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四 决战之所

章十四 决战之所

  ;

  在另一处山谷中,千夜伏在草丛里,透过草叶间的缝隙看着不远处搜索前进的血族战士。.. 阅读那名血族战士一脚踢断了丝线,丝线拉动了机关,锡纸包蓦然爆开,一团亮银色火焰随即燃起。

  这名血族战士反应更快些,闪光刚刚亮起,他就转头闭眼躲避,眼睛受创不重。而且他迅速后退,然后才睁开双眼,开始寻找着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千夜却没有给他这个缓冲机会,在血族战士后退的时候就一跃而起,挥手抛出一个锡纸包。当那名血族战士张开双眼时,看到的就是面前数米远的锡纸包,然后千夜一扯手中丝线,一团闪光就又在那血族战士的面前点亮!

  血族战士终是中招,他一声惨叫,本能地捂住双眼。

  千夜则掏出柯尔手枪,双手握紧,在强大的后座力中稳稳地保持了每一次的及时复位,一口气将弹匣中的七颗子弹全部射光。

  所有子弹全部倾泻在血族战士的双手和脸上,居然没有一颗能够射穿他捂眼的双手,打在下巴上的两颗子弹则嵌在颌骨上,也没能穿透骨头。

  千夜心中一凛,这么强悍的身体!

  这个距离上火药武器无法穿透,那是血族高级战士的体质,也就是说,黑蝎老兵才能抗衡的家伙!千夜若是遇到高级血族战士,正面对决根本没有一点胜算。

  但是从黑暗原力强度和临战反应速度来看,这个血族确实只有二级战兵的程度。难道说他拥有某些特殊的强大天赋?千夜心念电转,手上毫不迟疑扣下了最后一次扳机。

  血族战士被轰得连续后退,更是不断惨叫。那些弹头全部涂了银,一射入身体立刻就开始腐蚀血肉。但是千夜知道自己那些子弹只是廉价的镀银弹,真正的纯银子弹是军控物资,他没法得到。镀银弹也就是让这名血族战士伤势加重,还到不了致命的程度。

  千夜合身扑上,在血族战士正面一晃,然后就如幽灵般绕到他身后,将涂了银液的军刀狠**入他的后心,一刀贯穿心脏,然后迅速后退。

  那名血族战士发出凄厉的长号,挣扎了一会,终于还是一头栽倒。

  千夜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感觉到深深的疲累。这场战斗持续时间很短,但是却消耗了他接近一半的原力。他已经倾尽所有技巧和手段,连续暗算之下,才得到了这个战果。

  但是这名血族战士的几声惨叫应该已经远远传开,其它血族势必提高警惕,再想简单偷袭就没那么容易了。

  千夜继续检视尸体,在这名血族战士的贴身口袋中,他找到了一枚黄金制成的徽章,上面刻印着一个新月和权杖的标记。千夜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标记,或许是哪个古老家族的徽章。

  千夜将徽章收了起来,又翻出一些在黑暗种族中通行的水晶货币,同样收了。

  最后,千夜撬下了那对吸血獠牙。

  这一次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对獠牙比他以往从低级血族战士身上找到的要长一些,而且质地更加细腻晶莹,可以吸血和注射毒液的孔洞也要略为宽些。这些小的区别加在一起,让千夜确认了这并不是普通血族,而是一名高级吸血鬼战士。

  但是一名高级战士为什么会突然实力大降,从六级变成了两级,想必另有原因,或许就和夜瞳被追杀有所关联。

  千夜想了想,没有清除自己的痕迹,只对其中一两处了做调整,就悄然离开了。

  接连被干掉了两名高级战士,那个有爵位的血族必然不会轻易放过猎杀者。那么这些痕迹就可以给那位血族大人物留下一些线索,从而误导他对千夜战力的判断。

  这些痕迹中还留有千夜的气味,一个敏锐的吸血鬼可以轻易凭这些气味追踪而来。这就是千夜的目的。他真正的目标,是那个血族的大人物!

  远方,夜瞳微觉惊讶,血链枷锁又断了一根。她现在觉得,或许应该稍稍高看一眼这个名叫千夜的小家伙了。他虽然实力弱得可以,但显然足够狡猾。光是连续干掉了两个精锐血族战士,就可以和老练的吸血鬼猎人相提并论了。

  千夜离开后大约半个小时,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就站到了山谷中,皱眉看着那个血族战士的尸体。在他身后,还站着四名血族战士,此刻都有些战战兢兢。

  这个男人穿着晚礼服,修身、燕尾、领结和亚麻衬衫的花边,每一个细节都一丝不苟,仿佛正要去参加酒会。在血月的光芒下,他的马靴显得格外闪耀。

  他转头看了看身后一个中年的血族战士,冷笑着说:“这就是你们培养出来的精锐战士?没追到夜瞳不说,反而被一个弱小的人类干掉了两个!我看家族的脸都被快被你们丢尽了!”

  那名血族战士低声说:“王尔德大人,他们是被血链枷锁压制了力量。”

  王尔德向尸体后心的伤口一指,冷笑着说:“他们就算压制了力量也有两级!看到这个伤口没有,那个人类也只有两级的力量。别告诉我,你们培养了几十年的精锐战士,连个同级的人类都打不过!你们是打算告诉我,那个躲在小镇里开酒吧的小毛孩子,其实是折翼天使的战士吗?又或者是另外几个精英军团里出来的?比如说闪耀之剑,红蝎,或者烈焰兵锋?”

  在连番质问下,几名血族战士都说不出话来。

  王尔德冷笑一阵,最后才说:“这个家伙必须死!但是靠你们我却没什么信心。我会亲自动手解决他!”

  战士队长吃了一惊,连忙劝道:“大人!您还得应对夜瞳!”

  王尔德傲然道:“没事,她跑不了。就算她和那个家伙一起在等着我,你们难道认为,一个二级的人类能够影响我和她的战局吗?”

  王尔德扫了一眼四个血族战士,刚想说什么,却突然望向西方,慢慢露出有些扭曲的笑容,说:“啊,看那美妙的圣血气息为我们带来了怎样的讯息!真是让人难以相信,那位高贵傲慢的夜瞳小姐居然在向着这边靠拢。她是想要和那个小子联手吗?和一个二级的人类联手?”

  王尔德特别加重了二级这个词。

  血族队长硬着头皮说:“大人,请您务必小心!”

  “小心?”王尔德的笑容渐渐狰狞,“就算我没抓到夜瞳,她也跑不掉。还有一些不那么让人喜欢的大狗就快要到了。这块区域可是它们的乐土!”

  “狼族?那夜瞳小姐......”

  王尔德冷冷打断了队长的话:“我接到的命令是把夜瞳带回去,可没有说是活的还是死的!”

  王尔德并不打算和这四名战士一起行动,在他看来,这些被压制到二级的家伙只会拖自己的后腿。他虽然也是血链枷锁的一环,但依然有五级实力,和夜瞳旗鼓相当。

  他和夜瞳的战斗,根本没有二级小虫子参与的余地。不过他并不介意在和夜瞳决战之前,先把那只小虫子给灭掉,这会让他心情愉快,而且也有可能让夜瞳心情不那么愉快。

  只要一想到那只小虫子在血泊中呻吟的景象,王尔德就有压抑不住的快感。

  然而很快,王尔德就发现了这次追捕并不愉快,非常不愉快。

  王尔德循着气味一路追踪,直到在一座巨大战舰的残骸前停下时,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

  眼前的巨舰残骸高达百米,长度超过千米,是黎明战争之后人族主力的夸父型主力战舰。现在它坠毁在这里,完全就是一座小型城市的废墟。

  那只小虫子显然非常狡猾,否则不会选择这里作为藏身之所。

  看着肮脏的环境,闻着金属和其他材料经过悠久年代都没有散发完的刺鼻气味,王尔德摸了摸自己饱受折磨的鼻子,苦笑着钻进了一根动力管道。

  夸父型战舰丝毫无愧于它的名字,光是动力管道就可以让人弯腰前进。

  王尔德弯着腰在巨大的动力管道里行进了很久,一直到达另一头出口,才发现牵引他过来的线索不过是一块衣服的碎布料。但是这里的味道已经新鲜了很多,那个小家伙离开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王尔德立刻疾追下去。他的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宛若一道虚影穿过荒原。

  片刻之后,王尔德忽然停下脚步,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可以感觉得到,那个小家伙现在就躲在前方。看来这里就是那个小家伙选定的决战战场,虽然在王尔德眼中,这更应该说是对方为自己选择的墓地。

  在战场的另一边,夜瞳也到了。她和王尔德都能够感知对方的存在,但是现在,她的脸色也比王尔德好不到哪里去。

  千夜选择的决战之地,是灯塔镇附近最大的一座废墟和垃圾场。

  这里臭气熏天,除了各种垃圾之外,还曾经有过好几座废弃的工厂,另外巨大的战舰残骸洒落得到处都是。这片区域曾经是帝国撤离之前的浮空艇墓场,后来经过了几百年,逐渐累积成一片成分复杂的垃圾山脉。

  这种地方,对于天生有洁癖,并且嗅觉极为敏锐的上位血族来说,比地狱更糟糕。

  王尔德脸色极为难看,但让他放弃追杀千夜也绝无可能。两个高级血族战士已经死在千夜手下,身为他们的上司,王尔德有责任洗刷耻辱。

  “小虫子,你最好把自己藏得严实一点!千万别让我把你找出来!”王尔德喃喃着,终于踏进了垃圾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77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