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九七 贵客临门

章一九七 贵客临门

  大漩涡通道重返帝国掌握,是个好消息,却也没有太好。

  检查过通道的状况后,帝室专门派来的天机术强者有些无奈地宣布,通道已经变得很不稳定,虽然还能通过,但是危险大增。普通强者进入通道,有很大可能在通道内陨落。

  通道本来不至于衰弱得如此之快,但是永燃之焰明显抽取了通道周围虚空的力量用来加固通道。当永燃之焰的力量消散,通道周围的虚空就变得格外狂暴,而通道则如暴风雨中的丝线,不断飘移摇摆。

  想要通道重新变得稳固,一个办法就是等,等待虚空重新平静下来。这需要时间,而且会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谁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或许会久到永夜大军重返中立之地。 另一个办法,就是帝国也出动天王重新加固通道,这样就能够让通道重新投入使用。只是用过这一次之后,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来修复。

  帝室的天机术强者提出第二个方案后,各方头脑都自动无视了这个选项。帝国天王地位极为崇高,别说在场这些人,就是帝国皇帝没有合适理由,也调不动这些高高在上的绝顶人物。而且各方势力需要进入大漩涡的人,大部分都在第一次时就送进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进去的,顶天也就是个下品世家的人物。门阀世家中,有的已经把四五名候选都送了进去,就算有再多的名额,也很难找出合适人选了。

  到了现在,还在排队等着进入的人,大部分都是平民出身。里面自然有不少人不惮风险,拼命也想要搏个出身的大有人在,可是没有谁会为了这些平民去烦扰天王。

  还没有进入通道的人,真正重要的就只剩下了一个,就是宋子宁自己。但无论帝室,还是世家,都不觉得宋子宁应该进去冒险。七少在军略上有惊世大才,已无须靠个人武力证明自己。

  此刻通道的状态,可说将大胜的喜悦浇熄了一大半。眼前状况,守也不是,不守也不是,反而将帝国一支规模不小的舰队牵制在了中立之地。

  如此尴尬状况,不过持续了一天。

  一艘淡青色涂装的高速战舰突然出现在外空,冲入东海,直奔听潮城而来。

  帝国外围警戒的战舰一阵骚动,随即放下了炮口。因为驶来的高速战舰是帝国战舰,而上面的涂装徽记清晰表明了身份,北府军团。

  转眼之间,帝国军队如同沸腾,一艘艘战舰纷纷升空,前往迎接。一时礼敬,无以复加。

  林熙棠至今仍执掌北府军团,这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嫡系。自张伯谦晋阶天王后,曾与他齐名的林熙棠隐隐成为十大元帅之首,亦是最深不可测的人物。有传说他亦距离天王不远,若不是在血战与浮陆之战中间和夜之女王/莉莉丝拼了一记,或许已经步张伯谦后尘,也已踏入天王至境了。

  即使未到天王,林熙棠已是帝国上下公认的天机术第一人,只是碍于李家的面子,没有经由皇帝之口宣布罢了。光是这一点,就让林熙棠成为无人愿惹的人物,甚至比天王还要难缠。至少这一年来,已无人知道林熙棠的真正实力。

  战力接近登峰造极,就补全了林熙棠最后一块短板。论施证,论领军,论谋略,帝国又有何人敢说稳胜林熙棠?即使是风头正健的右相,表面上对林熙棠亦得客客气气,自承不如。

  而甚嚣尘上的帝党,则自行将林熙棠列为帝党的精神领袖,全然忘记了就在不久之前的敌视。对他们来说,林熙棠是不是真的帝党并不重要,只要他不否认就可以了。而林熙棠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件事,又或是有其它考虑,并未公开否认。

  此刻的林熙棠,已成帝国内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甚至有消息说,浮陆之战就是他在幕后一手推动。若是此役能够圆满大胜,那么林熙棠实已成为国师一级的人物,足以列名青史。

  北府军团是林熙棠的嫡系,也是惟一的嫡系,就连红蝎都要隔了一层。北府军团这艘高速战舰,显是代表着林帅而来。众家也不在意使者是谁,如此礼敬,敬的是林熙棠。

  在一众战舰簇拥下,北府军团的战舰缓缓降落。

  宋子宁已经先一步在舰外等候,等战舰舱门打开,一名身着北府军团军服的将军走出舱门,向左右一望,哈哈一笑,道:“这他妈的才叫风光!”

  这句话其实颇不客气,而且带着粗鲁和张狂,不过各世家主事看在林帅面子上,也都忍了,纷纷施礼:“恭迎将军!”

  只有少数人觉得站在舷梯上的这人有些眼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一看不要紧,立刻失声惊呼:“这不是魏侯世子吗!”

  这一声喊,顿时惊醒了众人,纷纷仔细打量。这样一看,不少人就认了出来,来人正是远东博望侯世子,魏破天。

  众人赶紧重新行礼,口中道:“恭迎博望侯世子启阳将军!”

  魏破天手一挥,不悦道:“叫什么启阳? 叫我魏破天!”

  魏世子这个癖好,不少人也是知道的。只不过依帝国礼仪,魏侯既然没有正式给魏破天改名,那么他私自改名实际上是大违礼仪的举动。这事私下做也就罢了,在这众目睽睽的场合,要还是叫魏破天,那可不太妥当。若是被人参上一本,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魏家乃是封疆侯,势大根深,一般京官闲着没事,谁也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罢了。

  因此众人此时就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接话。好在有聪明人立刻道:“魏世子此来一路辛苦。”这句模糊了名字,却是皆大欢喜。众人瞬间消了矜持,围上来大拍马屁,可谓热情洋溢。

  和宋子宁不同,魏破天可是货真价实的世子,早早就确立了继承人的地位。近年以来,魏破天在远东打出相当不俗的战绩,自身战力亦是突飞猛进,可说继承侯位已是板上钉钉。这位可是未来的魏侯,论身份比在场诸家的长老之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更何况魏破天身上还多了一身北府军团的军服,这就更加引人遐想。这是魏家和林帅联手的标志吗?那么是魏家投靠了帝室,还是林帅打算就此脱离帝党?

  这事实在事关重大,一众首脑长老都下定决心,回去后要仔细打听。不过眼前首要大事却是巴结好这位魏侯世子。别的不说,魏破天可还未婚娶,一个魏侯夫人的位置还空在那里,怎能让人不眼红?

  人群中的魏破天满脸笑容,不停地打着招呼。和当年的血气方刚相比,现在的魏世子显然对迎来送往这套东西娴熟多了。

  宋子宁站在原地未动,却未能避免被关注的命运。

  魏破天老远就向他招手,大声道:“子宁,你也来了?哈哈哈,怎么站得那么远啊?我们兄弟好久没见了, 怎能不好好亲热亲热?”

  宋子宁顿时脸色发青,毫不掩饰心中不快。说来也怪,他城府之深不比在场任何一根老油条差,可就是看到魏破天,怎么看都不顺眼,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回远东去。特别是这家伙还是如此张扬,非要当众叫出来。

  堂堂七少,迎的是北府军团的使者,敬的是林帅,可不是魏家那头野猪。

  但是宋子宁站着不动,魏破天却不打算放过他,不断挥手,叫道:“子宁,你怎么还不过来?这迎接的人也实在多了点,有点挤。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哈哈!”

  旁边也有那不怎么会看眼色的敲边鼓,道:“七少,世子在叫你哪!赶紧过去吧?”看他一脸艳羡样子,恨不得自己以身代之,倒是一条狗腿的好料。

  宋子宁实在无法,走了过去,一把握住魏破天的手,含笑道:“启阳,确实好久不见!”

  他一边叫着魏破天最不愿被人提起的本名,一边手上加劲,就准备给这头野猪一点颜色看看。对于修为,宋子宁一向自信,他貌似不怎么修炼,实际上修为增长紧紧跟着千夜脚步,最近又要有所突破了。相比之下,魏破天无论是修为级数还是原力品阶,都要稍逊一筹。握手较力这种暗斗方式,拼的就是原力,宋子宁怎么可能会输?

  可是一握下去,宋子宁却是大吃一惊,感觉手中如握了一座微小山峰,虽小却坚硬无比,非是血肉之躯能够撼动。而且山峰险峻,越是用力,反击之力就越是犀利。握得狠了,宋子宁的手都在隐隐作痛。

  宋子宁审时度势,当下徐徐收了力,嘴角含着微笑,道:“多时不见,启阳兄修为又有进益啊,这可真是相当不易。看来启阳兄近来运势正旺,不抓紧时间建功立业,跑到这穷乡僻壤来做什么?”

  这番话,宋子宁自是暗讽魏破天不过是运气好,怕是刚刚突破修为就跑到中立之地来了。

  魏破天自是明白他的意思,哈哈一笑,满脸自得,道:“子宁有一句话说得不错,我近来运势确实是旺得不得了!哈哈,这不,前不久刚得了林帅的当面指点,然后就突破了几个瓶颈。”

  众人听到他竟得了林熙棠亲自指点,大感欣羡之余,赶紧马屁如潮。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65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