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八二 三足鼎立

章一八二 三足鼎立

  四臂人居住的石屋高大方正,居然有着原始的建筑美感。外墙所用的石料虽然参差不齐,但都是精心堆砌,墙面十分平整。

  千夜走进一间石屋,里面出人意料的整洁,墙面上贴着大块白色的石板,切割得方方正正。屋内有床和石桌,以及木制的储物柜和武器柜。在入门处的上方,则镶着两个巨大的狮头,显然是用来纪念英雄行为的猎获物。

  石屋内收藏的衣甲和武器在千夜看来乏善可陈,当然随便哪件运到大漩涡之外,还是有些价值的。

  千夜又进了下一间石屋,里面布置和前一间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衣甲和武器都没有差别。他再看几间也是如此。这些石屋与其说是民居,倒不如说是兵营,只不过是专门给高级战士居住的营房。

  数十间石屋中,有两间明显要大得多,并且分为内外两间。外间堆放着一叠以皮革制成的皮纸,上面写写画画,不知道记载着一些什么见鬼的东西。内间除了日常用品和武器外,还多了一些储藏的食物。这些取自不同生物的内脏、爪子什么的,看上去对土著来说是无上美味,值得小心保存。但千夜看着只觉得恶心。

  两间大石屋内,各有几个封口的泥罐。千夜屏住呼吸,以血火护住自身,小心挑开封口,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腥味充斥石屋。千夜只闻了一点,就感觉全身血行加速,欲望汹涌,很有种想把二女捉过来正法的冲动。

  他赶紧将罐口重新封好,以血火将腥味灼烧干净,这才敢放开呼吸。好在这类探索的事只有千夜能做,姬天晴和李狂澜都等在屋外,否则她们也闻到这种腥气的话,又是一场麻烦。

  千夜思忖片刻,将她们叫了进来,说:“这里面封存的东西多半和白果有关,能够加速血脉运行。不过想用的话,却是会有麻烦。我刚才闻到一点,就有些压不住本能冲动。”

  姬天晴取出一根长针,在泥罐封口上刺了一针,闻了闻针上味道,再看看颜色,说:“这里面确实加了白果,还有许多其它配料。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东西就是他们酿制的春酒。”

  “那还等什么?毁了就是。”李狂澜道。她现在对一应类似东西都是深恶痛绝。

  但是千夜和姬天晴同时反对。千夜更是将泥罐小心翼翼地抱起,一罐罐收进安度亚的神秘空间。姬天晴的储物空间比较小,却也装了两罐进去。这些东西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是能够救命的,而代价,现在看起来似乎也是可以接受的。

  想到这里,李狂澜忽然心中有了想法,也去抱了一个泥罐,却发现自己没有空间装备,不禁有些尴尬。

  千夜见了,不声不响地从她手上取走了泥罐,收进安度亚的空间。

  除了这些酒,姬天晴又对着那些风干的内脏、骨头和爪子什么的研究了半天。大漩涡内处处都是异宝,这些东西可都是土著费尽心血收集来的,里面搞不好就有什么价值连城之物。不过看了半天,姬天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储物空间又非常宝贵,不可能用来存放一些搞不清用途的东西。

  倒是千夜察觉一根碗口粗的兽骨中蕴含着爆炸性的原力,顺手收了,准备等日后慢慢研究。

  石屋扫荡完毕,就只剩下中央的小广场了。在石堡中央的位置,有一块圆形土地,里面种着各种植物果蔬,形似菜地。旁边则有一口深井,井水有些混浊。在广场中央,种着一株小树,单独被篱笆围了起来,可见土著对它的重视。

  据姬天晴说,这株小树就是白果果树,只是现在小树只剩下半截树干,自然是她的杰作。

  白果功效如此神异,取回帝国多半是异宝一件。然而光是移植就是大问题,所以千夜也不觉得有多可惜,如何度过今晚才是真正的问题。

  千夜没有动那些种植于广场中的果菜,,也没碰那棵被斩了的白果树。他们谁都不知道培育方法,也不知道用途。等三人撤走后,土著想必还会返回石堡。他们才懂得栽培的方法,说不定还能把白果树救回来。

  扫荡完这座石堡,收获多少还算有一点。首先自然是清除了土著战士,特别是四臂人的威胁。另外则是拿到了那些酒。白果被酿入酒中后,提振生机的功效被削弱,催生本能欲望的效果被成倍增强。但眼下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实在万不得已,总算是多了个选择。

  现在还有些时间,千夜就带着二女向森林深处探索。不过土著部落似乎都有专属于自己的领地,千夜搜索过若大的区域,发现的土著活动痕迹都是指向石堡。如是搜了半天,天色开始转暗。

  三人无奈,只能返回营地,等待天明再决定是换个方向搜索,还是放弃这处营地,转战更远的区域。

  只是这个夜晚,又要如何度过?

  此刻中立之地外缘的虚空中,悄然跃出一艘庞大无匹的战舰,尖锐的舰艏虽然优雅,却也显得有些狰狞。战舰舰身上那巨大的荆棘城堡 标志,向所有人昭示着这艘战舰主人的身份。

  这艘比帝国战舰母船还要巨大的血族战舰,即是无光君王梅丹佐的座舰。

  在无光君王的座舰之后,又跃出第二、第三艘巨舰,一望可知至少是公爵级座舰。随后则是密密麻麻的大小战舰,如蜂群般向中立之地驶去。

  数以百计的血族战舰中,绝大多数是德库拉和拉金氏族的徽记,亦有少数其它古老氏族的战舰。

  这支庞大的血族舰队在虚空中迅速前行,到了某个点时忽然放缓速度。这时从左右各出现一支舰队,迅速靠近。左侧是蛛魔舰队,为首巨舰一点不比梅丹佐的座舰小。蛛魔舰队还未靠近,就响起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老朋友,又见面了。”

  梅丹佐有些阴柔的声音亦是响起:“并没有多久,和我们漫长的生命相比,血战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洛萨,这次蛛后有何打算?”

  蛛魔大督军洛萨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最伟大的蛛后自有打算,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梅丹佐哼了一声,自是不信。

  蛛魔和血族舰队都停了下来,彼此保持着安全距离,显然谁都不放心谁。右方的舰队规模不大,却迅速靠近,然后在血族和蛛魔舰队的射程外停了下来。

  但是这一举动并没有让血族和蛛魔安心,洛萨首先道:“你们停得太近了,要么退后,要么向前。”

  梅丹佐则阴森道:“中立之地可不是适合你们的地方。怎么,你们魔裔这次要下血本了吗?”

  从魔裔舰队中驶出一艘中型战舰,甲板上立着一人,全身都裹在黑色战袍中,身周隐隐有暗色火焰燃烧,火焰内的一切事物都是扭曲的,看不出本来面目。他用沙哑的声音缓道:“就算我有偷袭的想法,也不是你们联手的对手。怎么,堂堂大督军和无光君王,这就怕了?”

  魔裔战舰的射程比蛛魔和血族都远,它们停留的距离恰好可以轰击蛛魔和血族舰队,对方的炮火却打不到自己。只是这支魔裔舰队的规模明显偏小,最大的战舰也不过勉强擦到公爵级的边而已,更没有大君座舰。

  和魔裔相比,蛛魔血族其实都各有长处。蛛魔战舰防御强横,结实耐打。而血族战舰则是各方面都很均衡,也都很优秀,速度上往往比魔裔战舰还要快上一线。所以洛萨和梅丹佐都没怎么看得起魔裔舰队,洛萨出言斥责,更多是觉得尊严被冒犯。

  可是看到这个立于战舰上魔裔,洛萨和梅丹佐都是一惊,纷纷现身。

  梅丹佐首先微微躬身,以示对先前出言的歉意,说:“原来是尊敬的永燃之焰殿下。只是不知道为何会是您亲自到来?”

  永燃之焰是魔裔真正的巨擘,曾与夜之女王/莉莉斯共同出战天鬼。在魔皇常年隐居修炼,不理世事的情况下,大多时候都是由他代表魔裔出面。除却这层身份,永燃之焰的实力也明显高出洛萨和梅丹佐一筹。这才是令梅丹佐表示尊敬的真正原因。

  永燃之焰并没有回应梅丹佐的敬意,只是淡淡地道:“大漩涡之外的环境不适合我们,不代表大漩涡内也不适合。既然我来了,那么再不适合的环境也会改变的。”

  洛萨和梅丹佐对望一眼,道:“永燃之焰殿下,此次夺取中立之地的大漩涡通道,最先行动的是你们魔裔,先头舰队也是由林嘉尔作为主帅出战。可是现在呢?林嘉尔莫明其妙的被一个无名小辈打得大败,连座舰都赔了出去。可以说,通道先落入人族手中,都是因为你们的原因。机会已经给过你们,只是你们没能把握。所以这次夺回通道之后,议定的名额不能改变!”

  永燃之焰似是冷笑一声,道:“我来了也不行?”

  洛萨又向梅丹佐望了一眼,见梅丹佐点了点头,当下也下了决心,道:“不行。”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