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二 真是无耻

章一七二 真是无耻

  这一幕实在太过尴尬,千夜一时不知该听话还是装作没听见。

  见千夜不动,李狂澜又道:“我做不了这个动作。”

  她的声音宁定而清冷,千夜顿时心头一松。李狂澜的伤势他再清楚不过,这个动作会扯动多根断骨,痛苦不说,说不定还要千夜重新正骨。那时可就不是一般的尴尬了。

  于是,千夜伸手……

  等千夜帮李狂澜把衣服整理好,两人就像没事人似的相对而坐,她问:“我的剑呢?”

  “没有看到,或许掉落到其它地方去了。”

  李狂澜微微皱眉,说:“那把剑十分特殊,最好能够找回来。我的坠落地点在这附近吗?”

  千夜摇头,“最好不要,至少现在不行。你坠落的地点似乎有某种危险存在,所以我才把你搬到这里。”

  李狂澜缓缓点头,“如果你都觉得危险,那恐怕我伤势好了也应付不了。除非我们配合。”

  “等你好了再说吧。”

  李狂澜点头,道:“跟我说说这里吧,我感觉这里非常奇怪。这样的重力,有些说不通。”

  千夜大略说了一些自己的发现,以及这一日一夜的经历。当然,治伤的过程略过不提,但是如何渡过寒夜,因为事关重大,还是扼要说了。

  李狂澜思索片刻,道:“这么说,如果我们今天不能找到猎物,那我就有可能过不了今晚?”

  千夜不想隐瞒,默默地点了点头。

  李狂澜即道:“给我一个小时。”

  “好,我帮你守着。”

  李狂澜不再多说,闭目凝思,开始搬运玄功。只片刻功夫,她头顶就升起一缕湛蓝剑气,凝聚不散。又过片刻,她身上也透出缕缕冰寒气息,凝成根根冰针,在体表穿进穿出。她的气息开始迅速增强,恢复速度快得异乎寻常,可见这门秘法的强横。

  但是李狂澜脸上忽然泛起一层晕红,身体一颤,低低呻吟一声,气息骤然散乱。千夜吃了一惊,一步掠到她身后,随时准备出手相助。

  李狂澜向天一指,指尖射出一道寒气,化为冰雨,浇了自己一身。她打个寒战,脸上红晕渐褪,回头向千夜瞪了一眼,咬牙道:“都是你!”

  千夜还有些莫明其妙,不明白她修炼不专心,怎么又和自己扯上了关系。不过看来李狂澜也不打算解释,继续修炼。有了这个小波折,她比预定的一小时又多耗了点时间,才修炼完毕。

  她一声清啸,收了周身寒气,长身而起,道:“我没事了,去狩猎吧!呃……”

  她一时忘了内甲前后露肉,自己为了对抗重力,身体又本能地处于紧绷状态,结果动作一大,胸前山峰又跳了出来。

  李狂澜脸上微红,将麻烦又塞了回去,然后瞪了千夜一眼,道:“没有衣服给我吗?”

  “啊,有!”千夜才回过神来,赶紧将身上战甲脱下,递给李狂澜。好在两人体形差不多,千夜所穿的战甲套在李狂澜身上,只是稍稍显大,并不影响行动。

  李狂澜向只着内甲的千夜看了一眼,呼吸忽然急促了一下,没好气地道:“你就没有其它衣服了?”

  “没有。”千夜老实回答。

  李狂澜也是无奈,其实她也清楚空间装备有多宝贵,任谁也不会往里面塞好几套战甲。想塞多半也塞不下。她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问:“那有剑吗?给我一把。”

  千夜本能地取出东岳,想了想又收了回去,再拿出一把半米长的吸血刃,递给李狂澜。

  李狂澜双眼一翻,没好气地道:“刚刚那把剑干什么不给我?欺负本公子不会使剑吗?要用这么一把小破刀来应付我?”

  千夜耐心地道:“这把短刀的品阶可不低,你先对付着用用。刚刚那把剑是我用的,真的不适合你。”

  “我用不了?哈,这倒还真是奇怪了。本公子练剑这么多年,还第一次听说有我用不了的剑。把它拿来!”见千夜不给,李狂澜索性伸手来抢,一把抓向千夜颈中项链。

  安度亚的神秘空间可是千夜最看重的东西,重视程度在一切装备之上,就连东岳都要差一个等级。李狂澜伸手来抢,千夜本能地格挡,架开她的手,人已经到了她身后,一把拿住了她的后颈。

  李狂澜似未想到一招未过就大败亏输,怔了一怔,方咬牙道:“不就是要你把剑,至于这样小气吗?”

  千夜被她说得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取出东岳,默默地插在她面前地上。

  李狂澜哼了一声,伸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提,东岳竟是纹丝不动!她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运转原力,手上加劲,再度一提。东岳这一次终于往上动了动,但随即下落,又插入地面。

  在这个世界,东岳足有近百吨重,可不是重伤在身的李狂澜能提得动的。

  李狂澜嘴角动了动,很想骂一句“这什么破剑,这么重”,可又拉不下脸来。连续两下都没有提起东岳,实是令她颜面尽失。她深吸一口气,双手握住剑柄,就欲倾尽全身之力,将这把剑拔起来。

  千夜实在看不下去,按住了她的手,说:“你伤还没好。这样硬来的话,我又得替你接骨了。”

  提到接骨,李狂澜忍不住脸色又是微红。她默不作声地收手,看着千夜将东岳提起,收入安度亚的空间。整个过程轻松得就像那是把普通长剑一样。

  看到这里,李狂澜轻叹一声,说:“我终于明白,军部那些人为什么奈何不了你了。这样的剑你都能用,论身体强悍,恐怕帝国有史以来,年轻一代中都无人能比得上你吧?当初我还曾想和你生死一战,若真是打了,恐怕最终死的会是我。”

  千夜摇头,“我不会杀你的。”

  “哼!谅你也下不去手。”李狂澜这句话出口,才惊觉似乎说错话了。不过千夜好像也没注意,她才暗暗松了口气。

  千夜将吸血刃塞到她手里,说:“先试试合不合手。”

  李狂澜随意使了几个剑招,就道:“还可以,品阶不错。不过,这是吸血刃?”千夜点头,“这是我以前用的,现在用不着了,就留下备用。”

  李狂澜看着千夜,认真地问:“你还备着吸血刃,难道真是血族?”

  “不坠之城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我的血核,还会有假吗?”千夜淡淡地道。

  “不说这个了。趁着我现在状态还不错,出去狩猎吧。”

  千夜点头,和李狂澜走出山洞,选了个远离大湖的方向,开始探索。

  翻过两座山丘,两人眼前出现一片宽阔谷地,谷地中央有一个小湖,周围生长着稀疏树林。李狂澜眼睛一亮,说:“那边有水,多半会有野兽或是鱼什么的。这里也真是奇异了,走了这么久都看不到一个活物。”

  “在你坠落地点附近,有一个大湖。我怀疑在湖底有什么非常厉害的凶兽,这一大片区域,都是它的领地,所以我们才看不到生物。”

  “领地倒是有可能,不过它不需要吃东西吗?这么辽阔范围,什么活物都没有,它吃什么?”

  这个问题千夜自然答不出来,李狂澜也只是提出问题而已。聊这几句的功夫,两人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收敛气息,慢慢向谷地湖区潜行。

  下到谷中,快要到森林边缘时,忽然从树林中冲出一只雪白的小兽。这头小兽身圆腿短,有着长长的尾巴,奔行如风,十分敏捷。在它身后,又冲出三只同样的雪兽,它们体型大得多,速度也快得多。最强壮的一只转眼间就追上了前面奔逃的小雪兽,将它扑倒在地。

  就在千夜以为小雪兽要命丧它口之际,大的雪兽压在它身上,竟然开始交\配。后面的两头雪兽见头名已被抢走,立刻互相扑咬搏斗,看样子是要战出个二三名来。

  李狂澜见了,顿时怒道:“这些东西怎么这么无耻!看我宰了它们!”

  千夜苦笑,“说不定这就是它们的存活方式。”

  “你不是要狩猎吗?这不就是猎物?你不动手的话,那我上了。”

  千夜摇了摇头,瞬间靠近那群雪兽,指尖射出三道血线,刺入三头雄兽身体,惟独放过了那头雌兽。血线一发即收,带着一点精血回到千夜体内。千夜瞬间感觉到如有三团烈火进入身体,耳中轰的一声,差点进入沸血状态。

  这些雪兽看着个头不大,实力也普普通通,但是精血却既多且纯,每头雄兽的精血都要超过永夜的子爵。

  瞬间吸入如此多的精血,千夜也要时间消化。他站定不动,凝神收纳精血。

  那头雌兽见三头雄兽都莫名死去,一下从地上跳起,绕着雄兽尸体转了几圈,拱拱这个,嗅嗅那个,直到确信它们都死了,这才向树林奔去。到了林边,它仰天发出一声尖细啸叫,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树林中白影一闪,又冲出两头雄兽。雌兽转身即逃,没逃多久就被雄兽追上,压倒在地,叫得十分凄惨。

  李狂澜看得无言以对,只能恨道:“真是无耻!”

  PS:我好象听到了加更的呼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