美味且毫无抵抗能力的身体,正散发着难以抵挡的诱惑,让千夜难以控制自己。

  好在晨曦启明终是对血气有压制作用,全力运转之下让千夜保持了最后一线清醒。

  千夜毫不犹豫地取出短刀,一刀刺在自己大腿上,顿时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千夜痛得倒吸一口冷气,不过痛苦也让他更加的清醒。

  他以最快动作取出急救药剂,刺入李狂澜颈侧,将药剂都注入进去。但在拔针的时候,千夜还是忍不住再在她胸口摸了一下。

  千夜知道又在失控的边缘,当下动作如电,给李狂澜连续注射数针药剂,然后脱下身上内甲,将她抱起,替她穿上得自宫内的秘宝内甲。

  等到内甲扣好,遮住了她的身体,千夜这才感到稍许轻松,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远方又传来一声长长的嘶吼,千夜感觉如有丝丝寒雨落在身上,接近沸腾的本能终于有所平复。

  千夜心有所感,向洞外望去,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暗,森林影影绰绰的,模糊成一片黑影,远方则完全淹没在夜色中。

  山洞内更是迅速昏暗,不过在千夜眼中,只要有一点微光,整个世界就是亮的。即使完全没有光亮,真视之瞳也能够切换到原力视野,依旧能够视物。

  在战场上,真视之瞳曾经带给千夜巨大优势,但是现在却变成了麻烦。无论光线多暗,千夜都能够将她看得清清楚楚。她虽然穿上了内甲,可是身体曲线还是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而且每当目光掠过关键部位,千夜总会本能地用记忆中的画面替换掉内甲。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想找一盆冰水狠狠浇到自己头上,这样可以冷静一些。在沸腾的本能中,连夜瞳的影像都有些模糊,满心想的,就只有眼前这唾手可得的肉体。

  夜已降临,风中开始带有丝丝寒意,山洞里也变得冰冷。浸人的寒意中,千夜沸腾的本能逐渐有所平复,终于感觉轻松了些,再看到李狂澜时,已不再是那样的难以自控。

  千夜忽然咦了一声,发现李狂澜穿上那件秘宝内甲竟是意外的合身,和千夜相比,这件秘宝内甲倒似是为她量身订制的一样。此前千夜穿上内甲时,就感觉有些不太合理的细节,比如臀略宽而腰部有些过紧。但千夜身体强悍,强行把内甲撑开,些许不适根本就当它不存在。但此刻回想,却发觉不是那么简单。

  只看腰与臀的曲线,千夜就知道,这件内甲此前主人多半就是李狂澜。至于饱满胸部,倒不是问题,哪个人族强者不是有一身线条分明的肌肉,却正好可以掩盖她傲人的身材。

  千夜心底涌起说不出的感觉,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把自己的内甲让给了千夜,在与骆冰峰的大战中不止一次救了千夜的命,穿过空间通道时也让千夜游刃有余。可是她自己却在对战时冒着生命危险。若不把内甲让出来,她也不至于在穿越通道时重伤至此。

  这件内甲虽然重些,却是保命至宝,些许行动上的不便完全可以接受。

  千夜叹了口气,开始检视安度亚空间内的储备物资。既然进入大漩涡,显然不会只停留一天半天,需要从长计议。

  好在药剂的储备还算充足,原力实体弹也有不少,足以应付一段时间。李狂澜现在伤势已经稳定,所存的药剂足以支撑到她苏醒。等她醒了,以李家底蕴,自然不会缺少疗伤秘法。

  等物资检视完毕,夜色已深。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