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五 不再孤单 下

章六十五 不再孤单 下

  重机枪拼命喷吐着火舌,数百发弹链飞速缩短,弹壳四溅如雨!

  一众护卫和士族被打得走避不已,鸡飞狗跳。其实重机枪的子弹奈何不了这些六七级高手,但为首的宋阀和孔家都没还手,其余人也就只是闪避退却。

  魏世子这边根本没几个人有战力,一旦混战起来,魏破天就变成了一个轻不得重不得的大麻烦。打得过分了必会引来春猎监察者干涉,但如果对这位世子放水,看他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却不会手下留情,岂非白白挨打。

  孔雅年虽然不愿意,但这也算是一个台阶。当下哼了一声,催动原力设下屏障,将射来的枪弹全部挡下,同时不断向后退去,最后转身离开。在离开前,他狠狠向季元嘉瞪了一眼。

  季元嘉却还以微笑,神态从容,手中尺半小剑一声轻吟,原力光芒吞吐不定。这让孔雅年都有些感慨,如此人才怎么就没归于他的麾下。

  不过接下来的春狩,孔雅年却是要大大头疼了,他身边只剩三个护卫,补给线又全被端掉。若是返回前进基地去拿补给,一来一回路途遥远,光是想想浪费的时间,最后阶段春猎等如是放弃掉大半。

  孔雅年匆匆离去时,心头忽生狠念:既然来不及去取补给,那么就去抢!其它世家的补给点多的是!

  魏破天射完了整箱子弹,虽然一个人都没打死,连重伤的都没有,不过看着孔雅年带头退走,其余人等包括叶慕蓝那个装腔作势的女人全做鸟兽散,心头还是无比畅快。

  他把重机枪一扔,伸手从季元嘉腰间拔了把短刀在手,然后就对着魏家和殷家护卫一指,道:“你们去盯着那些家伙,赶他们离开这个区域。谁敢阴奉阳违,记下名来,等老子春猎结束后去找他们麻烦!”

  “魏世子,你”季元嘉听魏破天把仗势欺人四个字演绎得如此正大光明,不由面露苦笑,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额角。

  魏破天不耐烦地大手一摆,道:“行了!就这么定了!”

  说罢,他执刀在手,大步奔向天玄山脉深处。从后面望去,魏破天步伐沉凝,气势如渊停岳峙,确实非同凡响,特别是一种舍我其谁的大气概,正在慢慢生成。但他衣衫破烂,若在平时,这也算是真汉子的一种证明。只不过在当下,那露出的半边白花花屁股,却将所有气势都破坏得干干净净。

  季元嘉张了张嘴,还是觉得不要提醒他为妙,若是一时口快,说不定反被记恨。殷魏两家护卫面面相觑,包括魏怀也轻咳一声坚定地转开目光,显然在场的都是聪明人。

  季元嘉微微沉吟,“魏世子,其实也不简单啊!”

  魏破天看似在这里被缠住,费了许多口舌,实际上却也同时把追猎者们拖死在这里。说他霸道横行也好,仗势欺人也罢,魏破天毫无回旋余地的表明了立场,是在逼着众人退出这场围猎。只要他在场,对方若还不想把他得罪死,就不能脱身去追杀千夜。这比冲上去开打的效果好多了,毕竟从实力上来说,魏破天这边差得有点多。

  森林深处,琪琪短发飞扬,疾速前行。

  就在这时,南宫婉云率领着护卫从前方林中走出,笑问道:“姐姐这是要去哪儿啊?”

  可是她的笑转眼间就凝固在脸上。琪琪一言不发,直接摘下背后狰狞巨枪,轰的一声,一团水盆大小的原力光芒就轰了过来!

  南宫婉云一声尖叫,急忙扑倒在地!她可不敢接这么大号的原力弹!这还哪是子弹,分明是炮弹了!

  猛烈的爆炸将她推出数米,等南宫婉云站起来时,琪琪已经强行从爆心中穿过,一路远去。

  看着琪琪的背影,南宫婉云脸色阴晴不定。

  一名护卫问道:“小姐,要不要追?”

  南宫婉云猛一咬牙,道:“算了!这个女人已经疯了,我们还是不要招惹她的好!走吧!”

  南宫家的队伍于是换了个方向,准备回转自己的猎区继续去打积分。

  此时小山丘上,丹尼哈顿张嘴发出无意识的低吼,两根獠牙不由自主地伸了出来。他的目光全落在千夜伤口里渗出的鲜血上,再也挪移不开,然后用力呼吸,仿佛要将空气中清甜甘美的血香全部吸进自己的肺里。

  千夜好象并未感觉到异常,他现在似乎连抬手都乏力,也没想到要止血,伤口里的猩红还在不断地向外涌着。

  丹尼有着惊人的意志力,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够勉强保持理智,他低声说:“也许把你变成血奴是个好主意!不,为什么不给你初拥呢?说不定我能够创造出一个非常厉害的后裔。”

  千夜看着他,失笑道:“给我初拥?罗斯侯爵会杀了你的。”

  丹尼强迫自己不去看伤口中的血,向千夜伸出手,说:“罗斯侯爵说不定也会把你发展为他的后裔。这或许是你活命的惟一机会。”

  千夜苦笑道:“我好像不能反抗。”

  “确实如此。”

  丹尼在千夜身边单膝跪下,俯身向前,伸过手去拨开千夜已经散乱破损的衣领,露出一截脖颈。他深深吸了口气,就准备咬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忽有微风吹起,柔软和暖如情人慢慢拂过肌肤的手指。落叶簌簌纷飞如雨,自空中片片旋下,恍若盛大庆典上舞娘们飞转的裙裾。

  千夜莫名地一凛,这处山丘上都是灌木丛,离森林还有段距离,又是春天,哪来这些的落叶?

  丹尼此刻心思已经全在千夜身上,根本没有注意那么多,只是想要快点品尝梦想中才会出现的美味。

  然而一片落叶刚好从他眼前飘过。

  丹尼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把碍事的叶片拨开。然而他手挥过,那片落叶依然遵循原有的轨迹在飘动着。竟然是个幻影!

  丹尼遽然一惊,随即觉得心口一凉,麻木感迅速蔓延全身。只是一次呼吸间,前所未有的冰冷和黑暗瞬间淹没了他的意识,并且带走了他最后的力量。

  “是你。”千夜看着丹尼身后徐徐浮现的身影。

  落叶依然从虚空中无穷无尽地飘下来,此时开始夹杂一些浅粉近白的花瓣,伴随和煦轻风,摇曳,流泻。那人仿佛从落英缤纷的林岸边走出。

  “是我。”宋子宁微笑着,缓缓将长剑从血爵士的背心后拔出。

  “其实这样结束也不错,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那个吸血鬼手上好。”千夜极为平静地说。

  气氛有一刹那凝固。

  宋子宁随即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他拔剑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手法十分特别,一边抽出一边旋转,可以看到细微的原力光芒在剑身上周而复始地炸裂,一朵朵小小血花若烟花绽放。

  并没有血肉飞溅出来,剑锋接触到的所有东西都化成灰白齑粉,等长剑彻底拔出时,血爵士的心脏连同血脉已被彻底绞碎。宋子宁把丹尼哈顿的尸体拎起抛到旁边。

  两个人周围,落叶与飘花依旧在飞舞,有的缠绕上宋子宁手中锋寒剑刃,所过之处,血迹和灰白齑粉一点点消失,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把留下的一切痕迹擦除。最后那把原力剑干净得好像刚刚打造完毕,宋子宁随手把它扔去了一边。

  他抬了抬手,飞舞在千夜上方的落叶和飘花一阵闪烁明灭,消散成濛濛半透明轻雾,随即降下,没入千夜的肌肤。

  千夜浑身上下如浸在纫中的灼痛顿时减轻了许多,他仰起头好奇地看着漫天花叶,有点吃力地抬手想去接一片花瓣,不料它却穿过了掌心,继续飘向地面,最后消失在大地里。但是随即在虚空不知道哪个角落,又会多出一片新的花瓣。

  “这就是你的能力,很厉害。”

  战将之上即可原力显形,幻影亦实。宋子宁不过七级,竟然就能控制这样覆盖方圆丈许的原力外放,眼前一花一叶,都意味着原力上精细入微的变化。千夜也只见过季元嘉的剑术,有类似封锁空间的威力,但也仅限于剑身经过的轨迹周围。

  宋子宁微微垂头看着千夜,依旧是淡然温和地笑:“这是三千飘叶诀,不过是些幻象和粗浅的障眼法而已。”他的目光落在千夜胸腹间最深的那道伤口上,一团原力凝成的轻雾已经快要全部没入肌肤。

  宋子宁突然怔了怔,“你的伤口似乎有些奇怪,不介意我看看吧?”

  千夜苦笑,简单地说:“看吧。”

  他也感觉到了不妥,宋子宁的原力进入他体内后,原本安静蜷缩在心脏中的血气突然窜动,连金色血气的屏障也晃了晃。不过千夜现在十分疲累,刚才给丹尼哈顿设陷阱时用掉了剩余的血气力量,他若非背靠大石就连坐也坐不稳,已经完全不想掩饰或挣扎。

  宋子宁伸指在伤口里沾了一点鲜血,空中几片落叶聚拢过来,在指尖蓦然形成一团小型原力风暴,他的脸色微变:“鲜血之力!血族?也不对……”

  “我是被咬过,但没有初拥,却也不是血奴。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千夜坦然说。

  宋子宁点了点头,脸上那仿佛永远不会变化的温润表情慢慢淡去,皱眉思索着。片刻后,他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道:“千夜,你啊,还是那么会招惹麻烦。”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00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