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七 何时离开过?

章二零七 何时离开过?

  虽说今晚要做的事情和前几夜没什么不同,但在姬天晴的注视下,又面对如此坦然的李狂澜,千夜反而感到一丝惊慌,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一次李狂澜也不再背对千夜,而是正面对着他张开双臂,相拥在一起。

  千夜一时僵硬,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说:“现在不必抱得这么紧,稍远一点我也能应付。”

  “这样你会轻松一点。大漩涡内的修炼机会难得,能够多一点点余暇修炼也是好的。”

  千夜不太明白,姬天晴笑嘻嘻地凑过来,说:“我们刚刚讨论过了,按照族中的记载,大漩涡内虽然对修炼有帮助,但只是小幅提升,起不了多大作用。而现在我们所处的区域,却能让修炼速度成倍提升,并且还有白果酒这种可以帮助冲破瓶颈的宝物。所以这里才是真正的修炼圣地,只可惜我们实力还是有些不足,不能在这里久待。不过即使在这里多修炼哪怕一个小时,对于今后突破神将天关也是大有好处的。”

  说到这里,姬天晴眨了眨眼睛,话里有话地道:“所以机会难得,不要错过了哦!”话音未落,她突然伸手在李狂澜屁股上拍了一记,声音清脆响亮。

  李狂澜大惊,咬牙切齿,伸手就向姬天晴抓去。姬天晴却是一低头,如猫般灵巧地绕到千夜背后,紧紧地贴到千夜身上。

  两人这样一闹,身处中间的千夜就倒了大霉。他全身血脉运转骤然加快,血核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每一记搏动有若远古战鼓,声响洪大悠远,一下一下敲打着二女的心脏,也在冲击着千夜的意志。

  古老血族血脉开始沸腾,爆发,这种来自远古的庞大意志,几乎不可阻挡!

  转眼之间,千夜身体就控制不住地有了反应。哪怕是寒寂之夜的严酷,也阻挡不了古老血族的繁衍欲望。

  姬天晴和李狂澜的感知何等敏锐,哪怕千夜一根发丝的飘动都逃不过她们的眼睛,更何况是如此明显的变化。她们怔了一怔,李狂澜突然满脸飞红,身体也有些僵硬,动都不敢动,一点一点地想要拉开和千夜的距离。此刻她的位置最是尴尬危险,千夜只要动作稍大一些,她就要清白不保。

  姬天晴在千夜背后,突然抱住千夜的肩膀,往前一推!

  李狂澜惊叫一声,下意识地往后一缩,这才逃过一劫。

  千夜也没想到会有这等变化,措不及防之下,险些被姬天晴操纵着做下错事。但是羞涩部位猝然碰撞所带来的强烈冲击,也险些让他坚守的意志崩溃。

  千夜回头喝道:“天晴!你在胡闹什么!”

  没想到,他一回头,就看到姬天晴凑了上来,两人的脸近在咫尺,鼻尖都碰了一碰。千夜话音未落,忽然间被姬天晴抱得更紧,然后嘴就被她封住。

  千夜想叫一声“你想做什么?!”可是怎么说得出来?姬天晴舌尖一吐,已经撬开千夜的双唇,探了进去。

  她的舌尖又软又润,偏又有极大的力量,强撬硬开,已经有些慌乱的千夜根本无从抵抗。此时此刻,千夜不禁怀疑,她舌头上是否也修炼了什么秘法,否则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给人一种错觉,如果拼死硬抗,恐怕牙齿都要被撞掉。

  千夜神智尚且清明,也不能真的一口咬下去,否则当场就是血案。只是如此一来,千夜就处于城防洞开,任敌长驱直入的状态。

  还未等他发力摆脱,突然一股滚热的水流从姬天晴口中涌出,灌入千夜喉中,瞬间入腹。一试味道,千夜本能地打了个寒战,暗叫不好。

  这竟是白果酒!

  刹那之间,姬天晴就将整整一缸白果酒灌进千夜腹中。她这才松了嘴,神情复杂地看着千夜,轻声道:“对不起。”

  变化实在太多太快,千夜完全不及反应,他还没想明白整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姬天晴就伸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

  这记指音仿佛打开了某个神秘的开关,千夜骤然感到腹中有一道烈火腾起升起,不光是刚刚喝下的白果酒在燃烧,前些日子服下白果暗藏的药力也悉数爆发。他全身上下,每一块肌体的生机全都被激发到沸腾,古老血族的血气汹涌雀跃,欢呼着,咆哮着,与深藏虚空深处的鲜血长河隐隐呼应。

  下一个刹那,千夜的理智就被彻底击垮。在意志堤防崩溃之际,千夜艰难地维持着最后一线清明,问道:“为……什么……”

  千夜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已经走出了核心区域,重力开始降低,寒寂之夜也没那么严酷,虽然仍需依靠外力来帮助度夜,但再也不用像刚开始进入时那样,每度过一晚,都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最多再有两天,或许只需要一天,三人就能走到完全可以适应的区域。姬天晴能够独自过夜,李狂澜也仅仅需要在午夜时分帮她一下即可。甚至不再需要脱衣卸甲,也就不用再尴尬相对。

  三天之后,三人就应该接近帝国已知探索区域的外缘。到了那里,环境不会再是致命因素,收集资源,防御永夜阵营的强者会变成主题。这才是千夜以及二女熟悉的世界,熟悉的节奏。以三人的实力,联手之下,无论帝国永夜怕是均无抗手。

  最黑暗的时刻明明即将过去,黎明就在眼前,甚至于已经可以看到远方的一线晨曦,在这个时候,姬天晴为什么要这样做?

  千夜想不明白。此前几晚,他也曾偶尔想过这个问题。千夜此刻是半个血族,在帝国的根基已断,可说和赵阀已经没什么关系。他身边又有夜瞳,当年为了夜瞳一战震惊帝国,以李狂澜和姬天晴的身份,没可能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李狂澜最初一次主动要求献身,还算合情合理。那时无论是她还是千夜都看不到未来希望,也不知道能够抵抗本能多久。既然不想死,那么出于尊严,在清醒的情况下将无法避免会发生的事情做了,也算是一种选择。

  遇到姬天晴之后,二女偶尔间的玩笑,千夜也从不当真。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出色,能够让这两个身份地位都是顶尖的女孩子爱上自己。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千夜觉得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们都还不想死,而千夜算是个勉强能够接受的人选。也就是说,还不至于差到不能忍受。

  千夜自己就是这样想的。

  但现在,却显然不是这样,千夜完全不明白姬天晴究竟是怎样想的。把白果酒灌给自己,岂不是二个女孩子都有可能遭殃?

  当意识陷入迷茫前的最后时刻,千夜忽然想到宋子宁。或许只有他,才会明白这些女孩子心中的想法。

  这个夜很漫长,狂野而又躁动。千夜就如沙漠中的鱼,挣扎着,想要找一汪清水。

  恍惚中,他忽然醒来,眼前出现的是在黑流城的家。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实没有看错,就是那个幽静的小院。天空中一块大陆正在缓慢移过,巨大的阴影徐徐而来,吞噬着整个城市的光芒。

  这就是永夜,就是黑流城。

  千夜推门而入,院中一如既往的清雅素朴,夜瞳正坐在石桌旁,手里捧着本帝国通史,已经翻过了一半。

  “夜瞳?!”

  夜瞳抬起头,露出清丽得无法形容的微笑,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今天暗火没什么事吗?我光忙着看书,还没有来得及做饭呢!”

  “我还不是很饿。看到哪里了?”

  “刚看到帝国中兴。我方才在想,武祖那么厉害了,为什么寿命还是那么短呢?还有,他所改进的兵伐诀,是不是就是你修炼的那个呢?算了,不去想了,反正也不会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准备饭。你想吃什么?”

  “吃你!”

  夜瞳一声惊呼,被千夜一把抱住,按在了桌子上。

  她一边扭动挣扎,一边轻声道:“你干什么?不要在这里啊,会被人看到的。你怎么……怎么这么急!这几天不是都……都有给你吗?”

  千夜有些茫然,“都有给我?我怎么不记得了?”

  可是夜瞳的衣服已经被扯开了一半,千夜再也忍不住,扫开那本厚厚的帝国通史,连同旁的什么杂物,把她放平按住,手忙脚乱地想要进去。

  夜瞳又好气又好笑,在千夜肩上狠狠咬了一口,道:“弄得好像几年没碰过女人一样,就不能多等一会儿?”

  “就是几年没碰过,等不了!”千夜吻住了她。

  这一刻,所有的思念都化作最原始的洪流,期待着喷涌,爆发,乃至毁灭。

  夜瞳轻轻一声叹息,身体动了动,稍稍调整了一个姿势,方便千夜的进入。不然的话,这个心急如火,又笨手笨脚的家伙,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才能得手。

  进入的瞬间,是久违的强烈愉悦,以及无法形容的酸楚。他感觉夜瞳终于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千夜抱得格外的紧,惟恐一松手,她就会再度离去,消失,又或是变成另一个人。

  肉体愉悦强烈而又新鲜,似乎和过去有所不同。但这细微的差异,在这狂乱的时刻,也难以体会和区分。千夜只觉得肉体的欲望正在远离,而心中的情感却变得炽烈。他不想让她走,让两颗心再度远离。

  可是,她不是始终在这个小院里,等着他回来吗?

  她何时离开过?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41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