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三 帮助?

章一七三 帮助?

  在这片树林中,大到数米长的巨蜥、六足猎狮,小到拳头大小的地鼠,都行动急促,且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它们要么就在狩猎进食,要么就在繁衍,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整个树林中的气氛格外的诡异、炽热,宛如一场各个物种都在参加的无遮大会。

  李狂澜虽然早就习惯了男人身份,可她再是性情奔放,也有些看不下去,禁不住啐了一口。

  千夜出手猎杀了一对正在繁衍的六足狮,刚准备收取猎物,李狂澜就拉住了他,皱眉道:“这么脏,我不要吃!”

  千夜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苦恼道:“这里不脏的似乎不多啊。”

  李狂澜放眼四顾,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于是指了指在林间穿过的一群似马似鹿的生物,说:“那些看起来好吃一些。”

  千夜无奈,“好吃有什么用?”

  越是强大的凶兽,吃起来越补,这是常识。但是它们的肉质往往难以下咽,这也是常识。在千夜看来,那些林间小马太过弱小,和普通野兽差不多,根本没有吃的必要,远不如六足猎狮那样有助于补充原力。

  但李狂澜说什么也不肯碰正在繁衍中的狮肉,千夜最终只好找了条巨蟒,算是折中方案。

  仅仅是数头猎物,就让千夜吸纳的精血接近饱和。这里的生物或许实力平平,但精血却是充沛得超乎想象。此外在极端的重力环境下,大型凶兽体重往往达到数十吨,依然能奔跃如飞。别的不说,它们的筋络骨骼都会是难得的好材料。

  或许一直都是千夜出手的缘故,李狂澜也不甘寂寞,忽然跃起,追上一头在林间纵跃的小鹿,吸血刃直刺后颈。

  扑的一声,这一刀如中败革,竟只插进去数分。小鹿吃痛,用力跃起,同时后蹄带风,闪电般踢向李狂澜胸口。

  它身体虽小,可是力量狂猛之极,将李狂澜整个人都带得飞起,一双后蹄踢到半途,风声已经变成尖锐的呼啸,这一脚要是被踢中了,李狂澜又要断一排骨头。

  李狂澜心下微惊,好在她战技惊人,手上微微加力,整个人就倒竖在小鹿背上,避过了那一踢。随后她手中吸血刃一震,震开了小鹿那强度惊人的肌体,直刺心脏,这才算收获了一件猎物。

  一头看上去胆小温顺的小鹿都如此难对付,那些六足猎狮就不必说了。可是千夜却收割得极是轻松,一道红线过去,猎物就伏地不动了。李狂澜很是不服气,抓起千夜的手看来看去,却没看出什么来。自千夜晋升侯爵后,生机掠夺渐渐收放自如,一次就可以射出数根血线攻敌。

  这是血族最古老也是最神秘的天赋能力之一,李狂澜哪里看得出来。

  但是手被李狂澜握着,千夜忽然间就想起了她衣甲下那摄人心魄的肉体,莫名躁动顿时涌上心头。他的目光也不禁移了位置,落在李狂澜的唇上。那双线条锋利如剑的唇,此刻看起来竟是如此鲜嫩可口,很有封住的冲动。而更要命的是,明明注意到了千夜的变化,她却没有斥责,而是双唇微开,似是召唤,又似欲拒还迎。

  好在千夜已有足够经验,欲念一起就强行压下,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向林中小湖一指,说:“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李狂澜点头说好,就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的外甲表面泛起一层霜花,显然在用寒气为自己镇定。

  两人都是帝国年轻一代顶尖强者,搜索自是轻车熟路,转眼间就沿着湖岸探索了一圈,确认没有凶险后,千夜就跃入湖中,探索湖底。而李狂澜则在岸边接应。在这个世界中,湖水稠如水银,水下格外危险,而千夜的生机掠夺却恰恰可以无视重力和绝大多数的防御,堪称无双杀器。

  片刻之后,千夜就提出一条大鱼出水,说:“湖里没什么危险。”

  李狂澜却伸手掀开他臂上衣甲,看着那里多出来的一条深深伤口。这道伤参差不齐,如同被钢锯锯开,深可见骨。伤口上附着一层黑色粘液,正在阻止伤口愈合。

  千夜扬了扬手中大鱼,笑道:“这家伙干的,还没来得及清理,不过晚上可以加餐了。”

  李狂澜默不作声,指尖泛起水蓝剑气,开始切削千夜伤口的黑色毒液。她出指如风,每一剑却只削去极薄的一层,生怕切到了千夜的血肉。如是出了数百剑,才清理了一半。

  千夜嘴动了动,有心要自己处理,但看她那认真样子,只好忍住不说。过了许久,她才将伤口清理完毕,看着迅速愈合的血肉,她展颜一笑,顿时整个湖边都亮了。

  千夜将大鱼抛下,看看周围,说:“这个地方不错,今晚就住这里吧?”

  “好。”

  两人自然就有了分工,千夜去伐木取材,而李狂澜则负责弄吃的。

  片刻之后,千夜才扛着一捆木板返回。这个时候李狂澜已经用石头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炉灶,将大鱼切块,用树枝穿了在火上烤着,做得有模有样。

  又过片刻,千夜扛着第二捆木板返回,李狂澜还在烤那块鱼。千夜微微一笑,继续去伐木。他伐木可不容易,要用东岳将树木砍倒,再削皮去枝,切割成木板,方会带回。这树林看起来普通,但树木都硬逾钢铁。那种感觉根本不是在伐木,而是切削钢材。要不是千夜力量强横,东岳又兼具坚固和锋锐属性,砍不了几棵原力就会耗尽,剑也要报废。

  这个见鬼的世界,做什么都不容易,想来李狂澜烤鱼也是如此。

  千夜扛着第三捆木材回来时,果然看到李狂澜还在烤那块鱼,动也不动。可是当他第四次返回时,就感觉不太对了,李狂澜依然在烤鱼。

  千夜走到她身边,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李狂澜如大梦初醒,失声道:“啊,不,没什么。”

  此刻炉中炭火正旺,火焰不断舔舐鱼块,渐渐鱼肉色变焦黄。千夜伸手将烤鱼取下,忍不住道:“这已经烤好了啊!”

  “啊,是,已经烤好了。”李狂澜明显心不在焉。

  她脚边大鱼已经只余骨架,而炉中炭却越来越多。看那炭火形状,显是她把鱼烤焦之后,就扔入炉中,当烧炭使用。这倒是一个新的发现,鱼肉不仅可以当炭火使用,而且火力强劲而持久,看样子一时半会熄不了。

  千夜叹一口气,将烤鱼切成细条,再用木签穿了,塞到她手里,说:“先吃吧,不够的话我再去抓鱼。”

  “我去。”

  “不用你,我去就行。”

  千夜当然不会让李狂澜下湖,湖底只是对他没有危险,而李狂澜下去就有生命危险。别的不说,没有千夜那样的力量,都无法在水底自如游动。

  这一次入水没有多久,千夜就提了一条大鱼出水。李狂澜接过大鱼,又开始心不在焉地烤。千夜也拿她没有办法,反正烤鱼都是她吃,于是自去伐木。

  等到木材足够,千夜就在湖边空地打桩立柱,铺设地板,修造围墙,再加个屋顶,很快一座简易木屋就建好了。千夜并不满足,又在周围立了一圈围栏,布下木刺陷阱,这才满意。

  营地建好,又到了黄昏时分。李狂澜虽然又把一条鱼大半烤成了炭,但还是吃到了几块。鱼肉极富营养,原力充沛,几块肉就把她撑得极饱。这个世界虽然凶险,但也不是没有好处。比如这些鱼肉,吃了就对伤势有很大好处。再过两天,李狂澜所有断骨就可愈合,行动无碍。

  夜色初降,千夜就叫李狂澜进屋,检视了一下她的伤势和原力恢复状态,就把围栏门关上,再将房门封死。屋内并未生火,在这种生机俱寂的夜晚,生火根本无用。

  两人相对而坐,各自修炼,对抗着逐渐缓慢的生机。

  木屋外已是一片寂静,风声渐隐,只剩冷冷的夜光照在小湖上,映得湖面平滑如镜,一丝波纹都没有。白天极度热闹的树林也安静下来,什么声音都没有,寂静得让人心中发慌。

  本该是万物俱寂的夜,却突然响起一声霹雳,木屋上空竟出现了一条暗色波纹。无论千夜还是李狂澜,对此都不陌生,那是空间被撕裂的迹象。但这一次却不是有人要穿过来,而是被太玄兵伐诀的压力撕裂了虚空。

  千夜徐徐收束奔腾的原力,停了太上兵伐诀的修炼。他本是正常修炼,却没想到这里的空间似乎格外脆弱,太上兵伐诀一起,漩涡大力就直接撕裂了空间,令虚空原力如瀑布般垂落,转眼间就将千夜五处原力漩涡填满。若不是千夜及时发常见不妥,停了太上兵伐诀,空间裂隙一多,必会波及到木屋,说不定两人也会有危险。

  千夜没想到会瞬间补满原力,不过兵伐诀修炼出的原力还不能直接使用,须以曜篇精炼过,才会转化成晨曦启明,真正增加原力修为。

  正待凝炼原力之时,李狂澜忽然道:“我支撑不住了,后面就靠你了。”

  千夜一怔,不知该不该接口。李狂澜所说的自是难以对抗这个世界夜晚的生机寂灭,需要帮助。只是她是否真的清楚了前一晚千夜是怎样助她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