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 危机 下

章六十 危机 下

  叶慕蓝轻柔地说:“赵家的人向来眼高于顶,虽然在四大门阀中我们两家算是走得近的,却远不如白家和张家的联系那样紧密。赵君弘是赵家四公子之一,年轻一代的核心人物。现在他正遇到困境,如果我们帮他脱身,那他当然会对我们心存感激。若能结交赵君弘,就可以和赵阀拉近关系了。”

  宋子宁皱眉道:“可是赵君弘在四公子中并不出众。赵家这一代最有希望登顶的是赵君度和赵若曦,哦,对了,还有一个旁支的赵雨樱。”

  叶慕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子宁,赵君度和赵若曦几乎不理外人,上次你大哥都被他们给了个冷脸。凡事总要一步一步来,赵君弘毕竟是他们的二哥。”

  叶慕蓝没有注意到宋子宁低垂的双目中讥诮之色一闪而过。示好?要向一个人示好,首先要了解他的喜好。赵君弘性情高傲,自许磊落堂皇,可不是能用这种手段来讨好的。

  “也好,你带人去吧,让宋戈跟着。”宋子宁神情有点恹恹地说:“我那副山林图还剩小半,正好收尾。”

  叶慕蓝一愣,随即心中飞快地盘算起来,自己带队也好,免得子宁再见到那小子出点什么意外,或者中途遇到琪琪又是避让。宋戈是宋子宁亲随,各家子弟熟悉他的人比认识叶慕蓝的还多,有他出面足以显示立场。

  叶慕蓝盘算完毕,柔顺地答应了一声,就站起来准备出去叫人,却突然被宋子宁拉住。

  宋子宁如春水般的眼眸温柔明亮,手上突然发力,拉得叶慕蓝跌入他怀中,随即灼热的气息覆住她的耳朵和脖颈,“蓝蓝,天色还早”

  叶慕蓝满心不愿,可还是被宋子宁解开了腰带。

  营帐的门帘无风自动,刷地拉了下来,转眼间里面就响起一声呻吟!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七公子格外勇猛,叶慕蓝开始还想压着声音,到后来实在抑止不住,叫得越来越响,最后已经是歇斯底里。但是七公子依然不打算放过她,反而攻势更加猛烈,杀得叶慕蓝叫着求饶,反复不知道多少回,才算了结这场大战。

  从宋子宁营帐中走出时,叶慕蓝面白如纸,气息虚弱。才走了两步,就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宋家众护卫早就散开各处,只当什么都没有看见,没有听见。

  叶慕蓝猛喝了几大杯水,休息片刻,就一咬牙站了起来,用沙哑的声音说:“整理装备,准备出发!”

  一名宋家护卫走过来,低声道:“小姐,要不要先休息一会?”

  “不用!立刻出发!”叶慕蓝冷冷地说。片刻后,她就领着六名护卫远去,留下了身手最好的两个护卫保护营地。

  等叶慕蓝走后,宋子宁施施然从营帐中走出,看着远方正沿着山脊奔行的众人,眼底一片冷然。站了一会儿,他叫来那两名护卫,架起案几,铺上笔墨纸张,沉吟片刻,一幅水墨山林图就在笔下渐渐呈现。

  看着这幅画,宋子宁显得异常满意。他轻声自语道:“千夜,真的会是你吗?”

  宋子宁叹了口气,再次提笔凝神,慢慢在纸上点了几笔。画卷上,多了数片飘飘欲坠的落叶。原本画纸上静谧安详的月下山林,忽然间就变得秋意瑟瑟,寒意浸人!

  此时正是午后,阳光怡人,这一刻却突然天色灰白起来,仿佛迷雾遮蔽。

  营地中的两名护卫,忽然晃了晃,缓缓倒下去,他们呼吸仍然沉稳悠长,不知是睡去还是昏迷。宋子宁将他们拖进营帐,然后从容换上一身士族常见的青灰色武士服,外面裹了带着挡风面罩的斗篷。他走到营地边缘,身影就此消失,仿佛化入突如其来的雾气中。

  那幅画依然镇在营地中央的案几上,被砚台压住。但画纸无风自动,一眼望去,里面几片落叶竟如活了过来一样,在秋风中回旋飞舞,就是不坠。

  上古秘法,三千飘叶诀。大道三千,红尘为障,飘叶流花,皆是法门。修炼有成时,据说一叶可以知秋,一叶可以障目。宋阀已经有数百年无人修成。

  殷家猎队依然一片悠然,琪琪和几名护卫围着烤肉架席地而坐,营地里食物的浓香四溢。季元嘉带着一名护卫从不远处的杂树林里走出来,神色有点凝重。

  琪琪看到他回来,伸手递过去一个大盘子,奇怪地问,“有什么新情况?”

  季元嘉接过,却把盘子放到一边,说:“小姐,叫千夜回来吧,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得罪赵阀。”

  “他若是喜欢就让他继续玩好了!赵阀也不是那么没有气量的。”琪琪毫不在意,只是切着烤肉,一片片往嘴里送去。“千夜突然盯上赵阀,肯定是发生过冲突,否则以他性格不会这么干。规则内的游戏而已,赵君弘又有什么好说的。”

  季元嘉苦笑道:“无论发生过什么,赵二公子的护卫损失了一半,都已经足够了。千夜的优势在超远程狙击,一旦被堵住会吃大亏。”

  琪琪忽然呆了一下,霍然站起,“我说那几家为什么都突然开始越境,这些趁火打劫的家伙!”

  旁边一名护卫连忙把最新收到的各家猎队方位情报递给季元嘉,他匆匆扫过,急促说:“我刚才也发现有些士族穿过我们的猎区。”季元嘉上午在周边巡游就隐约感到不安,不过以他对千夜战力的了解,那些士族还不足以为患,但加上各世家猎队就不一样了。

  这时又一名护卫奔进营地,对着琪琪耳语几句。琪琪脸色一变,咬牙道:“宋阀也过来了!叶慕蓝这个贱人!”

  季元嘉闻言脸色大变,小世家猎队也就算了,就算堵住了千夜,能不能留下人还不好说。宋阀可不一样,他们的战力绝不是千夜能抗衡的。

  越是到这种时候,琪琪越是冷静,挥手说:“你们先去收拾装备。”等护卫们都动起来之后,她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元嘉,你和老萧各带一组人沿猎区边界前进,不管是越境还是路过的,全部打出去。尤其是孔家那几个带头的!”

  她又向一名已经整装完毕的护卫一指,道:“你速去魏家的猎区,把这边的事情告诉魏世子。”

  琪琪最后说:“我从中路进去!”

  季元嘉吃惊道:“小姐,您要直接进赵阀的猎区?”

  “当然是我!”直穿赵阀猎区是最近的路线,但也最有可能和赵阀正面交锋。

  “可是”不用季元嘉说话,护卫们都纷纷反对。

  琪琪耸肩道:“我在名单上,你们怕什么?而且你们谁跟得上我的速度。”门阀世家核心子弟身边都有卫国公布置的高手,就算猎队成员分开,那名监察者也只会跟着琪琪。

  布置完一切,琪琪就从营帐里提出一把异常巨大的原力枪,枪口大得能够塞得下小孩的拳头。她把这支狰狞大枪背在身后,匆匆奔入密林。

  此刻在森林另一头的深处,不断响起魏破天的吼声:“都快点,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要是耽误了时间,老子打断你们的腿!”

  魏破天正一马当先地狂奔着,所过之处,树木低垂的枝叶被纷纷撞断,花草倒伏一地。他身后魏家护卫拉成长长一列,已经有人开始掉队了,只有两三名亲随还能神定气闲地紧跟着他。

  魏破天却是不管,全速奔向赵阀的猎区。此时,殷家派来报信的护卫还在路上,等他赶到魏家营地,早就人去楼空。

  魏破天的脑袋只能转一个弯,大多时候是单纯,但有些时候却是犀利。他一拿到最新的情报,当即一声大叫,跳了起来,营地补给武器什么都没收拾,拔腿就向赵阀猎区狂奔。他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去的迟了,恐怕就只能看到千夜的尸体了!

  可是魏家的猎区离赵阀最远,前面的路程似乎没有尽头。魏破天突然发出一声郁闷之极的咆哮,居然把原力枪都扔到一边,沉重的战甲也一件件扯下,抛掉,然后就穿着里衣,狂奔而去。

  护卫们当然大吃一惊,一边忙着给他收捡东西,一边叫道:“世子!小心为上啊!”

  魏破天不耐烦地道:“老子是魏家世子,看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来对老子下死手?”

  众护卫纷纷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隐为众人之首的魏怀,也是少数几个追着魏破天还不显得吃力的亲随,那个沉毅内敛的青年也只能笑笑,一边紧跟魏世子,一边发出几个简单指令,让猎队护卫分组前进。

  千夜依旧在跟随赵君弘,但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手了。他此刻也在犹豫,是否就此收手离开,算算积分,赵阀这几天损失惨重,再纠缠下去似乎也没太大意义。况且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

  千夜向远处的赵君弘深深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

  赵君弘站在山脊上注视着千夜的身影穿过一片紫色花田,消失在稀疏的杂木林中,淡淡地道:“倒是挺狡猾的,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晚了!”

  他向身边一个护卫说:“你跟上去,不用动手。不过如果那小子快死了,你就把他给我带回来。我要活的,明白了吗?”

  “放心,少爷。”那护卫露出狼一样的狞笑,追着千夜而去。

  这时一名护卫从山脚下奔上来,对赵君弘耳语了几句。

  赵君弘第一次露出诧异的表情,“宋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99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