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三 距离

章五十三 距离

  那女人应了声,就想要离开。看得出来,她一点也不想在余仁彦身边多呆。  “等一下!”余仁彦叫住了她。  年轻女人顿时全身一颤,不过她没胆表现出什么,只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余仁彦忽然摇了摇头,说:“没事了,你出去吧。”  等年轻女人走后,余仁彦坐进圈椅,思索着。从回来之后,他就总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好象自己忽略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事。他索性静下心来,开始一件件回想从进城到回住处,经过的所有地方和经历过的每一件事。  他忽然用力一拍大腿,双瞳又变成了危险的竖瞳!他想起来了,问题就出在那个与他擦身而过的年轻人身上,那个背着鹰击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身冒险者装束,身上有浓烈的贫民窟臭气,但是在这股刺鼻的味道之下,却还有一缕甜甜的香味。那种熟悉感就是余仁彦从腐肉中品尝出来的记忆。这是原力的味道,绝不会有误!  那个年轻人,就是杀了武正南准将私生子齐岳的人!当时余仁彦就感觉到有些异样,但是随即那个大摇大摆在街面上行走的狼人大汉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竟然就此忽略了过去。  余仁彦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居然就错过了此次任务的核心目标!  他腾地站了起来,然后又缓缓坐下去,脸上露出玩味的笑。  想到那年轻人倏然拉开距离的步法,想到他背后的鹰击,余仁彦觉得这个游戏变得更加有趣了。鹰击这种货色,可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但他在勘察齐岳被杀现场时看到的种种原力爆炸痕迹表明,对方不会超过四级。不超过四级就能玩鹰击了?这可十分违背常识。  余仁彦拿出暗血城的地图,开始查看之前遇到那个年轻人的区域,他的手指划过几条街道,在玄铜街上点了点,又张开虎口量了量到南塘区和东湖区的距离。  既然已经让他看到了本人,那么无论对方是易容还是变装都不重要,只要慢慢地找,总会在这个暴风雨已经来临的城市里再次相遇。  余仁彦一点也不着急,他有预感,在谜底揭开前的追逐和战斗,肯定会格外有意思。三级或是四级原力,军方格斗术,鹰击,超远程的狙击技术,武正南准将如果知道这些信息,会有什么反应呢?  小旅馆内,千夜终于从熟睡中醒来。他要了一大盆热水,拆开三天前包扎并做了简单固定措施的伤口准备换药。但是拿掉一圈圈纱布后,千夜有些惊讶地发现大多数伤口都已经合拢,至于伤口里的黑暗原力早已不知去向,愈合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得多!  在左肋最大最深的那道伤口里还残留着一点黑暗原力,洗掉固化药物后,千夜终于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伤口周围区域正聚集着他体内几乎所有的血气,就连那道紫色血气也在其中。这些血气围绕着黑暗原力不断撕咬,咬下一缕就慢慢同化。显然,这三天里,每一道伤口就是如此慢慢得到了自净。  伤势中最麻烦的部分,居然就这样解决了!  紫色血气吞噬的速度比其它七缕血气加在一起还要快。它将这团黑暗原力吞噬了大半,然后就变得懒洋洋地,缓慢游进血族体质的符文内,盘踞起来。紫色血气开始明显增长,不断散溢出比发丝还要细小的血丝,融入到那血族体质的符文中。  符文开始生长、变化,变成一个更加繁复的新符文。在这个过程中,千夜体内全部的血气都开始翻涌,心脏开始强劲有力地脉动,血流的速度增加了数倍!  千夜体内的原力开始自行涌向心脏,被心脏吸入,转眼间喷吐出一缕缕颜色鲜亮的鲜血,流向全身各处。  随着这种特殊的鲜血涌向全身,千夜只觉得身体里就象有数万只蚂蚁活了过来,不断爬动,又痛又痒,顿时说不出的难受。他整个人晃了晃,除了头脑还能思想,整个身体都仿佛与中枢神经失去了联系,终于一头栽到床上。  在千夜体内,最微小的细胞活性都在瞬间激活到最大,血液、肌肉、骨骼,都在不断生长、改变着结构。那是一种极为玄妙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活了过来,连最微小的一缕空气一点尘埃都自成天地,出生、成长、衰老、殒灭。  千夜心中空落如身悬高崖,体内世界的异变多半和原力境界有关,他现在不能确定又出了什么问题。  千夜并不知道拥有黎明原力的人类是如何堕落永夜一侧的,直到在血蔷薇小队的战场上,黑日仿佛要突破屏障降临,之后他潜意识里一直有一种惶恐。然而此时,他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咬紧牙关保持意识清醒,仿佛这样就能够留住光明。  千夜体内原力迅速滑落,转眼被心脏全部抽空!  直到这时,心脏才不再泵出特殊鲜血。但是千夜身体内部的改变和生长又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渐渐停止。  当整个过程完成后,千夜才得以从床上爬了下来。他赤脚站在冰凉的石地上,看看自己的手足,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但总觉得身体有些奇怪,好像中枢神经和肢体间隔了很远,有种无法身随意动的感觉。  他向衣柜边的镜子走去,却重心不稳一个踉跄,伸手扶住了椅背。只听到一阵吱嘎声,用铁管焊接拼成的椅背居然被千夜一把捏得变了形状!  千夜顿时吃了一惊,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知所措。他忽然抓起椅子,随手揉搓几下,就把它捏成了一堆废铁。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原本在单体力量上,千夜已经可以和五级战兵抗衡。但现在,即便是天蛇那种专门以体能力量见长的战兵,在不爆发原力的情况下也会被他压制!  那枚符文依然是血族体质,只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进阶能力。  千夜拿出匕首,在手臂上划了一记。落刀的感觉,就象切割在特殊处理过的兽皮上,要颇为下力,才能够切开皮肤。千夜加了点力,刀尖没入皮下,在手臂上留下一道一指长,一厘米深的伤口。  伤口一出现,周围的肌肉就自行收缩,仅仅渗出一片血珠,就不再流血。千夜体内血气开始涌动,汇聚到伤口周围,伤处开始合拢,片刻后内部居然就出现阵阵麻痒感觉,已经在生长愈合了。按照这种恢复速度,估计只需要一晚就可以恢复如初。  千夜在惊讶之余,默记下了有关数据,心里对今后与高等血族的战斗越发警惕戒备。  他放下匕首,在原地活动手脚,做了几个军中格斗术的基础动作。随着对身体的熟悉,失衡感也慢慢消失。  千夜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还好仍是人类的模样,容貌体型都没有太明显的变化,除了轮廓更加精致柔和,肤质更加晶莹细腻,连毛孔都看不到几个。  千夜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一脚把全身镜踹得翻转过去。  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机械钟,距离子夜还有三个小时,还来得及去吃些东西。千夜打开易容小包的时候,愤然拨开假须皱纹贴之类的东西,只用了染肤剂把自己弄成黄中带黑营养不良的模样。  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中,千夜先后换了四家饭店,在每家都吃下了足够五个成年大汉的份量,才这觉得翻腾蠕动的内脏稍微舒服了点。  当血族体质变成进阶能力后,千夜就全身在叫嚣着饥饿,那是晋级之后普遍都会发生的能量匮乏症。但在没有能量药剂的情况下,只能靠普通食物来填补,于是几十倍的份量都仿佛填进了无底洞。  千夜终于在预定的行动时间之前安抚好了自己的胃,然后就如幽灵般消失在暗血城的夜色中。  在天蛇帮总部,天蛇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他稍稍一动,就感觉左半边身体钻心一样地痛。好在手臂大腿什么的还有知觉,让他安心不少。  “人呢?”天蛇叫了一声,家庭医生和他的心腹仆人立刻推门进来。天蛇挥开医生伸来检查的手,沉声道:“我还死不了,叫所有人都过来。”  当天蛇被搀扶着在餐厅坐下时,天蛇帮的高层全都到齐了。巨大的圆形餐桌上摆着丰盛的宵夜,相形之下,餐桌边有好几个位子都空着的,竟然显得有些冷清凄凉。  天蛇太阳穴处的青筋跳了几下,然后不动声色地问:“廖先生呢?”  一名天蛇帮元老向左右望望,见无人说话,只得硬着头皮说:“廖先生......已经死了。昨晚他在家里被人用原力枪轰碎了心脏。”  “什么枪?”天蛇冷冷地问。  “从现场的痕迹判断,可能是......屠夫。”  天蛇双瞳骤然一缩。这就排除了不开眼的小毛贼入室抢劫的可能,能够用得起屠夫的人,绝对用不着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脏活。这只能说明,下手的人就是冲着天蛇帮来的。  天蛇目光又在桌上一扫,沉声说:“野蜂呢?”  众人又是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名元老硬着头皮说:“野蜂宣布脱离天蛇帮,然后加入了地炎会。”  砰的一声,天蛇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满桌碗碟乱震!他这一下用力过猛,牵动了身上伤口,立刻痛得眉眼一阵抽搐扭曲。  野蜂是天蛇帮四大高手之一,他在这个时候宣布脱离,对整个天蛇帮都是沉重一击。可是地炎会是整个暗血城最大的帮派势力,会长更是六级强者,天蛇无论如何也惹不起地炎会。对于野蜂此举,他惟有把这个苦果给生吞了。  天蛇站了起来,说:“找到狙击的地方了?走,带我去看看!”此时那张上好金丝楠木打造的圆桌咔咔擦擦一阵轻响,碎成了一堆木块,餐具食物滚了一地。天蛇眼角都不瞥一下,当先跨出房门。  片刻之后,天蛇就站在了千夜当晚狙击他的位置上。他走到窗前,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学着千夜的样子向窗外望去。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俯视整个天蛇帮总部大楼的正面,角度无可挑剔。  天蛇回头,神色凛然地望向一众手下,看到人人目光闪烁,都不敢和他对视。就连一向桀骜的飞鸟此刻也只是拼命低着头,盯着脚尖前巴掌大的地方。  所有人都知道这里角度没有问题。  问题是,距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3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