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 覆灭之夜

章五 覆灭之夜

  酒馆里大部分人都恍若未闻地继续喝酒聊天,根本不曾在意,连那些穿着远征军制服的战士或军官也同样没什么反应。在这座城市里,哪天不会听到十声八声枪响?

   只有很少几个人眉头微皱,因为他们听出来那可能是大口径狙击枪,虽然从声音分辨不过是火药武器,但即便在军队里能使用狙击枪的人也不多。远征军自己的狙击手无论属于哪个军团地位都很超然,暗血城里根本不会有人敢惹他们。

  在夜色里,千夜拉动枪栓,重新把一颗弹体硕大的子弹装填进枪膛,然后调整姿势,再一次瞄准了天蛇帮的总部。

  瞄准镜慢慢从楼顶、门窗、空地一一扫过,然后千夜锁定了一个缩在外墙墙角里的家伙。那人显然是害怕得不敢出头,想努力把自己藏起来,却不知道从制高点看下来那实在不是个好位置,整整露出了小半个身体。

  千夜平心静气地扣下扳机,过了一会,才从瞄准镜里看到墙壁突然裂了个一人宽的大豁口,躲在后面的天蛇帮众几乎被打成两截!

  整个天蛇帮已是一片混乱,院落里的人都在拼命往大楼里跑,或者是四处寻找就近的掩体,根本没有人想到要追溯子弹来源,把狙击手找出来。

  千夜拉开枪栓,不慌不忙地换好子弹,然后提枪站起,如幽灵般在夜色下移动着,从一座大楼跃向另一座大楼。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块新的阵地,轰鸣枪声过后,躲在总部大楼三楼窗户后面一个天蛇帮众的手臂连同半个肩膀就此消失。

  千夜手上是把不比鹰击小多少的狙击枪。这个名为“逐风”的大家伙虽然是火药武器,但是15mm的巨大口径保证了它的威力。这个系列的狙击枪是可以在低空打击浮空艇的可怕武器,是火药枪系发展的巅峰。

  作为火药武器,它有原力枪不可替代的优势,那就是射程和弹药。只要狙击手技艺足够,它可以在两千米外射杀目标,而鹰击的极限射程也就一千米。另外理论上有多少子弹,它就可以打多少枪。这又是鹰击比不了的优势,现在的千夜,拿着鹰击也只能开一枪。

  只不过这把有些变态的狙击枪后座力大得惊人,只有一级战兵的体魄才能使用。千夜有些遗憾,手上的“逐风”是最初的型号,在猎人之家的仓库里没有再找到口径更大、威力更猛的升级版了。当初红蝎专门为黑蝎级老兵定制过一种25mm口径的火药狙击枪,威力极大,快相当于三级原力枪了,但是只有五级战兵才能够使用。体能稍微差点的人用它开一枪,会被反座力当场震碎内脏。

  千夜此刻就象隐藏在黑暗中的孤狼,耐心地围绕猎物奔跑着,一窥得机会就猛扑上去,狠狠撕咬一块血肉下来。

  枪声不断轰鸣,每记枪响都会有一个天蛇帮众倒下。天蛇帮里早已乱成一团,就连外墙都不能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每一声枪响,都在向天蛇帮传递着一个声音:“放人!”

  如果天蛇不放人,那么今晚千夜就有可能一个一个把天蛇帮所有帮众全部狙杀。

  有一些天蛇帮众已经扛不住死神之手一寸寸抚过头顶的巨大压力,他们成群集队冲出基地,似乎想要搜索千夜的位置。不过这些帮众全都有去无回,死在千夜枪下的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奔跑路径,怎么看都是在趁机逃离。

  飞鸟躲在墙壁的死角里,不断喘息,原本还算英俊的脸不时扭曲着,让人不知道他是兴奋还是在害怕。现在整个天蛇帮里,除了天蛇本人外,所谓的四大高手就只剩下他一个。继野蜂之后,灰鹰也悄悄脱离了天蛇帮。

  一名天蛇帮众冲进了这个房间,看到飞鸟,先是一怔,随即狂喜:“飞鸟哥!太好了,外面那个狙击手太厉害了,兄弟们都被压得不敢露头。这样下去我们就被困死在这里了!您出马,把那个嚣张家伙干掉吧!”

  飞鸟似笑非笑地说:“我出马?”

  那名帮众还没有反应过来不对,犹自说:“是啊!当然是您”

  他话说到一半,就骇然看到飞鸟的枪已经指住了自己的头!随即枪口中喷出原力光芒,这个天蛇帮的小头目脑袋立刻爆成血雾。

  飞鸟有些歇斯底里地笑着,慢慢站了起来。这时才能看出他原本坐着的地方多了一大滩血迹,腰肋处还在不断地往外渗着血。

  飞鸟也受到了狙击,超过一千米的射程,让狙击弹飞来时毫无先兆,而且飞鸟当时还在快速移动。那颗子弹预判准得惊人!要不是他在危险降临的瞬间有所感应,拼命挪动了一点位置,这一枪就会直接轰在他的腰椎上。即便如此,子弹还是在他腰侧开了一条大口子。

  又一次与死亡擦身而过!

  飞鸟几乎是疯了一样四处逃窜,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位置。他躲在这里,心跳却从来没有下过两百次!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是这么害怕死亡。每次虐杀对手的时候,看到那恐惧与痛苦交织的面孔,飞鸟总会感到如此愉快,甚至有比**更加强烈的**。但是直到今天,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死亡的恐惧是灭顶般可怕。好像整个世界都正在被凶兽吞噬,只能不停地奔跑,然而前方并没有光。

  他绝不想再面对千夜,绝不想!

  在总部的顶层,天蛇正阴沉着脸,站在一个宽阔奢华的房间中央。他偶尔会小心翼翼地接近窗边,躲在厚实的窗帘后面向外看上一眼。天蛇的动作极为谨慎,尽管这种火药武器对他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但是每当枪声响起,天蛇的心跳总会加速,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被鹰击轰中的情形。

  天蛇大步走到门边,拉开房门,喝道:“远征军那边有消息了没有?”

  门外的帮众带着哭腔答道:“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们连远征军的巡逻队都没有看到。现在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砰!天蛇狠狠摔上了大门。

  一个小时!

  远征军的城防部署上,东、南两区的巡逻密度比西、北两区低,但也达到半小时的频次。先不说那些常规巡逻队跑哪里去了,这里打到现在,枪声早已沸反盈天,就算远征军军营在北区,可那些实力强横的校官们除非都聋了才会听不见!

  外面枪声响成一片,天蛇帮帮众都在盲目射击,天晓得在打些什么,还有千夜手里那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家伙,威力大得都快超过远征军的制式枪械了。到现在不管是巡逻队还是执法队竟然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这绝对不正常。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远征军今晚决定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

  又是砰的一声,这次天蛇砸烂了一个花瓶。他狠狠地吐出无数街头粗口,诅咒着那些每个月都要收下自已固定孝敬的家伙们。

  “怎么,你也会害怕?”余英男冷笑着。

  她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手双脚分别被固定在椅背和椅脚。上身的战术夹克还在,勉强挡住一点**的胸部。

  天蛇大步奔来,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将余英男连人带椅子扇倒在地!

  余英男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

  天蛇拉着她的头发,又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坐好。然后咬牙说:“你最好不要激怒我,否则的话老子现在就干了你!然后再找一批人进来轮了你!”

  “来吧,假如你对尸体有兴趣的话。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只会死得比我更惨。”余英男丝毫不在意天蛇的威胁。

  天蛇眯着眼睛,冷冷地说:“我现在还能克制,但是你也别逼我!逼急了我对谁都没好处。就算你变成尸体,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你!”

  天蛇拿出一支针剂,撕去包装,用力刺进余英男的上臂,将里面的透明液体全部推了进去。这种药剂可以抑制原力,是用来禁锢原力高手必须的工具。

  余英男也冷静下来,不再故意激怒天蛇,而是平静地说:“你别白费心机了,我和千夜认识根本就没多久。象他那样的人,会为了一个不熟悉的女人受你的威胁?听听外面的枪声,你就知道我在他心里究竟有多少份量了。”

  “你给我闭嘴!”天蛇一声狂吼,反手又给了她一记耳光!这下打得更重,余英男冷笑一下,吐出一口血水和半截牙齿,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天蛇。

  外面枪声密集如雨,那是天蛇帮的帮众还在盲目地对外射击,他们找不到千夜的确切方位,于是顾不上暗血城的禁令,不时会误扫民居。所幸战事一开启,这个街区的平民就见机跑了大半,流弹只是炸开了一些无人的建筑。

  然而在雨幕般的硝烟中,狙击枪声如一记记闷雷不断响起,每响一下,就会有一个天蛇帮众倒下。转眼之间,天蛇帮众就明白了露头射击就是在找死。于是暴风骤雨般的枪声立刻停了。

  这时房门被人撞开,那名天蛇帮仅存的元老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余英男,然后对天蛇说:“老三!收手吧,把这个女人放了!杀掉她会有很多麻烦,而且那个小子根本没有一点手软的迹象,他一直在杀我们的人!你真想看着我们天蛇帮覆灭吗?”

  天蛇狞笑道:“我就不信他真的不在乎这个女人!我现在就把她带到楼顶上去,假如那个小子敢再开一枪,我就切掉她的手脚!”

  元老大吃一惊,叫道:“你疯了!这样会把我们都害死的!我觉得你已经不适合再当帮主了!”

  天蛇忽然拔出短刀,向前轻轻一送就刺入这名元老的胸口!

  元老愕然,颤抖的手指着天蛇,说:“你杀我?我一直当你是兄弟。”

  天蛇猛然拔出短刀,又再次递入,就这样疯狂地在元老身上戮刺,一边咬牙切齿地道:“我他妈的早就受够你了!兄弟?你算哪门子的兄弟,一个二级的废物,也配叫我兄弟?你一直当我兄弟,我干你娘的!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帮主了?老子要干什么,也用得着你来教训。到下面找你的那些兄弟去吧!”

  天蛇一边骂一边手起刀落,鲜血不断溅在他身上,脸上,把他狰狞的面孔渲染得有若恶鬼。他一连捅了上百刀,这才觉得出了口恶气,从已经快被捅烂的尸体上爬了起来。

  他挥刀切开绑着余英男的皮带,一手将她钳进怀里,半拖着她向天台走去。余英男默不作声,失去原力的她不可能抵抗得了天蛇的巨力。

  就在这时,外面的狙击枪声也消失了,但是那些天蛇帮众却发出嘶嘶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天蛇脸一沉,冲到楼道的窗户前向外一看,只见千夜单手提着巨大的狙击枪,居然从正门走进了天蛇帮的大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82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