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七 迷梦方觉

章二零七 迷梦方觉

  她可曾回来过?

  这个问题始终徘徊在千夜心中,如幽灵般不肯离去。哪怕是在**的欢悦达到无法形容的极限巅峰,它也始终存在着,反复询问着千夜,“她回来了吗?她离开过吗?”

  在欢愉高峰度过之后,千夜有短暂的平静低谷,思绪也变得清晰了些。怀中的夜瞳相貌正在不断地变化着,时时变成千夜熟悉的人,又有时会变成完全陌生的人。她在轻轻扭动,似是疲累到了极处,想要逃离。又似是在召唤着千夜,引诱他继续征伐。

  她忽然推开千夜,跃入房间。但她显是疲累到了极处,就算出奇不意,在千夜眼中动作也缓慢得可以。而且因为跃起奔逃,让千夜从全新的角度重新看遍了她的身体。

  这种诱惑无可抵挡,哪怕她的身体和样子一直在变,也无法驱离千夜心中固有的印记。不管夜瞳怎么变,她都是夜瞳,都不可能被他遗忘。

  她仓皇逃离的样子,成功激起了千夜血脉中的兽性。他一跃而起,自后抱住夜瞳,又将她压倒。

  “不要!停,放开我,你……不能……这样……”

  这一次夜瞳的挣扎格外猛烈,甚至可说在拼命反抗。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所有的挣扎都毫无用处,只是招来了新一轮格外猛烈的攻击。当千夜终于感到有些疲累,稍稍放缓,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夜瞳已经完全瘫软,动弹不得。

  但不能动,并不意味着她就放弃了反抗。她反过手,用指甲狠狠在千夜腰间戳了一记,结果又成功地引来了新一轮的粗暴镇压。

  只是,她似乎有些变了,但哪里不同,千夜却又说不上来。

  小院也在不断变化,时而是黑流城的家,时而变成南青城的居处,又偶尔会出现中立之地、两人修建的第一座木屋。每个场景,每个角落,都会留下两人狂乱的痕迹。

  夜瞳从来没有离开过,可是千夜却感觉似已失去她太久,想要在这一刻,将所有失落的时间全部弥补回来。

  她不再反抗,也无力反抗。

  天色渐渐暗淡,整个世界也黑了下去,千夜终于感觉到了累,仰头倒下,昏昏睡去。

  夜晚格外短暂,没过多久,千夜就被晨光照醒。他揉了揉眼睛,挡住刺眼的光芒,看着周围。

  这一刻,他的视觉和意识脱节得厉害,眼前景物历历在目,反应却迟钝无比,许久才能在脑海中拼凑出一点意义。

  这是林中的一块空地,看上去像是一块营地,不远处的营火已经熄灭,而且营地中也显得凌乱不堪,几棵大树上留下隐约的抓痕,似乎在树边曾经发生过什么。

  千夜忽觉口干舌燥,喉咙间像着了火,想要找一口水喝。他本能地驱动意识在安度亚的神秘空间中扫过,除了一缸缸酒,没有找到一点水。这些酒缸倒是让他想起了些什么,记得这酒好像很珍贵,但不能轻易喝,否则会发生很不好的事。

  千夜用力摇着头,试图驱散难以忍受的头疼。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让他难以集中精神,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时血核脉动速度加快了少许,道道燃金之血流向全身各处,千夜顿时觉得精神一振,数息之后,那层仿佛笼罩在意识上的薄纱已被掀去。

  他想起来了,这里是大漩涡,周围就是他昨晚刚刚设立的营地。而现在清晨方临,夜晚刚刚过去。

  “啊!”千夜一声惊呼,腾地跃起,结果瞬间飞起十余米高,越过了周围一圈小树的树梢,看到不远处的一座小池塘。

  千夜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跳得这么高,一时手忙脚乱,正想要调整姿势,却突然觉得全身酸软,手脚无力,结果重重拍在地上,摔得七晕八素。

  掉落的痛苦并无二致,说明这里还是高重力区域,重力大约比帝国大陆高了八倍左右。这也是千夜记忆中的区域,刚刚跃起时用的力量,应该是刚好站起来,却没想到一下蹦到了十余米高。

  千夜这次稍稍躺了一会,才慢慢爬起来。这个过程中他已经对身体检视了一遍。肌体看起来没有太多异常,但是全身内外流转着一种奇异的能量,似乎是原力,但又与寻常原力有所不同,更不是虚空原力。如果一定要有所区分,它应该恰好位于永夜与黎明的交界点附近。

  每当肌体有所动作,这种能量就会参与其中,极大地放大肌体的出力。这也是刚刚千夜为何会爆发出那么强大力量的原因。

  这道能量来历不明,但目前看起来,它的存在似乎不是坏事。

  而另一方面,千夜则是全身酸痛,身体处于极度疲劳状态,更有长时间极度兴奋之后的酸胀,让他四肢如同灌铅,每做一个动作都十分艰涩。这种疲劳不像是战斗,倒似是一整晚辛苦劳作后的结果。

  千夜望向周围,确认这就是昨晚扎营的营地。只是营地到处一片狼藉,倒像是经过一场大战。而午夜前后直到黎明这段时间,千夜竟是睡了过去,还做了一大堆稀奇古怪、凌乱无比的梦。每个梦里都有夜瞳,这倒是意外之喜。

  “或许,实在是太想她了。”千夜有些自嘲地想。

  但眼下还有另外一件大事,那就是千夜不小心睡了过去,姬天晴和李狂澜是怎样过夜的?她们若是肯吃白果倒还好,若一定要省,那没有千夜的血核驱动生机,恐怕两人就有生命危险了。

  千夜原本以为在生死之间,根本不需要考虑,肯定是先把白果和那些酒都喝了再说。命都没有了,还要宝物何用?可是姬天晴和李狂澜却明显有向财迷发展的倾向,特别是姬天晴,很有种要果不要命的狠劲。

  千夜起身,开始搜寻二女的踪迹。

  此刻血核快速脉动,他意识中的模糊和迟钝就都被驱散,感知也渐渐敏锐。转眼之间,千夜就听到不远处有水声,还隐隐有人说话。

  千夜想起刚刚看到的池塘,就向那个方向奔去。在大漩涡内,水域格外危险。但这个池塘不大,又是在八倍重力区域,想来危险性也不算太大。如果姬天晴和李狂澜在那里,应该不至于有什么事。

  千夜迅速穿过树林,在边缘停步。再往前一点,就能走出树林,来到池塘边了。

  这座林中池塘大约有数十米见方,碧波微荡,清可见底,池边缓坡上绿草如茵,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微风轻拂,枝叶摇曳,景色格外的清雅美丽。

  姬天晴和李狂澜正在池中,用池水洗着身体。

  女孩子喜爱干净,这是天性。哪怕有秘法可以清洁身体,大多数人也还是更愿意沐浴。更何况是在如此幽静美丽、宛若仙境的林中池塘,对于连日来不断征战奔跑,丝毫没有时间休憩的女人来说,其诱惑之大,几乎无可抵挡。

  然而池塘既小,池水也清,都可以一眼看到湖底,二个女孩子泡在池中,和裸身直立也差不了太多。

  是以千夜一看到这幅景象,立刻停步,转到一棵大树后,挪开了目光。

  虽然和李狂澜有过多次肌肤之亲,以至到后来她已能坦然在千夜面前除去全部衣服,但那毕竟是情非得已。在当下这种情况下,千夜却不愿意偷窥她的身体。

  而且水中还有姬天晴。这个活泼且神秘的女孩和千夜之间可没有亲密关系,相处的这两晚,也只有她看光了千夜,却没让千夜占到一点便宜。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姬天晴的身体,性质可就和李狂澜完全不一样。若不是在大漩涡,这种仇可以让她追杀千夜好多年。

  千夜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也没有运用血脉潜伏收敛气息,仅仅是躲到了树后。但这近似于业余小贼的躲藏却似乎没有引起她们的注意。两个女孩径自洗着身体,并且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天。

  “你真的要洗啊,我还以为你打算留个几天呢!”姬天晴笑得格外暧昧。

  李狂澜哼了一声,空中突现寒气,顿时让姬天晴一声低呼。得手之后,她才略显得意地道:“冻死你个小妖精!让你使坏,结果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吧?”

  姬天晴哼了一声,道:“也不知道是谁吃的亏多些!若不是本小姐看在你实在不行的份上,舍身相救,你现在还有力气洗澡?”

  李狂澜啐了一口,“谁要你救?再说了,你原本也没安好心,是打算看我笑话的好吧?现在这结果,可是满意了?让你得意忘形!”

  “切,好不容易来一次大漩涡,就这么点收获,怎么能让本小姐满意?这大头的好处,当然我也要分上一块才行。”

  “还敢嘴硬!你想要分一块,怎么第一天不下手啊,非要等到现在!明明就是技不如人,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最后被吃干抹净,还好意思说?”

  “那又怎样?本小姐那只是欲擒故纵。以后还要他为本小姐卖命,先给点甜头尝尝。再者说了,本大小姐起码也战过,力尽而败,又能如何?战场上胜败乃兵家常事,偶尔小输一场实属正常。我可比不得某人,就那两下花拳绣腿,装模作样的比划两下就缴械投降,真是假得不能再假。李家的脸,可都给你丢尽了!”

  李狂澜大怒,寒气再起,喝道:“冻不死你个小贱人!”

  姬天晴叫道:“有这力气,昨晚干嘛去了?”

  李狂澜气势立降。

  ps:呵呵,和谐,不污。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47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