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九 围城

章九十九 围城

  肖令时起身,拿过一幅地图在案几上摊开,上面赫然标注着永夜大陆人族控制区内的矿产分布。

  肖令时在山阴郡内几个颇具规模的矿上一点,说:“这几处都属于淮杨武家。本来他们也很安分,就算暗地里有点什么,明面上总是无碍的。”

  宋子静静听着,知道必有下文。就像武正南那近千名种子,不知道其中牵涉了多少条来源,但有的是直接与武正南利益攸关的盟友,有的却已经过两三道转手,世族大多还是洁身自好,不会去捞这种油锅里的钱。

  “最近几年或许看到周围的人纷纷和黑暗种族那边贸易,赚了大钱,武家也就活动了心思,不过他们选择的交易品种却是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

  “人,还有黑晶铁。”

  宋子宁双眼微眯,说:“黑晶铁?”

  黑晶铁品级还在赤晶铁之上,是制作四级原力枪的重要原材料。原力阵列中的纹路布线,就是用的这种材料。如果说赤晶铁属于战略物资,那么黑晶铁就是重要战略物资。

  宋子宁随即抓住了一个关键点:“武家的矿区里出产黑晶铁?”

  肖令时点了点头,道:“他们一直试图保密,不过我的人在调查最近几笔异常交易时,发现了一批来源不明的黑晶铁。我手下两个鉴定大师都认为这些黑晶铁应该出自武家的矿区。”

  宋子宁沉吟道:“淮杨武家虽然在整个帝国只是三流势力,但毕竟也是世家。”

  “这就是难办的地方。”

  肖令时的口气如闲聊般平淡随意,不过宋子宁却知道今天说到这个时候才是关键。双方能不能再进一步合作,就看他是否有能力把此事承接下来,包括武正南的那件事,之前给出的利益,只是换肖令时一个‘不过问’,然而一旦出了纰漏,想让他的立场稍稍倾斜己方,只靠钱是不行的。

  在永夜大陆上,肖令时已经成了气候,然而他毕竟是寒门,一旦出了永夜大陆,身份上的差距就会凸显,所以他才会在宋子宁面前摆出这个机会。说到底,出身就是肖令时的短板。除此之外,他还真没有什么好怕的。

  “还有没有其它资料?”

  “稍等。”

  肖令时离开了一会,回来时就抱了一叠厚厚档案,里面全是武家矿区的相关资料。

  这一次轮到宋子宁细细地看,肖令时在一旁等着。这位寒门中将丝毫也没有着急不耐的表示,看上去可以就这么空坐一整天的样子。而宋子宁一页一页读过去,就象根本不知道一位中将在旁边等候。

  整整一个小时,宋子宁才把资料看完。他将所有档案全部放好,手指轻轻扣着桌面,沉吟许久,才说:“这些矿场属于武家的三房,所以还有点操作可能。”

  肖令时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宋子宁继续说:“我在秦陆上有点人脉,要压过武家三房有些吃力,但拖住他们一段时间还是办得到的。在武家三房自顾不暇的时候,我们直接截下武家的交易商队,再占了矿场,只要能就此抓到武家的把柄,就不愁武家三房不就范。到时候我们只要肯还回去三分之一的矿场利益,武家三房也就只能从了。至于和武正南那点当年就不能拿出来说的关系,想必他们会很识时务的。”

  肖令时笑了笑,“堂堂宋阀,为何对付一个武家三房,还会吃力?”

  宋子宁从容道:“高陵宋氏真要对付武家,如灭蝼蚁,又怎会吃力?之所以会有点吃力,正因为不是宋家对付武家三房,而是我宋子宁对付武家三房。”

  有没有借宋阀之力,这里面的区别可就大了。

  肖令时至此终于动容,深深看了宋子宁一眼,“倒是我眼拙了。”他眼底闪过一抹沉色,也就是说,宋阀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七公子从搭上他的线,到之前对付武正南的布局全凭个人之力?知道这次并不能向宋阀直接借势,肖令时不但没有感到失望,反而多了些期待。

  宋子宁淡淡一笑,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而是道:“现在关键就是,假如我们抄了武家的矿场和商队,却没有找到黑晶铁,那怎么办?”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宋子宁淡然道:“只要不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身份就是。就算被发现了也没什么,让那些人再也说不出话来就可以。不过要在永夜大陆做到这些,我需要人。肖将军,您手下这种人总会有吧?”

  肖令时自然明白宋子宁的意思,当下道:“我手上确实有一些人,忠诚不是问题,能力也还算有点,你可以放心使用。他们在帝国各种纪录中,都是没有来历的。不过,劫道突袭这种事,七公子你打算亲自去吗?”

  宋子宁微笑道:“如此大事,当然要自己亲自去做,才会放心。”

  肖令时道:“有句老话叫做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七公子身份贵重,真要自履险地?”

  “如果千金之子说的是高门大姓,那在初时是助力,到了后来只有束缚。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是要靠自己双手去挣,成或败,一肩担之,岂不比争那点余荫来得自由自在。”

  肖令时默然片刻,轻叹一声,“七少志向远大,倒是让我惭愧了。到这个位置以后,我满心里想着的就是如何守成。嘿嘿,年轻时的冲劲,却是渐渐的被磨去了。”

  宋子宁道:“肖将军所虑长远,居安思危,以后必可再进一步。”

  肖令时笑道:“那就借七公子吉言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敲定了行动的细节,宋子宁这才离去。

  当宋子宁从征服堡中走出时,视线的尽头,刚好看到一艘浮空艇腾空而起。相隔遥远,远东魏家的徽章依旧清晰可见。这许多时间,也不知道魏破天在磨蹭些什么。宋子宁看着那浮空艇,只是冷笑一声,就转身而去。

  在浮空艇上,魏破天正和一众随从大吃海喝,此刻酒意上涌,平生满腔豪情壮志,只觉得天下虽大,舍我其谁?

  就是魏家派在魏破天身边的几个老成人物,此刻回想办事过程,也颇觉得不可思议。肖令时若是如此好说话,哪里会得到一个‘黑面肖’的名声?可是偏偏魏破天一开口提要求,他就满口答应,丝毫也没有为难推脱。

  这些人只知道其中必有原委,但具体是什么,却谁也猜测不到。整个队伍中,或许只有魏破天自己,才会觉得肖令时为自己的气势所折服,那种舍我其谁的念头,却是更加兴盛了。

  当然,就算让魏破天知道了其实是宋子宁用半个陈氏矿场的利益作为敲门砖,又有一系列后续合作铺垫,才令肖令时下定决心彻底舍弃了武正南,这位魏大世子也绝对不会承认宋子宁的作用的。

  此时此刻,无论宋子宁还是魏破天,都不知道两股军队已经隐隐将千夜和他救下的那批种子包围在内,只等夜深,就要发动攻击。

  这种跨区调兵的举动,当然瞒不过肖令时,然而这个寒门出身的中将即没有阻止的意思,也没有把消息透露给魏破天或宋子宁。在他心中,那批种子若是就此消失,自然再好不过。这些人活着,就是扎在远征军肉里的一根刺。至于事后,第七师肯定是完了,不过让动手的第十五师再多赔点利益出来。

  当征服堡事情一了,宋子宁就派了几名亲随去找千夜,把最新的进展告诉他。自己则带上几名心腹,连夜前往另一个城市。在那里,还有一件重要的商品在等着他,必须马上处理。

  暮色渐渐低垂,千夜站在小镇的哨塔上,遥遥望着远方。地平线上已经是一片模糊,隐隐升腾雾气。现在刚过下午两点,永夜大陆已经临近黄昏。好在天穹的圆月已经渐升渐起,月光洒落,目力好的人还勉强能够看出几百米。

  千夜的双瞳透着隐隐的暗红,夜视能力已经启动。永夜大陆在他的眼中脱去了伪装,所有秘密都一览无遗。在视线的尽头,千夜能够看到那些升腾的灰尘和普通夜雾有细微的差异。那是载重卡车行进时冒出的黑烟和扬起的尘土。

  有一支规模庞大的部队正在向这边开进,用不了一个小时,就会出现在小镇墙下。

  远东重工的两名护卫队长站在千夜左边,右边则是一对年轻男女,都比千夜大不了多少,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他们都是一级战兵,而且男的英俊女的清丽,在血族那边都是可以卖出大价钱的好货。

  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男的叫吴士清,女孩叫吴士颖。原本他们都是出身自一个没落的士族,为了寻求前途,冒险来到永夜大陆。结果刚刚抵达永夜没有多久,就被武正南手下的奴隶猎人抓获,准备卖到血族那边当种子。

  在千夜手下,他们当然不再是货物。几天的训练下来,这对兄妹很快就表现出超出同侪的能力。所以千夜就把他们提拔起来,暂时负责统领一批战士。

  两名四级的护卫队长努力张望,可是除了茫茫夜色之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们看千夜凝重的神色,知道那个方向上多半有着什么,只是相隔太远,以自己的目力无法觉察而已。

  就在这时,吴士清忽然一声低呼,说:“那边来了好多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6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