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六 本能

章一九六 本能

  任何原力阵列爆炸,动静都不会小,更何况安文手绘的这个阵列,在整个魔裔的传承中也是相当高明的。即使安文实力出众,也被炸了个灰头土脸,头发眉毛都被烧焦小半。

  白空照瞪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没什么,可能太久没用,有些地方画错了。”安文自嘲道。

  “你不会画错的。”少女肯定地道。到了安文这个境界,怎么可能画错一个原图法阵?

  “或许这个阵列就不应该用在这里。”安文苦笑摇头,又道:“快到晚上了,先准备过夜吧。”

  少女点头,贴着石墙躺下。这个位置既安全又隐蔽,还能第一时间偷袭闯入的敌人,正是野外过夜的最佳选择。少女想都不想就选了这个地方,安文再看整个营地,竟找不出更好的地方。

  只是安文看了她的选择,心中莫名的就有些隐隐痛楚。他叹了口气,开始布置新的原力阵列。绘到一半,他忽然咦了一声,取出一把短刀,以刀为铲,就地开始挖掘。地面都是坚硬无比的石块,不过在安文短刀之下,却是松软如同腐土。转眼之间,安文就挖下去一米多深。这时他刀尖突然一空,竟是挖通了一个秘室。

  安文挥刀挖掘,扩大了洞口,然后就跳进秘室,四下望去。

  秘室中十分昏暗,不透一丝光线。不过就算一点光也没有,也难不倒有黑暗视觉的魔裔。秘室不大,两边墙壁上凿有一个个储物格,里面摆放着一个个封泥的酒缸。

  秘室中央的地上,则堆着一堆土,上面栽着一株树苗。秘室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由于久不见天光,这株小树苗仍然只有几根分枝。不过树梢上还顶着两片叶子,经过了这么多年,它竟然还有生命力,实是堪称奇迹。

  安文也不认识这是什么树的幼苗,但是能够在这秘室中存活如此之久,想来也不是凡物。于是以短刀铲土,将小苗连同土堆一同铲起,收入自己的储物空间。他又从储物格中搬下一个酒缸,刺穿泥封,一股带有浓浓腥气的酒气就破封而出。

  安文双眉紧皱,这股酒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他素来喜爱洁净,哪里闻过这种味道?他赶紧将酒缸放下,将泥封重新封好。不过酒味虽然刺鼻,安文却脸现喜色。按照族中记载,在大漩涡内偶有发现当地土著所酿制的酒浆,有种种神奇功效。看来这酒就是了,而且看秘室那充满岁月刻痕的样子,不知道存了多少年。

  安文端起另一个酒缸,不禁双眉一皱,这竟是空的。他晃了晃酒缸,又掀开泥封看了看,然后才算死心。这一缸酒不知是密封不好还是被虫蚀,全部挥发干净,残留在内壁的酒渍都变成了灰石,再也没有激活生机的功效。

  他一个个酒缸试过来,大部分酒缸都是空的,最终只收集到三缸半的酒。这些收获已经让安文很是满足,他将酒缸收入空间,手里提了一缸酒,跃出密室,笑道:“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并无回应。

  安文一怔,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气温也逐渐降至到了冰点。白空照蜷缩在石墙下,正在瑟瑟发抖。她的脸色惨白,嘴唇已经变成了青色,蜷成了一团。

  “我……冷……”少女的声音很微弱。

  安文感受了一下夜的阴冷寒寂,顿时脸色大变。虽然他有读过族中所有关于大漩涡的记载,可是不管哪一份记载,其中对寒寂之夜的描述都远没有到这种程度。此刻才刚刚入夜不久,生机就开始明显减缓,和族中资料记载的午夜时分已是相去无几。

  安文原本没有将寒寂之夜放在眼里,以他的身体素质,可以轻松抵御。至于少女,也只要帮她一把就可过关。

  可是没想到真到了大漩涡内,寒寂之夜的严酷程度远超想象,比资料记载的何止高了十倍!

  安文脑海中迅速回放所有关于寒寂之夜的资料,以便寻找合适对策。此刻还有些余瑕,不能惶急。只有掌握了全部信息,方能找出合适对策。否则的话一个应对不当,可就没有挽回余地了。

  按照魔裔资料记载,寒寂之夜是深入大漩涡后才会出现,并且随着深入而逐渐提高。安文心中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这里的寒寂之夜强到了这种程度,岂不是说现在二人所处区域,已经在大漩涡的极深处?

  一念及此,安文所有游玩的轻松心态瞬间消失,代之以凝重。按照族中资料记载,到了魔裔探索的区域边缘,就有许多安文也需要认真对待的危险。而这片区域,就更是危险重重。一个不小心,恐怕魔裔少主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正思索之际,安文突然手中一空,酒缸已被少女劈手夺去,掀开泥封,就将酒向嘴里倒去。她生得是身体却似无底洞,转眼之间整缸酒就全都下肚,安文都来不及阻止。

  “等等!这酒不能喝,它会让你……”

  安文话还没说完,酒缸就已经见了底。少女一脸满足,说:“舒服多了,终于不冷了。”

  “你刚才……”

  “刚才很冷,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后来看到你拿的东西,我觉得喝了它会热起来,就拿过来喝了。”少女说得很自然。

  安文张了张口,却无法斥责。和她相处过这段时间,他也知道少女基本是以本能的方式生存,有若天地间游荡的凶兽。一旦遇到会威胁生命的事,比如说寒寂之夜,她就会本能的保命。这时的她,为了生存,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安文叹了口气,心中又是隐隐地痛,说:“我不是怪你抢酒,而是这种酒不能……不能随意喝的。需要我处理过、去除里面某些不必要的药性之后,才会安全。可你现在……唉,待会发生了什么,可是不怪我的。”

  说话之时,安文心中又是叹息,又有些遗憾。以这种方式得到少女,于他而言,恰如牛嚼牡丹,把最好的意境全都给丢失了。

  “会发生什么?”少女眼中又是迷茫,小脸慢慢升起红晕。她晃了晃,就一头栽倒,明显是喝醉了。

  安文怔了怔,在她身旁坐下,等候着那一刻的到来。

  片刻之后,白空照就有了微微的鼾声,仿若一只熟睡的小豹。她就这样睡着,一动不动,一直睡到了天亮。

  此刻东海之上,大战方休。

  听潮城外,到处都是燃烧的战舰残骸。蛛魔设立的军营亦是烈火熊熊,蛛魔战士的尸体随处可见,仆蛛更是整片整片的被烧焦。

  只看战场,就知帝国大获全胜。无论空中地面,原本永夜联军都略占优势,这也是魔裔全部离开、血族也撤走大半后,蛛魔仍不肯离开的原因。蛛魔指挥官根本不相信宋子宁的所谓未来军神的名号,憋足了劲要和宋子宁大战一番。

  然而真打起来,蛛魔舰队却被宋子宁虚实不定,忽东忽西的战术骚扰得苦不堪言,无数次卯足了劲扑过去,却发现只有小股袭扰部队。一整天下来,蛛魔虽然成功吃掉了帝国几支小部队,却始终没有找到宋子宁的主力舰队。

  就在蛛魔舰队筋疲力尽,能量不足,准备返航之际,帝国主力舰队突然出现。

  舰队战的结果,从血族战舰突然撤离战场的一刻就已注定。养精蓄锐的帝国舰队将蛛魔打得溃不成军,转眼间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最终战局以蛛魔强者们乘坐最强大的高速战舰逃离战场而告终。所有受伤的战舰,以及还留在地面的部队,就都成了此役的牺牲品。

  此刻战场上,帝国运输舰正起起落落,不断投放佣兵,打扫战场。战舰则分守四方,警戒着仍有可能出现的敌人。

  各方强者都来到宋子宁的旗舰上,前来道贺恭喜。这场舰队战论规模,在近期的战斗中也不算小了,且又因为关于大漩涡的通道控制权,意义也颇为重大。宋子宁这一仗打得酣畅淋漓,体现出在舰队指挥上的极高水准,未来执掌一个分舰队也不遥远。

  帝国舰队可和门阀世家的私军不同,因为投入巨大,即使是上品世家,也只有少数可以负担自己的浮空舰队,而且规模不大。成建制的大规模舰队,基本都掌握在帝国和帝室手中,也是军部制衡门阀世家的最重要工具。

  舰队战又和地面战不同,没到神将以上,强者所起的作用相对有限。且因为指挥的特殊性,一名指挥官往往需要多年训练方能合格。

  此刻宋子宁年纪轻轻就展现出舰队指挥的天赋,这让各方嗅觉敏锐的家伙都是心中一动。世家中人看到了插入帝国舰队的绝佳突破口,而帝室亦因为宋子宁身后那些复杂背景,特别是与李后的关系,也觉得有可能将他拉到自己一边。

  因此大战刚刚结束,连战场都没有打扫完,各方人马就纷纷上门,有的想探口风,有的则是为了混个脸熟,更多的人则是想要早早地就抱上这根未来的大腿。

  不过此刻的宋子宁,却没有大战完胜的欣喜,反而眉宇间隐有忧色,有点强颜欢笑的意味。

  。

  a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53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