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一一 会迷路的执念

章二一一 会迷路的执念

  一天过去,白空照还蹲在树丛里,盯着远方的巨大石堡。

  远处传来极轻的脚步声,以及刻意压低的呼唤,片刻之后安文出现。他身上衣甲有些破损划痕,略显狼狈,脸上也露出少许疲惫。

  他看到少女,眼睛顿时一亮,随即苦笑,说:“你果然又回来了。”

  “我迷路了。”少女紧盯前方,显然全副心思还都扑在那座石堡上,只是随口应付。

  安文满脸无奈,“你都迷路三次了!”

  “哦,我迷路了。”少女显然压根没在听他说什么。

  安文彻底拿她没有办法,在她身边蹲下,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现在还吞不下这块肥肉。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少女指了指石堡,说:“那里面有好东西。和那些酒一样的。”

  “你想要喝酒跟我说啊!只是那种酒有些很不好的副作用,不能多喝。你喝过之后,没什么感觉吗?”

  少女的目光终于从石堡上挪开,回想了一下,道:“有感觉。很舒服,很暖和,身上有点点发麻,像有针扎一样,但是不难受。另外很困,想睡觉。”

  “其它的呢?”

  “没有了。”

  “没有那种……很奇怪的感觉?”

  “没有。”少女睁大眼睛,反问:“怎么个奇怪法?”

  安文出了口气,表情说不上是失落还是高兴,道:“我明白了,你的身体应该有很多暗伤,这种酒在提振生机的同时,实际上也在同时修复你的身体。而且你体质太弱,所以本能的想要强化自己。不过这种酒真的会有副作用,现在你没有感觉,但可能只是积累起来,会在今后一起爆发。”

  少女认真地问:“有什么副作用?”

  在她的凝视下,安文竟然有些许的慌张,他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道:“其实这个作用就是催情,也就是说,会让人想要拥有后代。”

  “后代?”少女的眼睛亮了亮。

  安文看得一怔,瞬间心底就生出了一大堆莫明其妙,稀奇古怪的想法,其中不乏“万一她真的要给我生个孩子,该怎么办”之类的。

  “后代这种东西,可以慢慢研究。我们先把这里打下来!”

  见少女又指向石堡,安文很有一头撞树上的冲动。

  “不行!”他断然拒绝。

  “那我自己去。”

  “你也不能去!”

  “为什么?”

  这个问题少女已经问过好几遍了,每一次安文都是含糊其词的敷衍过去。现在看来,拖延根本没有用处,不说服她,就不可能离开这里。安文每次把她拉走,过了一会就发现人不见了踪影,然后就只好到石堡附近来找她。

  安文很担心这样下去,说不定哪一次会发生他赶不及的意外。

  他叹了口气,道:“主要原因,是四臂人的白雾。我不是很怕,但那也是相对的。中的多了,还是会被白雾控制。而且刚刚已经验证过,这种白雾的效力很难彻底清除,只能暂时压制。也就是说,积累得太多,早晚都会发作。”

  “发作之后……”

  “就有可能逼你做些你很不喜欢的事。”

  少女想了想,道:“我不怕痛。打我的话我可以忍着,如果打得厉害,会伤到我的话,我会还手的。”

  安文苦笑,“不是打你,不过比那个更糟糕。我不想这样,真的不想。”

  少女慢慢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建议:“其实我们可以把他们一点一点引出来杀掉,就象我开始做的那样。”

  “不行。这里环境不好,我们不能停留太久,必须要尽快赶到安全区域。在这里过夜,我们都要靠白果酒支持。酒是会喝完的,在喝完之前,一定要赶到足够温暖的区域才行。”

  少女向前指了指,“温暖区域?你是说这个方向吗?”

  安文微感惊讶,他也是跑了很远,又兜了个大圈子,才最终确定重力趋缓的方向。这件事他从来没有跟白空照提起过,但少女本能地就指出了正确方向,这让魔裔少主颇有种失败感觉。在魔裔内部,他可从来没有在感知上怕过任何人。

  “是的,就是那个方向。”

  少女望着安文,道:“你好象喝一点就够了。那些酒够我们用很久,打下这个石堡,一天时间就可以了。”

  安文无奈道:“我喝的少,是因为不敢多喝。它的药性也会累积,一旦我控制不住自己,就会对你下手。”

  好在这次少女没有再问出“会不会打我”的问题,让安文省去一番解释的功夫。

  “但那里的东西怎么办?”

  安文认真看着少女,片刻后忽然叹了口气,说:“你既然这么想要,那我就拼一次吧。只是如果我失控的话,你就自己跑开,跑得离我越远越好。”

  “为什么?”

  安文这次却不解释了,只是说:“没事的。到时候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该怎么做,反正你是靠本能判断的。”

  他望向石堡,在地上画了个简图,然后再划出一条线,道:“我们按照这个路线冲击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阻碍都不能停,直接冲到这个中心点,然后看看那里有什么。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能抢一把就走,停留不能超过三秒。你记下了吗?”

  少女点头。

  “好,那我们就走吧。”安文挥出一片淡淡黑雾,将自己和少女笼罩在内,徐徐向石堡飘去。

  这片黑雾虽然出现得有些突兀,但大多数土著都对它视而不见,一直到它飘至石堡墙下,塔楼里的一名四臂战士才有所警觉,扶墙向下望去。他看到黑雾,脸现疑惑,随即张口准备大叫。但是黑雾中射出一缕黑气,直接洞穿了他的嘴。

  四臂战士瞬间失去生命,一头从塔楼中栽落。而这时安文撤去黑雾,携着少女跃上城墙,再飞跃而起,直扑石堡中央!

  两人一前一后,迎向潮水般从各处涌出来的土著。安文手中骤然多出一把两米长剑,大喝一声,剑光如虹,瞬间就将前方数十名土著斩为两截,然后一步踏前十余米,魔气爆发,将所有土著炸得后退数步。

  白空照跟在安文身后,蹦蹦跳跳的,手中大斩刀东砍一下,西斩一记,每出一刀,都恰好会有一名甚至多名土著将要害送到她的刀下来。有些土著运气好,中了安文的剑气还是只伤不死,可在少女刀下,就从来没有一名活口,哪怕当场未死,那伤势也绝对无法救治。

  两人如同战舰,披风斩浪,迅速杀入古堡中央。

  少女第一眼就看到了石堡中央那棵小树。此刻小树有些萎靡,树梢上还挂着三颗白果,都是又小又涩,还没有完全长熟。

  她举刀就想斩树,但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伸出手去,摘了其中两颗勉强算成熟了的白果,把最小最涩的一颗留下,返身向来路冲去。

  安文倒是从容,在园子里拔了好几棵花花草草,收进储物空间,这才跟上白空照。但就这么数次呼吸的功夫,两人前方就出现成群四臂战士,其中有不少女战士。一个照面,数团白雾就扑面而来。

  安文脸色大变,哪里敢挡?他一声叱喝,在身前立起一面魔力屏障,挡下了白雾。随即毫不停歇,拉了少女就向另一个方向冲去。

  魔力屏障不过稍稍阻了白雾一个刹那,就被蚀透。

  好在这点时间虽短,但对安文这等级数强者而言已经足够,早就拉着少女突进到石堡外围。

  片刻之后,安文和白空照在十余公里外现身。两人都是浑身浴血,狼狈不堪。虽然这血大多是土著战士的血,但各自身上都多了不少伤口。少女的伤大多是皮肉小伤,也就罢了,安文身上伤口可是不少,背后一道伤口深可见骨。这一刀斩透了他内甲外甲,以及护体魔气,直指内脏。

  从伤口露出的骨骼上也有浅浅刀痕。不过安文的骨骼呈淡黑色,表面隐隐透着金属光泽,和普通魔裔骨骼迥然有异。这是他自幼以秘法锻骨,修到如今才有小成。

  若不是这身强横骨骼,安文怕是会被一刀重创。

  两人停下后,少女向后方望了望,说:“甩掉了。”

  安文长出一口气,坐到地上,取出伤药服下。他手一翻,看看掌心中两颗白果,递还给白空照,苦笑道:“这确实是好东西,都给你吧。只不过为了它们就消耗了殿下给你的宝物,似乎有些不值得。”

  说着,安文指了指少女的脚踝。

  永燃之焰赐下的那串足链已经暗淡无光,显是耗尽了能量。在冲出石堡最后一道战线时,两人终是被土著团团围住,一番血战后方才突围。

  安文受伤不轻,而少女则是靠着足链的保护,才抗过几次致命打击。若没有永燃之焰赐下的这串足链,她身上就不会只有几道轻伤,而是有可能被砍成几段。

  看看脚上足链,少女歪了歪头道:“这不就是拿来用的吗?”

  “可是用在这里……”安文摇头。在他看来,这种能够保命的宝物,只该在最关键的时刻启用。而突入石堡,原本就是不必要的战斗。

  少女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永燃之焰的秘宝有多珍贵,即使能量耗尽,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她接过白果看了半天,将其中一个给安文,说:“这应该是你的。”

  她将手中的白果一分为二,吃掉半颗,然后把另外半颗贴身收好。

  安文看不懂她为何要这样做,将手中的白果也递了过去,说:“你需要的话,就都拿去好了。”

  少女看着眼前的白果,犹豫了一会,又是摇头,“不,这是你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73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