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六 临界点

章一七六 临界点

  千夜临危不乱,先将李狂澜从背上移动右手,随即左手一探,生生捞住那支利箭。利箭入手,千夜顿时全身一震,这一箭的力量竟大得异乎寻常,简直和小型战舰的弩炮有一拼。好在河岸边的地面同样坚硬,否则的话这一箭就能将千夜钉到地里去。

  利箭入手,千夜掌心顿时感到一阵热辣辣的痛。这根箭的箭杆前端都是倒刺,划开了千夜手心血肉。

  从森林中跃出数个土著,其中有两个高大的四臂人,另外四个则是和普通人族差不多高下、与钓鱼人相似的土著。不过奇怪的是,那四个矮小土著中明显有两个女人,看样子他们和钓鱼人是一个种族,而四臂人多半是另一个种族。

  这些土著看到千夜和李狂澜,顿时双眼放光,不断叫着一些听不懂的话。其中一名四臂人手中持着长弓,那一箭就是她所射。看到千夜掌心流血,她顿时又是兴奋,又似担心,一通哇拉哇拉的大叫后,就扔过来一个瓦罐,示意千夜涂到手心。

  千夜接过瓦罐,打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油状液体,有股刺鼻的味道。他再看看自己手心,只见流出的血都是黑色,伤口血肉也都泛着青灰色,已经有腐烂迹象。

  箭上有毒,但是毒素倒不算致命。腐蚀血肉的话,算是毒素中比较下等的了。真正厉害的毒药都是直接作用于神经甚至是原力,短短十几秒就能置人死地。

  看样子四臂女扔过来的是箭毒的解药。但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千夜都不觉得她会安什么好心。就算土著不想杀他,千夜也不愿意去给他们当配种机器,更不可能让李狂澜落到他们手里。

  千夜将瓦罐收起,就算里面装的真是解药,他也不敢用。何况这点毒素对千夜来说,就和蚁虫叮咬差不多。千夜也不废话,掌心燃起血焰,刹那间就将腐毒烧得干干净净,连带腐烂血肉一同清除。伤口旋即开始愈合收口,转眼间就只余几道血线。

  四臂女看得眼睛都直了,突然间冲着旁边另一个四臂女吼叫咆哮,而后者也不甘示弱,挥舞着手中粗如大腿的石棍,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两名四臂女开始内讧,余下四名双臂土著却没闲着,向千夜包抄过来。

  “放我下来,这些蝼蚁我还能对付。”

  千夜向李狂澜看了一眼,将她放下。李狂澜拔出吸血刃,迎向最前方的土著。

  那名土著战士看清李狂澜,突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扯下裤子,就那样甩着胯下的东西扑向李狂澜。李狂澜大吃一惊,她何尝想到会遇到这种局面?那人虽然破绽百出,可是她也有想要捂脸转头的冲动。

  这些土著的行动看上去普普通通,但这是在高重力环境下,实际上已经相当敏捷。李狂澜一个迟疑,那人就已冲到面前,双手成抓,直接去撕她衣服。李狂澜本能地一刀封喉,可是那土著战士却只偏了偏头,用肩膀迎上吸血刃,双手已然抓住李狂澜的胸口衣领。他宁可挨上一刀,也要剥了李狂澜的衣服。

  李狂澜再怎么天才,也从没见过这等见色亡命的家伙,她此刻又是全身酸软,一时竟也慌乱起来。

  此刻剑光闪过,东岳在李狂澜面前落下,将那土著战士双臂斩断。随即剑光又是一个回旋,将那土著战士一剑枭首。

  随后千夜双手持剑,踏步向前,东岳宛如失去了重量,连续幻动三次,余下三名土著男女心口处就多出一个空洞。

  这三剑实有神鬼莫测之威,李狂澜一时看得呆了。她可还记得东岳有多重。

  但两名四臂女显然看不出千夜这三剑究竟有多厉害,两人暂时放下争执,一齐向千夜围了过来。其中持弓女在三十米外停步,张弓搭箭。这次她一口气连搭三箭,箭头色分黄蓝,看样子淬了不同毒液。而持棍女则大步冲到千夜面前,巨棍高举,但并未砸下,而是一口白雾先喷了过来。

  这下轮到千夜大惊,也顾不上什么剑技秘法了,转身抱起李狂澜就跑。

  四臂女的白雾可极为霸道,刚刚隔着老远,仅仅是风送过来的那么几丝就差点让千夜中招,李狂澜则是直接变成欲女。这要是被白雾直接喷中,千夜可不敢保证自己的血族体质一定能顶得住。况且在繁衍后代这件大事上,古老血族血脉似乎和这个世界生物有着共识,很多时候非但不是助力,反而想把千夜推到坑里去。

  若不是千夜的晨曦启明原力还算强大,能够制衡暗金血气,过去的两天两夜中,早就不知道和李狂澜发生多少只可意会、不能言说的事情了。

  千夜不敢入林,而是逃掉河边,收了东岳,踢起几颗石头,然后飞身而起,踏着空中的石块,就回到了河对岸。在十倍重力下,即使千夜也难以飞行。

  两名四臂女追到河边,跳着脚大叫,却无法过河,看来要么是不会游泳,要么就是顾忌河中有什么存在。不过千夜仍不敢大意,向上风方向又奔出数公里,直到看不见两个四臂女,这才松了口气,将李狂澜放下。

  这下狂奔,千夜也是气喘如牛。李狂澜本身就不轻,何况她身上还有件沉重的内甲。

  河的这一边看起来还算安全,也没有土著活动的迹象。千夜找了一块背风平坦的地方,搭了营火,准备在这里过夜。整个过程中,李狂澜静静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来帮忙。千夜看出她仍是全身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就是想帮也帮不上什么,于是便径自一人搭建营地。

  这一次千夜并未修建木屋,只是在周围布了一圈木刺陷阱,然后取出昨日的猎获,准备晚餐。

  李狂澜忽然抬头,道:“帮我做个木盆,要大一点的。”

  “做木盆干什么?”现在千夜连屋子都不准备建,还要家具干什么。

  “我想要洗一下。”

  千夜更是奇怪,一会就要到晚上了,被血火一烧,什么样的污渍都会化为乌有,洗澡完全没有必要。更何况难保河里就有点什么,没看那些土著还会钓鱼吗。

  “我想要洗一下!”李狂澜又重复了一遍。

  清楚她的决心,千夜也就不再劝了,对他来说,做个木盆是件很轻松的事。他选了一棵树,挥东岳砍倒,然后削枝去皮,再切成木板,拼在一起,用树皮搓绳箍好,就是个能装一个人的浴盆了。这些事看起来轻松,实则不然。这里的树木都坚硬如铁,别的不说,光是挥动数十吨的东岳一剑把树伐倒,恐怕神将都办不到。

  在这个见鬼的世界,力大就是王道。

  千夜将浴盆端到河边,盛满了水,然后放在地上。李狂澜脸上微现忸怩,轻声说:“你帮我守着。”

  千夜点头,在河边坐下,背对着浴盆。随后身后传来漱漱的脱衣声,入水声,接下来就是水花涌动的声音。

  也不知她为了什么,一定要洗。

  千夜只当这是她的怪癖,静静看着河水,等着她洗完。

  天色渐晚,吃过了晚餐的两人熄灭了营火,开始各自修炼。李狂澜是疗治伤势,而千夜则要凝炼出更多的晨曦启明,以制衡血气。在这个世界,随便一个生物都有异常浓烈充沛的精血,千夜现在连黑之书都塞满了,再也装不下更多的精血。在精血的无限供应下,如果不受限制的凝炼转化,那么用不了几天千夜就会晋阶实力侯爵,和曾经的娜娜与朱利奥站在相同的高度。

  但是那样一来,宋氏古卷的玄曜二篇将会彻底失衡,千夜将不可避免地向纯粹的古老血族转化。

  不过宋氏古卷在大漩涡内运转要快得多,凝练转化的速度几乎是外面的一倍,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一月,千夜就将打开第六个原力漩涡。这种修炼速度,放眼整个帝国也没有几人。

  但是没有修炼多久,距离午夜尚远,李狂澜就支持不住,需要千夜帮助维持生机。有过两晚经历,再做这事两人都是轻车熟路,谁也不说话,相拥一处,默不作声地等待着天亮。

  幽暗的河边,只有血火忽明忽暗。

  又是一夜过去,黎明到来之际,千夜就起身穿衣。见他脸上隐有忧色,李狂澜问:“有心事?”

  千夜长出一口气,道:“是啊,我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昨天那些四臂土著的白雾就够厉害了,说不定我们还会遇上什么。”

  李狂澜默然片刻,方道:“我们只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而已。就算发生了什么,也不是我们的错。一旦离开,我想,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会忘记的。”

  “也许。”千夜仍有淡淡的忧色。血火所在之处,就相当于千夜的耳目所在。到了早上,无须去看,他也知道李狂澜身体有些地方变得粘粘腻腻,于是就明白了为何昨晚她要坚持洗澡。

  现在的她,或许就是明天的千夜。每每在控制本能的时候,千夜都有种感觉,似乎在与整个世界对抗。

  可是一已之力,又如何能抗衡世界?

  李狂澜岔开话题,向河对岸一指,说:“你不是这个方向上会有大收获吗?我们今天进森林探索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