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一零七 访客

章 一零七 访客

  齐思成作了个割喉的手势,压低声音说:"现在我已经把大部分事情都处理干净,那些知道得太多的人,已经永远都说不出话了.只要再给我一段时间,联合上纪将军他们几个,就是那件大事,我也有把握盖下大半去."

  武正南不置可否,问:"所以?"

  "所以您只管安心去军部,等着那边扯皮扯明白,咱们这边也都该处理干净了.到时候一切都来个死无对证,远征军上面的大佬们也好为咱们说话,您到时候肯定能够平安无事地从总部出来.这件事上看得出来,帝**部并不想太过难为远征军."

  武正南笑了笑,说:"是啊,远征军毕竟是帝国在永夜大陆的屏障.而且听说,最近局势又有些不太平了."

  "不太平是好事!只有局势不太平,上面那些老爷们才会想起咱们的好处."

  武正南挥了挥手,说:"好了,老齐,用不着再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而你接下来就把该打扫的都打扫干净,如果军部那些老爷们再次下来,不要让他们看到任何不该看的.从现在起,第七师的任何人,任何物资你都可以随意动用."

  "放心,我会办好的."

  武正南点了点头,齐思成就准备退出去.

  武正南突然问,"老街那边怎么样?"

  齐思成脚下一停,想了想,说:"没什么动静."

  老街是黑流城最为鱼龙混杂的一个街区,武正南在那里有一条年头很久的私人渠道,但就连齐思成也只偶尔管管与那边传递收发些东西,根本不知道具体情况,也更不知道另一端连着哪里.不过最近几天老街还算十分平静,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日子里,没有动静就是好消息.

  武正南又点点头,不再说话,于是齐思成就此退了出去.

  走到走廊尽头时,齐思成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眼底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狠,"我一定会让那些老爷们看到他们‘应该’看到的东西."

  而在办公室中,武正南凝望着这个城市.没有动静啊,那人又一次打算明哲保身吗?明天吧,只需要再等待一

  天.

  他突然笑了,声音虽然很轻,却带着些许的疯狂,"就算我能够从军部里走出来,就真的平安无事吗?到那个时候,我的第七师大概不知道会落到谁手里,反正不会是我.这样的结局啊呵呵,呵呵."

  黑流城内,魏家和折翼天使租占了小半个街区,千夜则在附近找了栋独立的小房子.他不想和折翼天使的人接触太多,此外身上的血气也进化得越来越奇怪,虽然不用太过避着魏破天,但魏破天身边有魏家的战将,所以还是独居更方便.千夜甚至把魏破天派来的侍从都遣了回去.

  傍晚时分,一名魏家的亲卫送过来一份清单,那是来自小镇的消息,上面列着年轻种子们的近况,以及所有战利物资.

  这批年轻人的素质确实不错,有魏家提供的药品和救护,大部分伤员都能够完全恢复.算下来整场战争真正死亡的还不到两百人,另外百余名未成年的男孩女孩大多毫发无损.这是一个比千夜预期更好的数字.

  打扫战场后,缴获的远征军武器和装备至少可以武装半个团,而第十五师反应十分迅速,已经提出了补偿方案.他们将交出一个数千人口的小镇,外加镇上一座黑石矿场和一座伴生少量红晶铁的小铁矿,并且承诺在一年里帮助协防.也就是说,只要第十五师还存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那个小镇会很安全.

  这是极为丰厚并且有诚意的条件,显然第十五师已经嗅到了些不同寻常的味道.补偿原本是交给魏家的,不过魏破天大手一挥,非常豪迈地转给了千夜.

  另外,这名护卫还带来了一个消息,第十五师交出了魏成和他的家人.至于魏成的下场,护卫没有明说.不过世家对于族人家臣背叛的处罚一向极为严苛残酷,魏成不光自己会被处死,他的家人也难逃一逃一死,是否会进一步牵连到他的亲友,就要看魏家的调查结果了.

  种子们此刻还在远东重工的矿场上住着,千夜暂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置他们,只有等武正南的事情结束再说.不把这件事处理干净,这批年轻人一离开魏家的势力范围,恐怕立刻就会出事.不仅是为了灭口,黑暗种族同样会对他们有重大兴趣,十几个血脉种子的诱惑,就是一位黑暗伯爵也很难拒绝.

  等魏家护卫离开后,千夜立刻就进入静室,开始修炼.

  这次战斗中,他虽然没有再直接吸血,可是金紫血气却自动透体而出,汲取沾染在身上的鲜血血气.这种汲取速度和直接吸血相比十分缓慢,但是时间久了,同样积累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数量.千夜只能利用兵伐诀的强大原力冲击,激发血气保护内脏,以逐渐消耗体内过于庞大的鲜血之力.

  一氮始修炼,半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有充足血气防护,千夜的兵伐诀顺利运行到了三十五轮,并且还没有对身体造成太大损伤.于是他决定把日常修炼的轮次提升到三十五轮,如此一来,用不了两个月,就可以.[,!]冲击第六处原力节点了.

  当修炼结束时,已经过了午夜.千夜站起来活动身体,他感觉体内依旧充满了鼓胀感,就如同原力满盈,不过这是身体的错觉,意味着他体内的鲜血之力还是太多.

  不过暗红色的普通血气似乎已经餍足,不再吸收鲜血之力,全部缩回心脏蛰伏.千夜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预感,用不了几天就会进化出第二道进阶血气.

  千夜现在已经逐渐适应了和这些血气共存,有时候能够操控它们,有时候它们会自动做些什么.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血气并不能控制他.无论千夜愿不愿意,这就是现状.

  夜很深沉,也很宁静.往日夜间活动也很频繁的黑流城不知为什么格外安静,或许是城里的人们也感觉到异常,本能地减少了外出.

  千夜走到窗边,向天空中看了看,星空是断续的,有着大片大片的黑域.那其实不是夜幕,而是上层大陆投下来的阴影.这要看过上层大陆的天空后,才会意识到两者的不同.

  春狩那段时间,千夜晚上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找个无人的地方,静静坐下来仰望星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看到满天星斗,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现在回到了永夜,千夜会习惯性地向夜空看看,每当这时,就会想起上层大陆那格外灿烂的星河.

  夜还很漫长,或许由于血气过分充盈的原因,千夜一直没有睡意.他索性在长桌上摊开工具,开始保养自己的武器.先是鹰击,然后是双生花.

  不过在擦拭这对著名的,也是给自己惹来了不少麻烦的短枪时,千夜忽然有些奇怪的感觉.这对枪威力很大,可是随着血气的提升,他却越来越觉得使用时的手感很不太对劲,那是一种滞涩,就象用错了方法似的.

  但是从枪械原理来说,血族原力枪和人类原力枪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使用方法都是把原力输入,只要能够启动原力阵列,就可以射击.

  可千夜就是觉得,自己好象没有用对启动方法,否则就是这两把枪本身存在缺陷.他反复研究,又试着单独操控不同的血气来启动,越到后来他就越是感到‘双生花’中似乎少了点什么,也许是某个特殊部件,也许是需要某种特殊的黑暗原力或者血族血脉为媒介.

  千夜摇了摇头放下双生花,转而拿起闪耀光牙.他在战场上,鲜血之力最浓郁的时候,曾偶尔把刀芒瞬时激发出一米长短.原来这才是战将级武器的真正威力,外放的刀芒类似于外放凝成实质的原力,也具有杀伤力,相当于一把群战利器.

  他擦拭着闪耀光牙,指尖下那一道道比发丝还精细的纹路显得如此顺滑细腻,仿佛能够感觉到原力化为万千丝线,在里面缓缓流动.实在难以相信,血族工匠是如何打造出如此密致的纹路.

  第二天是十分平静的一天,除了魏家的亲卫来给千夜送些补给外,他的小楼整日无人打扰.千夜继续修炼兵伐诀,以消耗体内的鲜血之力.

  当他再次走出静室,又是午夜了.

  忽然千夜耳中听到阵阵极轻微的尖锐啸叫,顿时心中一凛.那是他布置在院子里的报警装置,一旦有人闯入,就会发出这种轻微但穿透力极强的声音.

  啸叫一响一停,十分规律,听起来就象有人正一个接一个地跃入院内.而且声音间隔一模一样,说明这是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军队.然而千夜皱了皱眉,他感觉不到那些人的气息.以他现在的能力,只有战将之上才会完全摸不到踪迹.

  千夜拿起手边的闪耀光牙,安步走出,推开了房门.院子里确实有人,确切点说,是一个千夜非常熟悉的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7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