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八 亲情大爱

章二零八 亲情大爱

  两人在池中嬉闹了一会,姬天晴道:“不管怎么说,你这次回去,都能对你那姐姐有所交待了,也算是好事。”

  李狂澜却是叹了口气,道:“这是好事吗?我实在是分不清楚。”

  “当然是好事!她这么认真交待下来的事,你若不办,等到出去后,你觉得她还会认你这个妹妹?”

  李狂澜有些黯然,“天晴,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是为家族牺牲了?”

  “当然。”

  “可那毕竟是姐姐啊,在她心中,难道就没有一点亲情吗?”

  “在她心中,应该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她可曾问过我的意愿,就把这件事强压到我头上来。”

  姬天晴道:“你的意愿如何,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她心中肯定有亲情,只是这亲情并不是对你一人,而是对整个李家。她要的,是李家繁荣兴盛,是能够在十年之后,成为又一门阀。在这条路上,谁挡了道,谁就会被踢开,哪怕你是她的小妹,也不会例外。”

  李狂澜苦笑,“这种亲情,我宁可不要!”

  “所以你才换上男装,专心修剑?”

  李狂澜默默地点了点头。

  姬天晴沉默片刻,方道:“以前我也不懂,不过,爷爷有一次跟我说过,立国千年以来,各个门阀世家都是这样做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能从整个家族长远着眼的世家,甚至是门阀,都慢慢衰落了。因为你不这样做,别的家族会这样做。仅有的例外,一是张阀,一是赵阀。这两家和帝室一样,似是得天之宠,家族中世世代代天才层出不穷,每当有势微之时,就会有子弟横空出世,力挽危局。爷爷说,要是没有张赵两阀的天赋,那还是老老实实按老规矩办事的好。”

  “道理我也懂,可就是难以接受。”

  “不想接受,现在不也接受了吗?其实想想,结果也不算坏啊。”

  “这倒也是。”

  姬天晴一声轻笑,忽然伸手在李狂澜胸前偷袭一把,笑道:“转变挺快的嘛,这就接受现实了?”

  李狂澜咬牙,带着漫天寒气扑了过去,一下将姬天晴压入水底。

  片刻之后,姬天晴自水中冲出,叫道:“停停!再这样下去可要受寒了。真是的,不过就是说了你两句,用得着这样拼命吗?昨天晚上,某人可是认命得很呢!哼,关键时刻要不是我救你,你还不定被弄成什么样呢。早知道你这么忘恩负义,我就不应该理你。”

  李狂澜一把将她按入水中,淹去了她后面的话,停了一刻才将姬天晴拎出来,道:“哼,你现在可不是我对手,最好不要再惹我。否则的话,小心我收了你的衣服,今天让你裸奔!”

  姬天晴眼睛一转,突然放声大叫:“千夜救命啊,有人要干坏事,你不管管她吗?”

  这一声喊,瞬间把李狂澜和千夜都吓得不轻。

  李狂澜手忙脚乱地要去捂她的嘴,姬天晴则左躲右闪,边躲边叫:“你还想要偷看多久?赶紧救人,让你看个够!”

  千夜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出去还是不该出去。要说偷看,他站在树后,别说看,都没有刻意去听她们的对话。只是声音特别大的几句才飘进他的耳朵。但要说没偷看,却也不对。刚来的时候,千夜还是看到了水中的她们。以千夜的眼力,只要扫过一眼就能记住每一处细节,绝不会遗漏,也不会遗忘。如此看一眼和看半天,其实差别也不大。

  都被姬天晴叫破了,这时再走未免就太刻意了。可千夜又不能真的出去,姬天晴口中说让他看个够,但是看够了之后呢?怕是要被她们打死。

  千夜不肯露面,李狂澜也是一阵惊慌,失手就被姬天晴逃了出去。她咬着下唇,道:“你别叫,我也不动手,怎么样?”

  “成交!”姬天晴倒是答应得痛快。

  两人罢兵休战,上岸穿衣。

  千夜在树后虽然没看,但听声音也能大致勾勒出她们的行动。

  李狂澜慌乱过后倒是落落大方,径自登岸,不遮不掩。她也就罢了,跟千夜亲密也不是一次两次。姬天晴竟也大方登岸,从容穿衣,而且是正对着千夜的方向。她身周没有那若隐若现的原力波动,也即是说,此刻她没有运转能够改变身形容貌的秘法,完完全全就是自己。只要千夜探头,就能把她看个干净。

  很快她们穿好衣服,来到千夜身边。姬天晴一拍千夜的肩,道:“看在你还算够意思的份上,这个给你。”

  说着,她就将一个手掌大小的蚌壳塞进千夜手里。

  “这是什么?”千夜除了感觉到蚌壳还是活的之外,就一无所知。不过蚌壳隐隐透出浓烈生机,显然不是凡物。

  “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好东西,我在池底就找到这么几个。不过,你在关键时刻不肯出来帮我,其余的就不能给你了。”姬天晴当着千夜的面,将四五个蚌壳塞进自己的空间。

  千夜苦笑,没有辩解,默默将蚌壳收了。刚刚那情况他怎么能出去?其实在第一眼无意当中看到了姬天晴的身体,千夜就已经觉得深为不妥。好在当时姬天晴是背对着他,只瞥到个背影,勉强能够说得过去。

  李狂澜看看天空,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今天还要赶路。抓紧出发吧!”

  姬天晴也同意。三人原本就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说走就走。

  姬天晴辨认了方位,就迈开脚步,在林间穿梭远去。李狂澜也紧紧跟上,把千夜扔在原地。两人竟然就这么径直向前,刚才的一切恍若没有发生过。

  千夜本想问昨晚都发生了什么,但是两个女孩子似乎一门心思专心赶路,速度越来越快,眨眼工夫,就快跑出视野了。千夜苦笑一声跟上,这是明显不准备给他开口的机会。

  一整天的功夫,三人都在奔行中度过,连停下来采摘资源都只有寥寥两次,而且是拿了就走,丝毫不做停留。

  大漩涡内,核心区域的资源要远远好于外缘。在十倍重力区,千夜和姬天晴就已将储物空间基本塞满,现在已经跑到了五倍重力的区域,想要找到更好的资源,就不太可能了。

  转眼间夜幕降临,三人又奔行了大约一个小时,才选择合适地方扎营。

  到了这里,重力已经仅仅是帝国的四倍,三人就如卸去一副无形重枷,举手投足都是无比轻松。不过千夜身体依然有一点酸涩,还没有完全从疲劳中恢复。他很想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弄成这个样子。

  现在千夜已经想起,昨晚李狂澜和平日一样,准备依靠他的血核驱动生机来过夜,而姬天晴则在旁边不住捣乱,还差点玩出火来。反正天晴大小姐向来如此,看热闹不嫌事大,玩火倒霉的也不是她,她又怕什么。

  最后的记忆,则是定格在嘴突然被姬天晴封住,然后就被喂过来大量白果酒。再之后的事,千夜就完全记不得了。记忆中凌乱无比的梦境和现实完全割裂,让千夜找不出半点头绪。

  此刻营地安好,姬天晴点燃营火,李狂澜则默默地在火上烤肉。又到了面面相对的时刻,三人之间反而陷入奇异的沉默,谁都不肯先说话。

  如是在沉默中吃过晚餐,时间已近午夜。到了这里,寒寂之夜已经称不上严酷,虽然比帝国资料记载还是要强不少,但哪怕是李狂澜,也已能靠自己度过,而无须再和千夜亲密接触。现在她们只要挨着千夜坐下修炼,就能借到血核脉动之力,轻松过夜。

  千夜终是忍不住,问:“昨晚我后来都干什么了?”

  姬天晴和李狂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中瞬间交流无数想法。

  随后姬天晴反问:“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千夜皱眉,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踌蹰之后,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哪怕明知道这样做会有可能得不到真实的结果。

  “我就记得你喂给我什么东西,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

  姬天晴哼了一声,道:“干了那么多坏事,一句不记得就想混过去?你觉得有这种好事吗?”

  千夜额头微微见汗,心中隐隐的不安浮上水面,忙问:“什么坏事?能具体点吗?”

  姬天晴刚要开口,就被李狂澜拉住,她说:“别听天晴胡说,她就会吓唬人。”

  千夜原本应该松一口气,可是不知怎么,却是怎么都轻松不起来。他默默回想片刻,望向姬天晴,道:“你给我喂的是白果酒?”

  姬天晴吐了吐舌头,道:“这你都记得!你怎么知道是白果酒,难道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喝过?”

  千夜不理会她的打岔,皱眉道:“为什么要给我喝这个?”

  李狂澜脸上微现紧张,姬天晴则不动声色,张口想要说话。千夜拦住了她,一把拽过李狂澜,道:“你来说。”

  李狂澜这下更是紧张,低头不敢看千夜,双手都在微微颤抖。她越是这样,千夜就越是生疑,用手托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扳向自己,一字一句地道:“昨晚都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一个字也不许隐瞒!”

  李狂澜脸色变幻,目光游移,说什么也不敢和千夜的目光接触。可是千夜力量极大,她想要逃开,又怎么挣得脱。

  “昨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52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