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三 那些逝去的时光

章七十三 那些逝去的时光

  千夜一声低喝,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拳势骤然加速,以风雷之威直接轰在谢语淼高高的胸脯上!

  这一击绝对出乎少女意料之外,她万万没有想到对面那个有一张漂亮面孔的少年居然会真下此狠手。此时她已经来不及闪避,勉强抬手格挡,尚未够上位置,就被千夜一拳轰在了胸脯上。千夜的原力仿佛狂潮,直接拍散了她的防御,滚滚涌入她的身体。

  谢语淼当即倒飞出去,直接摔到格斗场外,然后喷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当当两记轻响,两片薄如蝉翼的刀片从她衣袖里掉落在地。

  这一场千夜可谓胜得极为容易。看谢语淼那形状奇特的武器应该有配套的秘法战技,她能完好无损地通过首战,能力自然也不弱,结果什么都来不及施展,就这样被击倒,简直相当于白送了一场。

  不过千夜虽然赢了,却也收获不少另类眼光,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象他这样下得去手的。

  第三轮开始了,在这一轮中,千夜遇到了一个相貌平平的青年。那是一名六级的士族战士,入场后提出使用武器,他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帝**队制式短刀。

  千夜点头同意,于是也拔出一把相同式样的短刀。

  格斗开始,两人同时扑向对方,然后交错而过!

  千夜微微一怔,低头看了看,左臂外侧多了一道长长伤口,只是双方一个交错之际,他就已经受了伤!不过千夜手中短刀的刀锋上同样在滴着血,那年轻人的上衣裂开半尺长豁口,在胸腹间出现了一道伤口。

  千夜微微皱眉,手臂上的刀口虽然不是很深,可伤处微麻,竟然没有多少痛感。这种反常让他极为警觉,立刻推动原力在伤口周围转了一圈,果然发现有些细微的外来原力气息纠缠于此,降低了伤口的自愈速度,并且极难驱除。

  竟然是类似叶慕蓝‘深霜’和温总管‘阴极针’的那种特殊原力!

  这是一个劲敌!

  两人同时前冲,又战在一起。这一次双方短兵相接,拳风中夹杂着锋刃寒光,战况极为激烈。片刻后两人骤然分开,彼此紧盯着对方,都知道遇上了大敌。

  千夜身上多了数道伤口,他已尽量利用各种技巧减少受创面积,但由于那青年的特殊原力,不管伤口大小都无法自行合拢。不过那青年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伤口数量只比千夜少了一条。

  这一轮战罢,千夜已经发现这个士族青年临战经验极为丰富,格斗风格和出自黄泉、红蝎的千夜十分相似,简洁有效,一点多余动作都没有。这是典型的杀人术,再配合影响伤口愈合的原力,成就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对手!

  两人环绕着对方转了几圈,突然又战在一处!这一次两人全是在比拼速度,第一个照面就互相斩出数刀。

  之后的战斗是一场格斗技巧的较量,有时双刀交击发出连绵不断的金属碰撞声,有时又连续数十个回合也不曾听闻一下兵器交击。

  那个士族青年也有着敏锐的战斗直觉,以及一些只有战场老兵才会使用的小技巧。千夜几次想要诱他进入陷阱,可是故意露出的破绽全被对手看穿。而青年人想要诱骗千夜上当,就更加不可能了。

  下一回合来临,双方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同一种战术,以伤换伤。

  两人的动作更加简明凶狠,每一次出手都会在对方身上增加一道伤口。这就是一场消耗战,看谁能挺到最后。

  可是来回数次后,那士族青年骇然发现千夜身上伤口虽多,血流得却相当缓慢。而反观自己,一旦运用原力过猛,全身上下的伤口中就会不断飙出鲜血。

  本不该是这样的!士族青年的原力会影响伤口愈合,这才是他敢于打消耗战的底气所在,不料遇到的千夜似乎体质特殊,根本没有发挥多大作用。

  此消彼长之下,双方的差距几乎是不可能弥补的,再战一个回合后,那士族青年晃了一晃,终于一头栽倒在地,晕死过去。

  千夜也不断急促喘息,他此时全身上下的伤口都是又麻又痛,士族青年的原力依然在伤口处肆虐。

  战斗中千夜虽然抓紧了每一次回复的机会消解这些原力,但到了后来完全没有空隙,只能硬挺。众目睽睽之下,他怕被看出异常,还牢牢压制住了血气,不让它们游出心脏去吞噬。幸好终于坚持到了战斗结束。

  千夜缓了口气后,慢慢走向场边,一只手伸过来扶他。千夜抬头,入眼是宋子宁如春日暖风般的笑容,赵君弘站在两步外没有动,也正在看着他。

  宋子宁伸到一半的手停了停,千夜身上伤口翻卷交错,几乎有点无从下手。

  他小心地避过千夜外臂最长的那道口子,托住千夜的肘臂,道:“还好这是今天最后一场了。”他的眼神一凝,看到千夜伤口上残留的纠结原力,摇了摇头,抬手拂去,纠缠不去的原力一片片粉碎。

  千夜立时感到轻松许多,苦笑一下,说:“这么厉害的也不多,只不过让我倒霉遇上了而已。”

  宋子宁轻笑道:“那家伙才是真的倒霉!如果不是遇到你,他至少可以进入第六轮。”第四轮开始有世家子弟参加,而且基本上都是六七级,但那名士族青年原力特殊,战斗技巧也够强,在他的打法没被大家熟悉前,晋个两轮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千夜点了点头,也表示认可。春猎果然藏龙卧虎,一个在前期狩猎中毫不起眼的年轻人居然有如此战力。以此人的天赋和实力,足以进入帝国排名前十的精英军团,却不知道为何仍然是一个自由战士。

  突然旁边有人叫了千夜一声,只见琪琪穿过人群匆匆而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精擅战地救治的殷家护卫。

  琪琪看到宋子宁扶着千夜,脸色顿时变得极为惊讶。她倒不奇怪宋子宁出现在这里,昨晚从宴会回来就听说了堂堂宋七公子爬墙的事,还看到宋子宁回去后派人送来说是给千夜赔礼的礼盒,只是被她又叫人扔了回去而已。

  不过那时已经是后半夜了,琪琪虽然今天不参加擂台赛,但千夜是要连打三轮的,所以这位大小姐难得自我约束了一次,没有冲去千夜的房间问个究竟。谁知道今天会看到这样一幕。

  以琪琪对千夜性格的了解,他连赵君弘都不假言辞,哪会管宋子宁是什么身份,所以千夜会肯让宋子宁扶就太奇怪了,除非他又伤得不能动了?琪琪冲到千夜面前,抓住他上下一看,还好不如想象中的严重,但那些伤口的数量和外表也确实很吓人。

  琪琪哼了一声,“叫你逞能!明天还想不想上场了!”她身后的殷家护卫已经放下背包,连忙上前去给千夜处理伤口。

  宋子宁被琪琪挤开,他神色不变,只站在旁边看着,这时温和地说:“没有什么关系,大部分是外伤。我那里有肌体修复液,晓夜过去泡一个小时就没事了。”

  琪琪狐疑地看看宋子宁,又转头看看千夜道:“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把东西拿过来就好!”

  千夜这时看到琪琪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什么,他和宋阀表面上的关系应该已经极差,尤其与叶慕蓝可算结了生死之仇。但千夜本就不是擅于伪装的人,此时发现不妥,也只能低头盯着地面装死。

  宋子宁笑笑说:“你那边有容器?”

  琪琪被问得一愣,想起来肌体修复液需要特殊容器盛装,否则其中药剂成分挥发得十分快,不等疗程结束就失效了。这种东西装配复杂,宋阀的那个肯定是刚到别院就收拾好了。

  出门在外,确实没有谁家会带这种既占地方又用不了几次的东西,也就是宋阀财大气粗,完全不在意搬运和维护的人力和成本。况且世家子弟们确有需要还可以向卫国公府借用,只是千夜肯定无法享受这种待遇而已。

  琪琪又看了看千夜,抬头注视着宋子宁,满心疑惑地问,“你不是当真了吧?”

  宋子宁笑笑没说话,他看到低着头的千夜已经脸色发黑,就算真想再逗逗琪琪,也不能挑这个时候。而且万事过犹不及,太偏离本性就容易露出破绽。琪琪也只是对感情之事处理得一塌糊涂,其他方面颇为精明,否则如何能在殷家继承人大考中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此时号角响起,第三轮结束了,大多数人都身上带伤,最后剩下六十四人进入下一轮。胜出者可以拿到两百个帝国金币的奖金,之后每晋阶一轮,奖金相应增加。对许多士族子弟来说,这不无小补。

  宋阀的别院比殷家的院落还要大一些,内院正房是两层小楼,后面是一弯月牙状的小湖,小小空间做出了曲折掩映的韵味。

  千夜虽然到了宋阀别院,却没去泡那个肌体恢复液。他现在的身体恢复力很强,这种程度的伤势下自愈不比肌体恢复液的效果差,清理掉伤口中的外来原力,并且用上好的药剂包扎后,已经在迅速恢复。他要担心的反而是别被人看出异常的恢复速度,肌体恢复液是一个相当好的挡箭牌。

  千夜现在坐在二楼横空临水的露台上,看着宋子宁手势娴熟地煮茶。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悠闲、繁复的贵族消遣,琪琪除了写字外,其它爱好似乎都不怎么符合贵族传统习惯。

  宋子宁分完茶后,举杯道:“以茶代酒!”

  千夜突然笑起来,他此时想到的是在黄泉训练营唯一一次与同学拼酒,宋子宁自那以后无论如何不肯再和他喝酒,没想到多年后又坐到一起,竟然还是喝茶?

  宋子宁显然也回忆起了什么,叹息说:“千夜,你是不是喝酒输给了琪琪?终于看到你穿裙子的模样了啊!”

  千夜大怒,随即道:“没有!总比剥光猪的人好!”

  两人均是愣了愣,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大笑起来,分别多年的陌生和疏离就此一扫而空,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少年时代的岁月,即使拥有相同的过去,记忆最深的细节也会出现趣味性差异,那就是属于每个人的,不会重复的时光。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03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