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九 藏于细节的真实

章二零九 藏于细节的真实

  “昨晚你什么便宜都占过了,现在居然还这么凶?”姬天晴跳起来叫道,气势汹汹。

  千夜不禁一窒,声音小了些,问:“这个,我……都占什么便宜了?”

  “你喝的是白果酒,哼!你说还能占什么便宜?”

  姬天晴冲过来,一把打掉千夜的手,将李狂澜拖回自己身边,斥道:“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怕他的?大不了我们自己走, 用不着靠他过夜。”

  李狂澜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眼见主动权又回到了姬天晴手里,千夜对着这个女人实在有些挠头,心知再向李狂澜发问也会被打岔,于是道:“那你为什么要喂给我白果酒呢?”

  姬天晴瞪了他一眼,一脸不识好人心的模样,冷道:“喂给你的可不是我们抢来的那些垃圾货。你喝下去的那几缸酒只是我收在体内,用秘法温养药力,再混入我自身的生机精华,制出的琼浆已经和原晶差不多了。无论谁喝了它,都能大幅增强体质,你当是容易来的吗?每出一口,消耗的可都是我的原力修为!”

  千夜啊了一声,没想到姬天晴喂给自己的东西居然有这么多讲究。这种秘法温养,消耗的居然是她自身的原力修为,品阶必定极高,温养出来的琼浆也定是不凡。

  千夜这次清醒后,的确发现自己力量又有增加,肌体中更多了一层神秘能量。看来这就是琼浆之功。

  如此宝贵的东西,姬天晴喂给自己,当然不能说有什么歹意。至于没能控制住**躁动,说到底还是千夜自己的责任要大一些,毕竟是他的定力不够。

  然而千夜也是有苦说不出,他的血气日益强大,晨曦启明仅仅能勉强制衡而已。一旦血气全力爆发,就很可能无力全然控制。尽管千夜自身的意志力放眼帝国也属最顶尖的行列,但这大漩涡内的环境恰恰就击中了他的弱点,表现出来的自控力,比之普通强者好不了多少。

  想到这里,千夜心下颇有愧疚,放缓了语气,道:“天晴,这么好的琼浆并不用给我。我的身体已经很强了。”

  姬天晴哼了一声,道:“不识好歹!你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很强了?这就知足了?将来跨过神将天关,想要晋阶天王至境,身体越强横就越是容易,多强大都是不够。更何况有好多种秘法,都要依靠强横身体才能发挥威力。没见识!”

  说着,姬天晴摸出一张玉版,扔给了千夜,道:“这个给你看看,免得你什么都不懂,以后出去丢人。”

  千夜接过玉版,见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小字,赫然是一篇修炼秘法。开篇则以符语写着三个大字:开山劲。

  他草草扫了一眼,这是一篇运转原力、能够极大增加出手威力的秘法。虽只是草草浏览,但千夜已经感觉到其中秘奥无穷,需要花时间细细揣摩,方能领会。

  秘法虽好,可千夜却将玉版递了回去,道:“这该是你的核心传承,我不能收。”

  姬天晴本身身体素质并不出众,原力爆发也不是很强,但真动起手来,举手投足间威力极大,想来就是因为这一门开山劲的缘故。已经受了她的琼浆,再拿开山劲,这人情可就欠得太大了。

  姬天晴却不接,道:“你要是有点良心,就记得欠我个人情。日后等你变厉害了,成大人物了,我来找你帮忙时,你别说不认识我就行。”

  姬天晴既然说到这个程度,千夜也只能收起玉版,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道理和说词在后面等着他。

  其实这篇秘法非常适合千夜,顾名思义,开山劲运转起来,就如持斧开山,出力越大,反震就越强。使用者身体越是强悍,就越是能够轰出真正大力。姬天晴自身的身体素质远不如千夜,对这门秘法最多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

  见千夜收下,姬天晴脸色才好看了一点,道:“哼,喂你一口琼浆,差点要了我半条老命。你还好意思发作?”

  千夜当即被说得有些惭愧,道:“这琼浆得来如此不易,留着可以有更大用途,何必浪费在我身上?”

  姬天晴婉尔一笑,道:“哈,骗你的啦!也没那么难做了,我一共温养出三口,一份自用,一份给了狂澜,另一份……哼,喂了狗!”

  千夜闻言更是觉得过意不去。姬天晴嘴上说得轻松,可是光是从这口琼浆的效果,强到能将千夜古老血族的**再作提升,就知道绝对代价不菲。相比之下,一缸白果酒与之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只是千夜心里也有些发愁,如此珍贵的琼浆他已经生受了,再加上一门开山劲,这人情欠得实在大了。再以姬天晴的性子,将来还人情的时候恐怕不容易过关。

  除此之外,姬天晴这口琼浆喂的方式似也大有深意。只不过千夜不打算在这方面深想。

  但是千夜心里仍有个没能解开的结,一口琼浆之后,竟让他彻底失去记忆,这效力也未免太过强横。

  千夜扫了两女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那我在服下琼浆之后,都做了些什么?”

  李狂澜转开头去,姬天晴则白了他一眼,道:“还能有什么好事?当然是当场化身禽兽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竟然要对狂澜做那种不可告人之事。狂澜不肯,你看她好欺负,居然就欲用强。她当然不从,奈何你这混人力气又大,又会剥人衣服,结果没用几下,就将她内甲外衣全都剥了。要不是内甲够强够韧,说不定就被你直接撕成碎片,好行那无耻之事!话说你剥了她衣甲还不算……”

  她越说越是离谱,简直就是说书的架式。千夜听得脸色阵青阵白,总觉得哪里不对,又一时想不起来。李狂澜却是忍不了,扑上去就去扯姬天晴的嘴。

  姬天晴笑着避过,连声道:“好了好了,我认真说还不行吗?你再闹,那就你跟他说去。”

  李狂澜脸色微红,悻悻住手。

  姬天晴收了笑,道:“琼浆在催动**方面的药力,比白果酒要强得多。这或许是它惟一不妥之处。你饮下琼浆,自然就被本能**支配,想要捉了狂澜做那种事。她这家伙现在迟钝得很,一时不察,就落入你的魔爪。我出手相助,结果你连我都不放过。嗯,为防你真的做出点什么来,我只好对不住你,先把你打昏再说。”

  这番话还算合情合理,千夜听了脸色涨得通红,更是羞愧于自己定力不够。不过他心中尚有一点疑惑,如果真如姬天晴所说,那么昨晚其实错都在自己才对,为何李狂澜的表情除了惊慌还有点心虚?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破绽,但往往真实就隐藏于这点不起眼的小小细节中。

  姬天晴何等聪明,一看就知道千夜心中所想,便道:“你别再为难狂澜了。我昨晚只是制住了你,把你踢晕过去的那记黑脚,其实是她出的。”

  李狂澜脸又是一红,转过头去,不肯再看千夜。

  千夜点头,道:“这事是我不对,我怎么会怪她。只是,唉!”

  “只是什么?遗憾没有得手?”姬天晴似笑非笑地问。

  千夜忙道,“我只是觉得,那个,我的定力实在是太差了,居然还是抗不过药力,幸好有你在,没有铸下大错。”

  姬天晴笑道:“不是这样的吧?肯定是你觉得此前不论做什么,她都千肯万肯。结果等到你真的要下嘴了,却被她一脚踢昏,心中很是失落吧?”

  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千夜赶紧正色否认,他也确实没有这种想法。

  千夜忍不住道:“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喂给我琼浆呢?你看,差点就出事了。”

  姬天晴叹道:“你这个笨蛋,你觉得,琼浆这种东西会有现成的配方吗?别的不说,光是白果酒,此前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到哪里弄琼浆的配方去?”

  见千夜虚心接受,姬天晴才道:“我喝下那几缸酒,主要是试了试药性,然后才敲定配方。不过这是我一天之内想出来的,方法本就不完善,姑且叫它白果琼浆吧。白果琼浆药性太强,又很不稳定,就算在秘法环境中也维持不了一天时间,就会药性散尽。这不,就便宜你了。况且这东西以后也不会有更多了,再多的话,就会影响我将来的突破。”

  姬天晴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从这番话里,还是可以看出隐藏的关切。千夜心中颇有感触。

  “好了,不多说了,专心修炼吧。其实这寒寂之夜是修炼的好时候。”

  三人相对坐定,各自修炼。

  寒寂之夜虽然苛酷,但也有它的好处。在生机渐缓的情况下修炼,求生本能会推动功法以更快的速度运转。而寒寂之夜的特性又令修炼不会出现偏差,消除了走火的风险。另一方面,如宋氏古卷这类秘法,在夜晚时会运转得更快。

  此地寒寂之夜有所减缓,但是对功法加成也相应变少。可想而知,等到了初始区域,大漩涡对功法加成的效果就会变得相当有限。对千夜来说,眼下就是修炼的绝佳时机,错过了可不再来。

  午夜将近,夜越来越寒冷,千夜的心境亦如冰湖,清冷寂静。这正是宋氏古卷运行的最佳心境,在那漩涡中心处,一滴滴晨曦启明不断生成,汇入新开辟的原力漩涡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59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