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四 夺命的小手

章二零四 夺命的小手

  章二零五杀人的小手

  “为什么吃不下?”少女有些疑惑。

  安文道:“这里明显被攻击过,而且就是新近的事,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可惜这座石堡里的土著太多,实力太强,我们两个进去了怕是有去无回。真想不通是谁攻击的他们,如果是帝国的人,恐怕已经变成土著的食物了吧?”

  白空照不答,只盯着一队走出石堡的土著,忽然跃下树梢,伏低身子,如猫一样悄悄跟了上去。安文叫不住她,无奈之下,也只能跟上,免得她孤军奋战。

  少女无声无息地掩近土著队伍,忽然跃起,扑到最后一个土著战士身上!

  安文不料少女竟然如此鲁莽出击,大惊之余身形一长,就准备出手接应。然后那土著战士被白空照上身后,居然毫无反抗之力,软软的一压就倒,倒下后就不再动了。

  更加难得的是整个过程只有微不可觉的衣袂摩擦声,连一点震动都没有,前方的土著战士一无所觉。

  这名土著战士一倒,少女就再次跃起,又扑到前面一名土著战士身上。和刚刚一样,土著战士一沾到少女,即刻全身酥软,倒地不起。少女犹如捕食的野豹,一个接一个向土著扑去,转眼间就放倒了七八名土著战士,让安文看得目瞪口呆。

  走在最前方的两名四臂战士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似乎身后突然就变得安静了。他们同时回头,其中一个视野中充满了少女凌空扑来的身影,还没反应过来,整个头就被少女一把抱住。

  他也没例外的仰天倒地,只是比起普通战士,尚有余力四臂胡乱挥舞,双脚也不断蹬踏。可是少女死死抱住他的头,就是不放手。奇怪的是,这四臂战士挥拳踢腿,就没几下能够打到少女身上的。

  另一名四臂战士拔出佩刀,哇哇大叫,正欲出手,旁边忽有一片艳红光芒掠过,她的头颅随即飞起,高高抛上半空。

  四臂女的头颅在空中看到了安文,双眼顿时一亮,竟张口喷出一团白雾。

  安文登时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四臂女只剩下一个脑袋,居然还能喷雾攻敌。他可是知道白雾厉害,当下手中长剑一转,又是一片剑光升空,将白雾全部圈在其中。艳红剑光看着鲜艳,实际上具有极强的灼烧腐蚀能力,顷刻间将所有白雾烧蚀一空。

  安文这才松了口气,两米长剑斜指地面,摆了个潇洒无敌的剑姿。但他旋即感觉不对,手中长剑瞬间消失,代之以少女给他的那把细剑。安文原本高大英俊,手里拈了这么一把细得根牙签似的剑,转眼之间就显得有些娘。

  少女这时才从四臂战士身上爬起来。那四臂战士全身看不出有什么伤口,双眼一片茫然,手脚仍在本能地挥动着。但是安文看出,这四臂战士实际上已经死了,只不过他的生命力实在太强,虽然意识没有了,肌体还是在本能地挥霍着最后的能量。

  少女向四臂女的尸体看了一眼,对安文道:“谢谢。”

  安文没想到少女居然会道谢,忙道:“有什么可谢的,我们现在是朋友,朋友之间本就该互相帮助,不是吗?”

  “朋友?”少女摇了摇头,“许多人都说过和我是朋友,然后他们都想在背后对我下手。”

  “我和他们当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安文却是说不出来。他原本想说,以自己魔裔少主的身份,自是言出必行,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来?再者说,放眼天下,能被他安文认作朋友的也没有几人。一旦有了,自当珍惜。最后,则是能够得到他安文认可的人,又怎么会差?

  这一连串的大道理,真要讲得细了,可以说个大半天。只是少女有些懵懵懂懂,对于阶层等级并没有什么概念,更是对安文魔裔少主的身份毫无感觉。

  她跑到大漩涡通道来,居然是邀请安文和她一起杀进通道去,丝毫没想到镇守通道的就是魔裔巨擘永燃之焰,也没注意到防守通道的三族就是以魔裔为首。

  在少女眼中,通道另一端的世界有大机缘,非去不可。而这个机会,她会找安文分享,所以才说要一起杀进大漩涡去。

  这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安文却很感动。这意味着对他本人的认可,而与他的身份无关。

  在过去这些年中,安文身边追随者众多,他早已分不清谁是为了他而来,谁又只是追随魔裔少主这个身份。在此之前,安文也无所谓。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愿意为他做事,保证一定忠诚就可以了。

  可以说,少女是安文所遇见的第一个完全无视了他身份的人。

  所以安文想要把这份难得的单纯关系保持下去,没有去给少女讲道理。他有个自私的希望,最好少女永远都不清楚魔裔少主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是眼下,如果不讲这些道理,就没法回答少女的问题。安文想了半天,才说:“反正我跟你过去认识的那些人不一样就是了。”

  “是吗?”

  “当然。”

  安文有些心虚地昂了昂头,没有注意到,少女似乎在想着什么人,以致有些出神。

  他收了细剑,就地检视土著的尸体。他非常好奇,少女是怎么杀掉这些土著的。

  那四臂土著的后脑和头顶处有好几个细细的圆孔,显然是致命伤。安文拔出短刀,将四臂战士的尸体层层剖开。这一方面是观察四臂土著的身体结构,以便发现他们的致命要害。另一方面,安文其实也是想看看少女究竟是用什么手法将这些土著杀掉的。

  少女见了,也凑过来,默不作声在一旁观看。

  安文双手极为灵动,短刀如同飞舞的精灵,将血肉肌体层层剥开,让四臂人的秘密暴露出来。

  越是看,安文心中就越是惊讶。少女在四臂人头上、颈中留下的几个圆孔个个深入骨髓。其中后颈那处圆孔直接洞穿了椎骨。

  四臂人的颈椎可和人族以及魔裔不同,他们的椎骨上都生满了大大小小的骨刺,有些探出体外,有些则埋在血肉之下。这些骨刺显然是为了保护椎体,而少女留下的那个圆孔,恰好穿过两根骨刺中间,命中椎骨,并且切断了里面的神经。

  安文用短刀在椎骨上敲了敲,发出的是金铁之音。他再发力一斩,果然不出所料,只在椎骨上留下一道半指深的刻痕,距离将碗口粗的椎骨斩断,还差得很远。四臂人骨骼的坚硬程度,实是惊人,甚至比魔裔的魔铁还要强些。

  查过椎骨,安文忽然发现,在某几根长骨刺的末端,似有一些细小的孔洞。他心念一动,运转魔力,手上加劲,将一根长骨刺削断。果然,骨刺内部中空,在孔洞底部,存有一滴乳白色的液体。

  一看到这滴白液,安文瞬间感觉到全身发紧。那是他对危险的本能警觉,这滴白液不光有毒,而且是能将安文也致死的奇毒!

  即使身为魔裔少主,安文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有所托大,不是用武器,而是赤手空拳收拾这些土著的话,那难保不会伤在这些生得极为阴损的骨刺下。骨刺内的毒,可是连他也会感到棘手。

  不过少女是怎么知道四臂人的骨刺分布,从而避开危险的?

  安文转头问道:“你是用什么东西杀的他?”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少女伸出的居然是自己的双手。

  “呃,这样,好吧。”安文继续检视尸体,实在不愿将那双白皙稚嫩的手和杀人利器联系在一起。

  四臂人头上的几个指孔也同样深可见骨,而在它头骨上,可以看到一圈圈细碎裂缝。显然少女一指插下,虽然没能洞穿它的头骨,但造成的伤害也是不小,力量的传递扩散更会造成眩晕,瓦解四臂战士的反抗。

  看来被少女扑倒后,四臂战士的挣扎就凌乱不堪,这也是原因之一。

  安文又检视了几具双臂人的尸体,基本都是颈后要害一击致命。少女直接切断了他们控制身体的能力,方能无声无息地一个个猎杀。直到遇到生命力要强上一个等级的四臂男战士,才费了一番手脚。

  只是少女是如何这么精准的知道四臂人的身体构造和弱点?她明明是第一次进入大漩涡。难道说,这就是天赋?

  在双臂和四臂人身上,都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少女拎起四臂男武士的斩刀看了看,和自己的蛛魔前臂大斩刀对比了一番,又扔回地上。

  安文看着那把斩刀,叹了口气。其实那把斩刀的品阶相当不错,拿到大漩涡之外,至少可以和七阶武具相媲美。这还只是一个普通四臂男战士的武器。在这片区域内,可谓处处都是珍宝,即使随便砍棵树,也是能打造浮空战舰核心结构的宝材。

  只是他随身携带的空间装备容量实在有限,别说装木头石头,就连那些珍贵之极的白果酒都带不了多少。空间内除了一把长剑,护身秘宝和魔药,再塞个三四缸酒,就已经没什么地方了。

  清理完这一队出猎的土著,少女又望向石堡。安文一惊,忙道:“我们可吞不下!”

  “那里面有好东西。”

  “我知道有,可是没办法啊,里面敌人太多。”

  “一点点杀。”

  “太危险了。特别是四臂女人的白雾,一旦被喷中,可是非常麻烦的。”

  少女道:“我不怕。”

  安文苦笑,“我怕。”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23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