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七 乍暖还寒

章七十七 乍暖还寒

  千夜的兵伐决已经冲过二十五轮,举手投足之间,隐隐带起潮音,风雷偶动。他的拳锋上淡淡绯色原力光芒越来越盛,与宋子宁掌指间濛濛青光交汇。突然两人都是上身一震,原来他们虽然招式没能接实,外放的原力却宛若实质地对撞了一次!

  宋子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变成笑意。千夜却还没觉得这记原力对撞有什么特别,他只是发现宋子宁的原力已与当年完全不同,柔韧如水,似弱实强,忽消忽长,捉摸不定。而千夜自己的原力依然是兵伐决的特性,刚烈悍勇,棱角分明,锋芒毕露!

  看台上那众多大人物却目光如炬,已然注意到刚才那个小小细节。

  坐在卫国公左下首第二个位子的华阳伯讶然,道:“我没看错吧?七级以下原力外放已可称天才,他们两个竟然都不用秘传战技就能凝出实形?”

  旁边的昌平伯道:“其中一个是宋阀嫡系的七子倒还罢了,另外那个是平民吧……”不等他把话说完,场中形势剧变。

  千夜与宋子宁终于拳掌互撞,接实了开战至今的第一击!‘轰’然声中,一绯一青原力光芒爆成一团刺目白光,两人各自向后飞退。

  千夜刚刚站稳,就看到对面宋子宁冲他笑了笑,然后举起双手。在千夜奇怪的目光中,国公府巡场卫士落在格斗场内,他才反应过来,宋子宁这是认输了?

  顿时全场哗然!

  千夜愕然,问:“你这是怎么了?”

  宋子宁伸手按住胸口,微微皱眉道:“上一场和那头蛮牛打得太久,已经受了内伤。被你那么强硬的原力一撞,好像伤势更重了,实在没有再战之力。”

  千夜一时说不出话来,算上第六轮那次,他是第二次遇到对手因前场伤势太重认输,这算什么运气!不过上一次那人离场的时候已经连站都站不稳,宋子宁却怎么看都不像重伤不起的样子。

  这时连看台上的卫国公都派了使者下来询问,宋子宁的说词仍如前言,于是千夜就极为莫名其妙地赢下了这一场。

  观战的大人物们则被使者带回来的口信说得极为无语。第七轮的战事中,就数宋子宁和魏破天那边的对战最受瞩目,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两人从头到底就没有一次正面对撞。

  远东魏氏的秘传战技‘千重山’和‘通明碎空拳’出了名的威力大,消耗也大,所以宋子宁等如是活生生把魏破天给拖垮的,当时众人还交口称赞宋子宁的战术选择恰当。难不成‘千重山’还有不为人知的反伤属性?

  坐在紧挨卫国公右首的是一名面目陌生的老者,今天还是第一次来观战,看他落座的位子,身份应该相当尊崇,所以他说话也很不客气,皱眉道:“宋家嫡系的七子怎么是一副如此胸无大志的样子,什么内伤?我看他是不想和赵家的老二对战才是真的!”

  卫国公却抚了抚须,沉吟道:“听说宋子宁进入宋阀继承人序列,是因为练成了上古秘法‘三千飘叶诀’?”

  老者夷光侯点头,仍是一脸不豫之色,道:“宋阀这门秘法已有数百年无人练成,在帝国历史上,‘三千飘叶诀’曾可与‘大衍天机诀’并肩,却不想如今宋阀能练成此法的子弟竟然是这样的心性。”

  卫国公只是笑笑,夷光侯虽然年事已高,但脾气爆烈比起年轻时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他肯千里迢迢过来参加一个小小的天玄春狩,听话音竟然是冲着宋子宁来的?

  华阳伯在旁边听两人交谈,插了个话头,“宋子宁好像以前并不在外走动,关于他的资料极少。”

  夷光侯果然说了,“他一直到成年前都住在‘闻道庄园’,那是宋阀老封君颐养天年的地方。那里头的消息不要说传到外面来,连宋阀自己内部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去给老太太请安的。”

  宋阀老封君,宋子宁的曾祖母,安国公夫人。她是大秦唯一一个封号与丈夫不同的国公夫人,也即是说,她的封衔来自于自身的实力。

  说话间,另一场比赛也结束了,赵君弘战胜了殷琪琪。赵二公子确实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能够一路过关斩将站到决赛场上就是明证,而且他每一场都胜得干脆利落,并无战况胶着的情况。

  与之相比,千夜的战绩就十分遭人非议。他在第六轮和半决赛中几乎都是不战而胜,简直是捡到了天大便宜,要知道第二名虽然没有定制枪械,但累计起来能拿到的奖金和武备也价值数千金币了。

  今天的擂台赛就到此结束,最终之战将在第二天举行。

  任何一场赛事的外围都免不了赌局,天玄春狩这种各家随从护卫仆役加起来超过万人的大型活动更是如此。然而半决赛结果一出来,原本应该最红火的决战对赌的盘口顿时门可罗雀,因为实在是太没有悬念了。

  直到傍晚时分,赌徒们才稍稍提起兴趣来,新开的赌盘上有不知哪里来的一千多金币押在千夜赢上面。于是很多人纷纷下注,虽然赔率达到惊人的一赔三十,要押几十枚金币才能赢回一个来,但这种稳赢不赔的外快,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去做一把。

  既然赌局有了人气,哪怕是一面倒的押赵君弘胜出,也算是撑起了场面,于是入夜之后又衍生出一系列的小盘口。比如有赌赵君弘多长时间赢的,从一分钟到三十分钟都有不同赔率,时间的单数双数也可下注。还可以赌赵君弘用什么方式赢,比如说拳打、脚踢、秘技之类的,赔率也各自不同。

  甚至有人异想天开押头槌的,这个当然赔率极高,谁都知道赵阀子弟向来最是注重风度仪表,象这种毫无风度的招数绝不会用出来。虽然都是几个金币的小打小闹,但气氛活跃,趣味性十足。不得不让人赞叹今天这个新来的庄家有一手。

  千夜对外界的纷扰毫不关心,他整个下午都在修炼室静修,把兵伐决再次推到了三十五轮,然后细细观察自己体内各处的承受情况。要知道修炼时能达到三十五轮,战斗中可打不出这个威力,兵伐决太过凌厉强烈,在血脉中运行时尚会损及内脏,透体而出原力外放的话,对身体的损害就更大了。

  千夜现在就是想找到那个极限。否则即使赵君弘真的遵守前言把原力压到五级,他也不见得能凭三十轮的兵王之击制胜。秘传战技的五级和标准五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好像内陆飞艇和星间飞艇的差别。

  突然千夜身体微微一震,在心脏外环绕运行的金色血气突然跃出,如鹭鸟般从黎明原力的潮汐上一点而过,衔走了一缕原力。千夜极为意外,不由感知了一下,发现被拖走的那缕黎明原力格外精炼纯粹,显然是三十五轮原力潮汐反复锤炼的精华。

  由于以往仅有普通血气才靠吞噬黎明原力壮大,金色血气只吞噬普通血气,令千夜一度以为这就是鲜血之力的晋阶规则,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再想到先前金色血气还吞噬过温总管的阴寒之息,千夜不由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它竟然是挑食吗?对普通原力看不上,只吃特殊的?

  这个念头让千夜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此时他已经完成今天的修炼,控制原力潮汐缓缓退去。

  等千夜回到自己房间后,一名殷家仆役送过来一个礼盒还有一封形式别致的信笺。他打开一看,上好宣纸上,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幅活泼的春日夜游景物,下面有几句邀请赴宴的话,最后是标出方位的简图。

  文字的笔迹虽然陌生,构架和气度却有种熟悉的感觉。千夜翻过封皮,看到了宋子宁的落款。最近几天宋子宁往这边送过好几次类似的东西,不过千夜一次也没见着,都被琪琪叫人扔了出去。这份东西不知道怎么漏了进来?

  千夜又看了看信下的简图,那个位置估计已经出了春狩大营,在往后山的通道附近。他想了想,收起纸张,然后和当值护卫打了个招呼,就走出殷家别院。

  此时,后花园那棵参天古树的顶端,琪琪正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看着千夜走出别院大门。他的身影在一段院墙和绿荫后消失了须臾,又出现在别院西侧一条开满栀子花的小路上,转了个弯向西行去。那边正是郊外的方向。

  琪琪一双凤目黑沉沉的格外安静。她也不是没听到众人背地里传的闲话,有怀疑宋七公子爱好异于常人,也有猜测七公子与琪琪小姐不和故意挖墙角。但是千夜从来不曾吭气,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声。

  琪琪不知道宋子宁在搞什么鬼,但她很清楚千夜的态度意味着什么。因为她自己以前对待类似事情的反应和千夜现在一般无二,那就是,完完全全的不在乎。

  春日的山风越加柔和,即使已到晚间,白天阳光灼热了花树的香气仍然没有全部散去,带着丰沛的暖意。琪琪走到树冠里,在千夜惯常的位置坐下,然后慢慢地,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03950.html