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五 吸引仇恨

章二十五 吸引仇恨

  这是千夜第二次直面战将级强者,威廉只是让他心生警兆却抓不住任何端倪,而袁泽宇随随便便一眼看来,却有种穿透力,仿佛五脏六腑都在他目光下纤毫毕现,一览无遗。

  千夜微微弯腰行礼,然后敛目不动。

  刚才下车时被众多目光关注,他为了稳妥起见,已经激发血脉潜伏能力。各色血气也恍若有所感应般如临大敌,包括能力符文都窜回心脏。此时千夜体内黎明原力充沛浑厚,心脏处笼罩着一层淡淡金色光芒,乍眼看去就像第五个点燃的原力节点。

  袁泽宇点了点头,略带嘉许地说:“很不错的年轻人。基础相当扎实,这可是不多见的。他是?”

  琪琪浅笑着,不动声色地挽住千夜的手臂,半个身体都贴了过去,说:“这是千夜,我新收的助理和副官。”

  袁泽宇显露出一丝异色,不过旋即散去,笑着说:“那就进来吧!你既然到了,晚宴就可以开始了。里面有许多人专程从其它大城赶来,都是想要一睹琪琪侄女的绝世风华!”

  琪琪笑盈盈地松开千夜手臂,送给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姿态优雅地走到袁泽宇身边,两人领先一起走进宴会大厅。今晚的宴会,袁泽宇是主人,而琪琪则是主宾。

  千夜则是落后几步,夹杂在先前簇拥着袁泽宇出门的那群人中间向里走,一边在想琪琪那个古怪笑容的意思。随即他就敏锐地感觉到异常,周围那些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一下子就多出许多杀气和敌意。

  好吧,或许这就是琪琪那个笑容的含义。千夜还没想明白琪琪是怎么做到的,但不得不承认,这位大小姐交待的今晚任务第一阶段,吸引仇恨,已经顺利达成。

  千夜并不知道,殷家长辈在场,又是在特为琪琪举办的社交宴会上,她挽住千夜的亲密举动连同后面的介绍语,实际上就是在变相宣布千夜是自己的正式情人。于是,千夜立刻就变成与会年轻人的众矢之的。

  城主府的主宴会厅同样气势恢宏,在石材和木料的装饰之下是全金属的框架结构。高二十米,面积达数千平方米的大宴会厅此刻灯火辉煌,两侧的厢廊中有数支乐队正在演奏着欢快悠扬的乐曲。宴会厅两侧摆放着长桌,上面是琳琅满目的各式精美食物,数十位侍者来回穿梭,为宾客们添酒或是送上分好盘的餐点。

  自助餐式的宴会起源于黑暗种族,特别为血族所喜爱。后来这种不受拘束,自由随意的就餐方式也逐渐为帝国世家贵族所接受,并且慢慢流行开来,现在已经成为非正式但相对盛大场合的主流宴会形式。

  当琪琪到场后,宴会就正式开始。琪琪和袁泽宇上了二楼,这里另有一个小厅,并且可以透过护栏俯瞰下面大部分角落。能够站在这里的,无一不是真正身份显赫的人物。

  千夜以助理兼副官的身份,自然不够资格上二楼,只能停留在大厅里。很快就有人上来攀谈,转眼之间千夜身边就围了一圈人。

  既然琪琪把今晚的任务内容确定为亮个相,千夜就充分展示了自己一上午的集训成果,始终保持着优雅仪态,和来搭话的人应酬着,不亲不疏,不卑不亢。

  过了一会儿,有些人就发现千夜说的全是废话,一点也没有透露有用信息。说了半天,连他可能是谁家子弟,怎么认识琪琪的都语焉不详。如此一来,无论是好奇千夜身份,还是抱着恶意前来搭讪的人反而觉得他高深莫测。

  每一句都说废话也是一种本事,而且是贵族和政客们必不可少的技能。

  人们开始猜测眼前这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小子真有可能是世家出身,否则怎会把这个能力用得如此得心应手?随即他们窃窃私语的议论开始转到另一方面,琪琪的婚约情况是公开的,这是意味着婚约行将中止,还是说仅仅是多了一个情人?

  此类绯色传闻总是每次宴会最受欢迎的话题,然而传闻一方当事人的亲朋好友或许就不会那么愉快了。很快,人群中有几个人变了脸色。

  二楼,琪琪和袁泽宇挥退了侍从们,正在看似随意地谈天说地。

  在聊了一些殷氏本家当月的重大活动后,袁泽宇话锋一转,婉转地说:“这里可不是看起来那样安全。好象有些人已经到了。”

  琪琪的目光一直落在千夜身上,听了城主的话,漫不经心地说:“那有什么?就那三个废物,能够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袁泽宇皱眉道:“你还是当心些好。这次事情利益太大,很多人想要来插一手。无论是你出点什么事,还是考核结果有了差池,都不是开玩笑的。”

  琪琪依旧是淡淡的说:“放心吧,袁叔叔。无论高手、军队、装备还是战绩,只要花钱,那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是琪琪的一惯论调,不过身为战将级强者的袁泽宇可有些不爱听,忍不住道:“高手可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

  “那只是出的价码不够。”琪琪微笑着说。

  袁泽宇深知琪琪的脾气性格,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于是也把目光转向下方的千夜,说:“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

  琪琪有些慵懒地说:“情人。”

  袁泽宇忍不住吃了一惊:“真是情人?”

  “那还有假?”

  “你准备怎么向族里交待?你可是有婚约在身的,这样高调行事,丢的不光是顾家的脸。”

  琪琪冷笑:“一个小小士族,哪来那么多脸面?他要是觉得丢脸,退婚就是!我等着!”

  城主的双眉锁得更紧了:“如果这样的话,你的名声......”

  “只要有钱有实力,名声算个什么东西?”

  旁边突然插进来一个清冷声音:“钱可买不到一切!”

  琪琪慢慢转头,看到小厅门口的走廊上多出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孩。她很美丽,清冷高傲的气质让她在众多贵族少女中脱颖而出。就是站在琪琪身边,也毫不逊色。

  这是圈子里大多数年轻贵族的看法,实际上琪琪无论容貌身材都要略胜一筹,可是她太过强势,又兼种种放荡不羁的行止,对于热血方刚骄傲意气的年轻人来说,总是会下意识地把她压低一线。

  琪琪露出玩味的笑,说:“叶慕蓝,这话可不应该从你嘴里说出来。”

  这位少女的衣着很有意思,她穿的也是复古款式,不过是士族服色,上衣紧身合体,下着丹碧纱纹复裙。但衣料却非凡品,全部是暗纹,只在走动中反射出粼粼淡蓝光纹,低调奢华。这可不是普通士族能用得起的。

  看她敢走上二楼,在琪琪面前也不畏缩,甚至出言挑衅,旁边还坐着西昌城主,显然这位少女的身份也并不简单。

  少女冷冷地说:“殷琪琪,你不会以为因为你背后的殷家,所有人就都要巴结着,顺着你说话吧?”

  琪琪耸耸肩,笑着说:“当然不用!特别是象你这样的天才少女就更不用了。尤其是一个和宋家有了婚约的天才少女。士族嘛!”

  叶慕蓝脸上闪过怒意:“这和士族有什么关系?”

  “原本没什么关系,但是某些人死抱着婚约不放,那就有很大关系了。特别是一些天才少女。”琪琪这次把天才两个字咬得极重。

  叶慕蓝的清冷傲然一扫而空,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不过显然不是因为害羞。她压了压怒色,冷然道:“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死抱着婚约不放?我和子宁的婚约早就定下,又不是我愿意要的。”

  “既然不愿意,那就退了它啊!”琪琪眉眼弯弯地笑起来,顿时媚色惊人。

  叶慕蓝这下再也按捺不住,叫道:“殷琪琪!你......”

  琪琪脸色一沉,笑意完全消失,冷道:“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是谁同意你上来的!叶慕蓝,只要你一天没嫁进宋家,就一天是士族!如果你忘了帝国律法,我不介意送你去宪兵监狱好好反省几天,让你知道冒犯上品世家的代价!”

  叶慕蓝指着殷琪琪,气得全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你......”她的眼风掠过旁边安坐的袁泽宇,西昌城主一脸慈祥,甚至微带笑意,仿佛只是在看两个小辈斗嘴。

  最终,叶慕蓝恨恨地说:“殷家还不能只手遮天,这个身份不会永远让你得意下去的!”

  “那也得等你嫁进宋家再说!”琪琪毫不客气地说。

  短短几分钟就从冰川向火山转化的美丽少女一跺脚,转身就走。

  袁泽宇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

  琪琪却不以为意地笑,说:“她还以为我真的只能靠殷家才能做点事?不过算她聪明,再多说我就要动手了。”

  袁泽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叶、顾两姓同源于越陆,尤其是叶慕蓝和顾立羽所在的嫡支,宗族世代交好,有通家之谊,他们两人还是姨表兄妹,血缘深厚。现在琪琪公开带着情人招摇过市,还进入这种正式场合,素来看不惯琪琪的叶慕蓝自然要找机会发难。

  袁泽宇看两人斗嘴也是捏了一把汗,刚才琪琪实际上已经非常不耐烦了,如果叶慕蓝再多说几句,特别是在情人一类话题上继续纠缠,琪琪肯定一个耳光就上去了。那时大小麻烦肯定接踵而来。

  叶慕蓝虽然士族出身,但她和宋家七公子有婚约,未来嫁入宋家,身份就不一样了。听说宋子宁对这个未婚妻还是相当满意,叶慕蓝已经开始正式参与他的一些私人活动,而且宋子宁对她明里暗里的一些举动也都相当放任。

  就算殷琪琪的母亲也出身宋家,但宋子宁是宋阀这一代的顺位继承人,哪怕他目前排名只是中游,却深受宋家老祖宗喜爱,地位也不是还没拿到家主之位的殷琪琪可比。况且,袁泽宇即使远在永夜大陆也耳闻,殷琪琪和宋子宁之间有旧怨。

  这些小辈之间的事简直如一团乱麻,战场上惯于一骑当千的袁泽宇,只觉得无从入手,不知道该如何调解。而且以他身份,最好还是置身事外。

  这时琪琪的目光又落在千夜身上,淡淡地说:“袁叔叔,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有些软,如果再象我一些就更好了......”

  她一句话没说完,下方忽然起了变化。千夜狠狠一拳砸在一个贵族青年脸上,把对方打得飞出十几米,重重拍在墙壁上,然后慢慢滑下,一时竟站不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91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