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二三 当年兄弟

章二二三 当年兄弟

  千夜看着老人提着药篓,转身欲走,忍不住问道:“鲁老,还有其它地方能够出产星樱木吗?”

  “在森林和擎苍山脉中,偶尔还能找到野生的星樱木。不过野生品种药性更烈,也更危险。而且星樱木旁边总会有凶兽筑巢,所以虽然偶有出产,但并不稳定,有的年份比这里多些,有的年份却要少些。”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另一片用栅栏围起的药园前。这片药园里面全是黑土,还夹杂着不少各色碎石。园内生着一丛丛杂草,看不出和外面山上林间的那些杂草有什么区别。

  老人知道千夜不懂,于是指点道:“这些可不是普通杂草,而是铁线灰丝草。你看那些草叶的边缘有铁锈痕迹,叶面背面有一道灰线。这就是区别。当然了,在百年之前,这就是大漩涡内的一种杂草。”

  这种杂草能够得到这么大一块地盘,自然用途非凡。据老人介绍,它是军用极品恢复药剂的主材之一。在对决骆冰峰之前,千夜就得到了一支极品恢复药剂和一支复甦药剂。

  铁线灰丝草并非不可替代,但在配方中添加足够份量后,会令恢复药剂的效力大幅增强,这也就是极效恢复药剂的来源。因为恢复药剂的使用范畴远远大于复甦药剂,因此使用量也是更大。某种意义上讲,铁线灰丝草的战略价值并不比星樱木差多少。只不过星樱木是顶阶强者的保命之物,也更加稀少。

  千夜确实见过这种药草,也的确很常见。只不过它是在十倍重力区域才常见,到了八倍重力区域就已经绝迹。能够把它移植到这里,除了发现和创设天孙草场那位前辈有通天手段,也是因为天孙草场独一无二的环境。那些撒在地里的石块,其实就是铁线灰丝草生长必要的材料。

  老人在药园中走了一圈,偶尔摘几根药草,最后捆成一把,扔给了千夜。

  这么一小把药草,倒还勉强塞得进安度亚空间里。

  到这里也就罢了,接下来才是痛苦的开始。那是资源太多,难以取舍的痛苦。星樱木、铁线灰丝草还算是勉强靠点量产的边,接下来则是许许多多用途古怪,但价值一点也不低的资源。

  比如几个挂在树上的大蜂巢,据说里面出产的蜂蜜经常食用的话可以增强目力。若是吃个两年三年,更是有可能开启出微光视觉之类的天赋能力。黑暗视物一向是人族的弱点,千夜自己有真视之瞳的血脉能力,对此自然没有感觉。但对普通强者来说,这却是非常实用的一项能力。

  另有几株缠绕在百米巨树上的古藤,听说天孙草场刚刚建立的时候就已经种在这里了。这几株古藤上割几个小口子,流出的汁液就是多种药剂的配料。其实这种汁液本身就是一种解毒剂,对于大漩涡内多种奇毒更有显著效果。

  进入大漩涡后,让千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里的毒。从采摘素水莲时那女人所用的紫色奇毒,到擎苍山脉崖壁上的虫类烈毒,更有星樱果的霸道毒性,甚至四臂女的白雾也可以算成一种毒。无论永夜和帝国的强者,在这里都显得十分脆弱。

  而在大漩涡外,强者们有原力护体,对毒素的抗性十分强大,只有蛛魔自身所具备的毒质,才能说得上是剧毒。可在大漩涡内,似乎到处都可能遇到致命剧毒,许多毒素就连千夜也无法免疫。

  有了这古藤汁液,在大漩涡内就安全多了。

  此外在石壁流泉的旁边,还生长着一株株如吊铃般的野花。这些野花采来风干了之后,可以制成特殊的催化剂,帝国一系列恢复剂和兴奋剂,在添加了这处催化剂之后,药效都会大幅提升。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一圈走下来,千夜认识了几十种各式各样的药草资源,这天孙草场内甚至还有一条露天矿脉。不过这条矿脉不是用来开采的,而是利用其磁场和特殊伴生矿物移植原本不能在这里生长的药材。

  看到这么多的资源,连千夜这种对药剂学一窍不通的人,都知道价值有多高。宋阀的富可敌国,并不是毫无来由。然而关键是,并非每次大漩涡开启,宋阀都能有人成功进出,上一次宋阀来人就没能活着抵达天孙草场。就算有人来了,能够带走的也十分有限。

  因此百年来日积月累,天孙草场中就积累了海量的资源,岂止是价值连城,用步步黄金来形容也不为过。有些药田因为一直无人采摘,药草一代代枯谢,又一代代新生,土中不知积留了多少药性,简直是种棵野草也能变成珍药。

  最让千夜无语的是一种名为紫鳞杉的树。这种树树皮可以入药,且秉承了大漩涡一向药性猛烈的特征。但最有价值的还是木材。它的木质轻而坚韧,有着不输于高重力区林木的强度,却又极轻,自是制造浮空战舰的上等材料。另外它还有激活生机的效果,也就是说住紫鳞杉所造的浮空舰里,伤势恢复得会比外面快得多。

  紫鳞杉价值自不必多说,然而惊到千夜的却是它的数量。当时老者向着一片连绵无尽、一直生到谷外山腰的树林一指,道:“这便是紫鳞杉林了,想要多少,尽管拿去。”

  到了天孙草场,千夜才发觉安度亚的空间是如此之小。他恨不得每样都装点回去,但实际上除了星樱木和铁线灰丝草,其它的一样也装不了。安度亚空间内留下的东西,个个都有用处。

  带千夜在天孙草场内绕了一圈之后,老人向着东岳一指,道:“这把剑老夫看着有些眼熟,可否借来一观?”

  千夜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当下将东岳递了过去。

  老人接过东岳,手顿时往下一沉,脸色数变,才稳稳拿住。天孙草场位于擎苍山脉中央,距离中央区域不远,此地重力也比帝国高了一倍,东岳在此,自是极为沉重。这把战器已不是普通强者能够用得了的。老人原力修为虽强,力量却还没大到可以将东岳运使得圆转如意的地步。

  老人向千夜看了一眼,这才把东岳横在面前,仔细观瞧。不过这一次他却没了洞察一切的从容自若,沉吟良久,方道:“这把剑如果我老眼未花,应是出自故人之手,但是这铸造手法却又颇为新奇,老夫也有看不懂之处。如果方便,可否将这把剑的来历给老夫说说?”

  千夜点头,就将得到东岳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者听罢,默然良久,方一声长叹,道:“这么多年了,他竟然还过不了这道情关。罢了,罢了,现下都已老了,时日无多,还说他作甚?”

  千夜有些好奇,但想到或许又是老一辈的隐私之事,并没有接话追问。

  老者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向另一块石头一指,道:“坐吧。”

  等千夜坐下,老者摘下腰间葫芦,仰头灌了几大口,方递给千夜,道:“这东西所余无多,外面倒也不太容易喝到,你试一口吧。”

  葫芦一打开塞子,就有股浓烈酒味飘出。千夜只是闻到这酒味,就微有熏熏之意,可见酒性之烈。他接过葫芦,想了想,还是灌了一大口下去。酒一入喉,却是出乎意料的柔滑,十分的舒服。

  千夜看着葫芦,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再喝一口。才一口下肚,他就已经有些发飘的感觉。酒劲如火,正迅速点燃千夜的全身。而热流所到之处,居然有丝丝原力产生,与千夜本身的原力融为一体。这些新生原力十分精纯,只需稍加凝炼就可转化为晨曦启明,品质却是比太玄兵伐诀所吸纳的虚空原力高得太多了。

  老人笑了笑,道:“全喝了也无妨。老夫这酒酿了五十年,现在也就剩这么一口了。我现在老了,再喝也无用,你要是不喝,日后可就没得喝了。”

  千夜体会着酒意带来的效果,问:“这酒能够增加原力修为?”

  老人道:“它只是会加速吸纳原力的速度而已。只不过饮下此酒后,吸纳到的原力十分精纯,可以省却不少凝炼功夫。”

  这酒居然有如此神效,实是匪夷所思。千夜不再客气,一口将剩下的酒喝干。

  两大口酒入腹,千夜又有了熟悉的飘荡感觉,意识也变得荡来荡去,不再容易掌控。

  老人叹道:“反正那小丫头还要些时间恢复,你要不介意,就听我这老头子唠叨些琐事。现在不说,也许有些事就再没机会说了。”

  “铸出这把东岳的,就是我的亲弟弟。原本我兄弟二人各有所长,我擅医道,他长于铸器,如是过了几十年。没想到年过半百,他却突然又遇到了当年心仪之人,只是当初的少女,那时已是帝国的安国公夫人。就这么一见,成了他的死局。他不顾我劝阻,投入宋阀,只为了能够就近看一看她。”

  说到这里,老人叹一口气,道:“他天赋本来在我之上,遇到了这情关,却是从此止步不前。在铸器一道上更无寸进。那时他总觉得只是一时变得笨了,或是终于天赋之力到了极尽,却是不知,在情字上畏首畏尾,再无开山劈石的锐气,哪里还能造出前人不能的神思妙想?”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847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