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八八 重逢(第二更)

章一八八 重逢(第二更)

  听潮城外,一片肃杀。

  帝国大军早已撤退,只有城外巨大的营区痕迹,以及城中的满目苍夷,默默诉说着数日前的那场大战。

  即使是白天,城内也是一片死气沉沉,家家户户门户紧闭,街上只能看到少许行人,也都是匆匆而过。还在劳作的只是少数人,他们把一车车的尸体运到城外,挖坑填埋。沿途没有人跟随,也没有人哭泣,这些都是没有人认领的尸体,到了最后,也找不到一个愿意为他们哭泣的人。

  路边的行人,以及窗前凭立的人们,都用冷漠的目光看着运尸车,偶尔眼中会流露出悲哀与恨意,但大多时候都是漠然。

  听潮城的城卫军早已被打散,还幸存的战士都脱下了军装,藏在自己的家中,不肯表露身份。整个城市人们的心气已经被打掉了。连他们视若神明的骆冰峰都已战死,何况又有传言说,在骆冰峰的死中,天王张不周也有暗中下手。是以人们心中的依靠,就此崩塌,如同此刻的圣山。

  帝国大军撤退得很突然,几乎半日之内就走得干干净净,所有来不及带走的装备都就地销毁。在听潮城内,这两天就出现了权力的真空。然而城内却并没有出现大的骚乱,也不见抢掠和强奸等事。

  这是因为在当日一战中,听潮城不光城卫军在战斗,许许多多热血悍勇的市民也拿起武器,参加防御。

  但是在帝国极具优势的火力面前,尤其是来自头顶战舰那坠雨般密集的炮火,一切被认为坚固的防御工事都显得不堪一击。那些原本根本不被瞧得上的佣兵,被宋子宁武装到了牙齿,并且以有些笨拙却坚定的战术动作,一点点挤压着城卫军的防御空间,直至将他们的防线彻底摧毁。

  宋子宁用史无前例的战舰与重炮支援,短期但极端的训练,以及完美无瑕的指挥和各军种协同,给中立之地的各大势力好好地上了一课,让他们明白了什么是帝国的正规战争。

  进驻听潮城后,宋子宁又以铁血手段整肃城内秩序。但凡不听管束,以及趁机滋事的,都就地格杀,无须审议。是以到了现在,听潮城内的好事之徒,在防御战时被杀了一批,在帝国进城后又被杀了一批,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还活着的人对宋子宁的残酷手段记忆犹新,帝国军虽然走了,但谁都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回来,也不知道回来后会做些什么。是以快两日过去,都没有人出来组织秩序,更无人重新召集城卫军。这座昔日人族最大的城市,现在就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当永夜联军的战舰出现时,摆在永燃之焰面前的,就是这样一座城市。

  此刻魔裔已经和先期抵达的部队汇合,实力大涨,已能和血族与蛛魔部队平起平坐。永燃之焰看过圣山处的空间通道后,只说了一句话:“通道后日开启,可持续一日。”

  永燃之焰的话自然是不会错的,整个永夜联军立刻沸腾,以最快速度整编和扎营,并派军队接管了听潮城的防务。

  整个接管过程异常的顺利,没有反抗,也没有预想中的袭击,平平静静地就移交了控制权。以至于负责接管的魔裔公爵都有些糊涂,一直在问左右,这个城市以前是否是永夜而非人族的领土。

  接管城市之后,三族也无心深入掌控,仅仅是定了个宵禁就了事。毕竟离通道开放只有一天时间了,时间极度紧张,谁也没心情去找城民的麻烦。

  强者们都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比如探测通道对面的情况,以天机术推衍未来的风险,观察通道的状况,等等。最重要的事情则是,能够送进去多少人,以及顺序。

  大漩涡通道开启,永夜知道的本就比帝国晚,先期过来的魔裔以及林嘉尔舰队本身都是距离中立之地最近的部队。结果林嘉尔舰队被千夜打残,而先期到来的魔裔又被宋子宁展示的武力压制得死死的,根本不敢出头。他们也没想到宋子宁竟会如此果决,悍然集结全部兵力,一举打下了听潮城,抢先将人送进了大漩涡。

  现在摆在永夜面前的就是一道难题了。先进去的人很可能遇到帝国的伏击,谁都知道从通道穿出的一瞬间是最虚弱的。但如果进去得晚了,通道本身也会变得不稳定,那时说不定还没有等到帝国伏击,自己就先死在穿越过程中了。

  而且因为事出仓促,永夜各族也没来得及商议出一个各族都能接受的方案,仅仅是大致定了各自的名额,就急匆匆地赶往中立之地。而血族和蛛魔都没想到永燃之焰会突然出现。这也就意味着原本都谈得差不多的事,又要横生枝节变数。

  永燃之焰虽强,但血族和蛛魔两族也都不弱,要说名枪,也都各有一把。所以稍许让步还可以商量,若想让血族和蛛魔大幅让步,那是想都别想。梅丹佐和洛克萨虽然不在中立之地,但和身在现场也差不多。

  如此多的事,想要在一天之内处理完毕,实是难上加难。

  听潮城外,山岭已被冰雪覆盖,黑色的岩石和白色的积雪层层堆叠,绘出一幅天然的水墨画。

  在一块岩石上,立着一个单薄瘦小的身影。那是一个少女,有些凌乱的长发在寒风中飞扬,小脸冻得有些苍白,鼻尖则是一点通红。她呼出的气都化为白雾,眉毛甚至是睫毛上都积了些冰霜。

  她身上披着件破旧不堪的麻布斗篷,每当有寒风吹过,她就会下意识地裹紧斗篷。可是麻布天然透风,保暖方面实在是乏善可陈,她依旧会冻得瑟瑟发抖。

  在她身后,有一块长方形的突起,不知道是什么,完全被裹在斗篷下面。

  她站在岩石上,遥遥望着远方的听潮城。在这个位置上,还能看到多艘悬停在听潮城上空的浮空战舰。此刻听潮城的天空,阴云密布,厚重的云层绕着听潮城缓缓旋转,如同一个倒扣的巨大海漩,看得人透不过气来。

  稍微敏锐些的强者,都能够感觉到天漩正中心处那如高山大海一样的澎湃力量。哪怕是公爵,在这恐怖力量前也会感到战栗。那是永燃之焰,他正以自己的力量探索和稳定大漩涡通道,而天空中那巨大且恐怖的云涡,不过是天地对他力量的回应。

  少女向云涡望了一会,忽然转头,向山下望去。在山脚下,有个年轻人正在向山顶攀登。他的动作轻盈而灵活,看起来和普通人差不多,只不过稍许敏捷些罢了。但是在积雪的陡峭山坡上,他攀登得异常轻松,片刻功夫就站到了少女面前。

  “又见面了。”他笑着向少女打招呼,笑容如阳光般纯净而透彻,连周围的寒冷和阴暗都被他的笑容驱散。

  少女看着他,露出思索的神色。

  年轻人又道:“我叫安文,你忘了我吗?”

  少女摇头,“没有,只是我……现在想事情有些慢。”

  安文向天空中的巨大天漩看了一眼,轻松地说:“这很正常,在那位殿下的力量范围内,谁都会受到影响的。来,把这个戴上,你就会没事了。”

  说着,安文取出一根项链,交给少女。项链式样很朴素,挂着一颗黑水晶制成的水滴状珠子。少女没有多想,就将项链戴上,就显得舒缓了许多。

  一阵寒风掠过,安文似乎有些冷,搓了搓手,说:“真没想到你会来,不过你的胆子一向很大,这也不奇怪。”他向少女打量了一下,看到她依旧赤着双脚,就那样踩在积雪的岩石上,肌肤和雪一样的白。

  “冷吗?”他问。

  少女点头,然后又摇头。

  安文叹了口气,轻抚手上的一枚戒指,周围的温度立刻缓缓抬升,转眼间就有融融春意。

  这边气温刚刚抬升,就见数点黑影从听潮城飞出,如箭般向这边飞来,转眼间就将两人包围。三名魔裔将领看到安文,都是变色,躬身行礼。安文摆了摆手,说:“我没有事,没看我正在见朋友吗?你们走吧,也不要让其他人再来打扰我!”

  “是,少主。”三名魔裔将领已经听出安文的不悦,迅速离去。

  等他们走了,安文苦笑道:“你也看到了,想让你暖和一点,就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你为什么就不肯多穿一点呢?这里可是那位殿下的力量范围,感觉到冷就是真的冷。你难道感觉不到?”

  “冷。”

  安文摇头,“算了,拿你没办法。这样吧,我送你衣服和靴子吧,马上就让人准备。”

  “不要。”

  “为什么?嫌不好?它们虽然不能算顶级,但也应该不错了。有很多功能,你用了就知道了。”安文抓了抓头发,又补了一句:“等这边事情结束,我再去给你订一套顶级装备好了。我现在手上还有些份额,应该够付帐的。”

  “不要。”少女仍然摇头。

  “为什么?”安文可是真的苦恼了。

  少女终于多说了几句:“身体就是最好的眼睛。穿多了装备,我就感觉不到猎物的动向。”

  PS:情人节啊,至少得两个人过吧,所以至少得两更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12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