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一 下一个寒寂之夜

章一九一 下一个寒寂之夜

  局势一直按照许多人预料的那样发展。在永夜的强势之下,先期已经得手的帝国隐忍不出,任由永夜掌控大漩涡通道。永燃之焰的到来则震慑了中立之地所有强者,在鲜血王座没有出头的情况下,平素心高气傲的一众强者忽然发现,若没有鲜血王座的存在,那他们连出现在大君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天王张不周依然在闭关修炼,冲击天王至境。但是现在,他的闭关似乎成了笑话。

  还好永燃之焰只是短暂停留,并且离开得比预想中还要早一些。与鲜血王座的三天之约还没有到,他就启程离开。

  永燃之焰一走,魔裔也都随他离去。庞大的舰队飞越了整个中立之地,只要有心人就都能知道他的行踪。

  这位在永夜议会也有巨大威望的大君终于走了,无数强者只觉压在胸口上的一块大石终于挪走,狠狠地松了口气。

  血族和蛛魔部队也走了一半,但还有不少人停留在听潮城。一方面是这些部落的人选还没来得及进入大漩涡,现在通道还勉强可用。另一方面,则是他们希望能够守住帝国的反扑,守到大漩涡通道下一次可用。谁都知道这不容易,可总有些人心存幻想。

  中立之地各大势力都在观望,想要看看接下来帝国和永夜的碰撞谁胜谁负。目前双方的军力相差不是很大,永夜一方还略微占优。但大多数人看好的反而是帝国。人们都想看看,帝国未来军神这一次又会缔造什么样的奇迹。

  许多人还有疑惑,不明白为何血族和蛛魔会急匆匆地撤走过半的舰队。大漩涡通道再次稳定不过是十天半月之事,难道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了?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此际虚空浮陆的战局突变,在帝国节节进攻之下,永夜有全面崩盘之势。

  所有人有一点猜的都没错,那就是宋子宁的反击很快就会到来。但他们都猜错了七少反击的方式。

  永燃之焰刚刚离开,整个东海、乃至大半个中立之地的强者就莫明地感到阵阵悸动,然后又隐隐听到一声凄厉且极度愤怒的嘶吼。

  悸动十分熟悉,在中立之地呆得久些的强者,都不只一次感受到这种悸动。那是破碎流年在轰鸣,而且是由那一位亲手执掌,全力施为的轰鸣。

  而嘶吼就很陌生。可是这声嘶吼几乎传遍了整个中立之地,又是在众强者灵魂层面回响,发出这声嘶吼之人的恐怖,已完全超出众人想象。

  一时之间,猜测纷起,各种各样的传言四处纷飞。就在这时,停留在听潮城的血族舰队突然又有调动,又有一批主力战舰离开东海,飞向虚空。于是有不少人猜测,是鲜血王座和无光君王之间又有一场大战。

  不管人们如何猜测,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真相,只能停留在猜想上。

  在闲人努力传播流言之时,无数帝国战舰自天际出现,如蜂群般扑向听潮城。

  中立之地战火四起,而大漩涡内,千夜正面临着又一次严酷的考验,要如何度过这个夜晚。

  即使他愿意用最原始的方式,也难以带动姬天晴和李狂澜两个人的生机,除非让她们大量喝下四臂人酿制的白果酒。那样一来,情况甚至会比以前更糟。虽然直到现在千夜也不知道姬天晴的身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的真正身份绝不会比李狂澜低。而且她那难以捉摸的性格,明显也比李狂澜更难应对。

  但要让千夜就这样看着她们死在寒寂之夜,也难以办到,特别是在还有手段的时候。

  看着日渐低沉的夜色,千夜心情愈发沉重。

  李狂澜本来在静坐运功,此刻张开双眼,对姬天晴道:“天晴,你现在还伪装自己干什么?”

  姬天晴也睁开双眼,说:“什么伪装?”

  她显然是在装糊涂,李狂澜却不给她继续装糊涂的机会,“现在也没有外人,把你本来的样子露出来也没有什么的。”

  姬天晴全身微微一震,沉默不语。可是她的气息却起伏不定,显然内心正在激烈挣扎。

  千夜倒有些不明白,露出本来面容本来是件再小不过的事,为何姬天晴却如此坚持?难道说她其实长得很丑?不过丑也罢,美也罢,对千夜来说都是一样。只是千夜再不会哄女孩子,也知道这种话不能说出口。

  李狂澜这时轻轻叹息一声,说:“快到午夜了。”

  李狂澜向千夜伸手,“给我一坛酒吧。”

  千夜心中一凛,道:“你想干什么?”

  李狂澜很是宁定,“你一个人帮不了我们两个。如果我们撑不过午夜,你就算明知不行,也会拼命催动我们生机的,不是吗?所以不多喝点酒,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喝多了的坏处,无非就是那样。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就算发生了什么,等离开这里,我全都会忘记。”

  千夜听了,心中顿时复杂,不知是何滋味。

  李狂澜见千夜没有回应,便向姬天晴伸手,“拿酒来。”

  姬天晴一惊,“为什么要给你?”

  “那你要喝吗?”李狂澜反问。

  “我……”

  看着姬天晴的反应,李狂澜忽然凑了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过去两个晚上,我是这样过来的……”

  尽管有所伪装,姬天晴仍是听得脸生红晕。她其实已经猜到了大致的情况,可是当真正听到耳中,还是羞得有些抬不起头来。不过姬天晴随即想起千夜就在旁边,这幅样子被他看了去可是不好。当下立刻挺直胸膛,动也不动,摆出了一副姐什么没有见过的架势。

  千夜感到哭笑不得,只能装傻,先由她们两个商量出个结果再说。

  李狂澜在姬天晴耳边说了一会,然后就道:“现在你来选吧,是喝酒还是不喝?”

  “不喝?”千夜感觉有些奇怪。李狂澜就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当然是一个喝饱,另一个不喝啊!难道要一人喝一半,然后都便宜你吗?想得倒美!”

  千夜这才明白,一时之间脸上如火燃烧,有心想要解释自己不是要二者兼收,可又知这事越解释越糟。

  “等等,我觉得没必要先喝酒,可以先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度过这个夜晚。”千夜道。

  李狂澜摇头,“没用的。”

  其实三人都是年轻一代的顶级强者,均有逐渐向上一代强者挑战的资格,自然看得清楚以千夜目前的能力,实在带不动两个人。像他这样能够带着李狂澜度过寒寂之夜,已经足以惊世骇俗。

  姬天晴忽然道:“我喝。”

  “啊?”李狂澜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选择,这可大出意料之外。原本姬天晴和千夜之间并没有什么,不似李狂澜般已经亲密到不能再亲密的地步。李狂澜以为,让姬天晴和自己前两晚一样,只要没越过最后一步,她应该是可以接受的。至于自己,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没想到,姬天晴竟然直接越过最后的界线。

  千夜深感头疼,就要再劝。现在对他来说,无论谁喝酒都是大麻烦,倒不如干脆把自己灌得失去理智。可若是那样,他就无法推动她们的生机运行。

  所以就如李狂澜说的那样,总有一天,就是想要找借口也不会有。

  姬天晴突然取出一坛酒,一掌拍碎酒坛,然后张口一吸,所有酒液就汇成一线,径自入腹,快得让千夜和李狂澜都不及阻止。

  这酒的力量有多霸道,千夜和李狂澜都再清楚不过。喝下一坛,确实可以抵御午夜的寒寂之力,可是也没什么方法能够压制本能的欲望了。

  李狂澜眼中闪过极为复杂的神色,看着姬天晴,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此刻心中如同一团乱麻,有惊讶,更多是失落,如同刚被抢走糖的小女孩。

  一时之间,她有种冲动,再向千夜要坛酒过来喝了。

  就便宜了那个笨蛋,又有什么?

  似乎,似乎那个笨蛋除了笨了点,其它什么都还挺好的。

  恍惚间,李狂澜耳边又响起刘公公捎来的话。以她对姐姐的了解,措辞已是罕见的严厉。若在这件事上违了她的心意,那李后能做出什么来,可还难说。她能登得上后位,就不会太把亲情放在心中。

  可是现在怎么办?

  李狂澜咬着下唇,看着姬天晴和千夜,一时之间心乱如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这寒寂之夜,她修的又是冰寒原力,本该无比冷静,可是心跳得却是越来越快。

  她不知道,难道就这样看着姬天晴把他给抢了?

  李狂澜竟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把选择权交给她,都到了这一步,为什么就不能主动一些?平素一向雷厉风行,行事果决的自己,为何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却变得如此畏缩?

  千夜则是沉默,束手无策。无论是谁,对他来说都是一样。他忽然间心烦意乱,起身站起,走到一旁,仰望着夜空。在那夜空深处,无月无星辰,却满满的都是夜瞳的样子。

  姬天晴忽然露出有些调皮的笑,说:“你们该怎样就怎样,我醉了。”

  说罢,她就一头栽在地上,似是醉得睡了过去。

  这次轮到李狂澜大吃一惊,急忙扑了过去,把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在脑后。在这寒寂之夜,睡过去就意味着死亡。

  没想到姬天晴突然抬起头,道:“你们那个的时候,记得离我近点,让我也沾沾光。”然后扑通一声,她又睡了过去。

  李狂澜突然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25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