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五 坦然相向

章二零五 坦然相向

  转眼之间,又到寒夜时分。

  千夜已经很有经验,迅速选好了一处栖身之地,在周围布置上一圈陷阱。等他回来时,姬天晴和李狂澜已经将晚餐准备就绪。

  白天时猎杀了几头凶兽,就让千夜体内精血满溢,其实已经不需要吃东西。但看在二女精心烹制的份上,千夜还是捧场地吃了一些。

  李狂澜忽然说:“对不起。”

  千夜口中咬着一大块肉,有些茫然地抬头,左看右看。

  李狂澜深吸一口气,伸手在他眼前摇了摇,又道:“对不起。”

  千夜喉结动了动,刚吞下去的那块肉横在胸口,上不得下不去的。他指指自己,道:“你是在跟我说?”

  “是。”

  “你没做什么啊,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千夜不解,然后突然警惕起来,左右察看,“还是说你打算要做点什么?”

  李狂澜咬牙,一块肉就向千夜砸了过去,怒道:“你找死!”

  千夜轻轻松松将飞来的食物咬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道:“这才是你。”

  李狂澜理了理心绪,说:“进入大漩涡以来,我一直表现得很不好,很多时候都拖累了你们。没有了寒月笼沙,又发生那么多事,我的心确实是乱了。”

  千夜看看姬天晴,她双手一摊,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千夜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李狂澜,只好安静地听。好在她此刻话中意思,这段时间的心结已经解开,怎么说都是好事。

  李狂澜双手抱膝,悠悠地道:“当年刚刚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很嫩的小家伙。那时就觉得你除了拼命够狠,另外只是运气好些而已。除此之外,其实也没什么。嗯,人不坏,这是最主要的。”

  “到了后来呢,你越来越厉害,可还是跟我差得远。不过赵四会为你出头,想要取消你我之间的约战,倒是让我十分意外。谁都知道赵四那家伙有多独,多傲,可以说,除了赵若曦之外,帝国上下年轻一代,就没有能让他看在眼里的。其实我也不例外。”

  这时姬天晴哼了一声,以示不服。

  李狂澜笑道:“你不过是起步早而已,现在和赵四打,可未必是他对手。”

  “他不过是在战场上多混了几年而已。”姬天晴嘟哝着,还是嘴硬。

  “他混的是哪里的战场,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到现在不死,只要修为不比你差,你就打不过他吧?”李狂澜可从不会给姬天晴留面子。

  “论修为……”姬天晴说不下去了。

  赵君度修炼进境之快,世所罕见。这一代人中,也只有千夜真正跟住了,宋子宁算是亦步亦趋,总还是要慢一点点。李狂澜和姬天晴都要稍逊一筹。最可怕的是,即使修炼如此之快,赵君度也不存在根基不稳的说法。众所周知,与永夜的大战场就是最好的熔炉,能够煅铁为钢。

  只是一旦上了战场,生死就不由自己。历代以来,不知多少英杰中道陨落在战场之上。哪一个巅峰强者,手上不是沾了无数对面天才的鲜血。

  是以帝国门阀世家都有不成文的规矩,那些有前途的子弟,都要到战将之后,才会放到正面战场上去历练。即使是历练,也会精心挑选战场,尽管避免无谓伤亡。有些真正的天才,虽然会在战将之前就开始征战,磨砺自己,但也会避免与不可匹敌的对手交战。

  见姬天晴不再打岔,李狂澜续道:“千夜,后来我每见你一次,你就会变得厉害一点。就算是在中立之地的这点时间,你前后也有明显变化。我想,我只是不愿意承认,在这里已经打不过你了。”

  “这有什么?你打他,你看他敢还手。他不老实的话,我帮你一起打。”姬天晴又在旁边起哄。

  李狂澜没有理她,而是看着千夜,缓缓道:“其实丢了寒月笼沙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今后没有了这把剑该怎么办。前几天其实我一直很慌张,因为知道它多半找不回来了。就算是离开大漩涡,我再得到一把同样品阶的剑,也不如寒月笼沙用起来那样顺手。”

  千夜点头。寒月笼沙和李狂澜的寒冰原力确实是绝配,一剑在手,威力倍增。少了这把剑,其实李狂澜的战力就整整下了一个台阶,已经被千夜和姬天晴拉开距离。

  李狂澜仰望夜空,幽幽地道:“这把剑以前是姐姐的佩剑,后来她就不用了。我本以为,是因为她入宫之后,再无用武之地,所以才将此剑封存,然后转给了我。拿到寒月笼沙,剑技有成之后,我还以为自己的剑道已经超越了姐姐。但是在失去寒月笼沙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当年姐姐主动放弃这把剑时,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姐姐的剑道并不是止步不前,而是一直在进步。”

  姬天晴插道:“你不会要说什么剑在心中,有无皆道吧?老套了啊!”

  李狂澜一声轻笑,道:“我早已心中有剑了啊,还用得着你说?其实如今想来,有什么就用什么,真要能再得一把好剑,当然最好。你要是肯送我一把,我绝对不会拒绝!”

  姬天晴顿时直翻白眼,“你想得倒美!和寒月笼沙类似的剑,那是能用钱买到的吗?我要是有,立刻改行练剑,还轮得到你?哼,你连寒月笼沙都能弄丢,这么败家,将来谁敢要你?”

  李狂澜哼了一声,不屑道:“连把剑都舍不得,真是小气!我都替你爷爷丢人!”

  姬天晴顿时不干了,“那是普通的剑吗?喂,寒月笼沙哎,你数数帝国上下一共能有多少?我不过就是摸了你几把,和你睡过两晚,不至于要付出这么多吧?当然,你若是愿意把下辈子都交给我,我还可以勉强考虑考虑,弄把破剑来给你凑和用用。”

  李狂澜气得咬牙,“你想死了!”

  “来弄死我啊!”姬天晴挑衅。

  李狂澜哪里忍得下这口气?直接就扑了过去,然后被姬天晴硬碰硬地撞了回来,再被按在地上。李狂澜毕竟以速度和剑技见长,现在手中无剑,又和姬天晴肉搏硬拼,自然瞬间就败下阵来。

  “想要剑啊,这个还不简单吗?谁把你看遍摸遍了,就找谁去啊!有我在,还怕他吃了不认账吗!咱们胸大腿长的,真比谁差了不成?”姬天晴笑道。

  千夜本来躲在旁边默默吃肉,听了这话,立刻一口哽住,猛地咳嗽起来。但这里就三人围坐于此,这场是非,他哪里逃得掉?

  “千夜!别躲,说的就是你!拿把剑出来,狂澜要用。”

  千夜苦笑,“我就一把东岳,她用不了。”

  “赶紧拿出来,就算用不了,摆着看也是好的。”姬天晴一边说,一边伸手。千夜无奈,只得取出东岳,递了过去。

  姬天晴顺手接过。但东岳一入手,她就轻哼一声,脸色瞬息数变。东岳之重,远超她的想象,几乎脱手坠地,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她脸色每变一次,实际上就催运了一门秘法。数个秘法叠加,顷刻间将力量激发到最大,这才勉强拿稳东岳。但是她手腕在微微颤抖,显已竭尽全力。

  她手腕一转,将东岳插在李狂澜身边,道:“这把剑不错,依本小姐看,换你已经足够了。既然他同意拿剑换你,那你下半辈子就是他的了。”

  千夜吃了一惊,忙道:“天晴,不要开这种玩笑!”

  姬天晴轻轻一笑,松开了李狂澜,退到一边,“真不好玩。”

  见她不再闹,千夜这才松了口气。姬天晴说话做事亦真亦假,变幻莫测,根本猜不透她真心,着实让人头疼。

  闹了这一阵,夜就渐渐深了。面对此刻到来的寒寂之夜,千夜心中倒是十分轻松。这里感觉上重力轻了少许,已经不到十倍,寒寂之夜的酷烈程度也会有所减轻。

  对千夜来说,虽然负担只是减轻了一点,但有了腾挪余地,持久力即会成倍延长。而李狂澜和姬天晴不断服用白果,躯体生机其实也在悄然增强,千夜虽然还不能以一带二,但是照料一个却已轻松,无需像以前那样,要时时如履薄冰。

  到了这时,又到了要决定如何过夜的时候了。姬天晴默默地拿出一缸酒,清晰表明了态度。千夜皱了皱眉,有些想要反对。虽然姬天晴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事,似是完全能够压得下酒的药力。但是千夜却感觉似乎不是那么简单。这只是直觉。

  “天晴,我们还有白果,没必要留着。”

  “不,我留着有用。”姬天晴不肯。千夜还要再劝时,她已经打开泥封,直接喝了一大口。

  千夜无奈,转向李狂澜,道:“今晚先用白果顶一晚吧,反正吃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狂澜没有回答,而是站到千夜面前,当着他的面,将外甲、衣服以及内甲一件件脱掉,然后就那样坦然相向,落落大方,一点也没有遮掩羞涩部位的意思。

  虽说早就看过她全身上下,可千夜仍是吃了一惊。前几晚毕竟是不得已而为之,和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抱着我。”李狂澜平静地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34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