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五 人迹

章一七五 人迹

  “这是宋阀的地图吗?怎么看起来区域比你的要小那么多?”千夜很是疑惑。

  李狂澜白了他一眼,道:“你忘了我姐姐的身份了?这份地图里加上了不少帝室掌握的部份。倒是你手上这份宋阀的地图是从哪来的?”

  “在把我推入大漩涡的时候,子宁塞到我身上的。”

  一提到宋子宁,李狂澜顿时咬牙切齿,恨恨道:“要不是那个混蛋,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哼,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天天和他混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鸟。”

  千夜这枪中得莫明其妙,问道:“他做什么了,你要这么恨他?”

  “你自己问他去!”李狂澜没好气地道。她看了一眼千夜,语气转柔,说:“你这个笨蛋,被他算计进去了都不知道。”

  千夜更是不明白,“他怎么算计我的?”

  李狂澜咬牙,看样子很想咬千夜一口,道:“自己问他去,别来找我!”

  看到她的样子,千夜知道这里面多半有隐情,但也不能再追问。万一招惹得她再控制不住本能,可是有些麻烦。此前千夜有一句话没有说谎,想要拒绝她是十分困难的,特别是在白天。那白腻却又充满力量的身体,足以绞杀一切雄性生物的长腿,时刻都有可能摧毁千夜的理智。

  李狂澜也不想多说,专心对比两幅地图。好在宋阀地图和李家及帝室地图有不少重叠之处。片刻之后,李狂澜将两幅地图合而为一,给千夜看过,自己也记住了,就下手将木板和卷轴毁去。千夜也未阻止,这种地图上记载了太多秘密,无论如何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做完准备工作,李狂澜率先登上旁边山丘丘顶,对千夜道:“选个方向吧。”

  “什么方向?”

  “找个你觉得会有收获的方向。”

  “这我怎么知道在哪里有收获?”千夜一头雾水。

  “就当你精通天机术,感觉一下哪个方向会有收获。”

  “可我不会天机术。”

  “都说了就当你会,赶紧找!”

  千夜被逼无奈,只能望向各个方向,凝神寻找感觉。在他心中,这和瞎蒙没什么区别,哪能找到什么感觉?实在没有的话,随便指个方向就是了,反正只要不接近那个巨湖就没事。

  不过为了尽力,千夜还是启用了真视之瞳,视线扫过各个方向。当望向某处时,千夜的心忽然大跳几下,有种立刻过去的强烈冲动。

  “就是那里。”千夜向前方一指。

  “真有感觉?”李狂澜倒是奇了。

  “说不出来,但那边似乎会发生什么。”

  “好,那就去看看。”李狂澜提刀在手,走在千夜身后,跟着他向前探索。

  两人一路向前,连续翻过数座丘陵谷地,眼前出现一条曲折大河,河水缓缓向前,波澜不起。河的对岸是一片森林,郁郁葱葱的,幽静而又蕴含生机。再远方则有一道高耸山脉,青灰色的山体高挺入云,一路绵延至远方。

  现在李狂澜也学聪明了,看到水都很小心。谷中小湖中的大鱼都能伤到千夜,这条宽数十米的河,里面还不一定藏着什么。李狂澜本就不擅水战,以当下状态,落水多半凶多吉少。

  看着对岸森林,千夜皱了皱眉,说:“我感觉,应该过去看看。”

  “怎么过去?”

  “造船。”千夜回答十分简洁。

  说是造船,实际上不过是几块削好的木板钉在一起,就成了一个木箱子一样的船。不过河面也不算宽,以二人的武技,别说木箱,就是拿两块巴掌大小的木片也能过河。不过千夜为了稳妥起见,总要一个能够立足之地,这样也能够应付河中可能的威胁。

  千夜将木箱推入水中,和李狂澜登船,足下运起原力,小船就劈波斩浪,向对岸驶去。

  过河很顺利,没有起什么波折,两人顺利登岸,李狂澜忽然向侧方一指,轻声道:“你看。”

  在远处河岸,竟有一个人在钓鱼!

  在这个世界中,看到人的时候比看到凶兽还要紧张。千夜当即伸手一拍,将木船击碎,顺流而下,自己则和李狂澜伏低身体,以免被发现。

  千夜目力厉害,虽然相隔数千米,凝神望去,仍然看清了那人的装束。

  他一身兽皮制的皮衣,头上扎着头带,上面插着数根鲜艳羽毛。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大腿都异常粗壮,生满黑毛,肤色则是少见的深褐色,显得健壮和富有力量。他手中握着一根钓杆,正在专心致志地钓鱼。

  从装束看,他既不是帝国也不是永夜一方的人,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以前进入大漩涡的人留下的后裔,另一种则是本地土著。

  千夜决定暂不接近,继续观察。以前在中立之地就有过和原生种族打交道的经历,因此知道越是诡异的世界,原生种族就越是强大。在没弄清楚情况之前,贸然现身,不是稳妥之举。

  那人端坐不动,如同一尊石像,手上钓杆也是纹丝不动,让人怀疑这河中究竟有没有鱼。而且这个世界的野兽大多是六足甚至是多足。此人却和人族一样,只有双手双腿,未免与这高重力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放眼永夜世界,最适应大漩涡的应该是蛛魔。

  没等多久,树林中传来一阵沙沙细响,又一个人走了出来。这人身材更为高大粗壮,直立起来身高超过两米,奔行时声势浩大,大步向钓鱼那人奔去。

  钓鱼的人一转头,露出了面容。他生得高鼻深目,有一双深褐色的眼睛。如果不是嘴太大且没有眉毛,或许以人族的标准都称得上英俊。看到奔来的另一人,他眼中明显露出惊慌,起身就想跑。

  然而奔来那人猛地踏地,地面上明显涌起一道波浪,瞬间就到了钓鱼人的脚下。钓鱼人一声惨叫,被地下涌出的大力弹上半空。他在空中手舞足蹈,还未落下,即被来人一把抓住。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大出千夜意料之外。

  来人自肋下又伸出一双小手,四手齐动,将钓鱼人身上衣物剥个精光,然后自己就压了上去。钓鱼人拼命挣扎,誓死不从。但是四臂人忽然喷出一团白雾,直接喷到钓鱼人的脸上。那钓鱼人就慢慢停止了挣扎,接下来现出痛苦而又愉悦的表情,已然是被四臂人得手。

  接下来两人疯狂进行着繁衍,翻翻滚滚,战况格外野蛮粗暴。

  以千夜的观察和常识判断,被压在下面的钓鱼人才是雄性,而施暴的则是雌性。这种雌性更加强壮的情况,在高等生命中并不常见,倒是在昆虫中经常看到。但是四臂女人抓捕男人瞬间展现出来的武力,让千夜和李狂澜暗暗心惊。

  她那一踏看起来威力也就寻常,但这里可是高重力的大漩涡世界,万物都坚硬异常。能踏出这一步,至少也得有十三四级原力修为才行。如果这四臂女人仅仅是土著中普通一员,那么就意味着她所在的部落,个个成人都有战将水准。那样的话,这片区域就太危险了。

  千夜回头,凑到李狂澜耳边,尽可能的压低声音,问:“在李家的记载中,有提到过这种土著吗?”

  李狂澜轻轻摇了摇头,似是想要说什么,却突然扑过来封住了千夜嘴。千夜一惊,发觉她全身变得滚烫,脸色艳红,眼中如欲滴出水来,一双手不断在千夜身上上下游走,撕扯着衣服。

  千夜不明白她何以突然失控,当下一个翻身,将她死死压住,至于嘴,只能由得她去了,免得发出声音。

  千夜感知敏锐,闻到一点极微弱的腥香,瞬间身体如同点燃了火药桶,一下就有了反应,身体突然出现的巨大变化,狠狠撞在李狂澜身上,撞得她全身一颤,随即如蜘蛛般紧紧缠住千夜。

  千夜捕捉到腥香的来源,抬头一望,看到空中有数条极细的白丝飘动,明白了原来是那四臂女人喷出的白雾,顺着风飘到了这里。这白雾有极强的催情效果,顷刻间就让钓鱼人从拼死不从变成一头发情的雄兽。李狂澜刚刚肯定也是闻到了白雾,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察觉原因所在,千夜压得她更紧了,也顾不得此刻两人姿势暧昧,每一下摩擦碰撞都很要命。

  退一万步讲,就算千夜也被白雾控制,那这个地方也绝不是肉战的好地方。这一带明显是土著人的领地,万一冲出来一群土著,那情况可不太美妙。

  是以千夜一般以血气压制白雾的疯狂反扑,一边死命压住李狂澜,不让她发出声音。她需索而不得,只得退而求其次,基本全是在千夜身上用力地蹭。

  片刻功夫,她忽然一阵强烈震动,然后整个人都软了下去,不再挣扎。

  千夜终于松了口气,向她望去。此刻李狂澜脸上嫣红已褪,额头大汗淋漓,呼吸急促,但眼神已经恢复清明。和千夜目光一触,她立刻就把头偏向一边。

  “起来,我们找地方恢复,这里太危险了。”千夜在她耳边轻声道,然后站了起来。

  李狂澜默默点头,但是却全身无力,一时爬不起来。千夜有些奇怪,但只道是白雾效力过后的后遗症,当下将她拉起,背在身上,沿着河向下游走去。离开之前,千夜回头一望,见那对土著仍在激战,只是钓鱼人明显不是对手,已是任人摆布,而四臂女却战意高昂,不知何时是休。

  千夜不再多看,向下游奔去。但刚走出不远,忽然听见一声尖啸,一支利箭闪电般自林中射出。

  PS:如果一催就加更,岂不是太不矜持了?怎么也得拖到明天。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