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 援兵(补更)

章四十 援兵(补更)

  包正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晚难道就这么挺过去了?他突然激动起来,挺过了这一战,意味着援军就要到了!

  先后两场战斗,他们给黑暗种族联军带来了沉重损伤,特别是对方高阶战士伤亡惨重。面对这样一支残兵,远征军只要出动一个团,就可以把他们打回去。

  “我们赢了!”

  “援军!援军就要到了!”

  稀稀落落的欢呼声在废墟的各个角落响起,幸存的战士们陆续从阵地中走出,开始聚集并且重建编制。这是生存的必要。

  当战士们重新聚集后,千夜发现还有战力的已经不到两百人。营长已经战死,如今在场士官中,就只有他军衔最高。千夜于是接管了指挥权,在包正诚的协助下,重新组编战斗单位,安排防守位置,然后就是休息和等待。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灰白的天色慢慢透亮,所有战士都满怀希望,期待听到外围传来密集的枪炮声。第一线阳光落入小镇,上午十点了,但是压在所有人心头的阴霾却更重了,镇外全无动静。

  黑暗联军驻营处偶尔会轰起一阵喧闹杂声,随着渐大的山风传过来,显得小镇更加沉寂冰寒。

  人族的防线被彻底攻破了吗?那将覆灭的不止他们一个防御节点,往纵深三十公里外就有一个人类聚居点,土城堡驻军中很多战士都有家人在那里。

  而千夜和包正诚心中另外压着一块巨石,那张假的军情图,究竟是冲谁来的?131连还是整个协防营?

  午后的荒原上,一辆轻型越野车正在疾驶向第60师的驻地。开车的是叶慕薇,旁边坐着顾立羽。

  顾立羽低头看了看掌上原力驱动的日晷,依然淡定从容的样子。他一句话都没说,倒是叶慕薇因为他这个动作紧张起来,下意识又加快了车速。

  在前方,60师驻地连绵的营房已经从地平线上浮现。

  出示了身份证明后,越野车顺利驶入驻地大门。可是一进营区,顾立羽的脸色就变了。整个大营空空荡荡的,战车、重炮等装备少了大半,战士们更是几乎消失。偌大的营地,就只有一个营留守。

  顾立羽一把抓住身边的一名军官,几乎是在他耳边咆哮:“这是怎么回事,部队呢!部队都去哪了?”

  那军官被他捏得差点窒息,都要去掏枪了。顾立羽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劲道太大,迅速镇定下来,表明身份,要求见留守的最高长官。

  片刻后,一名上校急匆匆赶过来,向顾立羽解释了原委。

  听完之后,顾立羽缓缓地说:“这么说,是琪琪小姐动用了军部的手令,直接调走了整个60师?”

  “是这样的,没错!”上校一脸的恭维,虽然军衔和年龄都比眼前这个年轻军官大,但他可不敢招惹军部的人。随即还殷勤地补充细节,琪琪小姐是凌晨到的,要求60师上午全体动员整装经武,中午前出发。其中高级军官和特种队伍跟着琪琪小姐还提前了半个小时出发。

  顾立羽这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平常神态,只是阴沉地说:“但是我已经提前发来指令,要求征调60师。”帝**律,部队不遵调令是大罪。

  上校不断赔笑,差不多都要点头哈腰了,说:“可是琪琪小姐亲自来了,我们完全没有办法。”

  林慕薇这时很不恰当地问了一句:“小姐要调60师干什么?”

  没有人接话。

  上校是一头雾水,顾立羽却已心知肚明。此刻,他心里转过的是另外一个念头,敬安堂先夫人已经过世十五年,她从宋阀里带出来的势力和人手却显然没被殷家得到,还牢牢握在殷琪琪自己手里。

  太阳在天空中运行,然后走到一块上层大陆背后,天色开始慢慢灰暗。一同黯淡下来的,除了土城堡幸存者,还有黑暗联军指挥官的心情。

  麦克男爵正焦躁不安地在原地打转,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整个白天他连一刻钟都没停过。兵变虽然暂时压制下来了,但是阴云几乎要挤爆联军驻地,谁也说不准下一刻是否会激发更强烈的骚乱。

  在营帐中间,摆放着数具狼人尸体,一看就知道被人吸干了鲜血。所有狼人都在凶狠地盯着男爵,那头黑色毛发的狼人更是肆无忌惮,甚至喉间还在低沉地咆哮着。

  黑色狼人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大多是被血族长剑刺伤的。在战地骚动中,他自己就压制了两名血骑士,并且险些要了其中一个的命。

  麦克男爵头非常痛,但知道自己必须得说些什么:“我相信,这些不会是我麾下战士干的!因为我们根本......”

  他本能习惯性地想脱口而出,高贵的圣血贵族根本不会吸狼人那肮脏的血,可是话到口边,立刻醒觉地吞了回去。这句话一旦出口,那些暴躁的狼人们肯定会直接扑上来,压根不会管双方实力差距有多大,否则之前也不会花那么长时间才把整个联军全部镇压下来。

  麦克男爵再憎恨厌恶狼人,也不能做太过份的事。不仅仅因为现在是和人族的会战时期,更多是因为在这个方向上,狼人和血族同样都有一名战将级强者坐镇。糟糕的是,狼人的实力还要略强一些。

  想到这里,麦克男爵放缓了语气,说:“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但我们要先把土城堡拿下来。”

  “调查?可以,但时间呢?”狼人们却不会轻易罢休。

  麦克男爵强忍怒意,说:“战争结束立刻开始,并且在一个月内会给你们一个答复。”

  狼人们互相看了看,缓缓点头。

  麦克男爵命人把狼人干尸抬下去,又摊开军用地图,开始谋划下一次进攻。

  就在这时,营帐外突然一阵人声鼎沸。

  男爵皱眉,怒喝道:“都在吵什么?!”

  他这声怒吼用上了原力,声传整个军营,实力稍弱的战士都会被震得头晕眼花。男爵已经极为不耐烦,直接展示实力,向狼人示威。

  然而营帐外传来一个阴柔冰寒的声音:“男爵大人,你这是在欢迎我们吗?”

  听到这把声音,麦克忽然打了个寒战,失声道:“萨里!”

  一个高瘦的中年男人走进营帐,微笑着说:“亲爱的麦克,难得你还记得我的声音。”

  他脸色苍白,留着精心修剪的小胡子,双瞳是鲜红的血色,显然他在营帐外已经不知道和谁动过手。

  麦克苍白的面孔有点发青,死盯着萨里,问:“子爵大人,我记得你的战区不在这里吧?”

  萨里笑容不变,说:“我听说你这里进展很不顺利,损失了不少高级战士,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我自己能够应付!不劳子爵大人操心!”麦克立刻拒绝。

  萨里抚着自己的小胡子,说:“何必这么急着拒绝我的好意呢?其实我这次不是自己过来的,只是为王女打前哨而已。”

  麦克心跳立刻加快了许多,急促地问:“王女?哪位王女?”

  在血族中,王女有着特殊的定义。惟有亲王定为继承人的直系血裔,或者是觉醒了始祖血脉的,才能够被称为王子王女。

  萨里笑而不答,他侧耳听听外面的动静,走到营帐门口,端正一下仪容,抚胸躬身,摆出静静等候恭迎的姿态。

  麦克眼皮连续大跳,能让萨里如此恭顺的上位者,他可完全得罪不起。作为这里最高指挥者,他竟然不出迎,下一刻就会倒霉。麦克顾不上诅咒跑进来耽误他时间的萨里,立刻冲出营帐,看到一队血族正走进营地。

  这队血族无论男女都俊美异常,身披高领暗红色镶边披风,深黑色袍服领口处全都绣着一朵血色曼陀罗花。

  远远望去,麦克就知道这队血族实力异常强大,普遍都是爵士等级,除了萨里之外,还有两名战将跟随!

  可是震慑麦克的不是他们个体实力的强大,而是那朵曼陀罗花的标记。那代表着一个极为古老的家族,一个异常辉煌的姓氏,以及不可或缺的强大实力和在黑暗世界的影响力。

  这是门罗氏族的标记,除了现任弗雷德.门罗亲王外,据说在氏族的秘殿中还沉睡着两位古老亲王。

  这队血族的行进似缓实快,转眼间就出现在麦克面前。他们连看都没看麦克一眼,径自走进中军营帐,队伍中一个少女越众而出,直接在原本属于麦克的座位上坐下。

  麦克冲进营帐,又惊又惧,悄悄向安然坐定的少女看了一眼。即使以血族的标准,她也是完美的,只是那黑发黑瞳却极少会出现在血族身上。

  看到如此醒目的特征,以及领口那一朵淡金色的曼陀罗花,麦克立刻想起了一个人,急忙上前俯身行礼,说:“夜瞳殿下,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夜瞳淡淡地说:“听说这里局势不太好,所以我就过来看看。”

  麦克愕然:“土城堡的进展确实慢了一点,但最多再来一次进攻就足够了。只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夜瞳忽然伸手向营帐里的几名狼人一指,说:“你们出去!”

  狼人们顿时愕然,随即转为愤怒,咆哮道:“凭什么?”

  夜瞳转过头正视着它们,双瞳中各自映出一名狼人,随即两个影像就开始如水波般扭曲。

  营帐内那两个狼人忽然发出长长的惨号,身体内部不断传出密密麻麻骨碎声。他们身不由己地由人形变成狼型,可是身体却明显扭曲变形,重重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夜瞳又徐徐望向剩下的两名狼人。那两个狼人惊骇之极,直接逃出营帐,连同伴的尸体都顾不上了。

  夜瞳伸手轻挥,两名门罗卫士就把两具狼尸抛出营帐外。

  当营帐中乃至帐外五十步再无狼人存在,夜瞳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萨里这时上前一步,对麦克说:“殿下来此,可不是为了土城堡这么个无足轻重的小地方。我们将会在这里停留一个晚上,帮你挡下人族这一轮进攻再说。”

  “进攻,哪支部队?55师那边还在打吧?58师离这里还远得很。”麦克有些茫然地问。除非这次会战人族还想打空战,否则不会打算用浮空艇运兵吧?

  “是第60师。”

  麦克顿时凛然。他并不知道为何60师会突然离开防区,向这边运动,但是殿下的话总是没错的,否则这样的大人物怎么来在这个穷乡僻壤浪费时间?

  远征军虽然战力良莠不齐,但是陈兵两族边境线上的队伍战斗力都不弱。就算麦克没有任何损耗,远征军的一个整编师也能把他那点人手一口吞下去。

  在荒野上,无数重载运兵卡车运着60师的将士,向着土城堡方向疾驶。而在这支队伍前方,一支由轻型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已经远远把大部队抛在了身后。

  轻型越野车上坐着的全是二级以上的战士,几乎把整个60军的高级军官网**净。车队引擎轰鸣,灯光如雪,在已是暮色沉沉的傍晚显得无比嚣张狰狞,仿佛在向黑暗示威。

  中央一辆车内,琪琪正打着哈欠,很是无聊地看着外面。

  这个时候,车队忽然停了下来。琪琪皱眉问道:“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小姐,我们恐怕不能再往前了,您最好亲自来看看。”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96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