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一 目标买家

章二零一 目标买家

  李狂澜不及细想,本能就扑了上去,手中激射出一道冰寒原力,将那四臂战士冰封。然而那战士发力一挣,冰层瞬间就布满裂隙。

  李狂澜大惊,瞬间冲到那四臂战士身上,在他恢复行动能力的瞬间挥掌一划,切开了他的喉咙。然而四臂人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咽喉被划开,却还能从胸腹中发出一声有若雷鸣的怒吼!

  糟了!李狂澜心中瞬间只有这一个念头。身处石堡中央,若是惊动了土著会有什么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一个纤细身影从侧方飞来,砰地一声将被开喉的土著战士撞飞。姬天晴一把拉住李狂澜,叫道:“快走!发什么呆?”

  李狂澜跟着她冲向石墙。土著们反应极快,转眼间前方已经有数十双臂土著拦路,还有更多的土著从窝棚里钻出来。

  李狂澜抢前一步,双手挥洒出大片寒气,瞬间将前方十余土著冰封。不过哪怕是双臂战士,这种成片洒出的冰寒原力也只能封锁他们一时。

  不过短时间也足够了,姬天晴取出一条长鞭,抖出无数鞭圈,套在一个个土著身上。土著一但被套中,就会身不由已地飞上半空,然后砸向下方的同伴或是窝棚。

  石堡中顿时一片鸡飞狗跳,趁着混乱,姬天晴拉着李狂澜迅速穿过土著人群,逃向石墙。

  就在这时,李狂澜突然脚上一紧,被一个土著一把抓住。这双臂土著一抓到她的脚,立刻就处于极端兴奋的状态,力量骤增,另一只手直奔她臀/腿而去!

  李狂澜连踢数下,可是脚上如同套了铁箍,怎么都甩不脱挂在脚上土著。她动作极快,对着土著胸口连踢数脚,只听一片骨裂声,已将他胸口踢得整个凹陷下去。可是这土著却如不知疼痛,一把抓住她的大腿,用力一撕,嗤的一声,腿部外甲竟被他撕了个大口子。好在内甲品阶远超外甲,没被撕动。

  此刻姬天晴也被土著团团包围,转眼间连挨数记重击,腾不出手来救援李狂澜。

  一个个双臂土著已经发现了她们的女人身份,瞬间全都进入极度充血兴奋的状态,前赴后继地向她们扑去,就要用人数将她们堆在下面。

  就在这时,整个石堡突然剧烈震动,令这些对震动极端敏感的土著东倒西歪。千夜原本所在的石屋猛地炸开,随即相连的石屋也一一爆炸,如同一条无形地黾在土中穿过,瞬间就将一整排的石屋炸毁。一点光芒从灰石中飞出,穿透对面的窝棚,再射在石墙上,方才止住。但这又引起窝棚轰然炸开,无数双臂土著飞上空中。

  石堡中骤然大乱,连绵不断的轰鸣让土著痛苦不堪。姬天晴看准机会,挥鞭绕住李狂澜,拖着她冲到石墙下,抓住先前准备好的绳索,用力一拉,两个人就冉冉上升,转眼间到了墙头。姬天晴也不回头,就向外面冲去。

  李狂澜一把拉住她,叫道:“千夜还在里面!”

  “他自己会出来的!”姬天晴反手拉住李狂澜,一道大力涌过去,就将她提得离地飞起。两人跃落城墙,迅速向远方奔去。

  石堡中依旧轰鸣不断,许久方才停歇。当石堡大门打开,一队队土著全副武装地冲出时,却已找不到二女去向。

  大约奔出数公里,李狂澜说什么也不肯走了。姬天晴也不勉强,就地停下。不过她也没闲着,就地伐木削枝,迅速布下一圈陷阱,然后和李狂澜一左一右,埋伏起来。

  不过土著并没有跟上来,二女奔行隐匿能力都很出众,只要拉开一定距离,就能摆脱追踪。片刻之后,空中突然亮起一道淡金光芒,千夜从光芒中出现。他向下方看了一眼,就收拢背上双翼,落向二女中央。

  姬天晴忽然想起什么,叫道:“别下来!”

  可这里是大漩涡,哪能说起就起,说降就降?千夜吃惊之余,坠势一缓,但还是踏上地面。他落足处地面突然陷了下去,数根削得尖利的木刺猛地弹出,狠狠刺在千夜大腿上。有一根只差一点,就要自下而上,钉在千夜命根上了。

  千夜再是胆大,也吓出一身冷汗。姬天晴和李狂澜赶紧过来,七手八脚地替千夜除去钉在身上的木刺。二女顾不得羞涩,又动手检查千夜伤处,待看到只有几个血点时,这才放下了心。

  不过二女的反应却有不同。姬天晴若有所思,李狂澜则是松了一口气后,又有疑惑。

  千夜好不容易摆脱二女,也是哭笑不得。他自石堡中以虚空闪烁逃离,连续闪烁两次到了这里,已是筋疲力尽,结果恰好踩中姬天晴的陷阱。要说阴损狠辣,千夜布置的陷阱不知道要差到哪去了。直到现在,千夜还隐隐感觉胯下有丝丝凉意,余惊未散。

  姬天晴问:“有什么收获吗?”

  千夜点头,伸出手,手心中又有两颗白果,说:“原本那棵树上还有七八颗,可能是上次把他们惊到了,把快要成熟的都摘走了,只剩下这两个了。”

  姬天晴接过白果,仔细看了看,松了口气,说:“还好,勉强够度夜了。我们又多了一天时间。”

  千夜点头,问:“你现在感觉怎样?”

  姬天晴抬手,指着一个方向,道:“我们已经跑了很远的距离,重力确实有变化。如果我感觉没错的话,那个方向上的重力要弱一些,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初始的要塞,就在那个方向上。千夜,你的感觉呢?”

  千夜道:“我也是感觉那个方向的重力要弱一些。”

  李狂澜问:“那我们是回去,还是继续探索?”

  姬天晴道:“当然是回去!没有白果,我们都撑不过这片区域的寒寂之夜。”

  这也是道理。白果这种东西,土著人也是珍逾性命。至少从目前看,白果也是极为稀有之物,并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趁着手上还有些存货,应该尽可能地快速赶到初始通道附近,至少也要跑到能够安全度夜的地方。

  “当然,在回去路上,我们也要尽可能地收集资源,说不定会有什么奇遇呢!”

  千夜沉吟片刻,道:“你们有没有感觉,这些白果,还有那些酒,有可能就是最珍稀的宝物,至少也是其中之一。”

  “怎么说?”姬天晴精神一振。

  “吃过白果后,其实有些药力是沉淀下来了。在白天的时候,这些药力一直在改造我们的身体,使肌体变得更强大。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机也在增强。”千夜仔细地道。

  “生机增强?也就是说……”李狂澜蓦然一惊。

  姬天晴点头,“没错,就是延寿。现在看来,这白果就是延寿的不二神药。虽然不知道效力究竟如何,但肯定不会太差。一枚延个十年八年不是问题。”

  李狂澜道:“如果我们能带一枚出去,那长生王岂不是要倾家荡产来换?”

  长生王寿数将尽,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近些年来,他早已不再出手,深居简出,尽一切手段延寿,所需资源供奉日益增加。然而无论帝室还是门阀世家都对此毫无怨言,尽力奉养。对帝室而言,两位天王是震慑整个帝国的必需。若长生王过世,那就只剩指极王。

  虽然指极王目前仍是人族最强者,但张伯谦已锋芒毕露,踏入天王至境后,竟丝毫未有止步,反而修炼速度越来越快,修为已直追指极王。即使帝室积累远超张阀,但谁也不敢说十年之后,帝国最强者会不会易人。

  而从帝国来讲,多一位天王,哪怕是垂垂老矣,也是无可替代的战略力量。长生王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在帝都待着,就有莫大作用。

  这些年来,能找到的延寿宝药长生王都已服过,已经没有效果了。而白果首次出世,哪怕只能延寿三五年,也是无可估价的至宝。

  如此一来,想到自己过去几天服下的白果,李狂澜忽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姬天晴的脸色也是变幻不定,想必也是在暗中后悔。她们都还年轻,对于寿数没什么特殊感觉。而眼下可以知道的,就是用白果几乎可以从长生王手中换出任何东西来。以致于李狂澜心心念念的自由,都可以只作附加的条件。

  有长生王背书,还有谁敢对她逼婚?有能力压过长生王的人,却绝不会做这种事。

  至于姬天晴心底愿望究竟是什么,却无人知道。只是看她神情,想来也是能用白果换到的。

  沉默许久,二女同时叹了口气。她们互望一眼,又各自转过了头。

  千夜打破沉寂,道:“如果白果能延寿,那我们拿到的那些酒,岂不是也有相同功效?”

  姬天晴定了定神,说:“那酒虽能延寿,但效果却不明显。从它的效力看,酿制过程中应该是压制了延寿效果,转为增强繁衍本能。这种酒,应该是那些四臂土著繁衍后代的必备之物。恐怕只有喝过了酒,他们才能怀上孩子。”

  千夜略感失望,那这种酒价值就没有那么高了。不过能够延寿少许,也很难得了。

  姬天晴忽道:“我知道这些酒应该怎么处理了!”

  “怎么处理?”千夜和李狂澜都是一头雾水。

  “卖给魔裔啊!”姬天晴语出惊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05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