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五 归去

章四十五 归去

  这次千夜沉默了更长时间。

  千夜送上去的报告后面附了一封给琪琪的信,要求终止这次委托任务。之前,他一直以为这是一场世家小姐对婚姻不满意,于是与自己长辈斗气的游戏。既然报酬如此丰厚,他也并不在乎被当做明靶,猎人们哪个任务是没有危险的?

  然而千夜不曾想到,世家望族的游戏竟然能够拿整个正规军团的独立战队来做棋子。如果不是二爷和余英男在他接任务的时候做了担保人,或许千夜根本不会再回到这个营地来。他甚至想过,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罪魁祸首是谁,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千夜不喜欢这种游戏,这种可以把整整一个加强连的真汉子当成炮灰的游戏。

  但是季元嘉带来的消息完全出乎千夜的意料之外,他当然知道强行征调军队又损失惨重的后果,琪琪应该也很清楚,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千夜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看了看季元嘉,后者没有一点不耐烦的神色,秋水般明亮的尺半小剑在他掌中一直盘旋,如同年华的光轮。

  “什么时候走?”千夜问。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现在就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那就是要连夜出发了,千夜并没有异议,两人一前一后,穿过校场,往亮灯的营房那边走去。

  在校场边缘,千夜脚下顿了顿,空地上站着十多个面目陌生的大汉,都是身量扎实,步态沉稳,一看就是高手。这些人不像军队战士,只看他们身上佩戴的形形色色各有特色的装备,更像雇佣军。

  千夜突然问:“如果我不答应跟你回去,会怎么样?”

  季元嘉只是微笑。

  千夜深吸了口气,略带讥讽地道:“季中校,看不出你还真是滴水不漏。”他这时终于明白季元嘉为什么一进来就要找他过招。千夜的战力有一半在远程狙击上,如果他身边带了枪,无疑会变得很麻烦。季元嘉虽然现在近战还能压制他,但加上远程的话,恐怕不能轻松留下他。

  季元嘉笑容温雅,毫不动容,“我只是希望能为琪琪小姐做好每一件事而已。”

  千夜不想再说什么,推开自己房门,他也没有多少东西需要收拾,不久之后,一行人如来时般静悄悄地离开。

  秦陆重镇,樊阳城,一匹陆行兽从空无一人的长街飞奔而过,停在一座恢宏府第大门前。这座府第完全是按照古式修建,红墙碧瓦,朱檐飞兽。大门上方一道醒目横匾,书着‘殷府’两个大字,落款赫然是前任皇帝。

  马上骑士从角门进府,将整包快件交与管家。片刻之后,一封急件就放到了书房里。

  一名中年人在一个老者陪同下,正缓步沿着回廊走来。

  中年人面相方方正正,不怒自威。他抚着颌下短须,缓缓地说:“水云先生,琪琪这孩子天资禀赋确实不错,只是性格行事上实在有所欠缺,让人怎么放心得下?继承人大考如此重要的事,她却只当作儿戏。其他三人的成绩可是咬得很紧,你再看看她?到现在还是零!”

  老人微笑道:“三小姐只是爱玩闹了些,年轻人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姐自从独当一面以来,有哪件事最终没有办好的?这一次我看她是胸有成竹,所以才不急于一时。举重若轻,方为大将之风!”

  中年人哼了一声,道:“大将之风?我看她只是胡闹罢了。看看逸安堂的殷旭,都快到五百分了!”

  被唤作水云先生的老人却不在意:“五百分?不过区区万余炮灰而已,换作五六级战士,也不过堪堪过百而已。这点战绩,一场大战也就差不多了。”

  “都是一群小孩子,哪来的大战!”

  水云先生叹道:“天行啊,你可不要小瞧了现在的孩子们。三小姐选择了永夜大陆,显然早就心有成算,那可是纷乱之地!再说了,老太爷那一身月华流云诀,除了琪琪之外还能传给谁呢?”

  殷天行哼了一声,说:“家主之位可不是光靠原力就能坐稳的!”

  水云抚须笑道:“如若没有一身深厚原力,恐怕也难以服众吧?”

  两人边聊边行,转眼间进了书房。

  殷天行看到桌上的封报,打开来一看,顿时咦了一声。

  他又反复看了两遍,才递给了水云先生,说:“这倒是真奇怪了!”

  水云先生一看,也是满脸惊讶,“仅仅一个月,三小姐就打穿了武功榜?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让我再看看……唔一千分前后只有十天,都是来自一场师级会战。土城堡一个防御节点就近五百分,啧啧,定是一场血战啊!如此战绩,只损失了远征军一个营和十七军团一个加强连?天行,这些数字核实过没有?”

  殷天行嘿的一声,说:“这是黑暗种族内部的伤亡统计,怎么可能不准?”

  水云先生抚须微笑,道:“远征军驻守营的战力都是有数的,三小姐麾下的那个加强连真不简单,看来这次又收罗到了人才。”他继续往下看去,略感意外地说:“这里的特殊情报加分超过一百分?三小姐竟然遇到了门罗氏族的王女卫队!战区里还出现过群峰之巅的踪迹?真是太危险了,60师的临时调动……”

  殷天行却掩饰不住得色,“帝国那位大将不是从刀尖上走过来的,这是好事,琪琪也算是历练过了!60师那个算不什么事,既然打出了如此战绩,军部那些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水云先生点头,随即略带忧心地说:“永夜大陆一直不平静,这次西昌城那边的局势似乎有些混乱,既然三小姐已经拿满一千分,率先完成武功榜,是不是应该叫她回来了?”

  “玄天春狩马上就要开了,琪琪不日就要前往。”

  水云先生又想到一事,“天行兄,你看琪琪的婚约......”

  “这个不行!”殷天行笑意顿敛,当即一口回绝,“我殷家千年传承,与帝国同立,婚约大事岂能儿戏!当年既然定了是琪琪,那就不能更改。”

  他稍稍缓和,又说:“况且敬安堂现在的格局相当不错,老十七虽然统领兵权,但总有退下来的一天。琪琪月华流云诀如能大成,或许可当得上将军之位,但她的脾性并不擅长行军布阵,立羽长于谋略,算无遗策,正是辅佐琪琪的上佳之才。”

  水云先生道:“上位者并不需要事事亲力亲为,只看三小姐这次一场会战,就抵上其他人营营碌碌半年取得的武功,就可知她能识人、用人。依我看,她的成就可不会止于敬安堂。”

  殷天行摆摆手道:“就算琪琪日后真能成为家主,也没有什么妨碍。立羽这孩子也不错,只要我们对他家族有所提携,还怕他不尽心尽力为殷家出力?”

  水云先生徐徐道:“我倒是听到了些不同的风评。”

  殷天行双眉一扬,道:“说来听听。”

  浮空艇在殷家别院外降落,大地正是暮色最深沉的时候。

  千夜看着脚下亭台楼阁绵延,花木扶疏掩映,眼前却浮现土城堡狭窄的小巷,冒着黑烟成片坍塌的房屋,两种景象重叠,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一下飞艇,立刻有人过来与季元嘉耳语数句。

  季元嘉转头对千夜说:“小姐正在后花园,我带你直接过去。”

  千夜正在环视四周,他已经注意到别院守卫加强,通道转角等处,时时会看到全副武装的大汉晃过,闻言不由微微一怔,“这个时候?”

  季元嘉露出一个苦笑,“小姐这两天一直这样,直到深夜都无法入眠。”

  “她,伤得重吗?”

  季元嘉摇摇头道:“见了小姐,你就知道了。”

  千夜随着季元嘉行色匆匆,穿入一片转折亭廊。别院的这片区域千夜还不曾来过,看周围建筑渐渐稀少,草木愈加繁茂,小径曲折通幽,若是白天景致应该十分秀美,但沉在夜色就显得有些冷寂。

  前方出现一扇爬满了紫藤花的月亮门。

  季元嘉停了下来,轻声说:“你自己进去吧。”

  千夜抬眼望去,门后是一道缕空影壁,苍白的月色洒落下来,恍若全部发散成了氤氲雾气,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景物。

  千夜走进门里,一股湿润的暖意扑面而来,雾气依然很浓,似乎还带着缠绵的幽香。他这才发现眼前是一个极大的荷花池,一条长桥通向水中央的水榭。

  夜幕上的双子阿尔法星正是最低垂的位置,硕大无比地搁在斜斜挑出的飞檐上,水面就是圆月的倒影,乍眼看去,几乎铺满整个空间,田田荷莲就好像生长在月亮上似的。

  琪琪在水榭里席地而坐,她穿着一件广袖深衣,把头搁在膝盖上,静静注视着水面,在铺天盖地的月色下,背影竟然显得有些萧瑟和孤单。

  千夜慢慢走到她身后,叫了声:“琪琪小姐。”

  琪琪没有回头,轻叹了一口气,说:“李伯死了,就倒在我的面前。他是看着我长大的,没想到就这样走了。”

  千夜静静听着。

  “李伯早就是战将级的强者了。如果不是留在殷家,随便换个地方,或者是军中,早就名利兼收。可他这些年来却一直跟着我,照顾我,保护我。要不是为了护着我,他也不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98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