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八 真没用过

章一七八 真没用过

  千夜不及细想,一跃而起,如幻影雷电般飞掠百米,抢在众土著之前冲到她面前,将她一把按倒。众多土著转眼间将两人团团围住压上,瞬间堆成一个人堆。

  人堆中突然透出数以百计的血线,随即人堆震散,千夜从中冲出,怀里抱着那人,全速向李狂澜所隐藏的位置狂奔。

  在他身后,还有不少土著战士紧追不舍。速度比抱了一个人的千夜慢不了多少。有几名战士跑出一段距离,忽然回头望去,才看到刚刚垒成人堆的伙伴都还倒在地上,动也不动。这几人有些疑惑,跑过去将几个倒地不起的同伴翻过来,顿时惊叫一声。

  刚刚压成人堆的二十余名土著,此刻都变成了一具具尸体。这几名土著吓得哇哇大叫,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名四臂男子大步冲来,检视了一遍地上尸体,抬头望向千夜逃离的方向,目光深邃,与其他土著似有不同。

  这个四臂男人没有追上去,其他土著战士也纷纷在他身边停步,显然他在部落中的权威非同一般。

  千夜身后仍然有十几名土著战士穷追不舍,他也不回头,直接冲入森林,自李狂澜身边冲过,继续向森林深处冲去。

  土著战士依旧紧追,纷纷跟入森林。这时李狂澜突然从树后转出,手中水蓝剑光如电闪烁,已自一名四臂女的颈侧划过。随即她脚步变幻,刹那间连换数种持刀姿势。土著战士如潮水般从她身边冲过,每每几乎要撞上,却都在间不容发之际被李狂澜避开。

  那名四臂女又奔出数十米,突然头一歪,颈侧裂开一个大口子,鲜血激射出数米。她一头栽在地上,手脚抽动,却怎么都爬不起来。

  在她旁边,众多的双臂土著战士扑扑通通倒了一地,徒劳地挣扎着。他们或是颈侧,或是肋下,有的甚至是胯下中刀,要害受伤,都是离死不远。

  李狂澜这几刀都是把刀锋摆在这些土著战士必经之路,等着他们自己把要害撞上来。以此法瞬间斩杀了十余名土著,将她惊才绝艳的剑技展示得淋漓尽致。但就算如此,她也脸色苍白,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这些土著身体强悍,切肉如同斩铁,奔行时冲力又堪比巨型凶兽,李狂澜毕竟不以力量见长,手边又没有寒月笼沙。连斩十余人后,已是耗尽力气,连刀都有些拿不稳了。

  李狂澜看了看林外的土著战士,有心把他们全部杀掉,可也知道这绝无可能,至少眼下不行。因此虽是心有不甘,但她也只得暗自咬牙,转身就走。

  她心中堵着一道火,只顾埋头猛冲,结果眼前一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她想都不想,一刀就切了过去。然而那人出手如电,轻轻拿住刀锋,顺势一拗,就把吸血刃夺下。

  李狂澜吃了一惊,左手乍起,两指分开,就点向对手咽喉。这一招既快且辣,是绝境中反败为胜的杀招。可是她眼前又是一花,那人已经消失。紧接着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从后抱住,那把吸血刃则架在自己的咽喉处。

  李狂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败得如此之快,也就是到了大漩涡,在千夜手中才这样败过一次。可这人明明不是千夜。

  未等细想,她就感到有一只冰冰滑滑的手自外甲领口探了进去,翻开内甲缺口,一把就握住了一只肉/团,然后突然拈住桃花,不断揉搓捻动。

  李狂澜吸了一口凉气,顿时全身发软。

  她气急败坏,怒叫一声:“姬天晴!你再胡闹,我跟你没完!”

  她身后响起一声轻笑,有人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狂澜咬牙,“除了你这个贱人,还有谁能干出这种事?”

  “哎呀,反正我都是贱人了,那不多干点下流的事,岂不是对不起你?”说话间,那只手的动作猛然加快,弄得李狂澜全身发软,不得不靠在姬天晴身上,方能站稳。

  “你,你……”李狂澜气得全身发抖,眼中全是冰寒杀气,可惜的是身体全无力气。

  姬天晴贴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也快要控制不住了,赶紧让我欺负一下,不然的话我就找千夜去了。”

  “你去呀!”

  姬天晴从她身后钻出,身形变幻,从容貌平平的男人变回了其貌不扬的少女,笑道:“算了吧,他是你的。”

  李狂澜理了理衣服,狠狠盯了姬天晴一眼,道:“他也有你一份,你忘了吗?我那份也一并附送好了,不用谢。”

  姬天晴如小猫般伸了个懒腰,道:“我才不要呢!吃剩菜可没意思。”

  “新鲜着呢,没人用过。”

  “谁信啊?”

  “随便你。”

  两人之间的谈话就此陷入僵局。姬天晴绕着李狂澜左看右看,李狂澜却始终给她摆着一张冰封的脸,万年不变。

  姬天晴先败下阵来,举手投降,问:“真没用过?你们之间,就没发生什么?”

  “没有,要不要我用李家先祖发誓啊?”李狂澜面无表情地道。

  姬天晴知道这话可就说得重了,修炼天机术的家族,最隆重的誓言就是以先祖名义起誓了。李狂澜这样说,就是动了真怒。再刺激她的话,恐怕就要真的分个生死了。

  姬天晴鼓起小嘴,说:“开开玩笑的,别那么当真啊!”

  “你的玩笑从来都不好笑。”

  “好吧,那我以后就不说了。不过,你不打算去看看千夜吗?他吐血已经吐了好一会了。”

  “什么?!”李狂澜大惊,举目四顾,找到千夜气息的方向,飞身而去。

  千夜单膝跪在一株古树之后,以东岳支地,正不断咳着,每咳一声,就会吐出一口紫黑色的血。而在他面前地上,吐的血已经积成一潭。

  李狂澜来到千夜身边,问:“你怎么了?”

  她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表面的清冷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担忧。

  千夜抬起头,勉强露出微笑,道:“我没事,就是,就是……”一句话没有说完,又猛地开始咳血。

  李狂澜想要说什么,双唇已开,却似感觉到什么,并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千夜。她扶在地上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插进坚硬如钢的地面。

  千夜好不容易咳得缓些,露出歉意的笑,说:“我真的没事,只是刚刚那一下,实在是太补了,我有点受不了,吐出来就好多了。”

  李狂澜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但看千夜气息迅速稳定,开始攀升,终于放了点心。另外刚刚那一战,她是全程看在眼里的,千夜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以千夜强横身体,区区土著想要重伤他还真有些难度。

  千夜擦去嘴角血渍,说:“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吧。”

  李狂澜点了点头,起身回头,向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姬天晴道:“你对这一带应该很熟悉吧?有过夜的地方吗?”

  姬天晴点了点头,说:“跟我来。”

  三人在森林中快速奔行,片刻后穿出森林,跟着姬天晴攀上一座石山的山顶。这里的山顶有一处天然凹陷,恰好让人们站在树顶也看不到山顶。姬天晴已经在这里搭起了一个小棚子,修有营火,边上还有几个储物的箱子,里面分别放着肉类、菌菇和野果,旁边石缸中则盛着清水,一切显得井井有条,格外整洁。

  姬天晴将铺地的树皮干草拨了拨,摆出勉强够三个人挤在一起的位置,然后说:“就是这里了,对付着住住吧。在这见鬼的世界,也就这样了。”

  李狂澜走到山顶天然石墙边,向外望了望,然后拿起姬天晴放在这里的一把原力枪看了看,问:“这里能用原力枪吗?”

  姬天晴道:“谁知道呢,我也没用过,只不过放在这里以防万一而已。”

  李狂澜若有所思,上下打量了一番姬天晴,忽然伸手,道:“拿来!”

  姬天晴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充满戒备地问:“你想干什么?”

  “少装傻!把你备用的衣服交出来!”

  “没有!”姬天晴答得极快。

  李狂澜一脸嘲讽,冷笑道:“谁不知道你有空间装备?你敢说没有准备替换的衣服?”

  “确实是有,但是也只有一套。谁会在空间装备里塞一堆衣服不成?”

  李狂澜点头,道:“有就好,拿来吧。”

  “凭什么给你?你现在打得过我吗?”姬天晴一脸挑衅。

  李狂澜一声冷笑,道:“还用得着我动手?千夜,你上!”

  “啊?”原本在旁边看热闹的千夜没想到这么快矛盾焦点就甩到了自己头上。他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们,不明白为何要自己动手。

  “你不动手的话,自己考虑后果。”李狂澜赤裸裸地威胁。她的威胁虽然看起来很空洞,可千夜仔细一想,似乎能够被她威胁的地方还不少。比如说,她和赵君度之间好像还有一战;再比如说,自己用她的内甲保住一命,她自己却在穿过空间通道时九死一生,这份人情着实太重,需要好好偿还。

  最要命的是,假如她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夜瞳,那后果简直无法想象。以夜瞳此刻之能,收拾一个李狂澜根本不费力气,就是杀上李家都有可能。

  当然这只是千夜的想象,以目前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大的可能是夜瞳就此不再理会千夜。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