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八六 我辈兄弟

章一八六 我辈兄弟

  片刻之后,宋子宁来到了战舰旁,仰首打量着这艘公爵座舰,收起了此许浮滑。一个能够只身击落座舰,并且将舰中乘员杀的杀,收的收,让对手全军覆没的强者,至少现在的他还须仰望。

  宋子宁正色沉声,道:“夜瞳大人,故人宋子宁来访。”

  “我在这里,是千夜告诉你的吧?”

  宋子宁坦然承认,“千夜对我无话不说,因他知道我只会帮他,绝不会害他。我亦是如此,对他毫无保留。”

  “毫无保留?”

  宋子宁脸色不变,道:“这个,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得好。千夜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重情义,反而忘了照顾自己。他视我为至交,我自当视他为兄弟。有些事是为他好,我替他做了就是,不必一定要让他知道。”

  夜瞳淡道:“你跟我说这些,是怕做的什么事将来被我知道,要来取你小命吗?”

  宋子宁一脸大义凛然,道:“我做事问心无愧,岂会害怕?若你今后发现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千夜的事,要来斩我,那我束手就缚,绝不反抗。”

  “对千夜有好处,可不见得对我有好处。这点小伎俩也想瞒过我吗?”

  宋子宁眉宇间隐现紧张,可是眼神中又透着倔强,挺直胸膛,正声道:“世事纷乱,谁能尽知?我只能保证对千夜问心无愧,其它的就无法保证了。反正今日我来也来了,你若觉得我会做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尽管下手就是,我绝不反抗。”

  夜瞳淡淡地道:“你尽可反抗,能挡得住我一击不死,那我以后就绝不再对你出手。”

  宋子宁苦笑,道:“反抗也是无用,何必自取其辱?还不若坦然面对,死也死得硬气些。”

  夜瞳停了一刻,方道:“你与我说这些,应是做了些什么,怕我知道恼怒,所以赶来讨块免死金牌是吗?”

  宋子宁摇头,说:“当然不是,我到了今天这一步,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我之所以来,是要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关于千夜,一个关于你。”

  “说吧。”

  “千夜前日已经穿过空间通道,前往大漩涡了。”

  战舰外的温度骤降,让迦里南都不禁打了个寒战。宋子宁倒似早有提防,脚下出现一汪春水,暖意融融,驱散了骤至的寒意。

  “他是从中立之地的通道过去的?这是谁的主意?”夜瞳的声音听起来并无变化,可是骤寒的气温,却表明了她并不若表面那样平静。

  “是我。”宋子宁坦然承认。他面前风雪骤然凝聚成一柄冰刃,刃锋对准了他的眉心,疾刺而至!

  宋子宁大叫道:“那里对他有大凶险,也有大机缘!”

  冰刃骤然停住,堪堪点在宋子宁眉心处。宋子宁眉心肌肤处缓缓渗出一点血渍,格外鲜艳。

  此刻夜瞳声音已然清冷如冰,道:“他就是什么都不做,每日吸纳精血,凝练血气,也能成为亲王。何必去寻什么大机缘?你究竟是何用意?不说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宋子宁却也不惧,仰头反问:“你还能怎样不客气?大不了本少人头落地。”

  夜瞳道:“是吗?我也可以去和安国夫人比试一场。这场打过之后,我可以保证,安国夫人无论胜败,都活不过三月。”

  宋子宁大惊,喝道:“你敢?!”

  “我又何不敢?”夜瞳冷笑。

  宋子宁怒目而视,可是他看到的只有战舰外壳。任何感知手段,都穿不透这层外壳。他其实知道,此刻的夜瞳说得出做得到。宋阀的重重保护,在她眼中有若无物。身具血脉潜伏的夜瞳,在帝国内各处行走都如履平地。宋阀老祖宗就是想避战都不可得。

  现下宋阀风雨飘摇,全仗老夫人独力支撑。若安国公夫人伤重不治,不知有多少人会扑到宋阀身上大咬一口。

  宋子宁现在渐成气候,可毕竟根基尚浅,还没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能力。

  片刻之后,宋子宁气息一泄,苦笑道:“好吧,我认输。”

  夜瞳默不作声。

  宋子宁理了理思路,缓缓地道:“夜瞳,我不知你觉醒前是何身份,或许在你看来,这世界已没有秘密,万事万物皆在掌控之中。可是,你是否知道千夜心中是怎样想的?”

  夜瞳淡淡地道:“自我觉醒后,就与他再无关系。他怎么想,又与我何干?”

  宋子宁并不理会,而是径自道:“他当日放下家族,放下兄弟,放下在帝国的一切,就是为了去救你。为了不让我们阻止,他甚至自揭血族身份,自绝所有退路。那晚他独闯军部据点,斩杀栗风水,才将你抢了出来。栗风水当时实力远超千夜,却还是死在千夜手里。你以为是什么原因?”

  不等夜瞳回答,宋子宁即道:“栗风水和千夜之间,差的就是一颗决死之心而已。那一晚,千夜去了,就没打算活着出来。”

  夜瞳沉默。

  “后来的事,你比我更清楚。他说过,要送你上圣山,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其实无须我劝,只要知道大漩涡中有大机遇,那他就会去。我拦也拦不住,何不早些送他进去,也能占些先机。”

  夜瞳忽道:“他疯了,难道你也陪他一起发疯?”

  宋子宁哈哈大笑,道:“我辈兄弟,争的不过是这几十年时光,就一起疯一回,又能如何?”

  夜瞳似是轻叹一声,随即声音转为正常,道:“你说的第二个消息,又是什么?”

  “无光君王梅丹佐已经到了中立之地,此刻就停留在外缘虚空中。他此行明是为了大漩涡通道,但我怀疑,暗中实是为了你。当日军部拿下你之后,他就曾经通过特殊途径,想要把你买回去。”

  夜瞳道:“这老家伙自己不思进取,不敢冒险,却只会排斥异己,嫉贤妒能,千年来实力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有所下滑,实是血族之耻。想得到我的血脉,可没那么容易。”

  宋子宁道:“他守在外空,总是一个隐患,万一不顾一切冲进来,现在的你也不是他的对手。我想办法换来了破碎流年的全力一击,等永燃之焰离开,就可以兑现了。在我进入大漩涡之前,须得好好谋划,用得好了,就能给他一个教训。只是到时有可能需要你配合,如何?”

  夜瞳微觉惊讶,“破碎流年的一击,想必代价不菲。你为何要把这个机会留给我?”

  宋子宁苦笑,说:“你有危险,我怎能坐视不理?如果你有什么事,千夜知道我未曾尽力,他会恨我的。”

  夜瞳便道:“好,这个人情我记下了。等永燃之焰离开,你来找我吧。到时候我会把梅丹佐引进伏击圈。”

  宋子宁点头,战舰随即沉寂,迦里南则出现在旁边,说:“主人累了,请离开吧。”

  回到旗舰,宋子宁吩咐返航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径自回舱休息。面对夜瞳这短短时间,于他而言似是打了一场大仗一般。

  虚空浮陆,前线阵地中央,耸立着一座极为坚固的钢铁要塞。这个方向直面永夜大军的主力,因此赵君度就把自己的指挥所设在了这里。要塞距离最前沿的阵地不过数百米,这点距离,赵君度一枪就可以打到前沿阵地之外。对于真正强者而言,这点距离倏忽可至,完全可以直插阵地中央,强攻总部。

  把指挥处设在这里,就可以看出赵君度的态度,欢迎永夜强者随时前来挑战。

  自浮陆战事开始胶着,双方在这条战线反复拉锯,打成了最残忍的消耗战。帝国有多个番号的部队在此轮换,接受赵君度节制。一旦伤亡超过三分之一,就会撤下,换新的部队顶上。连日以来,至少有十几个团的军队被打残,被迫回到后方休整。

  而永夜的损失更是大得多,基本上和帝国保持了二对一的伤亡比例。许多悍勇的部落甚至所有成年战士都被打得精光,再无还手之力。

  这个伤亡比例在永夜和帝国都引起不小的争议。虽然永夜军势占优,可是内部也是矛盾重重,当伤亡基数大到一定程度,就连大势力也开始吃不消。群山之巅就因为狼人伤亡比例过大,而威胁要退出联军。无论哪个种族,面对数以万计的精锐战士伤亡,都会感到肉痛。

  而帝国这边也不宁静,有不少世家和军中将领因为私军或嫡系将士损失惨重,而置疑赵君度的放血战术。在赵君度的指挥下,帝国战损比例确实要比正常的防御战高一些,因此不断有人置疑赵君度的指挥能力。

  所有指责和质疑,都被赵玄极强力弹压,一概不与接受。同时,继续强力执行部队轮换计划。因为轮换计划十分公平,家族越大,承担责任就越重,各家倒也说不出什么来。就连张阀都表示服从,其它各家就更没有出头的理由。

  赵玄极能够弹压众将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双方强者的伤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