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九 圣果

章一七九 圣果

  想到这里,千夜苦笑,起身走向姬天晴。

  姬天晴睁大了眼睛,警惕地道:“你要干什么?千夜,你不会这么不讲义气,真的要抢我的衣服吧?喂,你再靠近我可要喊非礼了啊!”

  李狂澜在旁边冷笑,“叫,你尽管叫!看把那些土著叫过来,我们谁跑得比较快一些。”

  李狂澜剑技就是以快制胜,在速度一项上,她确实有自傲的资本,即使是千夜,如果不用虚空闪烁也不是她的对手。

  三人之中,要真的拼速度,还真就是姬天晴弱一些。不过她也不是好惹的,当下眼睛一转,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李狂澜,道:“想让你跑得慢点,还是有很多办法的。我看你这几天过得可不怎么好啊,怎么,真要把土著叫过来吗?”

  李狂澜顿时想起刚才被她调戏的一幕,顿时又羞又恼,咬牙叫道:“千夜,还不动手!制住这死丫头之后,我让你看看她真正的样子。”

  被李狂澜一催,千夜才不情不愿地上前,说:“天晴,如果有多余的衣服,还是给她一套吧。我不想动手。”

  姬天晴哼了一声,道:“说得好像你打得过我一样。”

  这个问题千夜也不好回答,只得含糊道:“在大漩涡之外,确实不一定。”他言下之意,就是在大漩涡之内必胜。这倒也不是吹牛,姬天晴出手威力虽大,但多是靠顶级秘法,自身身体和李狂澜半斤八两。而千夜更多是依靠自身强悍身体,在大漩涡内如鱼得水。他在力量上的优势太大,根本不是秘法能够弥补的。

  千夜这么一说,姬天晴也就明白了。她索性两手一摊,挺起胸膛,对千夜道:“我真没有多余的衣服,不信你来搜吧!”

  千夜这就为难了,想要搜得细,自然是贴身搜。可姬天晴毕竟是女孩子,他怎么下得去手?这两天和李狂澜有那么多肌肤之亲,就已经够麻烦的了。他可不想再让麻烦加倍。

  这时李狂澜冷笑道:“怕什么,去搜,每个地方都别放过。我看她敢让你搜!”

  果然姬天晴脸色微变,显得有些不自然。

  千夜却不打算接招,苦笑道:“我真不行。”

  “那你给我按住她,我来!”李狂澜挽起袖子,说干就干。

  姬天晴一个滑步,绕到千夜身后,躲开了李狂澜的魔爪,叫道:“我真没衣服!现在身上就是备用的,原来的衣服早就毁在空间通道里了。我又不像你有那种宝甲,普通衣甲怎么抗得住?”

  李狂澜知道她说的该是实话,也就停了手,忽然轻叹一声,道:“真不该来这里。”

  姬天晴一怔,片刻后也叹了口气,说:“来都来了,说这些也晚了。再者说,就算知道这个世界会是这个样子,我们又能不来吗?难道你甘心接受命运,将来嫁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李狂澜冷道:“我为什么要嫁?我自从换上男装的一刻起,就没有打算嫁任何人,哎?!”

  她话未说完,姬天晴就突然出手袭胸,瞬间又弄得她全身一软。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三人都不是普通强者,见微知著,只要看到她神态动作上的些许不自然,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下李狂澜尊严尽失,再也放不出狠话,只是对姬天晴怒目而视。

  姬天晴吐了吐舌头,就此收手,规规矩矩地站好,好像什么都没有干过一样。李狂澜知道现下自己拿她没什么办法,就是伤势痊愈也不是她对手,毕竟寒月笼沙不在手边。而自己一身本事,倒有八成在剑技上,不像姬天晴五花八门的秘法会得极多,随便捞起件东西就能当武器用。

  李狂澜轻叹一声,说:“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接受家族安排的。再者说,联姻又能带来什么?有我们自己的价值大吗?”

  姬天晴淡道:“谁说带不来东西?只要一天帝国没有女天王登位,那么我们的命运就不会改变。我们的修为越高,价值就越高,总有大人物会对我们感兴趣的。就如你姐姐,当年何等骄傲之人,最后不也是入了宫?”

  李狂澜沉默,因为知道姬天晴说的是事实。从某种意义上,女人还是男人的附庸,只是程度有别而已。实力越强,当然自主的余地就越大,但也只是从一个层面的身不由已转到另一个层面的身不由已。

  当然历朝历代都会有人抗争,有人成功有人失败。比如李狂澜的改换男装,姬天晴的百变幻身,甚至赵雨樱的狂放不羁,都是某种抗争。可是大格局从来都没有变过。

  而永夜反而要好得多,只有狼人中女人比较弱势,血族和魔裔都是基本平等,而在普通蛛魔中,甚至女人力量还要更强些。因为夜之女王的存在,整个永夜世界女人都和男人地位大致相当。

  在帝国,豪门出身的贵女们想要从根本上改变命运,只能如姬天晴所说,出现一位女天王。不成天王,女人战力终究是要逊色一筹,想要和男人平等,最终也只能得到此表面功夫。

  只是如姬天晴、李狂澜这样的天之骄女,何尝愿意屈从命运之下?

  在旁边听了许久,千夜忍不住插口道:“选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就行了,有那么难吗?”

  孰料姬天晴和李狂澜一起转头,对他怒目而视,齐道:“你闭嘴!”

  千夜被弄得莫明其妙,举手投降,自行到旁边坐下,闭目修炼。而姬天晴则拉着李狂澜到了一边,边走边问:“你那件事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既然姐姐让我到这里,想必已有了解决办法,用不着我操心。”

  “可不是这样说的。那位不上心也就罢了,若真是怒了,恐怕你姐姐也拦不住,还是要把你送出去。”

  “动怒又怎样?我又有何惧?再者说,真这样做了,恐怕丢脸的是他吧……”

  “你当年可不是这样说的,我印象中你说的是……”

  “闭嘴!”

  两人走到远端,窃窃私语,宛如相知多年的好姐妹。如果不是知道过往二人明争暗斗的历史,或许会真的以为她们的关系就是这么好。

  千夜也感觉,越来越看不懂女人了。这么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比较好,比如说宋子宁。

  转眼间天色渐暗,临近黄昏。千夜结束了修炼,长身而起,整个人给人一种焕然一新之感。李狂澜微觉惊讶,道:“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千夜点头,“一点小伤,真不要紧。”

  他是在解救姬天晴时,发动生机掠夺,一举击杀了二十余名土著战士。然而这招本不是用来杀敌的,掠取回来的大量精血无处可纳,瞬间就将千夜撑爆,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在林间千夜已经吐出了多余的精血,此刻修炼片刻,体内伤损就已恢复。

  千夜看看天色,已是日暮时分,便点起营火,取出兽肉开始烧烤。他烤肉的手艺自是比李狂澜强多了,吃得姬天晴都赞不绝口。晚餐用过,才是真正严苛的时候,夜幕行将降临。

  千夜开始发愁,李狂澜却若无其事地和姬天晴开始聊天。

  “天晴,你到这里多久了?”

  “算上今天,就是三天了。”

  李狂澜若有所思,“唔,那我们就是差不多同时抵达的了。你过来的时候怎样,危险吗?”

  说到这个,姬天晴就开始咬牙,“那该死的通道,把我的衣甲毁得差不多了。结果我一出来,下面就是一群王八蛋土著!”

  李狂澜一惊,忙问:“你没事吧?”

  姬天晴白了她一眼,道:“本大小姐怎么会有事?我一落下,就先砸死了好几个,余下那些一巴掌一个,全部拍死。这些家伙其实一点都不厉害,就是力气大点,皮糙肉厚。另外非常恶心!”

  看来她运气不错,初入高重力环境,就有土著分担坠地伤害,这才没事。不像李狂澜直接摔在地上,要不是千夜就在旁边,她早就化为枯骨了。

  “那你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李狂澜问出了关键问题。

  姬天晴小脸微红,说:“这见鬼的地方处处都很邪门,以前从来没人提到过。白天还好办,我有冰心镇狱秘法,可以压制本能躁动。但晚上才真是难过。”

  “那你晚上是怎么过的?”李狂澜格外关心。

  姬天晴手一伸,手心中多了三枚白色的果子,说:“就是靠它。吃了这个东西之后,就会血行加速,生机勃发,再加上自己运功,就可以勉强过夜了。”

  就这么简单?李狂澜和千夜对望一眼,再看看那三个毫不起眼的小白果,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千夜深深懊悔,李狂澜却眼波流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姬天晴倒也大方,将两枚白果分别弹给千夜和李狂澜,说:“现在就吃吧,效力要过一会才能体会得到。”

  千夜把白果放入嘴里,口感酸中带着腥涩,绝对说不上好吃。它一咬破就化为汁水,没有果核,也不留残渣。吃完之后,千夜总觉得像在什么地方尝过类似的味道,可又一时想不起来。

  李狂澜和姬天晴也吃掉了白果,李狂澜便问:“这种果子还多吗?我们明天去多采一点。”

  姬天晴面无表情,道:“这东西是四臂土著的圣果,已经都被我抢过来了。刚才我们吃的,就是最后三颗。”

  PS:差点没能从小黑屋里爬出来,还好赶上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